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和同事通奸的日子 > 和同事通奸的通日子(04)
    219-6-7()馨馨这女孩,平日里给人的感觉是规矩,再加上姣好的脸蛋,活泼可爱的性格,就更惹人喜欢了。这也是公司里其他部门有那么几个老实巴交的男孩子,公开想要追求她的原因。

    “哼,那些小鲜肉还有小木头,我才不喜欢呢,我就喜欢亲爱的这种老腊肉……”“……”这尼玛,解说的时候还不忘贬我。

    馨馨公司里有公开追求者,这是人尽皆知的,而她的感情历史,知道的人就寥寥无几了。

    然而正好,我是那无几中的一人。

    馨馨的上一段感情,据说很令人捉急,人人都急得牙痒痒,恨不得要把他们两个分开,因为实在是不般配。

    那人三十多岁,离异,经济条件不怎么地,还是两个小孩的爸爸。

    呵呵,这还真是证实了馨馨喜欢老腊肉的宣言。

    毕竟馨馨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还没当妈呢,就当后妈了,年龄差距又大,这种感情谁看好?所以他们的关系持续了半年,就在众人的压力下分开了。

    这结果虽然爽了众人,但却苦了那老腊肉。

    为啥?答桉是明显的。馨馨明知道我有家室,撩了一星期就让我得手了,更何况当时他们还是名正言顺的恋爱?半年的时间,以馨馨的开放程度,估计老腊肉早就欲仙欲死不知多少回了。就是不知道尝过这种美味之后,回归单身生活再面对两个娃,他还习惯否?

    该不会五姑娘都索然无味了吧,我邪恶地想着。(捂嘴笑)好了,就这么短,我所知道的馨馨感情历史就如此简单。接下来才是她告知我的,同时配合我自己理解整理的信息,能够解答疑问的真正历史。

    馨馨的学历不高,中专毕业,当时的男朋友,就是让今天的馨馨身怀绝技的始作俑者。

    他们相处了很久,估计跨度是从读书到毕业之后的几年,毕业之后更是同居了,还是和父母一起住,这跟谈婚论嫁没什么区别。

    年轻嘛,大家都知道的,读书的时候在几十块的小旅馆就把自己交了出去,之后的漫长数年,更是凭着好奇心尝尽了各种花样。

    究竟有多少种呢?良家妇女我也操过好那么些个,花钱的技师更是操过不少,大众女性的尺度就摆在那里,馨馨早就已经超纲了,然而目前用在我身上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吧?

    馨馨跟那男孩同居了两年,小俩口一直啃老没有工作,就只顾着玩了,常常不是旅游就是聚会,好不快活。想来馨馨也是那段时间修炼有成的,毕竟又饱又暖,生活无忧,多出来的消遣,还不是淫欲?

    具体都修炼了些啥,我只知道那男孩平日里A片略有研究吧,估计有很多尝试,后文会慢慢发掘的。

    回归正题,但啃老也是看对象的,男孩还好,毕竟是亲儿子,馨馨则是受尽了白眼,终于父母极度看不爽了,勒令男孩分手。

    想当然是不同意了,小男孩仗着初生牛犊那股子豪气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带着馨馨离家出走。那时馨馨当然是幸福的,觉得有一个男人能为他反抗世界,死而无憾了,更是爱他。

    可爱情这种奇妙的东西,就是扛得住一时的狂风暴雨,却扛不住风沙的日久侵蚀。

    冲冠一怒为红颜,多简单啊!往后的柴米油盐,却难住了男孩。

    在那段时间,男孩就开始向渣男转变了,脾气越来越大,吃软饭,不着家,后面更是出轨去约炮了。

    这让馨馨忍无可忍,大吵一架之后就分手了。

    馨馨就从这时候开始成长了,意识到自己要足够优秀,喜好也从寻常女孩喜欢的小鲜肉变成了成熟男性的老腊肉,而后馨馨就开始读成人教育,最终进到了我所在的公司。

    而时间线上,刚进公司时还发生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小插曲,馨馨偷偷告诉我的。就是她还谈了一个异地网恋的男朋友,可能也是她喜欢的老腊肉吧?

