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和潇霞的性爱故事 > 和我和潇霞的性爱故事(02)
    【第二章】219-5-17潇霞这个星期都在上课,加上来“大姨妈”一直“蜗居”在学校,期间也出来吃过几次饭,看过几场电影,但就没有“啪~啪~啪”强烈要求下给我“吹”了一次,到最后还是我自己撸出来的,意犹未尽的草草收场。

    日思夜想熬到周末,养精蓄锐等待和潇霞“大战”一场,等待的却是潇霞约我周六早上到学校足球场晨跑。

    “晨炮”我倒是有性趣,这个晨跑嘛!在内心极度抗拒之下我还是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出现在了足球场上,太阳缓缓越过一、二号教学楼顶,金色的晨光洒在足球场的跑道上,顺着椭圆形的跑道四处寻找着潇霞的身影,只见满头大汗的晨跑者哗~哗从我身旁跑过,却连潇霞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我心想是不是我来早了!还是这家伙睡过头了!当我正想着准备迈步开跑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站着干嘛!跑啊!”我回头一看潇霞慢跑着来到我身旁,我说:找你好一会儿这么没见你嘛!潇霞说:我早就跑了几圈了!我说:哎呀!这么大个美女我都没看到,怪我眼拙了。

    “跑起来嘛”潇霞说着咣~咣~咣~摆臂、迈腿的向前跑了。

    我也摆臂、迈腿跑起来,跟在潇霞身后,我注意到潇霞穿了一条灰色紧身裤,结实、修长、笔直的双腿配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显得很有力量感,尤其是被这灰色紧身裤提拉、包裹的臀部显得浑圆、上翘,在跑动中两瓣屁股左右来回晃动,两腿间饱满紧致的阴阜上面那条“小肉缝”若隐若现,恨不得上手去搓揉。

    我看潇霞左右来回晃动的屁股,突然我萌生了一个疑问,潇霞是不是没穿内裤啊!怎么这么紧的紧身裤提拉包裹着屁股,而屁股上却看不到内裤的印迹!带着这个疑问我加快步伐和潇霞并排跑着,看四下没人我悄悄对着她耳边说:没穿内裤?潇霞害羞的说:讨厌!你这么就知道我没穿内裤!我说:我看你这翘臀上没有内裤的印迹嘛!潇霞说:哦,照你这么说所有穿紧身裤的都不穿内裤了,为了不印出内裤的印迹。

    我说:也许是这样啊!真没穿啊?那你也太骚了嘛!潇霞有点生气的说:哼!就不告诉你,等跑完步我告诉你啊!潇霞说着略显得意的加快步伐向前跑了,我没有追着她跑的想法,自然放慢了脚步,慢慢的搓着脚跟泡着,说实话真跑不动了,跑步不是我的强项,不过潇霞倒是可以多跑跑,多锻炼一下下肢的力量,因为每当她“骑在”我上面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她平日里的爱跑、爱跳确实给我带来了多大的性福!能够自由掌控“力度”和“速度”!这“力度”和“速度”总能让我尖叫!几圈下来我彻底“投降”了,索性到跑道边上的看台上休息,潇霞还在不知疲惫的跑着,看着潇霞在跑道上的身影我心里嘀咕着:这骚货有劲儿朝我身上使呗!别“折磨”那几十万的塑胶跑道。

    今天我倒要看看潇霞穿没穿内裤,我真想从她裤裆撕开个洞肏她。

    正当我想的入神,潇霞满头大汗的跑到我面前,叉着腰气喘吁吁的说:你老人家不行嘛!怎么跑不动了!我说:别不行不行的,跑我肯定是跑不动了,我这是保存实力干“大事儿”!潇霞说:咦哟!还干“大事儿”呢!我说:走呗,跑完了“干大事儿”去了。

