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罪业-刘佳研 > 【罪业-同刘佳研】同污(5)
    作者:nasekajaufo721978字数:1,366字[5]清晨七八点,沉睡的都市开始慢慢苏醒了过来,街上的人流开始涌动。而一些勤快的店铺也已经开始开张营业,更有保险公司的员工们已经在街旁做起了激励操,声势庞大的叫喊和整齐划一的动作引得一部分行人纷纷侧目,然而停留着观看并指指点点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年退休后没事,在街旁或跳广场舞,或买早点蔬菜的大爷大妈,而中青年以下的包括学生都埋头赶路,生怕赶不上公交地铁导致迟到罚钱。

    而在市局,早就有警员匆匆忙忙来来去去,为了新一天的工作而忙碌着。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新任的刑警队长李建东了。自从上次收到录像U盘之后,李建东便如同着了魔一般,整天神神叨叨的在办公室分析着那些照片背景,而且人也极为颓丧,好似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抽走了。局长分派下来的几个案子也被他分发给了手下,幸好之前都是配合过的老同事,也知道他苦恋警花刘佳研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太过要他劳神,只有实在不得不让他签的文件,才会转递到他手上。而李建东或许是十分信任,或许心思根本没有在这上面,每次都是草草签字了事。

    而今天,李建东很早就到了办公室,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今天又是一周后了,按照常规的道理来说,今天那个人还是会将U盘快递过来。虽然每次都没有那个人的信息,但是李建东还是希望能够通过快递公司反向追踪。快递公司是已经确认的,按照歹徒的思路来想的话,他不可能叫人上门去收快递,而且前两次快递都是同一家公司送出来的,那么极有可能第三次也是这家快递公司。在通过行政命令在快递公司门口更换了更高清的摄像头之后,李建东便开始了守株待兔的行为,当然也免不了使唤着属下轮流在快递公司门口盯梢。这是唯一一个能反向突破的线索了,如果说再断了,那只能说刘佳研我们俩今生无缘。李建东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墙上的监控屏幕。

    滴玲玲的电话声响起,李建东浑身一个激灵,快步冲到电话机前:“喂?我是市局李建东,你是哪位?”

    “李队,果然有你的快递,那人我已经扣下了,但是好像情况有些复杂……”

    电话那头传来属下的声音,有些兴奋,却也有些疑惑。

    “行了,不用多说了,人看好,我马上赶过去。”说完也不管对方后续有什么话,直接挂了电话出门驱车赶往快递公司,一路上的风驰电掣却也没让李建东激荡的心情平复几分,想到之后可以通过这个线索摸排到女友的下落,李建东恨不得如同古代一般大刑伺候对方,三木之下必无忠贞这句话开始回荡在李建东的脑海。

    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将将停靠在快递公司的玻璃门口。李建东连锁车的动作都没有,一下车就直冲门厅而去,属下正在门口翘首以盼,却被李建东一把抓住了衣领,连声询问情况。可是那个属下却苦笑着告诉李建东,那个人声称自己是北海贸易公司的,只是受自家公司白总所托,来快递一份东西,地址就是市局,收件人正是李建东,可是里面是什么却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想知道详情的话,可能就要去直接问白总了。

    “白总?之前报案白雅狄失踪的父亲?”李建东一下子就懵逼了,这其中如果是真的白总在后面操纵的话,这事情可就大条了……但是问题是白总也一直是规规矩矩的商人,从来不越雷池半步,何况真的是他的话,何必将自己的女儿赔进去?再说就当时跟刘佳研去跟白总交涉的经历,李建东还真不一定想再去触白总的霉头。“这事真特么透着邪性,你说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话?”一边考虑着往里走,李建东一边问着下属,人肯定是要见的,但是既然属下这么说的话,肯定先期已经问过一次了,听听他的看法可能更好。

    “李队,我觉得吧,这事情还真有可能,按照白总的公司规模,派出来的基本上都应该算是信用有加了,那也不至于私自偷看里面的东西……何况里面我拆开来过了,只有一个U盘……哎,对了,李队,你让我盯这个也不说个为啥,难道那个U盘里面有重要嫌疑人的线索?要不我们开个会一起看看U盘的内容然后讨论下该怎么行动?”那个属下一脸狗腿地给着主意,却根本没有看到李建东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了。

    “去去去,该你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别瞎打听……”李建东一脸黑线满心郁闷。这特么U盘的内容能在开会的时候放么?老子的女人老子一个人看就好了,难道还要被你们视奸?“还有,谁让你拆快递了?里面的东西我有大用……哦对了,还有谁知道今天这件事情?”

