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江湖路上颜如玉 > 江湖路上颜如玉(17)
    江湖路上颜如玉(17)219-6-8虹姨一双美目朝我一瞪,说道:“你现在才知道吗?你以为我为甚么要帮你?”

    我暗叫一声惭愧,早该想到了。

    从第一份短讯叫我去救人开始,到她今天对我说的话,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小玉,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以为她是喜欢上我,才让我有这个误会。

    想到这里,我热情在不断减退,说道:“我第一眼看妳就觉得妳和小玉很像,只是妳看上去那么年轻,我之前真没想到妳会是小玉的母亲。”

    虹姨高兴的笑道:“甚么年轻,你虹姨我三十多了。”

    我看她轻频浅笑,毫不做作,与小玉一样天真烂漫,看起来更像小玉的姐姐,不像小玉的母亲。

    我问道:“那妳跟小玉相认了吗?”

    虹姨摇摇头,半晌不说话,双眼望着远处,低声道:“我没脸见她。”

    停顿了一会,说道:“我跟小玉的父亲在中学已认识了,我在十六岁的时候怀了小玉,虽然我和小玉的爸爸都还未毕业,但也没办法,我们只好结婚。婚后本来一切也很好,小玉的爸爸虽然那时候还年轻,但也努力工作,我在家里照顾小玉,婆婆也对我们很好。”

    “但在小玉五岁那年,她爸爸交通意外过身了,我那时才二十二岁,年轻不懂事,我觉得我不能就这样埋没一生,被女儿拖累了,所以我做了一个很自私的决定,偷偷离开了。”

    说到这里,虹姨的声音有点哽咽:“我对不起婆婆,更对不起小玉。”

    她停顿了一会,才接着道:“之后我跟过几个男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后来我遇到了傅浩,他很喜欢我,我便跟了他。那时他老婆刚过世,他有一个跟他老婆生的儿子,叫傅平安,他很宝贝这个儿子,我和小安相处的也不错,小朋友很喜欢我,过了几年,傅浩便与我结了婚。”

    “只是人成熟了以后,我很后悔当年离开小玉,不过我虽然离开了她,但我一直有暗中打听着小玉的事情,所以知道你们的事。后来我跟了傅浩,这人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对我还不错,那天我碰到你,我知道你是小玉的男朋友,所以对你特别留意。”

    “有一天傅浩回到家里,我看他面上神色很是兴奋,我偷偷向他的手下打听,才知道你和小玉在酒吧里跟他发生的事。我看他色迷迷的样子,知道他看上了小玉,这人就喜欢小玉这类型的女孩,我年轻的时候样子跟小玉很像,所以他才会看上我。”

    “过了几天,我看他鬼鬼祟祟的瞒着我找手下去做事,我就猜到一定会对小玉不利,所以我尽快查探,发现他绑了小玉,我连忙从他的手下那里打听到他把小玉绑到哪里,又哄他儿子帮我做了这场被绑戏,只是想帮你救小玉。唉,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也不知应该是庆幸还是伤心。”

    虹姨说完了往事,长长叹了口气,我也有点伤感。

    我问道:“虹姨,你要我跟小玉说妳的事情吗?”

    虹姨摇摇头,说道:“不用,我跟女儿的事,我自己跟她说。我欠她的,这一辈子也还不了,但我希望可以尽量对她作出补偿,求她原谅。”

    第二天收到小玉的电话,她让我到她家里。

    到了婉儿家里,婉儿不在家,只有小玉坐在厅里。

    我看她嘟起了小咀,脸色古怪的问我道:“你昨天是不是见过我妈了?”

    我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虹姨已跟小玉相认了。

    小玉又道:“那你都跟她说了些什么,对她做了些什么?”

    我有点心虚,看来小玉是知道我对虹姨不规矩的事情了,我有点结巴的道:“也没有什么,我当初不知道她是你母亲,所以有点误会。”

    小玉嗔道:“甚么误会,你看她漂亮,便对她动手动脚的,她都跟我说了,你别想抵赖,要不是她奋力推开了你,你还会上了她,是不是?”

