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胯下之臣之所谓“圣女” > 胯下之臣之谓所谓“圣女”(2)
    胯下之臣之所谓「圣女」(二)你想要什么?作者:一杆老烟枪219年5月15日字数:56生活在纷乱的社会中,人总是要得到些的。

    如果没有得到,人就不可能存在于本质仍为丛林的公平社会。

    对于圣女更是如此,她们辛苦的表现,努力的上进,就是为了得到本不属于她们的东西。

    男人大多要出卖奋斗、自尊、尊严。

    而女人呢?更多的时候是灵魂,还有肉体。

    世界是公平的,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不管看起来如何不等价,从我的角度上,在某种意义上,付出与收获是很等价的。

    小玉玲想要到得学生会主席一职,就必须拿下于主任这位最后落棋人。

    我之所以会去做,那是因为对于学校的了解。

    以于主任现在的身份,她现在最需要的是权利手中最大的变现。

    对于她这个上无可上之人,如果不在落晶的余辉中努力捡些金叶,那前半生的努力也就再无意义。

    学校实践教学,要与社会挂勾。

    玉玲和于主任学校面临最大的问题是缺少足够的合作企业。

    正好,本人有些社会关系,需要壮点门面,一起打拼起来的兄弟们还是缺少点关系。

    机会来临,不去抓住,那只能等着上天惩罚不知好歹之人了。

    其实在与小玉玲晚宴最后时她露出黑色蕾丝边的那一刻起,整个计划就已经心中定稿了。

    正如自己的一些所谓原则,小玉玲在席间被划为了可以考虑的人中。

    芳龄已过18,可以实践一下了。

    不过有时候,做事还是需要个机会的。

    恰巧学校有位曾经的大学同学与我谈谈学校社会实践的事,凭着多年的合作关系。

    很自然聊起来了学校改革的话题,看到我突然聊起此类话题,同学沉吟了下,对我说了声:哥们,你有挺多企业的朋友的,能不能给我介绍几个合作的企业啊。

    我们现在太缺社会实践的合作企业了。

    我都快愁死了。

    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同学,从认识起就是个小爬虫。

    从大学认识起,就各种跪乱导员、书记、院长等上位者,不过很遗憾,能力实在有限,混了多年,还是个校办机械厂的小科长。

    可以说是再没有前途,只能靠着我们这些同学关系,混些钱花。

    不过碍于面子,加上不愿意轻易得罪人的习惯,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

    尤其是他找了个当年的院花,让我很是羡慕。

    虽没有太多想法,毕竟他们夫妻二人都在学校工作,也许有用得着的地方。

    就这样,他下意识地找到了我。

    电话勿叙,我俩约好某天晚上在某酒店碰面。

    到时,一阵礼节地寒暄过后,便真奔主题。

    「这事啊,我看看吧。

    这个我没干过,不清楚啊。

    」我打了下哈哈哈。

    有时候做事不要急于表现出来,如同泡妞一样,总得有先从眉来眼去开始,毕竟,水到渠成水才大么。

    同学有点急,喊了出来。

    「别啊。

    哥们,你可是在本市如鱼得水,认识太多大老板了。

    你随便找几个就行。

    」「噗。

    」我笑了出来。

    「那又不是我的企业,我也没股份,我凭啥让人家找一帮孩子去实习啊。

    」同学听到后,叹了口下气,晃晃头,继续劝我道。

    「我知道。

    实习这事费力不讨好,大家还怕担责任。

    」他接着说:「可是学生总得有个实习的企业,要不然不好完成上面交给的任务。

    」我突然想了起来他的职位,不对啊,直问他。

