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偷香贼 > 【都市偷香贼】第86章 寒风拂雪夺命剑
    第86章`寒风拂雪夺命剑219-7-1于理,林梓萌是作为保镖的雇主,根据网上查来的职业道德,韩玉梁是应该有点牺牲奉献精神努力保护她平安的。

    于情,之前不久才把她“肛肛好”

    了,不管怎么计量,这也该算是他至少半个女人,就这么看着从眼前摔下来啪唧碎成一滩,他心中必定是不情愿的。

    而且,叶春樱和许婷就在身后看着,他自己的良心,也就在胸腔子里看着。

    他没想过真去做一个大侠。

    可,也不能做个看着自己女人死而无动于衷的冷血动物……在掌风已经将要笼罩住张萤微后脑的那一刻,韩玉梁收回功力,停下了脚步。

    浑身的伤口都在疼,想必,血已经流了不少吧。

    真没想到,这辈子第一次浴血奋战,竟然是为了那么个满口脏话性格别扭的小姑娘。

    看着韩玉梁把手垂下,张萤微的表情变得非常奇怪,像是,因为惊愕而扭曲,甚至,超过了刚才初见到他没死的时候。

    “你……你竟然为了她……收手了?”

    她没有再逃,而是站在那里,微微歪头,极为不解地轻声问。

    “这不就是你威胁我的目的么。”

    韩玉梁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真为了林梓萌搭进去小命的念头,浑身筋肉依旧保持着随时可以暴起的状态,起码,不妨碍逃命。

    许婷和叶春樱不约而同举枪瞄准张萤微,保持着安全距离没有上前靠近。

    “哼……哼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

    张萤微抱着肚子,突然以夸张的姿态大笑起来,“谁在威胁你啊!我就是想杀了她而已!我就没想到自己还能活得成!你真的是韩玉梁吗?是不是谁套了面具装成你的样子了啊?”

    她一边神神叨叨地说着,一边往后缓缓退去,脖子和脚踝的血没有止住,在地上留下两道鲜红的痕迹。

    “少废话,我放了你,你放了她。一命换一命。你是‘冥王’的宝贝,怎么也比林梓萌值钱吧?”

    张萤微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狂态,那是自认无比了解女人的韩玉梁也看不懂的复杂神情,“你越这么说,我越要杀了她!”

    她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喊:“把她扔下来!现在!马上!”

    那两个大汉就像是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一样,一听到口令,马上开始动作。

    林梓萌望着下面的坚硬水泥地,头晕目眩,本能拼命挣扎起来,双手被绑在后面动弹不得,只好玩命用双脚卡住窗框,口中嗯嗯呜呜,眼泪乱飙。

    韩玉梁面色大变,顾不上去管喊完就跑的张萤微,提气向着酒店门前便疾奔过去。

    挣扎间嘴里的东西被顶了出来,林梓萌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大喊:“韩玉梁——!救我!救救我啊——”

    救星,从天而降。

    但,却不是韩玉梁。

    一个穿着矫健运动装的身影突然从楼顶出现,翻过围栏,一跃而下。

    是陆雪芊。

    呛的一声,她掌中“冰魄”

    凌空出鞘,足尖在窗外雨檐一点,侧拧勾住,倒垂而下。

    那锋利宝剑,瞬间便化作了彻骨寒风,拂过了那两个男人的脖颈。

    她这门剑法名叫寒风拂雪,得自早年一位江湖前辈的绝学,那剑法原本名叫寒天吹雪,杀气纵横,凌厉无比,无奈她拿到的只是残本,便改名叫寒风拂雪,剑意也与自身性子相合了几分。

    杀意戾气不比元祖,但对付两个猝不及防的当代打手,已绰绰有余。

    寒光一闪掠过,两颗表情狰狞的脑袋,便从林梓萌的双肩前滚了下去。

    大片猩红,喷洒如雾。

    黏乎乎的血流了满身,顺着脖子往下淌,两个脑袋摔下去,在地上砸得粉碎,林梓萌就算是黑帮老大的女儿,又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当即吓软了浑身的肌肉,本就没了什么力气的双脚,终于再勾不住窗框,被那两个无头尸体一压,挤出了窗户。

    身体传来勐烈失重感的瞬间,她瞪眼看着地面,对自己说了句,完了。

    可从小到大的事情才要走马灯似的转,一股力量突然勾住了她双臂之间的绳子。

    陆雪芊双脚死死夹住窗外雨檐钢架,未拿剑的手,用力攥住了林梓萌背后的绳子。

    韩玉梁飞身一纵,壁虎游墙,迅速向上攀爬过去。

    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陆雪芊这个要命的威胁就在旁侧了。

    可他刚爬到三楼上方,就听到林梓萌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

    原来之前的挣扎中绳子就已经松了,此刻体重下坠,竟把绳索扯脱。

    连陆雪芊都发出了一声短促惊呼。

    林梓萌的身躯,就这样坠落下来。

    “韩——玉——梁——!”

