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和潇霞的性爱故事 > 和我和潇霞的性爱故事(04)
    219-5-23第四章林业学院体育馆通往学校大门将近两公里长的绿荫大道,被一排排郁郁葱葱的行道树包围着,一盏盏路灯形同虚设,因为它们本来就泛黄昏暗的灯光被枝繁叶茂高出它们半个头的行道树遮住了,只有部分幸运的那几束光穿过严密的树枝缝隙照到路上,为来往的人们提供仅有的一丝丝光亮。

    放眼望去,从路的这头到尽头,路两旁的行道树下那些昏暗的角落里长椅上、石凳上确实给校园里热恋的男女同学们提供了一个隐蔽的拍拖、亲热场所。因为即使有人在哪里坐着你不来到跟前都发现不了,除非他们点亮手机屏幕或是点着嘴里的香烟发出“警示”的光,你才知道那里有人。

    和潇霞在林业学院体育馆打完羽毛球,我骑着电动车载着潇霞从体育馆出来向学校大门驶去,碾过体育馆门口的几块减速带,颠簸得厉害,电动车上的我俩剧烈上下跳动了几下,就在这时不知道是潇霞故意还是无意,借助这股劲儿使劲把胸前的一对奶子往我后背上贴,头使劲往我肩上靠,双手紧紧环抱着我的腰。

    我担心潇霞受到惊吓安慰到:坐好啊!别被颠下来啊!潇霞说:坐的可稳了!

    突然潇霞十指相扣环抱在我小腹上的手,下滑“袭击”了我的裤裆!被潇霞这突然“袭击”我本能的身体一颤夹了一下腿说:别乱抓啊!影响我骑车!潇霞看手上没抓到“东西”,又抓了一把说:“东西”去哪里了?我开玩笑的说:“东西”累了,缩回去睡觉了!潇霞说:装佯吧!睡什么觉!她大着胆子伸手到我球裤里隔着内裤一把抓住肉棒和蛋蛋使劲捏了一下!我说:别闹!捏疼了!潇霞说:你也别装啊!疼什么疼!是爽吧!

    我说:是疼也是爽!潇霞轻轻咬着我的脖子说:要不要再爽爽啊?我说:要啊!要这么给我爽?给我肏?还是给我“吹”一下?潇霞用力咬了一下我的脖子说:给你“打飞机”要不要?我说:求之不得啊!

    我把电动车骑上人行道,停在了一棵光线很暗的行道树下,旁边正好有一把长椅,我警觉的观察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人或摄像头之类的,再说有人也看不到更别说摄像头的踪影了,环境光线实在太暗了,就算是心里安慰一下吧。

    我躺靠在长椅上,脱下球裤和内裤挂在大腿上,潇霞坐在我旁边抓起垂头丧气的肉棒,捂在手心里搓揉了几下,手指熟练的撸下包皮露出龟头,捏着包皮快速的套弄起来,包皮和龟头之间没有什么润滑,潇霞撸的有点快,还有那么几分生疼,我说:“吹”一下龟头太干了,撸着生疼!潇霞听到我说生疼,放慢了手里上下套弄肉棒的速度说:别矫情啊!一会儿就好了!这样才锻炼龟头的敏感度!

    我说:锻炼个毛线,这样不爽!快“吹”一下!沾点你的口水润滑一下撸着才爽!

    “要求真多”潇霞说完趴到我腿上借助着昏暗的光线把龟头含在了嘴里像吃冰棒一样吸舔着,潇霞一口一口的“吃”一下一下的撸,一会儿就让垂头丧气的肉棒重振雄风变得硬朗坚挺,潇霞吐出肉棒助着唾液的润滑作用开始快速的上下套弄起来,龟头从她紧握的指尖滑过一阵阵快感迸发出来,搞得我情不自禁的啊~啊~轻声淫叫。

    我说:给我再爽一点嘛!潇霞说:要怎么再爽一点,“吹”吗?我说:给我肏一下你的骚屄,潇霞说:不给,只给你“打飞机”!我说:来嘛!给我肏一下!