    潇霞说:等我去宿舍换换衣服呗!我说:别换了,就穿这身走了。

    潇霞说:那不行啊!这是运动装备!我说:别磨叽了,走了,我那里不是有你的衣服嘛!再说了我还要解疑释惑的。

    潇霞说:什么解疑释惑!我说:你穿没穿内裤这个疑惑!潇霞笑着说:哈!哈!哈!有毛病吧你,还较真!我俩来到停车场刚上车潇霞屁股都没坐稳我一把就从前面扯开她的紧身裤,我靠运动型丁字裤呀!前面就有这么一块小布遮住私处,你看毛都蹿出来了,我又把后面的裤子扒下来点,后面这根绳子都陷到你屁股沟里了,潇霞有点害羞的说:你懂什么,这才性感!我说:真他妈性感,直接勾起我的性欲啊!你干脆别穿了,那才更性感!潇霞说:得了啊你!疑惑解决了没有?我说:现在的疑惑倒是解决了,但更大的疑惑又来了,我把你的裤裆撕开个洞“玩乐”一下会不会更刺激!潇霞说:你个变态!想的美!带着我这个“邪恶”的念头来到了我的住处,进屋就在潇霞阴阜上屁股上一阵抚摸,感叹这紧身裤的裤型真好怎么就把你这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比丝袜还有质感,潇霞扭动着下身说:你讨厌,人家出了一身汗得去洗个澡,我说:一会儿再洗,我们先“运动”一下,再出点汗洗着才舒服。

    潇霞说:不要嘛!先洗澡嘛!我说:我可是一个星期没有碰你了,急不可待!说着我扒下裤子甩着半软半硬的肉棒在潇霞面前晃,拉着她我一屁股躺在沙发上,潇霞顺势扑倒在我胯下,抓起我的肉棒套弄两下张嘴含在嘴里,娴熟的吞吐着。

    肉棒在潇霞嘴里进进出出瞬间变得粗大硬挺,我伸手到潇霞裤裆里撕扯了一下,别说这紧身裤质量还挺好,我用力扯了两下居然一点炸线的感觉都没有,潇霞看到我在撕扯她的裤裆不乐意了,吐出肉棒说:你别变态啊!扯坏了你要赔的。

    我说:我赔我赔!“不准扯了”说着朝我肉棒上打了一下,再扯就不给你玩了,我看着裤子也不好扯破潇霞也不从,退而求其次,让她穿着这运动丁字裤给我肏,我说:好好好,裤子不扯了,穿着着性感丁字裤给我玩儿会儿。

    说着潇霞把裤子脱到膝盖处,翘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把屁股沟里那根小绳子连同遮住骚屄那块小布扯到一边,穴口是汗水还是淫水已经湿润了,我扶着肉棒在穴口磨蹭几下,慢慢的推着龟头进入到潇霞的骚屄里,龟头瞬间被骚屄包裹住那感觉又暖和又紧致,让人不自觉的想抽动。

    本能的推着肉棒在潇霞骚屄里抽动起来,龟头剐蹭着阴道壁,阴道壁以收缩来回赠刺激着龟头,想想潇霞刚才在跑步那股劲儿,索性躺下让她骑在我身上自己耸动,潇霞果真是一匹善于奔跑的小母马,刚翻身骑到我身上,双腿一夹,腰一用力,自己寻找肉棒在骚屄的角度和速度来获得快感,就前后左右摇摆起来,原本就柔软的沙发被潇霞这么一“奔跑”起来,连同我的身体晃动得更加厉害,我感觉我的身体都凹陷到海绵里了。

    毕竟是潇霞自己控制着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我只能任她“宰割”,不受自己控制的快感一波接一波从龟头传来,我说:宝贝儿,太棒了!就像你跑步一样继续拿出你的耐力来肏死我!很少有被女人肏得我有些失控,潇霞是一个。

    “舒服吗”?潇霞陶醉的嘴里冒出三个字,我说:舒服!爽上天了!“我的表现满意吗”?潇霞呻吟的间隙又冒出几个字,我说:太满意了!表现真棒!给1分!“给我也表现一下”潇霞娇喘的从我身上翻下来,仰躺在沙发上,腿上有裤子套着双腿没法打开,潇霞自己抱着双腿使劲往她胸前压,看到这个姿势就知道她想更深的插入,我杵着她的双腿肉棒全根而入,快速的抽插,在潇霞骚屄里轻轻插几下,又重重的插几下,这样的活塞运动,硬是把潇霞插得快感一波接一波,骚屄也以一阵阵强烈的收缩和源源不断流出的淫水告诉我骚屄和她的主人都很爽!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丁字裤遮住骚屄那块小布已经被潇霞的淫水浸湿了,我说:水真多!是不是很想要了?“是很想要你的大肉棒”淫叫着的潇霞清楚的说出这几个字,更加刺激我毫不留情的全力抽插,嘴里的淫词浪语也不自觉的冒出来,“你个骚货,贱屄,只有肉棒才能让你找到做骚货的价值,肏到你高潮,肏爆你个贱屄”,喜欢吗?我问已经被我肏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潇霞,她没有回答只是在嗯~嗯~啊~啊~啊~的淫叫。