    「你是管实习工厂的,怎么实习的事你掺合上了。

    」「别提了。

    这不是我媳妇现在当了学生干事么。

    管学生实习这块,她找不着,天天冲我发脾气。

    」哦对,想起来了,他媳妇当年也是个圣女。

    一个高调的没法再高调的学妹。

    不过同样因为没有关系,现在只是个小科级干事。

    真不亏是两口子,进了一家门。

    「原来是这样啊。

    」我的心突然软了下来。

    如果换个能有些真心相处的同学,我也许早就主动自报家门了。

    只可惜,人不对路,只好社会处之了。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那我试试吧。

    」我先缓了一句话,接着说道。

    「要不这样,我有机会问问。

    这事也不是你管,是你媳妇管。

    你先回家通通气,有消息我告诉你媳妇不就得了。

    」同学想了下,没有回答。

    我不太关心这类人想什么,没必要,也想不到。

    只需要说出心里的想法就可以了,至于他的联想只有老天才能知道。

    「放心,我就是说你托付我的。

    我直接跟她说,省着中间传话有遗失。

    」找了个不错的借口后,我用肯定地语气对着这位看起来很艰难的大学同学说了出来。

    同学点了下头,闷了一杯啤酒,叹了口气,「那就谢谢你了。

    」「客气啥。

    」想着他那位小精灵老婆,感觉人生真的挺有意思。

    顺便介绍一下,同学的老师叫晓萌。

    虽同为北方女子,保证高挑的身材同时,话音却有着南方女子的一样绵软。

    然而,只有熟知她的人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在晓萌的心中有颗「上进」的心,加上人长的可爱,会说话,很会处理人事关系。

    当时就被时为外联部的同学看中,经过一年多的进攻与失败,在某日得手。

    其实,学生实践实习这件事在对于一些想搞好校企关系的企业还是很有正面意义。

    经过一番「闲聊」,终于敲定了几个合适的公司。

    和同学的老婆电话聊过之后,定于某日办公室说谈。

    「晓萌老师,你好啊。

    」「你好你好。

    」没想到于主任跟同学的老婆一个办公室,世界可真是小。

    看见我与晓萌打招呼,于主任站了起来,看起来很是热情。

    「这位是?」「这位是王老板,我老公的大学同学。

    xx公司的老板。

    」「我老公求他找几个社会实践的企业,他帮找好了,过来跟咱们细聊一下。

    」「忘了介绍,这位是我们学院的于主任。

    」「你好,于主任。

    」「其实我已经见过了于主任。

    」「就是有一天看朋友家孩子那次。

    」「哦哦。

    这么巧啊。

    」「好了,你们办正事吧。

    」闻言,客气坐下,从包中掏出了几位兄弟的企业合作意向书,与同学的老婆认真详谈了起来。

    言谈间,感觉晓萌很是高兴,毕竟实践合作的是本市四个大企业,无论是影响力还是技术水平,尤其是最为关心的安全措施都是国内一流的。

    这对于她来讲,可是大功一件,面对上级领导绝对能夸功于已。

    「这下可好了,再不用这事发愁了。

    」在与她的完整细节中,人精说了好几遍了话这,一点都没有当年传说的人精形象。

    看样,这件事是一直困扰着想再进一步的晓萌。

    毕竟,口号远不如实际来的份量重。

    其实社会实践就是学校与企业确定实践的时间、人数。

    协助的人员,实践的内容等。

    基本上就是大学社会实践的范畴,区别的是此次社会实践的敲定带了些荷尔蒙的味道。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确定细节所有的之后,我决定起身离开。