    让馨馨不惜一切倾家荡产坐飞机去见了一面,只不过后来也没成。

    我邪恶地想着,异地恋不靠谱,估计馨馨是去吃麻辣烫了。

    读书遇渣男,异地麻辣烫,后妈老腊肉,串联起来看,可见馨馨看男人的眼光真的是不怎样。毕竟经验如此丰富了,如今竟然还能看上我,真是呵呵。

    以上信息,是馨馨要求一整晚的臂枕换来的,其中有一些说得不怎么详细,也是我分析脑补上去的,而且我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现在先不说,后文再展开来谈。

    总之馨馨要求的臂枕,我答应得毫无压力。而且这是暗示?不,应该属于明示了,不然以后没机会睡一起,我又怎么兑现这个臂枕?

    八卦完黑历史之后,我和馨馨一直温存到上班时间,才依依不舍地退房,之后当然一起去上班,只不过也不会蠢到一起进公司就对了。

    我们应该感谢公司是发放工作服装的,上班时必须穿,不然馨馨的衣服两天没换,肯定会被有心人各种八卦。

    无论恋情还是奸情,刚开始时都是热火朝天的,午休时我们又偷偷找了个角落热情拥吻、爱抚,虽然不敢做爱,但平常的地方做着激情的事,这种感觉也是办公室恋情的刺激所在。

    反正后来,只要馨馨在公司出现在我的视线内,我就会觉得口干舌燥。馨馨那眼里饱含的春意,或是工裙中包住的小肉臀,都让我欲罢不能。

    。

    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来到了周末。这段时间我们上班装作若无其事,下班一起约会逛街,活脱脱一对热恋的小情侣,日子也算是逍遥快活,我更是有一种人生赢家的感觉。

    我们挽着手去了当地一个相当大的商城,心情愉悦地采购着,因为下星期馨馨就可以休年假了,足足一个星期的假期,她打算去外国见见世面,所以一些旅游用的东西必不可少。

    我们先逛了饰品店,馨馨看上了帽子和眼镜,还有丝巾,便开心地在镜子前欣赏起来,一边自拍还时不时亲昵地呼唤我,让我给她出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男人陪女人逛街,真的就只是陪衬而已,无非给个赞,然后继续低头玩手机,再然后付钱,再再然后换下一家店。

    就这样又去看了鞋子和衣服,大包小包也花了不少钱,其中衣服是大件,两套就两千多了,付账的时候我也没犹豫,只是观察了馨馨一下,看她是如何的反应,就付钱了。

    我不是不舍得钱,只是想看清楚馨馨的态度,毕竟除了那晚开房操过她一次,之后就只是普通的亲热而已,过过嘴瘾和手瘾。我前文一开始就说是想玩玩,既然玩,肯定是要花钱的,但馨馨的态度我却要看清楚,她是究竟是把我们之间当作是感情呢?还是交易呢?

    这是十分必要的。

    如果是感情,那就危险了,我这个渣男再渣,也没有忘记我有老婆和未出世的孩子,不可能对她负责的。如果是交易,那我们就轻轻松松地相处一段时间,然后就借着某个由头,相忘于江湖。

    只是我没看出什么来,馨馨一脸幸福地看着大包小包,要是感情,我这老腊肉对她的关怀是理所当然,要是交易,她这么坦然接受这几千块的礼物,同样是理所当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操爽了就尽快脱身吧。

    “在哪。”突然,我的手机震了一下,原来是死党发来了一条微信。

    “XX商城。”我回複道。

    “在那干啥,工作?”“不是,逛街。(呲牙)”“哦,不是一个人啊?(滑稽)是谁?”“你猜?(阴险)”“不用猜了,如果是她的话,我提醒你小心一点,我老婆也在那里,别碰上了。”我一阵懵逼。

    从聊天内容里看,狼友们不难知道我的死党是知道馨馨存在的,毕竟我跟他无话不谈,可是最后一句却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死党的老婆跟我们在同一个地方逛街,这乐子可就大了,她可是认识我老婆的,如果被她看见……哪怕那时我和馨馨没有做亲密状,单单周末两人一起逛街这一点,就十分引人怀疑了。