    “头你糊涂啦?你不是交代我这是秘密任务么?所以我谁都没告诉,不过出勤的时候后勤组的晓雯有问过我……”下属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实话实说。

    “哦,没事,我就随便问问,今天这件事情涉及到一桩比较大的案子,所以我要先摸摸底,其他人问你你就混一下就好了,免得打乱我的部署。”下属说的晓雯是后勤组的队员,人长得很漂亮,可就是没什么上进心,一直在后勤组安安心心做一个文员统计工作,身边也围绕着一些追求者,可是李建东却因为心有所属,对她一直没有假以颜色。晓雯应该也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平时就文文静静的,应该不会出什么以外的事情吧……李建东甩了甩头,将那些无谓的担心抛诸脑后。

    踏进保安室的门,一个穿着西服的年轻男人正乖乖坐在凳子上,似乎被刚才李建东下属吓到了一般,见到李建东进来也没有等他开口便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接到指令来这边发一个快递而已,如果需要拘留我请出示拘留证,如果需要交涉可以直接去找我司法务部。但是您这样做不管如何都算是私自监禁……”

    “抱歉抱歉,只是因为你的行为和之前一件案子有嫌疑,所以请你稍微留一下,以便配合我们进行调查。”李建东拿出自己的警官证晃了晃,然后温和的说道:“我叫李建东,是市局刑警队长。我想问你知不知道你快递的包裹里是什么东西?谁让你来进行快递的?你一共来过几次?”

    “我不知道啊,我就知道这个包裹是我们白总的秘书包裹好给我,然后让我来发快递的……总共来几次啊……一共也就来过这么一次啊……”男子看到正规的国家警官证,也慢慢放下心来,至少今天是官方的问话,而不是落在什么不明不白的人手里。

    “那好吧,我知道了,”李建东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起身。“那这样吧,我跟你回趟公司,拜访一下你家白总好吧,也确认下你说的事情。”

    “行吧,我知道了,但是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二十分钟后,北海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漂亮的女秘书为坐在办公室里面的两个人泡完茶之后就离开了,顺手带上了隔音门。办公室里李建东和白总两人相对而坐,却都沉默不语,等待着对方先开口。李建东打量着对面的白总,之前和刘佳研去白总家里拜访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白总身上带有的这种上位者的气势,也可能是在白总家或者刘佳研本身与白雅狄是好友的关系已经免疫了,总之李建东现在面对着白总,对方的威势完全释放出来的时候,李建东居然感觉自己会有一些畏缩的意思。

    “白总,今天贸然拜访是因为你下属同事去快递一事,希望有些问题您这边可以据实回答。”李建东一开口就是公事化的口吻。对于白总的威势,他觉得如果一味沉默下去,可能最后会不了了之。“我想知道的是,您知道这个快递到底是什么吗?”

    “这个快递是我让他去的,没错。我同样知道你来是为什么,知道你早晚会来。而且这个快递里面的东西我也知道,那是一个U盘。”白总缓缓地开口道。

    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让李建东惊讶不已,原本以为白总会东拉西扯避开这个问题,但没想到白总居然主动承认了。但是白总说出来的那种平静让李建东无论如何都没把办法将他和犯罪分子联系在一起。

    。

    沷怖2ū2ū2ū、C“那您知道这个U盘里面的内容吗?或者说,这个U盘是谁给你的,谁让你去快递的?”李建东身子微微前倾,追问着。既然白总承认了,那么按照法律正常途径来突破这个口子,然后就可以通告警局再次进行立案调查了。

    “抱歉我只知道这里面是个U盘,我也只知道快递到警局你的手里。而我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让我的女儿回来。让我这样做的人说你迟早会来找我,而且还说这个U盘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白总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一点都没有身为嫌疑人的自觉。“如果你觉得我犯法了,那就抓我回去,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尽早回去看看这个视频,说不定还能尽早救出你的女友……”