    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似的晓萌老师一直送我出屋,还想送到楼下。

    过不算了,与人精打交道还是有分寸为好,谁知道哪天咬你一口。

    于是被送出了屋后,我拒绝了这份谢意。

    独自坐着电梯来到楼下准备开车回公司。

    刚想打开车门上车,一眼看到正在楼下东张四望的于主任,咦?她在这里做什么?我的心中顿时疑问丛生,不管他,既然碰到就再添把火吧。

    只有火烧起来,才能更好看清面具下的她。

    再加上一直秉持着晚见不如早见,既然相遇那就再多见。

    「于主任好啊。

    」我主动向于主任打了招呼。

    「你好。

    」「您这是?」「我想去趟北区办点事。

    可是车坏了。

    想去校门口打个车。

    」「是这样啊。

    别打车了,现在出租车不好打。

    」「我送你吧。

    正好我要去x公司办事,正好在北区旁边那太好了。

    」「你这车多钱落地一百多万。

    」「差不多么多啊。

    」「真好。

    」「哎呀。

    这要也是付出了很多才得到的。

    」「是啊。

    」无聊的对话,一点创意都没有。

    用某纵横情场几十的高等级色狼的话来评价,女人归根到底还是女人,除了极个别真正的大家闺秀。

    绝大多数女人还是物欲的,就像绝大多数男人本色一样。

    话都这样说了,那就一个字——「走」吧。

    装着传说中的绅士模样,拉开车门,请于主任入车。

    哦?有点不对,怎么拉站副驾驶的车门。

    咦,更不对,于主任好像很自然,这就有意思了。

    上了车,一顿操作离开了学校奔向主路。

    这时,一旁的于主任突然间像个小女孩样的好奇,摸摸这,看看那,还不时问上几句,中心思想就是某马7系的优点和缺点。

    哎。

    本以为到了她这个年龄,早就见多识广了,不会新奇呢。

    看样还是低估了某类女人的心思。

    我耐心地做着解答,用余光看着不一样的于主任。

    有一点忧伤,晃了下头,难道是?也许是想到自己最后只能开个宝来,感觉失望吧。

    呵呵。

    自己当年上大学的几位院士,还步行,骑自行车呢。

    宝来,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讲,足已了。

    大约开了半个小时,顺利到了北区。

    找个离大门近的位置,将车停下。

    于主任并没有直接下车,而是转头对向我,带着害羞、期望、习惯性俯视,还有些突然意识不对的自我纠正,复杂的表情在曾经光采照人的脸上一齐浮现。

    「王老板啊。

    嘿嘿。

    要不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好的。

    留个电话。

    」男人还是需要主动主导场面,不能全推给女人。

    「说不定,哪天还得求到于主任呢。

    」「哎呀。

    太客气了。

    有事您说话。

    」「您为xx大学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们应该回报。

    」不愧是圣女,说话还是这么神圣。

    圣母你一家,跟你这样的在一起,不被坑就不错了。

    我心里虽然腹诽,表情却相反地高兴。

    毕竟,对于某个地位不高,影响力却颇大的群体,还是适度的恭敬为好。

    一看有戏,对白就轮到了副驾驶位的于主任了。

    场面的事对于场面的人来讲,就是展现她们能力最好机会。

    于主任熟练地掏出手机,对着我晃了一下。

    一时间。

    媚眼如丝,红唇似火,那张不再年轻的脸,却有着带有沧桑的妖异,胸前一团肯定是魔力胸罩保持的不明物向我瞬间袭来,又突然停止。

    还好经过了商战的历练的我,仍然能稳坐不动,要是年轻的小伙子,估计就会老妖婆迷住了。

    果然人本质还是带有兽性的。

    我看了下浑身诱惑的老女人,认真地记下了于主任的电话和微信。

    再次表示感谢之后,我们便道了别。

    拉上车门准备再次启动之时,我认真地看着远走的有些得意的背景,感觉那最爱的部位感觉好像在向我召唤。

    感觉一下刚才的小激情,似乎刚才好像看了什么?一片仍旧奶白的顶端,有一颗半露的紫葡萄闪过。

    我笑了笑,心道:第一步已经成功迈出,那么接下来的戏唱哪出就得由我说的算了。

    当晚躺在床上例行反思每天的得失这时,我有意地细细品味着于主任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还有晓萌和小玉玲,真是人生百味。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位圣女实际上早就对我打起了心思。

    只不过后来才知道她原想只是利用下我获得些一般等价物。

    揣摩人心的同时,不免感叹下人生。

    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人生阅历。

    对我本人来讲,总是在某一时间段会突然遇到多个同一类型的人,尤其是女人。

    现在我遇到的是在象牙塔体系内打拼的人,这可是以前从没深接触的一类群体。

    虽然同样上过大学,毕竟学生的角度和社会人的角度有着巨大的差别。

    后来的事实证明,深居象牙塔的她们,还是低估了社会对于男人的塑造。

    只不过对于她们这样的女人来讲,无所谓失败,更谈不上失算,她们所要面对的应该是意外之喜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