    “亲爱的,怎么了?”馨馨看出了我的异样,贴上来关切道。

    “哦……没怎么。”我强自镇定,装作若无其事,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却犹如一个迫切要识破埋伏的特工,止不住的东张西望。

    最终,这种反常行为没有瞒住馨馨,她似笑非笑道:“亲爱的,是有熟人,是吗?”我无奈,嗯了一声。

    “你怕吗?”馨馨又笑道,这笑容在我看来有些捉摸不透。

    “有什么好怕的。”我嘴硬道,但估计四处查探的眼神还是没收回来。

    “哈哈,那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亲爱的~”馨馨撒娇道,同时拉着我的手就往饮食区走去,我半推半就,也就这么被牵去了。同时心里有了点底,觉得馨馨应该是定位在了交易多一点,不然也不会这么平静。

    实际女性如何想,或是馨馨的心理活动,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如果是一个投入了感情的女孩,被视为见不得光的时候,多多少少应该是会有些生气的。可馨馨现在却是这么从容澹定,所以我做出了以上判断。

    “你怎么知道有熟人的?”找了一家安静的餐厅坐下,馨馨问道。

    我苦笑一下,没有多想,就说了是死党告诉我的,同时解释了一下他们夫妻都认识我老婆的事情。

    “那他为什么要特地跟你说他老婆在这里呢?”馨馨之前的笑意收回了,这细微的变化被我捕捉到了,我察觉到不妙,随便找个不相关的理由搪塞了过去,总算没有引起新的问题。

    逛吃完毕之后,理所当然是去开房,我可是忍了一个多星期,今天钱包还大放血了,不把馨馨给操回本可不行。

    讲真,在新鲜感和馨馨的美妙滋味这双重诱导下,我基本是连五姑娘都忍着,更不要说去大保健了,势要将所有的精华都宣泄在馨馨身上。

    所以一进房间,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放,我就毛手毛脚了起来。

    馨馨发出嗯嗯低哼,然后就又将双唇包覆了我的嘴巴。我们吻得动情,两手四处爱抚、脱衣,就像电影的激情戏似的,衣服乱丢,没几下子就脱得只剩下最后一块遮羞布。

    “亲爱的,我给你一个惊喜,你闭上眼睛嘛。”馨馨的声音甜腻腻的,在我耳边吹气道。

    。

    “好,我转过身。”我笑道,谁知馨馨皱起小鼻子道:“哼!上次脱内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看了,还转过身呢,我才不信你,你这老腊肉坏得很!”我不由得尴尬道:“那你说怎样吧。”馨馨一笑,把我推到在床,然后捡起刚丢到一边的裙子盖在了我的头上,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头两侧的布料被压住了,整个人处于仰躺不能动的状态。

    “嘿嘿,亲爱的,其实现在的景色很诱人哦,只是你看不到~”馨馨调皮道,如同正在恶作剧的小孩子。

    根据床的受力压迫,我大概能想到是什么姿势,应该是馨馨为了防止我偷看,用裙子蒙住我之后,又跨过我的头,用膝盖压住了两侧吧。

    如果我没有被蒙住视线,应该是可以对馨馨的那片饱满一览无余,风景的确诱人。要是馨馨再跪趴下来,就可以直接做69式了,岂不更是妙哉?

    想着,我朝着估算的位置,甩着魔掌狠狠给小肉臀来了一下,馨馨呀的一声,果然一个不稳撑住了我腰两侧的床垫。

    随即我就抱起两条大白腿,老脸隔着裙子,使劲在馨馨的肉臀上磨蹭着。

    “嗯……亲爱的……不要,好痒……好舒服哦……不过别闹了嘛,我有惊喜给你……”馨馨又开始爽哼,但没几下就制止了我,我正纳闷着什么惊喜,裙子就滑落下来,让我看到一个令人血脉喷张的尤物。