    “只是协助调查罢了,白总何必一副委屈不已的样子,”李建东在来之前就知道,没有真凭实据,要抓一个纳税大户的创办人,那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现在他也乐得做一个顺水人情,“只是请白总最近一段时间尽量不要出省,或许还会有一部分事情需要再来麻烦白总。”说完便告辞出门。

    ************这次U盘里面的视频跟上次差不多大小,而视频的一开始,便是在某个别墅铺着榻榻米的天台上,两个女人被四个男人围在中间。李建东一眼就发现了,这正是自己心爱的女友刘佳研和女友的母亲王思怡。

    身穿警服的刘佳研咋一看还是之前刑警队长的模样,可是面泛红晕,双手挂着男人的脖子,满眼媚态,鼻息咻咻被一个瘦弱且带着猴子半挂面具的男人亲吻着嘴唇,男人的双手穿过了刘佳研的肋下,隔着半解的警服搓揉着少女的乳房。

    而另外一个身上带着纹身的男人则不断摩挲着少女警裙包裹着的紫色丝袜大腿,让刘佳研在舌吻的空隙间不断发出娇媚的呻吟。

    而美母教师王思怡则穿着雪白的衬衫,上面解开了两道扣子,酥胸半裸着被带着天狗面具的男人伸入大手,不断抓着雪白的乳肉搓揉按捏着,而另外一个男人则将她的双腿挂在脖颈处,隔着黑色的超薄丝袜舔弄美妇的跨间,美妇显然受不了这种挑逗,主动扭过头对着男人献上自己的香唇。唇舌交缠间,男人的肉茎已经不知不觉在跨间搭起了帐篷,硬挺的尖端已经被美妇嫩手主动握住,缓缓抚动。

    少女的香唇被男人紧紧吮吸着,嫩舌也主动吐出,任由男人吮吸品尝自己的香津,忍不住的娇喘呻吟从喉间压抑而出,早已淫湿的跨间和跨间丝袜被男人的手指不断抚摸滑动,娇嫩翘臀更是微微扭动起来。而挺翘的丰臀被警裙完全包裹着,形成了完美的半圆,男人的手掌也没有放过这个娇嫩可人的部位,一边抓捏搓揉着,一边伸头到少女的腋下,嗅闻着少女淫糜的体香。

    “舌吻的技巧可是越来越熟练了呢,研母狗……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爽啊……”带着猴子面具的便是石军,肏过了刘佳研的娇嫩肉屄之后,他不得不承认对白雅狄肉体的迷恋便已经不是那么深了。当然这次他知道是提交任务之前最后一次了,所以也花了不少心思。“奶子和骚屄是不是很痒啊……今天老子好好地喂到你饱……”他的手一下子用力,警花的警服立刻纽扣崩开,将少女的高耸胸脯暴露在空气中。

    “呜呜……好讨厌啊……每次都要这样逗弄母狗……呜呜……母狗还想要接吻……还想要……”少女刘佳研看上去已经完全迷失了,鼻翼急促的煽动着,满脸红晕地主动吐出香舌,似乎接吻都能带给她巨大的快感。被扯开的警服前襟中,两只饱满的胸乳还被包裹在蓝色的泳装内,虽然隔着薄薄的布片,但奶头的挺立已经能完全看的一清二楚。如同一节指骨长短的乳头将薄薄的布料完全顶起着,当男人挑逗着乳头的时候,刘佳研的呻吟便随之慢慢高声起来。

    而探入裙下正在抚摸的男人则是谁也想不到的白雅狄的父亲白总,背上纹着一头老虎的中年男人也带着面具,但这并不妨碍他开始品尝和女儿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少女的下体。在白总的心里,自己女儿遭受这样的折磨显然是因为面前这个少女,刘佳研。当然自己之前在女儿的娇嫩肉屄子宫里面灌精这种事情,他除了爽以外也是选择性遗忘了。让少女转过身翘起丰臀,白总将她的警裙掀起,少女的跨间娇嫩肉屄的形状在这样的姿势下,即使被丝袜和泳衣包裹,也若隐若现的微微凹陷,整个肉屄嫩唇的形状展现在白总面前,似乎在引诱男人粗壮火热的肉茎立刻肏入一般。