    我脸色有点尴尬,说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你妈,以为她对我有意…后来我知道了真相,我便规矩得很。”

    小玉一扁嘴,说道:“你其实是想上她的,只是被她推拒了,又知道她是我妈,这才勉强控制着自己,是不是?”

    我连忙道:“小玉,妳别生气,我是绝不会做对不起妳的事的。”

    小玉看着我,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谁说我生气了?你这人我还不了解吗?看到漂亮女孩就不放过,我从来都不介意,我知道你心里对我好便行了。”

    说到这里,嘴巴凑到我耳旁,对我低声笑道:“要是她不抗拒,我也不介意,你还想上她吗?你不要假装,跟我说老实话。”

    我心头一动,想到虹姨娇美的容颜和修长诱人的身段,这样的美女,要是有机会得到,又有哪一个男人会放过?小玉看到我的神情,朝我暧昧的一笑,似嗔非嗔的道:“就知道你这人,狗改不了吃屎。”

    拉着我的手推开了主人房的门,低声的对我道:“今天就如你所愿。”

    房门打开,我有点惊讶的发现虹姨就坐在里面。

    她穿着一身纯白的连衣裙,更显出她身材的修长秀美。

    可能刚才跟小玉相认的时候流过泪,薄施脂粉的脸上还有一点泪痕,比起昨日更增一份楚楚可怜的美态。

    小玉朝她一招手,虹姨走过来站在我们面前。

    小玉冷冷的对虹姨道:“刚才妳不是说,他想抱妳,还伸手摸妳的重要部位吗?后来妳把他推开了?”

    虹姨面上一红,朝我看了一眼,点点头不说话。

    小玉奸奸的一笑,对虹姨道:“现在妳让他继续昨天他想做的事情,但妳不能推开他,让他想怎样就怎样,明白吗?”

    我和虹姨都是身子一震。

    我刚才看小玉的言行,已经猜到她想做什么,没想到小玉对我这么好,又如此放得开,能够让我上她的妈妈。

    我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又是兴奋,又是期待。

    不过我看虹姨的表情,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还是有点患得患失,只是我胯下已不能自控的蠢蠢欲动。

    虹姨望向小玉,脸上满是惊奇和错愕,说道:“小玉…”

    小玉冷笑道:“妳不是说要给我补偿,只要我开心,不论做什么事都愿意吗?我现在就跟妳说,妳要想补偿我,就要让我的男人高兴,满足我的男人。不论我男人对妳做什么,妳都要满足他,妳能够做到吗?”

    虹姨脸上的惊奇之色慢慢褪去,却飞上了一抹红晕,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一点兴奋的神色,我看着心头更是火热。

    她看了我一眼,说道:“小玉,这…”

    小玉又冷冷的道:“妳要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妳,妳现在就可以离开,不过以后也不用来找我了。”

    虹姨望着小玉,脸上露出了爱怜的神情,双脚却没有移动半分。

    我心头一阵兴奋,小玉抱着我肩膀,玉手在我胯下轻轻一握,感觉到我已在开始膨胀,凑嘴到我耳边,柔声对我道:“你不用尴尬,放心享受吧,你是我的男人,只要能够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说到这里,手伸进我的裤子里轻轻的帮我套弄肉棒,娇笑道:“你就放开心怀,好好享受今天的这顿母女丼吧。”

    我看虹姨娇羞的样子,心头火热,朝虹姨道:“既然虹姨不走了,那请妳脱光衣服,让妳女儿的男朋友好好欣赏妳美丽的身体吧。”

    我故意强调『女儿的男友』,虹姨听了脸上一红,看了小玉一眼,小玉却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虹姨又看了我一眼,终于伸手去解裙子的釦子。