    此时的馨馨是跪姿,双手撑起腰肢,划过一道诱人的曲线,肉臀穿着大面积透视的丝质内裤,挺挺地翘着。而上身则是一件短款的露脐透视T恤,透视到什么程度?就是单纯只有T恤的外形,材质是完全能看到里面的黑色薄纱。

    而里面,馨馨刚刚被我脱成了真空,所以诱人的小肚脐,挺起的乳珠,可爱的乳晕,还有柔软的乳团,全都被我一览无余。

    “哈,真是惊喜啊!”我感叹道:“小可爱,什么时候买了这件这么淫荡的衣服,我怎么不知道。”“就知道你没注意,这件衣服我今天可是试穿给你看过啊。”馨馨笑道。

    “是吗?什么时候……”我还在疑惑时,就想到了,今天馨馨的确是买了一条黑色吊带长裙,材质柔软贴身,看上去诱惑力十足。而这条长裙锁骨以上的吊带部分,试穿时有一截透视短袖,初看时我还以为是缝合在一起的,没想到原来是分开的。而且拆开来穿,单独穿这件透视短袖T恤,竟然显得如此淫荡。

    “嘿嘿,从看到这个设计开始,我就想着要这样穿来给亲爱的一个惊喜了……怎样,开心吗?”“开心,开心死了。”别看我前面说得有多保持精力,其实为了这个周末可以腾出时间,我已经连续加班两个通宵了,今天更是强打精神陪馨馨逛街,说实话根部的精神并不怎么好,开房也是想本着不吃亏原则,操不动的话就享受一轮口活而已。

    然而馨馨这小妖精,真是能满足我的胃口,一下子制服诱惑,就把我的根部血液给调动起来了。

    “小可爱,你这么穿真好看,干脆以后穿这套都别穿内衣好了。”我口花花道,引得馨馨轻啐了我一口,然后就又开始了惯例的口活时间。

    馨馨不只是不排斥口活,甚至是当作爱好沉迷于其中,俗话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不然馨馨的口活造诣也不会如此之高。

    反正开头吞精那次,馨馨当时的迷醉表情,诱惑的吞咽声,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

    口活的范围依旧是那一亩三分地,游走于根部与春袋蛋蛋之间,虽然爽是爽,但人都是不容易满足的生物,拥有了就会想要得到更多。我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找个时间,说服馨馨学习一下大保健漫游之类技术的时候,突然,馨馨的舌头滑向了我的两腿深处。

    我的两腿深处说的不是根部,也不是蛋蛋,而是……那个位置学名叫会阴,试过的狼友都懂的。

    不止爽,刺激,距离菊花还只有一步之遥。

    难道?不会吧……?

    我的疑惑还没有扩散,馨馨的小手轻推我两条大腿,示意我再张开一些,然后小舌头再次一滑……这下,准确舔到了菊花!

    毒龙!

    馨馨在帮我做毒龙!

    我的天!馨馨!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吗?!或是不敢的吗?!

    之前还说过馨馨会深喉,且舍得做深喉,已经实属难得,大保健技师与她相比已经完全没有赢面。如今又出现了一招毒龙,馨馨的地位就和技师已经没有可比性了。

    毒龙我不是没做过,但做毒龙的技师也是分几个层级的。

    敷衍级,将菊花洗干净,无比干净,具体是用沐浴露和牙膏来洗,较真一点的技师还会在这过程用手指抠进去洗。但是如此精细的预备工作做完之后,却只是少少舔菊花周边就完事,或是隔着一层保鲜膜看似忍耐的舔,更有甚者是用假舌头道具欺骗顾客。这种技师一般存在于全套快餐场,小规模那种,服务态度差,两腿一张财源滚滚来,所以对于这种技术的东西完全不上心。

    入门级,还是要洗干净,具体操作流程和敷衍级差不多,但已经可以正常地舔弄菊花,不过也仅限于例行公事的范围,初体验肯定是觉得刺激的,但次数多了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高手级,可以忘情地舔弄,亲嘬菊花,甚至将舌头最大程度钻进去爆菊,而且还是没!有!洗!的!