    “果然和她淫荡的母狗妈妈一样,越是被肏越是经不起挑逗,这么一会儿已经湿成这样了……”白总经过变音的沙哑声音从喉间传了出来,他摸了一把少女的股沟,将沾满了淫液的腥臊手指在少女的鼻端晃动着。“不过屁股还是那么挺……只是比你母狗妈妈稍微小了点……”旁边的王思怡刚刚被男人放下来,听见这话一边呻吟着一边却翘了翘自己的肥臀,这个动作却引来了男人的巴掌拍打肥臀和美妇的娇吟。

    “呜……研母狗的屁屁也很有弹性的……主人来打人家一下嘛……啊……好痛……可是又好舒服……呜呜……不要拉研母狗的奶头啊……会喷奶的……”娇憨少女淫荡的撒着娇,挺起的臀丘被男人狠狠一巴掌拍上去之后,红色的掌印已经在白色的臀丘上泛起了,少女却一边呼痛一边发出了诱人的呻吟。而石军则隔着泳衣拨弄着少女的奶头以及镶嵌在奶头上的银环,偶尔一拉,便让少女忍不住将高耸的胸部挺起着,奶头顶起的泳衣不知不觉间已经湿了一小片。

    “稍微拉一下就会喷奶啊,你有多久没有放过奶水了?研母狗?”将吊带连体泳衣在胸口用剪刀开了两个口,正好将饱满高翘的乳房露出来,只见少女的奶头已经完全挺翘了起来,而乳白色的汁液正不断从奶头上分泌出来。石军忍不住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头去,将少女一只奶头含在口中吮吸,而手指则捏着另外一只奶头,仿佛是想将奶头上的孔洞捏住,以免浪费奶水。

    “呜呜……好棒……研母狗今天没有……没有给主人喂过奶……呜呜……研母狗的奶子大不大……主人喜欢研母狗的淫荡大奶子么……”虽然被男人的手指将奶头捏扁,痛的少女微微颤抖,但是刘佳研还是喘息着诱惑男人。被男人轮流奸玩然后催奶发情的少女一边说着淫荡的话语,一边扭动着身体,用纤细的玉手托着自己的乳房,不断按压着,奶头上飈射的奶水不断喷到男人的口腔中,而少女脸上的红晕越来越多,妩媚的大眼睛似乎媚的要滴出水来一般,随着奶水的喷出,那种乳房的鼓胀感终于转变成了愉悦的快感,刘佳研跨间的淫液也完全控制不住的流出,浸湿了跨间那根窄窄的布条。

    “哇,湿的好厉害,是因为在露天的原因吗……贱母狗你的奶子还真是百玩不厌啊,屁股虽然没你妈妈大,但也很翘……比你妈妈的屁股弹性强多了……”

    扒开少女的臀缝,白总在少女跨间贪婪地嗅闻着,深深吸一口气,将那少女略带腥气的淫液味道吸入鼻腔,然后露出了一脸享受的表情。“小屄淫水的味道真不错……我要来尝尝你骚屄的味道了哦……”一边说着,白总一边淫笑着将少女的遮羞布拉开,赤裸的肉屄一露出来便被男人的大嘴给堵住了。

    男人的舌头如同接吻般不断往淫液密布的娇嫩肉屄里面探索,而手指则不断沿着少女的溪谷往里摸索,少女的大腿不由自主的扒开着,以便手指能更轻松的抚摸到耻骨前端。而随着石军换了一边奶头吮吸,少女的身体也是一僵,握着肉茎的玉手突然一紧,石军感到少女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随着呻吟声的加剧,娇躯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突然石军看到一股晶亮的液体淅淅沥沥的从少女的下体滴流而出,他便知道少女又一次被男人玩到了潮喷失禁。

    。

    沷怖2ū2ū2ū、C被白总架起了白嫩的大腿,石军看到白总的手指一边在挖弄少女的娇嫩肉屄,另一只手则不断拉扯着少女耻骨肉蒂上的银环,让少女的小腹跟着手指的动作来回挺动,如同在迎合男人抽送一般。石军也不甘示弱,同样将少女乳头上的铃铛拉起摇晃,并不管少女疯狂摇头的悲鸣,任意玩弄她的乳房,眼神也灼热的看着少女在男人的玩弄下摆出淫荡的姿势。而在刘佳研再次悲鸣着被男人强制玩弄到高潮的时候,却完全没有液体喷出,虽然尿孔肌肉已经完全放松无法控制,但尿路控制器却将她的潮水和尿水完全堵在尿道里面,即使小腹再用力也无法喷出分毫。

