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臆想成真 > 臆想成真(第二部 14)
    第十四章裙子?那是什么东西219-6-7易殷说完了这番话,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觉得女孩应该能理解他的意思,于是决定不再多言。这个叫沉璐佳的女孩虽然可能是傻了点儿,天真了点儿,情绪也太不稳定了点儿……但至少有一点易殷觉得自己还是看明白了的。

    沉璐佳虽然傻,但并不笨,她知道分辨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她甚至也有自己的一套判断……虽然就在刚刚被易殷亲自打了个粉碎,但这至少能帮助她明白一些道理。

    或者说,人生经验。

    而沉璐佳并没有让易殷失望,在一开始的愤怒逐渐退散之后,她开始用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易殷。

    “怎么,想通了吗?”不过当易殷主动凑过来的时候,沉璐佳还是保持了一副冷冰冰的态度,赏给易殷一对大白眼。

    不过易殷也不是在乎这些小细节的人,他再一次从裤兜里把手机掏了出来。顺便一提,趁着沉璐佳在那边悲愤不已的时候,他早就穿好了所有的衣服,与还是光着的沉璐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给你,我已经把屏幕解锁了,你自己用。”沉璐佳抬头看着易殷。

    这一次她是真的不明白面前的男人想要做什么。

    易殷叹了口气,道:“你不是担心我太过神勇一发就中奖了吗?你不是想要我负责任吗?那好,我都答应你,这是我的私人手机,里面就是我的私人电话卡,你用这个手机打一个电话,留一个你自己电话的记录,或者你直接把我的好吗记下来……不管怎么,总之你只要留一个能和我联系的方式就好。”“然后,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一个月以后的某一天,你真的发现了你的身体有了些不该有的却又是理所应当的变化,到那个时候,你就来联系我,我会负起我应当的责任。”“听明白了吗?”问完最后一句话,易殷不等沉璐佳点头,就直接把手机扔进了她的怀里。

    这……就是易殷最后通过思考的出来的,亦或许是压根没去思考所的出来的解决方案,一个关于他对沉璐佳这个女孩的看法的结论。

    虽然这个“方案”已经违背了易殷之前关于善后的所有准则,几乎就是善后不能做的事情的大合集,但易殷还是这么做了。

    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收尾,或许是因为他不愿意去伤害这个单纯的女孩吧。

    唔,他貌似已经伤害个够了,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刚才的精神上。

    那就加个“再”字吧,他不愿再去伤害这个女孩了。

    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另一旁,沉璐佳在得到易殷的手机后却没有任何动作,她一会儿看看手中的手机屏幕,一会儿又抬头看看易殷的脸,似乎想要确定男人此刻的表情。

    这么三番五次之后,易殷终于忍不住了。

    “我说,你一直这样抬头看一眼看一眼的……到底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啊?”易殷重新坐回到沉璐佳的身边,他注意到这一次沉璐佳并没有露骨地从他的身边挪开身体。

    而沉璐佳也看着骤然靠近自己的男人,她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双手捧着手机递到了易殷的面前。

    “怎么?你不愿意?”易殷有些意外,“那你还想怎么办?我都已经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你……”。

    “不是!不是的!”但沉璐佳却打断了易殷的话。

    她继续用双手捧着手机,只是头却低了下去,声音的音量也变得很低。

    “那个……手机,它自己锁屏了。我打不开,进不去,所以……”易殷愣愣地看了沉璐佳好一会儿。

    直到沉璐佳坚持不住这样的姿势,忍不住把头抬了起来,他才趁最后的时机从沉璐佳的手心里拿走了手机。

    但易殷的心中还是在嘀咕:难道从一开始就是他自己想多了吗?

    无论如何,当易殷只花了零点几秒就把手机解锁交还到沉璐佳的手中之时,他还是看到了女孩老老实实地按照他的建议拨打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房间里平静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有任何的响动。

    易殷坐在一边,如同一尊雕像般看着沉璐佳的表情匆忙变成坐立不安,最后再转变成如坐针毡一般的焦虑。

    他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打得谁的号码?”沉璐佳憋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我的……”“你的手机呢?没带吗,放在谁哪儿了?”易殷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四下张望。

    但沉璐佳没有回答易殷的问题,只是突然爬向了床头。

    她把易殷的手机落在了远处,易殷凑过去看了一眼,电话已经自动挂断了。

    而与此同时,在经过一阵翻找后,趴在床头的沉璐佳也发出了一声惨叫:“啊……”“怎么了?怎么了?”易殷也跟着凑了上去,虽然他听得出来女孩的惨叫声并不是因为疼痛或者惊讶,而是因为一些外在的……然后,他马上就看到了这个“外在原因”。

    沉璐佳的手里捧着一台手机,如果易殷没记错的话,这就是沉璐佳自己的那台。而现在,这台手机的屏幕上已经布满了裂纹,机身也变得有些扭曲,已经看不出有任何修复的价值,更别说使用了。

    易殷突然想起来了,在柜台前开房的时候,他貌似有看到沉璐佳手里一直拿着这台手机来着。

    沉璐佳的身上也没有别的能放下手机的地方了。尽管此刻那些原本被她穿在身上的衣服也都变成了碎步,但这正好证明了一件事——易殷在推倒沉璐佳的一瞬间听到的那声“咔嚓”的来源。

    咕……易殷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他差点儿就笑出了声。

    而另一边,捧着自己手机尸体的沉璐佳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男人怪异的表情,她还沉浸在自己手机就这样意外逝世的悲痛之中。

    但一旁的易殷却是看不下去了。

    “喂,你就不想对我说点儿什么吗?”沉璐佳抽了抽鼻子,转身看着易殷。

    她迅速擦了下眼角,然后才哽咽着道:“那、那个,电话号码,我先记在你的手机上……”不是这个啊傻丫头!