    解开了连衣裙的釦子,虹婚伸手到背后拉开拉链,把裙子的领口从她的肩上脱出,双手伸直贴在腿上,让连衣裙无声的滑落到地上。

    脱去了连衣裙,虹姬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内衣,内衣脱去,露出了黑色的绣花胸罩和配套的黑色内裤。

    虹姨把手伸到背后,把胸罩的釦子解了,脱去了胸罩。

    我看得呼吸急促,剩下最后的一件内裤,虹姨有点犹豫,我急不及待的道:“我帮妳。”

    拉着她内裤的边缘,两手一扯,虹姨『啊』的一声惊呼,却没有阻止。

    待我把内裤拉到膝盖下,她自己把双脚抽离了内裤。

    一副美艳无伦的美女裸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

    欺霜赛雪的肌肤仍像少女一样又滑又嫩,修长纤巧的身形,胸前竹笋形的双乳比小玉略大,虽远不如王君的丰满,却毫不下垂,双峰骄傲的挺立,峰顶上两颗美艳的蓓蕾颜色比小玉的略深,却仍是诱人的鲜红色。

    盈盈一握的纤腰,往下是让男人疯狂的美妙私处,虹姨的毛髮并不算多,这时她双腿紧夹,不让人看到她里面的妙处,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小巧的小腿和优美的脚掌,既有少女般润滑光泽,却又有成熟妇人细腻柔软的娇躯,让我胯下坚硬的一柱擎天。

    小玉看着我的神情,扁一扁嘴,自己也脱去了全身的衣服,站在虹姨旁边,明显是要跟她妈妈相比。

    小玉的裸体我已欣赏过数次,娇肤的雪白与虹姨一般无二,胸前的乳头颜色比虹姨的鲜豔,双腿也同样细緻。

    两个美人儿站在一起,我不禁暗暗讚叹虹姨的美貌。

    虹姨说她十六岁怀小玉,那她现在应该是三十五、六岁了,但她看上去还像不到三十,与小玉站在一起,两位美人更似一对姊妹,不像母女。

    我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衣服,一把抱着虹姨,吻上她鲜红的樱唇。

    昨天我吻虹姨的时候,她极力推拒,今天虽没有反抗,却也并不配合。

    。

    我把舌头伸到她嘴里,却发觉她贝齿紧闭着,不让我得逞。

    我也不急,一手握着虹姨幼滑坚挺的乳房,拇指便按上去她仍像少女般娇美的乳头上捏搓。

    我又朝小玉打一个眼色,小玉会意,嘴巴含着虹姨另一个乳头。

    乳头被自己的女儿含着,虹姨有点紧张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趁机把舌头伸进去她口腔里舔弄,虹姨目光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放弃了抵抗,任由我舌头在她口腔里活动,过了一会,更主动的把她的香舌送到我嘴里让我品嚐。

    我把虹姨的小舌吮在咀里与她舌战,又飢渴的吞嚥着她的香津,亲吻了一会,我嘴巴离开了虹姨的樱唇,把虹姨的樱唇让给了小玉,小玉凑嘴上去,与虹姨吻在了一起。

    这一幕母女互相湿吻的春宫让我看得兴奋无比,小玉显然是十分热情,舌头伸进虹姨的口腔内搞动,我知道小玉是为了哄我高兴,虹姨却表现得有点不自然,没有主动的迎合,却也不忍推开小玉。

    我捉着虹姨的玉手,让她套着我坚硬得发痛的肉棒,握着她的纤手在肉棒上面撸动,套弄了一会,虹姨已在自行撸弄我肉棒。

    我一手握着小玉的乳房,另一手却去搓揉虹姨的乳房。

    两母女的乳房都是极佳的手感,肌肤滑如凝脂,摸上去滑不熘手。

    小玉的乳房坚挺娇嫩,虹姨的乳房有少妇的柔软,却仍不失少女的弹性,我两手搓弄两个乳房,时而把两枚同样幼嫩的乳头夹在手指上捏玩,听到两母女喉里都开始了舒服的呻吟。

    我用舌头轻舔虹姨圆滑的耳珠,在她耳边轻声道:“虹姨,妳看我现在多么硬,这全都是虹姨妳的功劳,看来妳很喜欢妳女儿男友的肉棒哦?”

