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臆想成真 > 臆想成真(第二部 16)
    第十六章亮出拳头是为了不浪费任何口水219-6-9“渣男!”沉璐佳的嘀咕声让易殷有些哭笑不得。

    他知道这肯定是因为自己关于避孕药的那段解释让女孩误会了什么,不过他也懒得澄清自己了。

    毕竟……怎么说呢……她也说的没错。

    易殷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心知肚明的,他虽然不欺骗感情,但要说他做得光明正大也纯属往自己脸上贴金。

    所以他权当没听到,不去跟沉璐佳计较此事了。

    衣服买好了,药也买好了。两个人终于想起来这次出来的“本来目的”了。

    现在他们正站在时尚广场周围的一条小商店街上,这里虽然有吃有喝也有穿得,但如果要买手机这种“高科技”却不是很好的选择。时尚广场周围自然不会少了手机店,但那些店面大都开在光鲜亮丽的人流密集处,这种小街小巷的确是看不到它们的影子。

    但在易殷提出去另一边的时候,沉璐佳却坚持着要继续在这条街上逛一会儿。

    “额,你到底找什么呢?我都说了这附近没有手机的专卖店,还是要到另一边去找找……”易殷只能跟在沉璐佳的旁边,他甚至都开始觉得喋喋不休的自己有些烦人了。

    但沉璐佳的意志却显得异常坚定,她一边走一边逛,终于在一家不起眼的店面门口停了下来。

    “手机维修?”易殷读了一遍那面积不足三平米的招牌上写的文字,又看了一眼不知从哪儿把那台已经摔裂了屏的手机掏了出来的沉璐佳。

    喂喂,不是吧,还真的有这么念旧的小姑娘吗?

    虽然易殷自己也知道自己可能是偏见,但在他的印象中,像沉璐佳这个年纪的女孩都应该是对新事物的好感远远大于旧事物才对。说好听点儿这叫追求潮流,说难听点儿也更直白点儿就是喜新厌旧。易殷可是见过活生生的例子的,还是好几个,全都是和他一个办公室、刚刚毕业的小姑娘。这群比沉璐佳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就算信用卡账单逾期、平时穷的只能吃最简单的大米盒饭,但也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新近出现的网红新款,手机这种当代消费品在她们的手中使用寿命更是从来都不会超过一年。

    易殷其实很想直接告诉沉璐佳:你那台旧手机已经被彻底摔坏了,刚才连电话都打不进去,肯定是没救了,何必修呢?大不了我买个一模一样的还给你好了。

    但看到沉璐佳那双眼睛中透出来的神色之后,他把已经张开的嘴巴重新闭上,也把那些已经快要出口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算了,就这样吧……说不定修好这个旧的会比买新的更省钱呢。

    抱着这种自我安慰一般的想法,易殷跟在沉璐佳的身后走进了这家门可罗雀的手机维修店。

    店里和店外表里如一的冷清,墙上虽然贴满了海报,但仔细一看全都是几年前的旧型号手机的宣传,两排玻璃柜台里放着的更是各种堪称“古董”的手机机型。

    易殷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在心里暗暗感叹。

    这家手机店的内部风格以现在的眼光看来的确是又古旧又简陋,但却是易殷记忆中最熟悉的那种风格。

    。

    在易殷的学生时期,各种大品牌智能机和苹果还没出现在市场上的时候,占据了塞班时代主流的可就是以这些大街小巷里都会存在的手机维修店为依托的杂牌手机啊。当然现在的人更习惯叫它们“山寨机”,但易殷却并不这么认为,因为那些“山寨机”明明一个个都有着自己的特色外形和特色功能,也没有说去模仿哪个大牌的产品设计,何来“山寨”一说?

    所以易殷一直坚持用“杂牌手机”这么个称呼。虽然这么叫也算不上是个好词,但总比“山寨”要让他心里来的舒服些。

    而且正是这种被被人喊作“山寨”被他自己也称为“杂牌”的手机陪伴了他整个大学前的学生时代啊……后来,随着各种品牌手机特别是智能机时代的到来,这些大街小巷的手机维修店逐渐退化成了手机专卖店,再后来网购的兴起让这些线下的手机专卖店也开始做不下去了。而另一边大型的线下直营店、线下体验店也如雨后春笋,易殷从几年前就开始慢慢见不到这种他记忆中的手机店了。

    比起易殷这种沉浸在怀旧之中的从容,一意孤行要进来的沉璐佳反而是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她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终于确定了自己面前的也是唯一的选项。

    手机店内的摆设其实极其简单,长筒形的内在被几个玻璃柜台分割成几个部分,而最里面的柜台后则坐着店内唯一一个的一个店员。

    这名看上去3岁上下分不清是店员还是店长的男人正戴着耳机低头看着屏幕,从易殷和沉璐佳进门到现在,他一次头都没有抬起来过。

    “那个……你好?”沉璐佳凑到了柜台旁,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但男店员依然纹丝不动,只是盯着他那不知道在放着什么的手机屏幕看。