    易殷反而觉得自己要抓狂了。

    。

    “我不是让你说这个啊!啊啊啊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你的电话号码呢?”“可,可是……我的手机……”看着女孩抽抽搭搭的样子,易殷觉得自己的记忆都要出问题了,刚才那个敢站着和他对峙甚至指着他的鼻子大吼怒骂的女孩跟眼前的这个女孩……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而且你为什么会因为一台破手机哭成这样?你不觉得你自己刚刚失身这件事更值得哭吗?

    好吧……貌似她已经哭过了,但易殷还是弄不明白女孩的思考逻辑。或许所有的男人都会有这种问题吧?那就是女人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写的?

    唉……算了。

    “这手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易殷问道。

    沉璐佳抽了抽鼻子,才开口道:“这是我大一的时候用第一次兼职的工资买的……”居然还会去勤工俭学的吗?

    易殷对沉璐佳的观感稍微有些变化,之前他一直都以为这个女孩就是标准的富家乖乖女,她的穿着打扮也都透着一股子“上层人士”的味道。

    既然搞清楚了这台手机对沉璐佳的特殊意义,易殷要做的事情就很明显了……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是打算这么做的。

    “你的手机是什么牌子什么型号的?我买一台赔给你。”见女孩投来了诧异的眼神,易殷只得挠了挠头,开始解释:“这手机……就算是我弄坏的吧。我主动承认,不过你这手机多少有些特殊意义对吧?原封不动的还你一个可能做不到,但出钱给你买个新的我还是可以的。”但易殷说完之后,沉璐佳却后退了一下,道:“我不能要你这么多钱。”得,感情这小丫头兼职挣的钱还不少,居然会因为一个手机的钱而对我说不。

    但易殷也不是个会轻易说不的人,他看着沉璐佳突然开口道:“我问你,你知道一场人流手术前后费用是多少吗?”沉璐佳一愣,似乎没能从这突然跳跃的话题中反应过来,但这并不妨碍她对于易殷这个实际上就是问“是”还是“否”的问题作出回应。

    看着女孩摇了摇头,易殷只好继续道:“粗略估算一下……也要有个几万块吧。”“啊?”沉璐佳居然因为这个数字张大了嘴巴。

    “怎么,你怀疑我说的是假的啊?我可是有真凭实据的,就是数据来源有待……啊,偏了偏了。我其实是想告诉你,你这手机的价钱相对于我承诺给你的‘负责’就是九牛一毛。”“所以你根本就不用多跟我客气……直接说出来就好。”但沉璐佳并没有说话,只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易殷。

    易殷受不了了,他实在是难以适应这种笼子里的鹦鹉一般的气氛。

    “啊,好了算我说多了。总之我会买部新的手机给你,可能还会有……几件新衣服。”易殷瞄了一眼床尾三部的布料碎片之后道,“所以,你要不要?”这一次,易殷的表达总算足够清楚了,而女孩的回应同意也足够“直白”。

    她直接点了点头,而且点得很快很“坚决”。

    搞什么啊……一开始就直接这样不就好了?

    易殷果然还是觉得自己太落伍了,已经完全搞不懂比自己小的那些9甚至后的思维方式了。

    既然决定了要买手机,那么等在宾馆的房间里让手机送上门肯定是不现实的。易殷看了一眼表,时间也不早了,他今天并不是没有一点儿事的,之前刘小鹭打来的电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他也必须为面前的女孩打算一下了。沉璐佳到现在为止都还处于全裸遮羞的状态,她的衣服早就报销在易殷失控的疯狂中了,现在的她别说去买手机,连走出房门都难。

    但这倒也难不倒易殷,别的不说,对于女人的衣服要怎么解开他可能不清楚,但怎么用最简单的方法遮羞他还是略知一二的,毕竟这也算在他的“善后”之中。

    于是乎,易殷当着沉璐佳的面,开始把穿好的衣服又脱了下来。

    “拿着这个。”易殷把自己的衬衫扔给了沉璐佳,自己则把剩下的衣服重新穿了回去。

    “这个是……”“穿啊,你不是没有衣服了吗?那就穿我的。”看着一头雾水的沉璐佳易殷直截了当地解释道。

    “那,那下面要怎么办?”“下面啊……简单,这衬衫应该够长,到时候你直接把下摆当裙子就行了。”“唔呜呜呜呜……”不用去看,易殷也知道女孩现在的表情很是不情愿,但目前也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总不至于裹着浴巾出门。

    于是,沉璐佳妥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