    虹姨瞪了我一眼,用纤指上尖尖的指甲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一划,我毫无防备下,不禁『啊』的一声叫痛。

    虹姨眼睛里露出了促挟的笑意,看起来娇美可爱,我看着心下喜爱,虹姨和小玉都是天真无邪,毫无机心的人,性格开朗,喜欢玩闹,两母女都是可爱万分。

    我躺在床上,对虹姨道:“虹姨,妳刚刚弄痛了我的肉棒,妳可要负责,用妳的小嘴给它陪罪吧。”

    小玉笑着与虹姨的嘴巴分开,虹姨看着我一柱擎天的肉棒,眼里有炽热的神色,她又看了小玉一眼,小玉没有不满的表示,虹姨立时跪在床上,把我的肉棒含到她的檀口里。

    虹姨的口技明显比小玉好,柔软的舌尖灵活的在我马眼上轻舔,让我舒服兴奋,我微笑道:“虹姨,让我看看小玉出生的地方吧。”

    虹姨顺从的把她的下身移到我面前,我把虹姨的双腿拉开,好让我毫无障碍的欣赏虹姨那成熟美妇的小穴。

    虹姨的蜜唇颜色比小玉略深,我轻轻拨开那两片小花瓣,里面的肉穴却还是娇豔的粉红色,而且里面已是滑腻一片。

    我毫不客气的把嘴凑上去,舔弄这个我女朋友的母亲的阴道,听到虹姨喉咙里『唔』的一声舒服的呻吟,双腿微微震抖。

    我舌头一进一出的活动,感到虹姨的阴道内越来越滑熘。

    这时候小玉也爬到我身旁,看着我舔弄她母亲的蜜穴,小玉有点兴奋的喘息着,在我耳边轻声道:“其实她心里是很愿意被你玩的,我威逼她,是给她一个藉口和台阶,让她感觉好一点罢了。”

    我一笑,虹姨的感受连我也看得出来,作为女性的小玉怎会看不出?我也小声问小玉道:“妳不恨她吗?”

    小玉半晌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不可能完全不恨,但我知道她真的爱我,这次她也冒了生命危险救我…唉。”

    我不再说话,埋首在虹姨的蜜穴里工作。

    虹姨雪白挺翘的丰臀就在我面前摆动,臀沟当中茶褐色的小巧菊蕾微微张合,我看着心头一动,向小玉示意,小玉知道我的喜好,双手掰开她母亲的两片臀瓣,好方便我用舌头舔弄那一圈小小的肛蕾。

    虹姨喉里舒服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在她菊蕾舔了一会,嘴巴又重回到她的小穴,这时虹姨的淫水不断的从穴里流到我嘴里。

    我看着虹姨被我口水弄湿了的肛门,心头火热,捉着小玉纤长的中指,伸到虹姨的肛洞口。

    虹姨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呼吸更是急促,我把小玉的中指缓缓的插进了虹姨的肛道,看到手指进去并没什么难度,我知道虹姨后庭也被开发过了。

    我捉着小玉的中指在肛道内抽插了一会,把小玉的食指和中指併拢,两根纤细的手指一起插进了虹姨的熟女肛道内。

    小穴被我吮吸着,肛道则被她自己女儿的两根手指抽插着,虹矮喉咙里不断发出『唔、唔』的呻吟声,既像忍受,又像兴奋。

    我再也忍耐不住,把小玉的手指抽出,把虹姨翻了个身,让她仰躺着,我双手把她双腿推着压到她胸前,把她身子像摺迭了一样,让她的菊蕾毫无保留的向我胯下张开着,我屁股一挺,却因为太急了,竟然没插到位置,我急的叫道:“小玉。”

    一隻纤细的小手伸到我胯下,轻轻握着我的肉棒,把它放到了她母亲的菊洞前,我屁股狠力一顶,随着虹姨『啊』的一声痛叫,肉棒已插进去了一半。

    虹姨声音里有明显的痛楚:“小坚,你慢一点,痛。”

    我微笑道:“虹姨的后庭应该也不是处女了吧?怎么还会痛?”