    说着我就去扯潇霞的短裤,刚扯了露出半个屁股,潇霞一把把短裤提上来说:不行,不给!我说:这“飞机”打的我不尽兴啊!还是你的骚屄舒服!快给我肏一下,就肏一下,然后再“打飞机”!潇霞说:大骗子!给你肏一下再“打飞机”可能吗?你这点花花肠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再我的强烈要求下潇霞勉强同意给我肏一下,我火速脱下她的短裤和内裤挂在大腿上,示意她站在地上,弯腰扶着长椅靠背,翘起屁股我从她后面插入,因为腿上还挂着短裤腿没法打得太开,只能微微打开但也不影响插入,昏暗中我顺着潇霞的屁股沟由上往下扶着肉棒滑倒穴口蹭探了几下,龟头顶开穴口的嫩肉,感觉骚屄里早已湿漉漉的了,我说:还不给我肏啊!你要憋到什么时候?骚屄里都已经湿了,再不给我肏淫水都要流出来了!潇霞说:别那么多废话!肏不肏!

    我说:肏~肏~,说完我腰部一挺推着肉棒顺利的进入到潇霞的骚屄里,这样的环境容不得我慢慢悠悠的抽插,速战速决是首选,我抽出一点肉棒调整好准备抽插的角度,快马加鞭的抽动起来,潇霞被我快速的抽插一下子搞得有些失控的啊~啊~嗯~嗯~的淫叫了几声,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户外的校园里,还是得收敛一点,赶忙把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只在空腔里回荡,始终没有从嘴里蹦出来,唯一的声响就是我的小腹和潇霞的屁股偶尔撞在一起发出的啪~啪~啪~声。

    我心里真他妈担心有人过路被看到!或是有人躲在暗处偷窥,怀着紧张而又刺激的心情继续抽插想快点结束,但偏偏这肉棒就像是麻木了一样丝毫没有想射精的感觉,潇霞不时回头说:要射了吗?我说:还早呢!潇霞继续说:你快点!

    我用手给你搞出来吧!我说:不用,再肏一会儿别催!越催越不想射!

    潇霞有点生气的说:你这人就是难伺候!我说:怎么难伺候啦!你也不好伺候啊!你骚起来我得使出浑身解数才伺候得了,还说我难伺候!潇霞说:别说话了,快肏吧!赶紧射出来走了!彼此都沉默着,但肉棒依然在潇霞骚屄里进进出出,只有不时从潇霞骚屄里喷出的气体发出的噗~噗~声回荡在潇霞两腿间。

    正肏得起劲儿一辆汽车的灯光从远处扫射过来,还好我们的位置在行道树下昏暗的角落,我俩的身影没有暴露在明亮的车灯下,为了不被发现我也停下了抽插动作,注视着车子从我们不远处驶过,才继续重複着抽插动作!

    这会儿潇霞看我还不想射彻底没有耐性了,身体往前一挺肉棒从她骚屄里抽了出来,顺势站了起来说:我用手给你搞吧!我说:干什么你,还没射呢!矫情什么!快点趴下去!潇霞说:不!我说:听话!再这样我生气了!潇霞不管我生不生气提起裤子做好不从的准备,然后抓起我的肉棒套弄了起来,我看她心意已决也不再强求了,那就让她继续给我“打飞机”。

    ≈ap;ap;#xFF55;。

    潇霞变换着手法、力度快速在我肉棒上套弄着,射精的冲动在她一次次快速套弄下有点感觉了,我说:有点想射精的感觉了,不要停!潇霞接到我的指令更是快速和生勐的一阵套弄,最终肉棒还是抵挡不住强烈的射精快感,我说:要射了,射你嘴里!潇霞说:不行!潇霞刚说完我狂抖几下肉棒在她手心里跳了几下一股股精液喷涌而出,因为光线昏暗没看到精液射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有些精液还是射到了潇霞手里,潇霞看我射完甩着手里残存的精液说:天天射还射这么多!真恶心!我说:恶心还天天让我射,而且还射到你骚屄里!你是个骚货,小贱人!“说谁小贱人呢”潇霞抬起手把手里没甩掉的精液抹到了我的嘴上,我闻着嘴唇上自己射出来这腥味十足的精液真想踢她一脚。

    庆幸在这周末的夜晚和潇霞在林学院即兴的“野战”没有被人撞见,得益于一方面周末同学们都往校外的宾馆、酒吧、网吧出、租屋跑了,校内的人比较少,另一方面就是林学院这校园面积也太大了,不愧是搞林业专业的院校,学校依山而建校园里能栽树和能种各种植物的地方绝不空着,在当地有“苗圃”学院的称号!