    “额……你好?请问一下,我……”沉璐佳的扭捏和男店员的无动于衷终于让一旁的易殷感到看不下去了。

    他直接走到柜台前,然后曲指成拳,在玻璃柜台的表面敲了敲。

    “咚咚咚!咚咚咚!”即便这样,易殷也足足敲到了第二遍才见到那男店员摘下了耳机。

    他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并肩站在一起的易殷和沉璐佳,愣了好几秒,才开口问道:“你们……要干啥?”易殷简直都要被逗乐了。

    也难怪这家店这么的冷清啊,就算现在这行当不是暮气沉沉,就凭这哥们的态度也绝对留不住什么客人啊。

    但就在易殷准备开口好好地冷嘲热讽一番的时候,沉璐佳抢在他之前开了口。

    “那个!”她把手里一直拿着的手机,或者说手机尸体放在了柜台上,“请问一下,师傅你能不能帮我把手机修好?钱不是问题,只要修好我都愿意出的!”喂喂,你这不是摆明了要给人家宰吗?

    一旁的易殷还没来得及提醒,那边的男店员也发话了。

    男店员只是瞄了沉璐佳放在柜台上的手机一眼,就扔下两句话:“你这个修不了,拿回去吧。”“啊?”沉璐佳一副很受打击的样子,而一旁的易殷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虽然他也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说的多半就是实情,但他还是受不了对方那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

    “喂!”易殷一巴掌拍在了柜台的玻璃面上,让一旁的沉璐佳和坐在柜台后已经把耳机重新戴上的男人都吓了一跳。

    “我说你这人看都没有看过,就说不能修?当我们专门跑到这儿是很有闲吗?”易殷的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威胁的味道,而他面对这个男人的体型差距也是他能够这样放“狠话”的最大依仗。

    男店员总算是把耳机放到一边了,他用眼神偷瞄着一旁的易殷,显然也有不想惹麻烦的念头。不过,在他把手机拿了起来、上下左右仔细观察了一番后,还是说了一句:“修不了……这已经整个都摔坏了,屏幕和前后框都变形了,电池肯定也报废了,就算是修也要前后换,还不一定保证里面的主板一定没问题。老实说修好这个要花的钱估计不比新买一台少多少,还有各种麻烦,你们还是去找别人吧。”沉璐佳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有些暗淡,听完男店员这么一番话后就显得更是失落了。

    “哦,这样啊……”她嘴里念叨着,然后缓缓地伸出手去拿回放在柜台上的手机。

    但她的手,却在中途被一旁的易殷拦住了。

    易殷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无聊,他本可以完全不去管这些的,但脑子里的某些“无聊”就是让他控制不住去插手这些更无聊的事情。

    “那个,你。”易殷指了指柜台后的男人,“你刚才说修好要花的钱跟新买一个差不多……那还是能修的吧?”被点到的男店员缩了缩肩膀,但还是道:“理论上是这样……不过我可没那个技术,你这手机也摔得太严重了……”“你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是吧?”易殷打断了他的话,“那好,我把钱给你,你拿着钱去找能修的人。不管要花多少工夫,我就想重新看到一个好好的手机……行不行?”一旁的沉璐佳对易殷投过了惊讶的眼神,而柜台后的男店员也显得有些意外。他打量着不知不觉中已经是肩并肩站在一起的易殷和沉璐佳,说了句:“那我也必须提前说明啊,我只能是试着修,修不修得好完全是另一码事啊。”“放心吧,你修我就会给你钱,修好了我再给你加钱,成不成?”“这,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易殷的银弹攻势终究还是起到了效果,男店员虽然表面上显得不情不愿,但还是接下了这份“苦差事”,不过在最后的时候,他还是补了一句:“你们必须先把钱给我一部分……对,叫定金!不然我没办法去进货。”“你还怕我会赖你的帐不成?”易殷有些失笑,但还是爽快的在一旁的二维码上扫了一千块钱。说起来,这个二维码居然是整间手机店里年代感最轻、也最符合时代的东西,其他的柜台甚至包括这个一直坐在柜台后面没有站起来过的男店员,都显得是那么的“年代感”十足。

    “一千够了吧?”“够了够了……定金,够了。”看着男人赶忙把手机收了起来似乎生怕他们反悔的样子,易殷就觉得一阵好笑。

    从手机店里出来,沉璐佳一直都一言不发,她的手里攥着一张纸条,那是在易殷的坚持下男店员写下的“收据”。易殷可不打算再来这家店第二次,可他又担心这个形迹可疑的男店员反悔,便当初威逼利诱着他写了这么张纸条。虽然“收据”本身的效力也是个未知数,但总比空口无凭要好得多。

    而沉璐佳也就一直攥着这张收据,就好像这是她刚刚交给别人的手机一眼。

    一旁的易殷看着她的这副作态,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那台手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沉璐佳抬起头看着易殷,她的眼神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