    虹姨瞪了我一眼,嗔道:“不是处女就不会痛吗?你的太大了,你真的要这样欺负虹姨吗?”

    我听虹姨声音里透着哀求,心下怜惜,连忙放慢了速度,肉棒只插进一半,慢慢的抽插,我吸吮着虹姨柔软的乳头,说道:“虹姨,对不起,我慢点就是了。”

    虹姨轻轻的舒了口气,柔声道:“我现在习惯了,小坚,你要动便动吧。”

    我心头感动,知道虹姨其实是十分爱惜我的。

    虹姨的肛道温暖柔软,虽然没有小玉的紧窄,却还是甚有弹性,肛道内的肌肉紧紧夹着我的肉棒,像给我肉棒按摩一般,令我感觉十分舒服。

    我在里面由缓至急的抽插,从只插进一半到整根肉棒插到了底,进出也越来越快,每一次的插入,都撞击在虹姨的丰臀上,弄得『啪、啪』有声。

    我看虹姨口里虽说习惯了,但她眉头紧皱,显然在极力忍受,我心下不忍,而虹姨刚才为我做的口活,加上现在肉棒在抽插她柔软弹性的后庭,让我肉棒的快感早已到极点。

    我不再控制精关,正要喷洒在虹姨的肛道内,却看到虹姨樱嘴微张,我心头一动,把肉棒从虹姨的肛门里抽出,坐到虹姨面前,把肉棒放到她咀边,急道:“虹姨。”

    。

    虹姨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却顺从的张开了咀巴,我急忙把肉棒插进去,还未全部插到里面,肉棒已一抖一抖的,把一股股又多又浓的精液射到虹姨的口腔里。

    一阵舒爽过后,我把变软了的肉棒抽离了虹姨的小咀,看到虹姨两颊鼓起,我心头又是一动:“虹姨,妳和小玉一起分享如何?”

    小玉一笑,刚要凑咀过去与虹姨接吻,我对小玉摇摇头,让小玉躺在床上,对她道:“嘴巴张开。”

    小玉依言张开了樱桃小嘴,虹姨明白我的意思,把头移到小玉的头上,嘴巴微开,让嘴巴里的液体慢慢的流出来,小玉在下面张口接着。

    虹姨待她咀里的液体大约流了一半到小玉的嘴里,这才闭上嘴巴,朝我看了一眼,喉咙里『骨嘟』两声,再张开嘴巴,让我看到她嘴里已没有任何精液,娇嗔道:“这样你满意了吧?年纪轻轻,却喜欢搞这么多花样。”

    小玉也在我面前把精液吞了,却对我昵声道:“坚哥你是爽了,但我怎么样?人家下面可是痒了很久了,等着坚哥的大肉棒插呢。”

    我一笑说道:“小玉妳不用担心,你也知道坚哥回气很快的。”

    我躺下来,说道:“用妳的小嘴帮帮我吧。”

    小玉爬到我身上,嘴巴在我胯下吸吮我的肉棒,更主动的把蜜穴送到我面前。

    一股诱人的芳香气息从小玉娇嫩的蜜穴里传出,我把小玉嫣红的花瓣张开,里面果然已是淫水氾滥,我嘴巴急不及待的凑上去,吸吮小玉的甘露。

    听到小玉喉咙里诱人的呻吟,我看到她向虹姨打了一个手势,虹姨脸上一红,把头也凑到我两腿间,我感到阴囊被一条柔软灵活的舌头舔弄,知道这是虹姨的舌头,想到现在是一对绝色的母女,一起用她们的嘴巴舌头为我的肉棒服务,我不禁极为兴奋,胯下又重新慢慢的胀大起来。