    “好了,现在来尝尝主人爸爸的大肉茎吧……先喂喂你上面的小嘴,等下好好喂你的屁股和骚屄……”白总玩了一会,抓着少女的秀发将她的臻首按在自己胯下,粗大的肉茎如同一根木棍一般直指少女清丽的面容。“你看,你妈妈那条母狗早就已经忍不住开始主动舔男人的肉棒了,你看她多爽多会吸……不要输给她哦小母狗……”一指旁边的王思怡,刘佳研迷茫的眼神看过去,正好看到自己的母亲真的如同一条淫贱的母狗一般,捧着面前男人的睾丸,主动将肉茎仔细清理后含入自己的小嘴。那个肏入母亲小嘴的男人正是自己的哥哥,刘正宇,他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淫欲,年轻的肉茎还呈现出粉红色,不断在母亲的口中进出着,而中年美妇似乎吃到了无比鲜美的东西一样,贪婪地吮吸着儿子的肉茎。

    而在中年美妇努力翘起的臀丘后面,带着天狗面具的陈辉则早就已经将一根假肉茎肏入了她肥嫩的肉屄,美妇黑褐色的肉唇紧紧包裹住塑胶肉茎,随着假肉茎的抽送,一股股白浊的淫液不断被带出肥厚肉屄,溢满在美妇的大腿根部。一边用假肉茎肏弄美妇的肉屄,陈辉又再次拿出震动按摩器,狠狠地按在美妇已经完全勃起的肉粒上,原本娇嫩的肉粒被刺激的如同半截小指大小,当震动按摩器按上去后不久,美妇就只能张大小嘴,任由儿子肏弄自己的喉咙,臀丘却被玩弄的越翘越高,最终丰臀一阵抽搐,如同被玩弄的女儿一般,一股晶亮的液体也不甘示弱的喷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了榻榻米上。

    “屁股洗干净没有啊……老子可是想尝你屁股很久了……上次你女儿的骚屁眼可是夹得老子的肉棒快断了……来,扒开屁股让我看看……”拍了拍美妇渐渐软下来的肥白臀丘,陈辉淫笑着说道。不得不说这中年美妇的屁股就是要比少女的结实嫩臀有吸引力,尤其是陈辉最喜欢肏的肛穴,每次都会让美妇王思怡忍痛紧夹,不紧不松,而且中年美妇被肏玩两次肛穴之后就学会了收缩肠道来吮吸男人的龟头,不管陈辉肏了多少次,每次都会被中年美妇的肠道主动将精液吮吸出来。

    美妇王思怡头部被自己儿子抱着,肉茎在小嘴喉咙里当做肉屄快速肏弄着,勉强吞咽儿子的龟头,双手却是按照男人的命令乖乖地伸到臀丘处,将自己的臀丘努力往两边扒开,将自己娇嫩凸起的褐色肛穴完全展露在男人面前。因为多次被肏,王思怡的肛穴括约肌已经渐渐往外凸起着,里面粉红色的肠道嫩肉也可以略微看到一二,但是陈辉却没有满足,两根手指轻易地塞入美妇的肛穴,然后微微用力,将美妇的肛穴完全向两边扒开,一个鲜嫩的黑洞将肠道深处的蠕动暴露在空气中,似乎由于不习惯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肠道的蠕动突然加剧,微黄的粪水慢慢地伴随着腥臭的味道满溢出来。而这种味道对陈辉来说似乎是催情的春药,他一边欣赏美妇肛穴深处,一边胯下的肉茎弹动了几下,似乎下一刻就要喷精。