    潇霞飘逸的长发被挽于脑后,细眉大眼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白色衬衣刚好够遮住小蛮腰,黑色的包裙刚好遮住浑圆、上翘的屁股,被包裙紧实包裹着的屁股上没有印出内裤的印迹,那一定是穿了丁字裤,一双没有穿丝袜且白皙、细腻的大腿从包裙里笔直的伸出来,再配上一双黑色高跟鞋。显得高冷、知性、诱惑、性感,很有职场女强人的范儿!但在一个小时之后,潇霞这身气质将被我肏得淫情浪表所颠覆!

    咦哟!今天这身打扮让我对你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嘛!潇霞说:什么认识?

    我说:高冷、知性、诱惑、性感的美和气质,我说:你这是拍写真去?还是面试去?潇霞说:都不是,找导师谈论论文的事儿,我坏笑着说:你就这身打扮去找你导师谈论论文?你别把那老同志血压搞上来!潇霞说:是你血压上来吧!我接着潇霞的话说:是啊!我血压上来了,你得帮我降降血压!尤其是“下面”的血压已经高得涨疼了!潇霞瞅我一眼说:色鬼,不正经!

    我把手伸到潇霞包裙里,在她翘臀上摸了几下,还是那样的光滑、细腻有弹性,手指勾住屁股沟间的丁字裤扯了几下说:打底裤都不穿,直接上丁字裤,就不担心别人抄你的裙底风光?潇霞说:有什么担心的!要抄就抄呗!我敢穿还怕你抄啊!我说:真自信!真骚!

    说着我勾住潇霞腰间丁字裤那根小绳一扯,把丁字裤从她的翘臀上扒下,从包裙里扯了出来,顺着双腿脱到脚跟上,潇霞假装拒绝的说:你干嘛!我说:干男女之间爱干的那事儿啊!抬脚,潇霞抬起左右脚丁字裤被我成功脱下,拿着在手里甩了两下,假装拿到鼻子跟前闻一下说:一股骚气萦绕在这上面!“你才骚气呢”潇霞说着一把抢过我手里的丁字裤,爱惜的对折一下放到床头柜上。

    潇霞坐在床边上正准备脱掉脚上的高跟鞋,我说:别脱了!这样才有情趣!

    潇霞说:你要什么情趣?我说:今天是职场制服诱惑情趣!你看你穿得多职场!

    我让潇霞站着背对我,扶着梳妆台,弯腰翘起屁股,我把她的包裙撩到腰上,一双白皙、细腻、笔直的双腿和浑圆、紧实、上翘的屁股呈现在我面前,情不自禁的在她屁股上啪~啪~啪~拍打了几下!紧致呈菊花状的肛门周围稀疏、乌黑、短小的阴毛围绕着,触碰一下肛门,肛门本能的收缩了几下,她的主人潇霞说:讨厌你!

    。

    最诱惑和让我向往的还属潇霞呈“鲍鱼”状的骚屄,肥厚的两片大阴唇上长满了乌黑、浓密的阴毛,严实的覆盖着有点乌黑的小阴唇和粉嫩的穴口,随着潇霞张开的双腿,骚屄已经微微开启了一条小肉缝,扒开大阴唇,小阴唇和粉嫩的穴口敞露了出来,穴口打开有小拇指般大小,就像一张饥渴的小嘴等待着肉棒的进入。

    我无暇顾及诱人、饥渴的穴口,顺着大阴唇间的肉缝找到了暂时被遗忘的阴蒂,黄豆般大小,已经从包裹着她的皮肉组织里凸出来,似乎正等待着我的爱抚,在手指上沾点口水娴熟的搓揉着阴蒂,潇霞被阴蒂上传来的快感刺激得不停扭动屁股和抖动双腿,由于快感的强烈她几次企图夹紧双腿向前逃避,我扶着她的腰把她拉回来,我说:搞阴蒂舒服吗?潇霞说:舒服!好爽!

    我一边搓揉着潇霞的阴蒂,一边把手指插到她骚屄里抠弄,里外夹击下快感使得潇霞有些站不住了,双腿不停的弯曲抖动,身体一个劲儿的往前蹿,嘴里嗯~嗯~啊~啊~的轻声淫叫,不时冒出几个字“不行了”“受不了”“站不住了好累”!

    我说:累就躺到床上去,潇霞得到我的指令,整个人呈一个“大字”一样趴在床上,我把她翻过来正面仰躺着说:把腿打开,我吃一下你的骚屄,潇霞乖乖的把双腿大大的打开,骚屄毫无遮挡、阻拦的呈现在我面前,我没有犹豫上嘴就朝她的阴蒂上舔,顺着大阴唇到小阴唇再到穴口这么来回无数次的舔,直到我感觉穴口不停往外冒出淫水,才停了下来。

    在我舔潇霞骚屄的时候,她自己像挤奶、揉面一样抚摸着胸前的奶子,快感强烈的时候还不停搓揉乳头,配合着下体骚屄的快感,从淫荡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真的很享受!