    小玉的嘴巴吞吐了我肉棒一会,便换上虹姨的嘴巴,小玉则为我吸吮睾丸,我越来越兴奋,舌尖在小玉的肉缝上舔舐了一会,改为向上攻击那小小的阴核,我把小肉的肉蕾含在嘴里,舌尖挑弄了一会,小玉的淫水更是如江河缺堤。

    小玉这时已忘记了为我的肉棒服务,只是忘情的欢呼:“好舒服…啊…坚哥,给我吧,我要,我要你进来我身体里…”

    这时我的肉棒在小玉和虹姨的『帮助』下,又已重拾雄风,我身子一转,把小玉压在身下,肉棒对准了小玉的美穴,一把插了进去。

    小玉阴道内早已一片润滑,我肉棒很轻易的便插到了底,听着小玉满足的『啊』的一声,我兴奋的在小玉紧窄的阴道内抽送。

    一边在抽插小玉幼嫩的小穴,看到虹姨肉体横陈,我心头更是兴奋,让虹姨躺在小玉身旁,我右手在虹姨雪白的美臀和大腿上抚摸,继而伸手到她两腿当中,用中指插进去虹姨刚被我嘴巴舔过的密穴。

    虹姨轻轻的呻吟,两腿紧紧的夹着我在她蜜穴活动的手,小玉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昂:“坚哥,你好厉害,很烫,插到我里面了,太快活了…我要死了。”

    听着小玉的呻吟声,我知道她快要高潮,我胯下抽插的力度也不断加快,感到小玉的甘露不断的喷洒在我肉棒上,跟着小玉一阵颤抖,双腿紧夹着我,呼呼喘气,全身软了下来。

    我刚射过一次的肉棒却完全未有再射的冲动,看到小玉软软的躺在床上,一脸满足的神情,我把肉棒从小玉的蜜穴抽出,双手分开虹姨的雪白大腿,龟头对准刚才已被我手指插了一会的肉洞,把刚刚还在小玉的蜜穴插得小玉高潮的肉棒,一下插进了她母亲的小穴内。

    虹姨的小穴内早已淫水氾滥,我肉棒一插进去,虹姨一阵充实的『啊』的一声满足的呻吟。

    我急速的抽插,虹姨的蜜道没有小玉的紧窄,但却十分有弹性,有着成熟妇女的温暖柔软,而且有一种吸力,随着我一抽一插间,像在吸吭着我的肉棒,给我的是与小玉的阴道不同的快感。

    我大力抽插,听着虹姨现在已是毫无保留,极端舒爽的大声呻吟,我喘息着道:“虹姨,妳的肉穴太美妙了,像吸着我肉棒似的,小玉一定是遗传了妳的优点,小玉的肉穴也与妳的同样美妙。”

    虹姨被我说的脸上一红,一边兴奋的喘息,一边不甘的骂道:“你这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插了我和小玉母女们的美穴,现在还来调侃我们。噢,插得虹姨很深,好,再大力一点。舒服极了,啊…插死虹姨了。”

    听到虹姨这般忘情的呼叫,我玉棒膨胀到极限:“虹姨,喜欢这根刚插过妳女儿的肉棒吗?喜欢被妳女儿的男人插妳美妙的小穴吗?”

    虹姨忘情的叫道:“喜欢,我太喜欢了。我喜欢小坚你插我的肉穴,我喜欢被我女儿的男人插。小坚你好厉害,插完了女儿还能够插她妈妈,我太爱你了。”

    我肉棒每一次都插到虹姨的最深处,每一次的抽插都大力的撞击她的美臀,对她说道:“虹姨,我要妳做我的女人。说,说妳要做我的女人,我是妳女儿的男人,也是妳的男人。”

    虹姨兴奋已达极点,全身颤抖,双腿紧紧的箍着我,双手狠命的掐我的背部,舒服的呻吟声近乎疯狂:“虹姨要做小坚的女人,以后虹姨的小穴只让小坚插,小坚是我女儿的男人,也是我的男人。”