    仔细观察了半晌,发现鲜嫩的肠道并没有粪便的残余,终于满意地点点头,松开手指,扶着已经坚硬的快要爆炸的肉茎龟头,顶在美妇王思怡的娇嫩肛穴上。

    美妇王思怡和少女刘佳研的痛苦呻吟声差不多同时响起,她们娇吟的同时眼角的余光发现对方几乎是同时被男人粗大的肉茎同时肏入了娇嫩的肛穴,不同的只是陈辉一边肏着美妇的肛穴,一边用手指不断捏弄美妇的肉蒂,而少女的肛穴被肏的时候,石军则加大了拉扯肉蒂银环的力气,让少女刘佳研不得不挺起翘臀,伺候着男人的肉茎尽情肏入自己的肛穴深处。女人痛苦的悲鸣让正在肏弄她们小嘴的男人更是将她们的俏脸压入自己的小腹,粗大的肉茎狠狠地在美妇和少女的咽喉深处猛烈肏弄。

    “来,让我也尝尝她的淫贱骚屄……我可不想将精液浪费在她小嘴里面……”

    白总从刘佳研的小嘴里抽出自己粗大的肉茎,完全不顾少女剧烈的咳嗽和从嘴角滴落的唾液,一下子吻住了她红肿的嫩唇,品尝着她主动吐出来的嫩舌。石军拉着刘佳研的双手,将她的上身抬起,在白总肆意舌吻少女的时候,他突然将少女的腿弯一抄,将刘佳研如同尿尿的姿势抱了起来,大腿被抄向两边,泥泞不堪的娇嫩肉屄完全展现在白总的面前。

    粗大的狰狞肉茎顶上了少女娇嫩的肉屄,铮亮的紫红色龟头不断在肉屄洞口来回摩挲,挑逗的少女娇嫩的肉屄不断加剧蠕动,将淫液完全挤压出来。而白总深吸一口气,腰部猛地往前一挺,整根肉茎瞬间没入少女的娇嫩肉屄,随着少女的一声痛呼,石军感觉白总的肏入让少女的肛穴瞬间一紧,然后似乎被压迫到顶点一般,原本有些顺畅的肠道内壁也不由自主地收缩,让石军的肏弄开始有些阻碍。而这种感觉白总也同时感觉到了,每次双穴同肏都会让少女异常的紧缩兴奋,而由此带来的紧夹感让男人的肉茎也是快感剧烈,白总差点就在子宫口的吮吸之下忍不住喷精灌子宫,深深吸了口气,忍住了肉茎龟头的蠢动,好久才平复了射精的快感,慢慢开始肏弄享受起青春娇嫩的少女肉屄。

    就在刘佳研无意识呻吟承受着男人双穴轮肏的时候,陈辉也已经躺了下来,将美妇王思怡的臀丘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而已经欲望失控了的刘正宇则依然不断发出嗬嗬的如同野兽吼叫的声音,肉茎虽然暂时脱离了美妇母亲的小嘴,但依然跨上一步,打算再次肏入美妇王思怡的小嘴。没想到赤裸的美妇母亲却如同最下贱的妓女一般,轻轻握住儿子的肉茎,引导着它指向自己已经完全双腿扒开不设防的肥厚肉屄间,虽然肛穴套弄着男人粗大的肉茎,但依然温柔而坚决地握着儿子肉茎在自己已经完全湿透的肉屄上滑动了几下,猛地微微一抬小腹,将儿子粗大的龟头吞入了自己的肉屄中。

    肏入母亲肉屄的刘正宇微微一僵,看着母亲满是情欲的眼中露出的一丝哀求,便再也无所顾忌,猛烈地开始抽送起来,粗大的龟头如同打桩机一般撞击着母亲的子宫颈,早已被男人肏弄的松弛无比的子宫颈完全承受不了巨大龟头的撞击,一点点打开了通向子宫的大门,就在刘正宇母子同时嘶吼呻吟的同时,粗大的肉茎便顶穿了母亲娇嫩的子宫颈,整个龟头瞬间被已经残破不堪的子宫紧紧包裹着,温热紧夹的娇嫩子宫不断包着龟头收缩,剧烈的快感从敏感的龟头顶端传到他的脑海,终于疯狂肏弄的刘正宇第一个忍不住,狠狠将龟头肏到子宫壁上,强烈的疼痛让王思怡的呻吟哀鸣也越来越频繁,似乎感觉子宫要被顶穿一般,一股股温热的阴精完全控制不住地随着美妇的抽搐喷洒到自己儿子的龟头上。