    我最高就享受过高手级,不过那个技师却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妈,是一个口爆场的培训师。当时找她纯粹是听皮条客吹的,她没有过人的样貌,也没有风韵犹存的身材,就只有过硬的技术。

    。

    如果不是没有其他技师,我也不会受这个骗,技术的确是没的说,但架不住对方是个大妈啊!当时一个钟时搞下来可是膈应得很。

    那时我就想着,如果有个同等技术的美女给我服务,把这膈应的感觉给覆盖掉就好了,如今终于得偿所愿,让馨馨给补回来了。

    没错,馨馨不负众望做出了高手级的水平,并且我们进房间到现在都没洗澡,也就是说,单纯以毒龙来算,馨馨的技术层级已经可以抗衡经验丰富的陈年老技师!

    灵舌钻进菊花里的感觉,可让我爽翻了天!我差点就摆出了大保健毒龙男方独有的跪趴姿势,不过还好忍住了,虽然摆出这姿势能够更好的享受,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暴露给馨馨知道,我是个大保健老司机?

    “亲爱的,舒服吗?”馨馨妩媚地吐着舌头问道,犹如一条骚贱的母狗。

    “舒服,爱死你了。”我没有犹豫地就吻上了馨馨的唇,与她的舌头搅拌在一起,让馨馨一阵意外,可能是惊讶于我竟然没有嫌弃她,随即感动地回应我。

    虽然技术上不敢说,但其实我的尺度丝毫不输于馨馨,只是之前没有机会表现罢了。如果有机会让我玩弄馨馨的菊花,我也可以做到高手级的水平,洗不洗无所谓的。

    漂亮的女孩屎都是香的!男人变态有什么不对!

    说到变态,我补个题外话,其实毒龙还有一个变态级,目前没见过有人真实做过,是看小说看来的。具体操作方法为,女方跪坐男方扶墙噘腚,然后女方含一口温水,吹进男方菊花,然后男方再排出来,女方口接,再重新吹进去,如此反複。

    变态不?但我不相信没有男人不想这么享受一次!

    重申,男人变态有什么不对!

    经过这些前戏的洗礼,我已经准备好了,但馨馨却一直都在奉献,想想不能这么不公平,我也该展现一下技术了。

    想罢我就将馨馨摆弄成跪撑的姿势,对着目光所及的部位就是一阵舔弄。

    “嗯……啊……嗯……亲爱的……好舒服哦……嗯……”舔弄的范围首先在两瓣肉臀,我在臀峰又舔又亲又咬,力度不敢用得太大,但已经给了馨馨足够的刺激。其次到菊花,我舔到那里时馨馨不自觉地一抖,我顿觉有趣,就多欺负了几下,将刚才她施予我的,都还给她了。

    做完一轮高手级的逆毒龙,我做足全套,像刚才一样又和馨馨深吻了一次。

    馨馨窘迫地闪躲着,唯恐尝到自己菊花的味道,最后被我镇服,认命接受的可爱样子,让我心中乐翻了天。

    看来我的尺度还是略高于馨馨的,笑。

    其实这还是为了借由她的津液来洗洗嘴,因为接下来我可要进攻那饱满的秘处了。

    “啊,嗯……亲爱的……你的舌头好厉害……啊……嗯……受不了了……太爽了……啊……!小可爱我……欲罢不能了!亲爱的……好爽,好爽哦……!嗯……”我的拿手好戏就是吊胃口,时而舔弄小肉片,时而亲嘬大肉唇,左右上下划动,或是前后挑动钻弄,总之我就是各种进攻,却是对已经通红鼓胀的小豆豆毫不理会。

    馨馨有好几次摇晃着小屁股,将小豆豆送来我的嘴边,我也都无视掉了。果然没过多久,馨馨就传来了难受的呜咽声。

    “亲爱的……给我一下嘛……我要……嗯……亲爱的……小豆豆她要嘛……嗯……来嘛……!”我觉得时机成熟了,就成全了馨馨,用手指翻开晶莹剔透的粉嫩豆皮,将湿涨的小豆豆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忽地一舔,舌尖正好拨了小豆豆一下,馨馨就轻啊一声全身随着跳动起来,秘肉收缩勐烈的一次挤压,溅出了几粒水星,打在我的脸上。

    然后就是如同旋风暴雨的勐烈攻击,全都作用在小豆豆上!