    虹姨说完后,早已全身虚脱,只剩急促的喘息,软软的躺在我身下任我抽插,我却仍是忘情的在她的肉穴内不停的肆虐。

    虹姨的美穴却仍在收缩,阴道内的压力逼着我的肉棒,让我也达到快感的顶点,我狠狠的把肉棒尽根而入,身子一阵畅快,把又一轮的精液射到虹姨子宫的最深处。

    我全身软软的趴在虹姨身上,转头一看,小玉早已沉沉睡着,嘴角犹带着满足的微笑,美丽的像个天使。

    虹姨撑起身来,爱怜横溢的为小玉盖好了被子。

    我抱着虹姨的身子,双手意犹未尽的在她娇躯上抚摸,对她道:“虹姨妳可别忘记刚才答应了我,以后都做我的女人。”

    虹姨脸上一红,声音里却有幸福的喜悦:“只要小玉不介意,我…我也愿意做小坚你的女人,只是我们的关係绝对不能被外面的人知道。”

    我微笑道:“这个自然。”

    突然想到一事,问虹姨道:“虹姨,妳可知道傅浩手下,一个叫琳姐,一个叫重头的?”

    虹姨点点头,说道:“这两人我都知道。这重头打理着傅浩的几个夜场和大档,还有其他的一些生意。现在傅浩死了,重头还想取代傅浩的地位,坐傅浩的位置。现在傅浩的手下们分成了两帮,一帮是拥重头的,想推他上去接傅浩的位,另一方保皇党,想让我暂时摄政,待傅平安长大后,让小安接位。论人数是我们这边的多,但小安年纪尚小,而且重头的势力又大,他又控制着傅浩手下近一半的地盘,所以形势还是他佔优。”

    说到这里,向我望来,说道:“你可是也想解决了他?”

    我一笑说道:“虹姨用这个『也』字,看来妳也想把他解决了?”

    虹姨点点头,说道:“我向来就不喜欢这人,现在他还威胁到小安的位置。

    我对傅浩没甚么感情,但我一直当小安是我儿子,小安也很喜欢我,我可不能让人伤害他。”

    我问道,“虹姨为什么不喜欢重头?他得罪过妳吗?”

    虹姨脸上一红,说道:“他没得罪过我,但这人…”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接着道:“这人对我不怀好意。”

    我恍然大悟,说道:“虹姨妳这般漂亮,所有男人都对妳不怀好意的了。”

    虹姨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隋即道:“你不明白,我见他看我的眼神,简直就想把我吃了似的,他要不是对傅浩还有点顾忌,恐怕早把我强姦了。”

    我心里一动,已经有了对付这人的辨法。

    我对虹姨道:“既然如此,妳乾脆将计就计,对他假以辞色,把他骗到上次傅浩的那间别墅怎么样?”

    虹姨明白了我的意思,望着我道:“你想我让他…”

    我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当然不是要妳让他得手,我可不捨得,妳只要让他以为妳对他有意,约他在别墅见面,叫他自己一人去。他要是不敢去,那是他自己没种。他要是色迷心窍,真的单身赴会,我们就把他做了。”

    虹姨毫无犹豫,点头道:“好。”

    随即问道:“你又为什么要把他杀了?”

    我说道:“傅浩手上的地盘,有几个是社团的,我要为社团抢回来,其中一个就是重头控制的一间夜店,还有琳姐手上的一间夜总会。对了,这个琳姐又是什么人?妳对她又有多少认识?”

    虹姨道:“阿琳帮傅浩打理一所夜总会,她也是傅浩的情人…”

    我看一眼虹姨,见她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虹姨猜到我的想法,说道:“我没有憎恨她,我自己对傅浩也没什么感情,这阿琳我见过两次,我看得出来,她也不爱傅浩。”

    说到这裡,叹了一口气︰“她和我一样,只是为了生活,才被迫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罢了。”

    说到这里,却瞪了我一眼:“我明白出来混的,外面都会有些女人,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只希望你知道小玉对你有多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