    “我想要”潇霞说,我说:想要什么?潇霞说:想要肉棒!我挑逗她说:要谁的肉棒!“嗯~讨厌!要你的”潇霞急不可待的说,我说:肉棒还没有准备好的,要你吃一下,才给你要,潇霞起身爬到我胯下,自己抓起不算很硬的肉棒放嘴里吸吮起来,在潇霞双唇和舌头的爱抚下肉棒达到可以插入的硬度,我正准备“提枪上马”潇霞说:带个套吧!这几天危险期!我说:插几下再戴嘛!“不行,现在就戴”潇霞挥着手说,我心想戴就戴呗,别为了一时快活儿,把潇霞肚子搞大了!那时候对谁都不好!干脆戴“狼牙套”肏潇霞一回看看这套子的效果如何,想着我下床从床头柜里拿出买了好久但一直没用的“狼牙套”戴上,飞奔上床,扑在潇霞身上,肉棒也带着“狼牙套”捅进了潇霞骚屄里。

    潇霞“啊”的一声惨叫说:怎么那么痛!你插什么在我下面?我说:避孕套啊!潇霞说:什么避孕套!感觉带有毛刺的棍子,戳到我了,快拿出来!我拔出肉棒,潇霞看到肉棒上戴着毛刺纵横,浮点遍布的避孕套说:你他妈这是避孕套啊!这是“凶器”!你想搞死我啊!快拿掉,戴个正常点的,这个我受不了!我解释着说:这个避孕套其实挺舒服和刺激的,只是我太心急了没有调整好才弄疼你的,不然我们再试试看,如果你觉得还是不舒服那我们立马把它丢掉!“不要!

    不要!看着就恐怖!把我”下面“当什么了,要那么粗暴的对待”潇霞一边躲闪一边挥着手说,我说:来嘛!别废话了!我轻点插进去,跟着你的感觉走。

    戴着“狼牙套”的肉棒又再一次插到潇霞的骚屄里,这一次我没有心急而是一边轻缓的抽插一边询问着潇霞的感受,一下下抽插没有得到她拒绝的反馈,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只感觉肉棒有“狼牙套”的加持每一次抽插潇霞的表情和身体反馈都各不一样,从潇霞骚屄里不断往外流出的淫水就可以判断出她此刻的感觉美妙极了。

    我说:这套子插得舒服吗?“舒服”潇霞从淫叫声里冒出这两个字,我说:舒服就好!那就好好享受!

    我的感觉就差很多,因为这“狼牙套”太厚了,龟头确实感受不到太多和阴道壁摩擦的快感,也许这“狼牙套”专门为女人设计的吧!“狼牙套”毛刺间和浮点上沾满了潇霞骚屄里乳白色的淫水,看着滴落着淫水的“狼牙套”既兴奋又刺激!看来这“狼牙套”得是风骚潇霞日后的标配了!

    我说:该我享受一下啦!爬起来肏我!潇霞翻身准备骑到我身上说:我把衣服鞋子脱了吧!这样太别扭啦!我说:不准脱!要的就是这个感觉和气氛!肏得就是你这身装扮啦!快点动起来!把“狼牙套”扯了,潇霞说:那你重新戴个正常点的套吧!我说:不戴了,肏一会儿拿出来射,潇霞犹豫的拿掉“狼牙套”轻车熟路的扶着肉棒放到她骚屄里,自己动起来。

    看着潇霞穿着这身职业装在上面动也不得劲儿,我说:趴着,我从后面肏,潇霞像发情的小母狗一样听话的趴好等着我后入,穴口还往外滴着淫水,我心想这骚货今天是被肏爽了,没插骚屄都还流着水,要是再肏狠点估计得把我的肉棒呛窒息啊!潇霞看我半天没插入焦急地说:快点嘛!干嘛呢!磨磨叽叽的!我说:骚货,屄痒了!我这就给你消消痒!

    拔出肉棒对着潇霞的翘臀套弄几下,射在了她翘臀上,一些精液顺着她的翘臀流到了床单上,我拿出纸巾帮她擦拭干净屁股上的精液,略显疲惫的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和潇霞的激情时刻,潇霞则在床边整理着身上这凌乱不堪的衣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