    言语、视觉、感觉的几重刺激之下,我感觉龟头越来越敏感了,快速抽动几十下我说:“我要射了”!潇霞说:好,射,射死我!我说:射你屄里。

    潇霞说:好,射我屄里!潇霞话音刚落,我打了几个冷颤,失控般喷涌而出的精液瞬间跑遍潇霞骚屄深处。

    我趴在潇霞身上感受一下刚才激情时刻的余温,缓缓抽出肉棒,乳白色的精液也顺势流了出来,顺着潇霞的屁股沟流到了沙发上,我抽出一大团纸巾垫在潇霞屁股沟精液流下的位置,帮她清理着骚屄里还没有完全流出的精液,稍缓过神的潇霞捂着骚屄上的纸巾,夹着腿跑进了卫生间。

    一会儿卫生间淋浴喷头传来哗~哗~哗~的水声,我在床上翻弄着手机,水声停止了,潇霞赤裸着身体走进卧室说:拿块毛巾给我,我从衣柜里拿出一块毛巾递给潇霞,她接过毛巾裹着头发,坐在梳妆台前面不停的往脸上抹各种护肤品。

    夏日的校园,放眼望去学妹们穿的是越来越少,不露个腿、露个背,不把肚脐眼放出来吹着风,都不好意思在校园里晃荡。

    尤其像潇霞这种腿长身材好的女生,在享受凉快的同时更多了几分炫耀,一条粉色的齐逼小短裤套在翘臀上,勒得两半屁股轮廓分明,平坦小腹下面“三角区”涨鼓得恨不得把短裤崩裂,一双修长、白皙、匀称的双腿从裤脚直指地面,一件再怎么拉扯也遮不到肚脐眼的紧身t恤,37码的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我感觉我来到的不是校园,而是某个海滨度假胜地,就差比基尼的出现了。

    潇霞悠闲的走到我面前,我开玩笑的说:美女,去哪里呀?上街吗?潇霞答道:不上街,上公园溜达去。

    潇霞他们学校后面有一个天然的湖,呈心形故而得名心湖公园,公园依湖而建的很多亭台、楼阁、廊桥、栈道被茂盛的植被笼罩其中,小桥流水温婉缠流,一幅仿江南水乡的风格,这里除了周边居民来休闲、游玩外,更为潇霞他们这座大学的情侣们提供了“学习”“交流”的场所,多少情侣都是在这里情窦初开的。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更有特点的当属紧邻公园的xx路上两边密密麻麻矗立着的各种宾馆、酒店,一到周末或者寒暑假前后几度出现没房可住的景象,可以看出学校的情侣们是这一排排宾馆、酒店最稳定重要的客户,同时学校情侣们的“需求”量也大的惊人!和潇霞建立恋爱关系初期也经常光顾其中几家,一般都是我先开好房,潇霞下课就直接过来“开战”每次都要“开战”到精疲力竭才肯罢休。

    印象深刻的一次,我开了一间情趣房,里面xx凳,xx绳等等工具应有俱有,想想你来我往的,这卫生条件达不达标也不知道,没敢用这些“工具”,但床边上的吊篮椅倒是引起了我和潇霞的性趣,在上面啪~啪~啪~肯定别有一番感觉。

    说干就干,潇霞脱光衣服跪在吊篮椅上,我站在她身后奋力的前扑后进,玩得不亦乐乎!吊篮椅被我的冲撞连同跪在上面的潇霞前后剧烈晃动,正聚精会神享受着这性爱的快乐,突然吊篮椅“啪”的摔在地上,感觉脚下的地板都晃了一下,坐在吊篮椅上的潇霞吓得“啊”一声尖叫,不明情况的人也许觉得这房里是不是发生命案了!原来是用力过猛,把支架连接吊篮椅的铁链搞断了!心想:妈的这房开贵了,一会儿还得赔店家一个吊篮椅不成!正在性头上的我们顾不了吊篮椅了,抱起潇霞继续到床上肏,难不成我们有本事把床肏塌不成,一番云雨过后,性爱的余温降至疲惫的点,我才去看吊篮椅的情况,原来不碍事儿,就是吊篮椅和支架间连接的扣子掉了,我提起吊篮椅扣上卡扣算是“恢复原貌”了,不过那一对情侣要在上面肏屄的话我估计卡扣还会滑出,吊篮椅还会掉下来,那就默默祝福哪对情侣会有这个“幸运”了!我和潇霞漫无目的的在公园里走着,无所事事两个干柴烈火般的年轻人在一起总得干点什么,故意走到僻静处找到一个石凳坐下来,潇霞坐在我大腿上,我抚摸着她光滑白皙的大腿说:这双大白腿真性感,手感真细腻。