    “啊!啊!啊啊啊……!呜哼……!呜呜……!嗯嗯嗯……!嗯唔……!呜呜……”馨馨犹如享受着棒状物的剧烈抽插,伴随着啜泣爽哼起来,看来是又爽哭了,反正我只要持续攻击,馨馨颤抖着一跳一跳的身子就停不下来,使我产生了一种在用机关枪扫射馨馨的错觉。

    “亲爱的,我要……插进来吧……使劲地……操我!”馨馨难过地说道。

    我当然提枪上马了,但在那之前我离开了一下,从包里翻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套套,穿戴完毕,就要开始驰骋,却见馨馨神色複杂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纳闷道。

    “亲爱的,我不喜欢戴套。”馨馨嘟起小嘴巴道。

    “为什么,这样安全啊。”“可是感觉不对,我不喜欢……”“我想享受一下射在你里面的感觉,可是你也怕出意外是不?射之前拔出来你我都不舒服,戴着吧。”开玩笑,稍微懂一点常识的,都知道精子可不单单只存在于精液,勃起状态尖端流出的前列腺粘液也含有少部分精子,所以只要不带套插进去,出现意外的几率就不是零。

    更何况要是失了控,漏了一点没来得及拔出来,那几率可就更大了。

    所以我没理会馨馨,仍旧带着套插了进去,谁知道抽插没几十下,感觉就开始不对了。

    抽插的阻力越来越大,我探手摸了摸,原本油润的套套竟然一片干燥,同时馨馨秘处的水也干了。

    这是什么情况?

    然后馨馨回过头,楚楚可怜道:“亲爱的,我真的不喜欢嘛……”我不由得头大,竟然还有这种女孩?别人唯恐出现意外,主动要求男方戴套还来不及,馨馨竟然戴套插进去还发展成没水了!

    我无奈,总不可能半途而废,便低身在秘肉处又一轮舔弄,顿时又荡漾起了一番春叫,源源泉水又润泽了乾涸。

    这下不除套不行了,我除掉之后再次插了进去,馨馨发出愉快的声音:“嗯……亲爱的,你拿掉了……就喜欢这种肉肉接触的感觉……”小妮子感觉还真灵敏!听说好多女的,被渣男半途除套可都没察觉呢,最后被直接射在了里面,不得不吃伤身的事后药。

    而馨馨下面的小嘴就如同真嘴一样灵敏,佩服。

    活塞运动又回到了正轨,我保持着老汉推车的姿势抽松着,五分钟,十分钟,最后我悲催的发现,我又有射不出的感觉了。

    只不过这次不同于上次,上次是兴奋过头,神经疲劳了而已,总体上努力一下还是感觉能射的。可这次却是真正的疲劳了,现在我觉得必须要保持一定运动程度的摩擦,才能维持硬度继续做活塞运动。

    如果运动过大,体能就会过度消耗而导致根部直接疲软,如果运动过小,摩擦的密度就会不足,同样会导致根部疲软,难以保持勃起状态。

    然后,今晚就窝囊地偃旗息鼓了。

    想到这,我就努力要调整回来,可是无济于事,最终无论哪种情况,我最终还是变回疲软了。

    “嗯?亲爱的,肉棒怎么变软了?”馨馨疑惑道,同时满是可惜的神情。

    是啊,为什么呢?造成这样的原因,果然还是太累了吧?看来就不应该挑今天开房做爱,制服诱惑和毒龙刺激竟然都没有激发出我的精力来盖过疲劳。

    但馨馨却不这么认为,她始终坚信是我对她厌倦了,想来也是,面对着她这样的尤物,我竟然还会疲软,难道不应该操到精尽人亡吗?

    总之馨馨被我弄得不上不下,闷闷不乐起来,憋屈着翻身不理我。我因为太累没想理会,只想着过后再补偿她。可也不知道馨馨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跟我说道。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