    随着王思怡娇嫩肛穴的剧烈收缩,陈辉也忍不住了,感受着肛门紧夹的刺激,看着旁边的少女也被男人如同三明治般夹在中间,两根粗大的肉茎不断在少女的跨间肉屄和肛穴内轮流撞击,他死死地将美妇王思怡的翘臀压在自己的跨间,肉茎深深刺入肠道深处的同时,腰部一阵酥麻酸痒,再也控制不住,将一股股灼热的精液烫到了美妇的肠道深处。而美妇被肛穴深处的滚烫刺激的浑身颤抖的时候,本能抽搐的子宫也被滚烫的精液浇灌起来,大量的精液灌满子宫的同时,还有不少的精液沿着三人交合处不断溢出,沾满了三人的跨间毛发。

    而被扯动铃铛的刘佳研,因为刺痛而不得不收缩肛穴肉屄,也让男人的肉茎兴奋莫名。尤其石军的肉茎虽然不是很粗,但胜在比其他人的肉茎都要长,整根肉茎进入刘佳研的肛穴之后,几乎整个龟头都顶入了刘佳研的小肠之中,这种异常的刺激每次都会让刘佳研哀鸣不断求饶,而这次每当刘佳研要哀鸣的时候,白总总会及时堵上她的小嘴,将她的嫩舌吸入口中,一边品尝娇嫩舌尖的腾挪香津,一边快速的猛烈肏弄少女的湿滑肉屄。刘佳研洁白的双腿早就已经本能地夹住了好友父亲的腰间,将白总的肉茎完全主动套入自己的肉屄,背靠着石军的胸膛,努力想要挺动小腹迎合男人肏弄,但是下体肉屄和肛穴完全被男人肉茎深深肏入,自己的娇躯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舌吻着她的小嘴。每次高潮之后肉屄肛穴稍有松弛,胸口的铃铛和肉蒂上的银环总是会被男人拉住不断扯动,让自己因为疼痛而绷紧全身肌肉,夹紧男人的肉茎,而这样的紧夹又让男人的肉茎肏弄频率加快,再次轻易地将自己送上快感的巅峰。

    反复几次之后,就在刘佳研已经浑身轻飘飘的没有任何感觉,只有两根肉茎不断在自己体内顶撞摩擦娇嫩肉壁的时候,刘佳研突然感到肉茎都顶入自己的肠道深处和子宫颈口不动了,随之而来的是龟头剧烈的扩张收缩,一股股滚烫的液体随着龟头的颤抖猛然喷在自己的体内,终于被体内射精的少女也悲鸣着同时到达了高潮,将粪水和阴精喷到了两个男人的龟头上,然后浑身无力地瘫软在男人之间,任由依然坚硬的肉茎支撑着自己无力的身体……************粗暴的轮流奸淫持续了整个影片,李建东的肉茎已经两次喷精在屏幕前了,他的眼神随着影片的行进而越来越阴沉,越来越愤怒。终于当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李建东的坚持终于的到了回报,轮奸的画面突然切换,一个骷髅面具的男人出现在镜头前:“一周以后,研母狗将参加在公海嘉伦号举办的淫交拍卖大会,届时会有各地美女踊跃参加,如果没有拍卖成功的女性将会被取消存活在世界上的资格……毕竟女性最本能取悦男人的能力都没有,那么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一种罪业……以下为船只经纬度……”一句话说完,视频就正式结束了,而骷髅面具男人最后冰冷的眼神似乎穿过了屏幕射进李建东的内心。

    李建东紧紧握着拳头,似乎这已经是自己最后一次能救出女友的机会了,但是如何去救,怎么去公海,违反了警局关于不参与外事的规定,放弃晋升的机会……一系列的困难争先恐后的出现了李建东的脑海,无时无刻在提醒他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即使当了刑警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这虽然看起来是跨国集团犯罪,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那个男人说的是实话,万一到时候没有发生拍卖大会,或者根本在公海没有那艘船怎么办?

    对了!只有那个人……只有那个人会不惜一切帮我……只有去求他!不顾任何脸面亦或是代价的去求他!李建东紧紧握住的双拳,指甲深深刺破了掌心,鲜血慢慢流了下来,李建东却恍然未觉,依然沉浸在愤怒和痛苦之中……(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