    潇霞撒娇着说:又不是没摸过,说得那么肉麻!“摸是摸过,但爱不释手啊”说着我顺着潇霞的大腿往阴阜上扣了几下,潇霞像触电一般颤了一下说:你讨厌!别乱摸!我说:你这个“小馒头”被你这小短裤勒得喘不过气了!放出来透透气呗!“透你个大头鬼”说着潇霞使劲往我身上靠,我心想这小骚货来劲儿了,手继续在她阴阜上面搓揉着,顺着被小短裤勒出的那条小肉缝来回抠弄。

    潇霞靠在我肩上的嘴巴里随着我的扣动呼吸有些轻重缓急的变化,我索性解开小短裤上的扣子,把手伸到内裤里和阴阜上面那条小肉缝“亲密”接触,再顺着小肉缝往下面扣,不时触碰到阴蒂,潇霞的身体反应更加明显,不时夹紧双腿又打开,鼻腔里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手使劲儿穿过小短裤和内裤的束缚触碰到了潇霞的穴口,黏黏的液体在穴口徘徊,我说:都湿了,想要吗?潇霞捶着我的胸口说:讨厌!谁想要啦!我说:都湿了还不想要啊!不想要我不搞了!潇霞贴着我的耳根说:想要嘛!我说:想要我的手指还是肉棒?“都想要”潇霞埋头在我怀里说,我说:那就先让手指给你“服务”一下。

    说着我把手指插到潇霞屄里,借助着淫水的润滑快速抠弄起来,坐在我大腿上的潇霞被我这么一扣,快感瞬间上头,左右摇晃着身体,双腿张合更加有力,感觉到插在潇霞骚屄里的手指越来越湿滑,估计得用肉棒捅她几下才解恨。

    我环顾四周“侦查”一番看哪里适合“野战”的地方,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就我们现在这里三面被灌木丛遮挡住的地方还比较阴凉、隐蔽,只有我们正前方5米左右有一条小路,即使有人从哪里经过,只要我们“动作”不大,也有时间“收敛”两个人交合的动作。

    再说现在是大下午的那些大爷、大妈和泡公园的还没有出动,总的来说公园的人不算多。

    摸着潇霞淌着“水”的骚屄,越发刺激我想把肉棒捅到她骚屄里,我还是坐着,放出肉棒,潇霞脱下小短裤露出半个屁股,以坐下的姿势背对着我,这个姿势肉棒刚好可以顺着屁股沟插到骚屄里,潇霞一屁股坐下来肉棒也对准了骚屄“噗”的一下插了进去,潇霞屁股刚落定,她自己就上下缓缓抬着屁股,让骚屄一下下套弄着肉棒抽插。

    我也借助潇霞屁股下落的力往上顶,“野战”最刺激的就是环境和此时的心情,周围空无一人,但又好像周围猫着一双眼睛正盯着你俩干这事儿,真是又紧张又刺激,在这样的心境下射的比较快,我是这样认为的,果不其然,我用力快速抽插几下就有射精的冲动,不管了,速战速决,我说:要射了,射里面可以吗?潇霞说:不行,拿出来射,突然起身,就像怕被别人看到似的赶紧提起小短裤。

    刚才还被湿润润的骚屄包裹着的肉棒这下全晾在空气里,感觉空落落的。

    我说:你别那么急嘛!还没有到点,就被你给甩出来,多么美妙的感觉瞬间没有了。

    拉着潇霞的手握着肉棒套弄几下,精液呼啸着喷涌出来,潇霞担心会射到她身上就捂着龟头,精液全都射到了她手心里。

    嫌弃的甩着手,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着手里的精液。

    我俩清理好“战场”潇霞又回到我大腿上,我亲吻着她的双唇说:我的“小母狗”看来是没有满足啊!走换个地方好好服侍一下我的“小母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