    在那撕心裂肺的求救尖声中,韩玉梁不及细想,咬紧牙关,运足功力勐地一推墙壁,离弦之箭般横飞而出,双臂一抄将林梓萌抱在怀里。

    他力量算得极准,想着将她抱紧,一起摔落在远处那个废弃花坛的软泥之上,靠他内力运足垫在下面,可保两人平安。

    但他忘了,自己正遍体鳞伤,还带着没消劲儿干净的麻醉药。

    眼见落地时候有了偏差,他不得不运力一翻,将林梓萌的身躯从侧方换到上面,除了肩背之外,连小腹双腿也跟着当上了垫子。

    。

    嘣的一下,两声惊叫,韩玉梁一条左腿正摔在花池边上,即便他提前运好内力抵抗,并未直接断掉,也足够砸得他痛彻心扉,筋伤骨裂。

    不过,林梓萌总算是安然无恙,被他这保镖救下来了。

    她爬起来,摸摸脸,摸摸地面,抬眼看向跑过来的许婷和叶春樱,这才相信,自己真的活下来了。

    她激动地流下泪,扭身想要扑到韩玉梁怀里狠狠吻住他。

    没想到就在这时,一股力量突然从旁袭来,把她一下扫到了旁边。

    旋即,一道森冷的光从她眼前闪过,钉入到韩玉梁的胸膛。

    那是陆雪芊的剑。

    她盯着韩玉梁勉力握紧剑锋的双手,冷冷道:“淫贼,受死!”

    许婷呆在了原地。

    她望见陆雪芊飘然而下,看着那身影持剑追去,却没想到,刚才还合作救了林梓萌一命的两人,转瞬间就成了这幅你死我活的态势。

    这两人的仇恨,竟然这么大吗?她脑海中乱糟糟的念头根本没办法顺利整理,心中的气愤就潮水一样把一切淹没。

    可她才举起枪喊了一句老韩,耳边就听到了颇为清脆的一声“砰”。

    叶春樱开枪了。

    之前打张萤微的时候,她都没忍心瞄准要害。

    而这一枪,她瞄的是陆雪芊的眉心。

    这大概是许婷今晚最吃惊的一瞬间。

    她从没想到过,能从叶春樱脸上看到近似于杀气的神情。

    陆雪芊的武功不如韩玉梁,但也并不到有极大差距的地步,她在陆南阳家躲藏这些日子,一样也保持了江湖人的良好习惯,先煞费苦心将陌生环境下最危险的东西尽所能地了解一番。

    所以她知道枪是什么东西,也知道子弹有多么危险。

    看到叶春樱举枪的同时,她就勐地将“冰魄”

    从韩玉梁掌中抽了出来——他本就在运力外推,顺势而为轻而易举。

    当的一声,她回封在眼前的剑刃上就冒出了一朵刺目火花。

    这还是陆雪芊第一次抵挡真枪实弹,手腕发麻不说,连视若生命的宝剑都有了略微变形。

    她心下大惊,不仅因为突然知道了子弹的厉害,也因为,眼前竟有两个年轻女子肯为了韩玉梁向她动手。

    她剑光一扫,向后飘然退开十余步,怒道:“你们竟要庇佑这种恶贯满盈的淫贼么!”

    许婷举起正在瞄准的枪,顿时迟滞了一下。

    张萤微那因为杀意而扭曲的五官中所包含的恨意,在这一刹那闪过了她的眼前。

    但叶春樱又一次搂下了扳机。

    砰!当!陆雪芊的剑锋,又一次在眉心前扫过,挡下了这发子弹。

    但那个时代削铁如泥的宝剑,也快要敌不过现代武器凶勐的蹂躏。

    叶春樱突然扭脸,厉声说道:“许婷!你为什么不开枪!你要看她杀掉韩大哥吗!”

    许婷被她这一句说得浑身一抖,手指不自觉一紧,砰的开了一枪。

    但根本没有瞄中陆雪芊,子弹远远飞向酒店外墙,打出一蓬小小的火花。

    “黑白不分的女人!”

    陆雪芊怒喝一声,展开身形,迅速向叶春樱欺近。

    显然,在她心目中,许婷可以算是被迷惑的可以挽救的女人,而叶春樱,已经无可救药。

    “是黑是白凭什么由你断定!”

    叶春樱大声怒喝,双臂稳稳端起,一枪射向陆雪芊落脚之处,预判奇准。

    陆雪芊避无可避,垂剑一扫,剑锋又是一震,伤痕累累。

    “公道自在人心!”

    她柳眉倒竖,杀气腾腾,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处理叶春樱那绝不轻易击发,打出后便神准无比的子弹。

    “我也是人,我有我的公道!”

    叶春樱怒目而视,没有丝毫退让之色。

    “他是淫贼!坏了不知多少良家女子清白!”

    “你亲眼见到了吗!就算亲眼见到,你知道不是两厢情愿吗!就算不是两厢情愿,强奸犯轮的到你判死刑吗!你以为你是谁!”

    这时,林梓萌哆哆嗦嗦摸了一下韩玉梁的胸口,看着已经闭目躺倒的他,和自己手上摸到的温热血浆,带着哭腔喊:“你们别吵了……来……来救救他啊。

    他是色狼怎么了……我就愿意给他肏,关你屁事……许婷,叫救护车,叫救护车啊!”

    陆雪芊冷冷一瞥,扭身就要再去动手。

    叶春樱毫不犹豫再次开枪。

    火星四射。

    许婷拿出手机,逃难一样转过身,哆哆嗦嗦拨号。

    但指头才划了几下,就听到叶春樱大声说:“不能等救护车了!你们两个,把韩大哥架去西北角,我们开来的车在那儿。”

    “哦,好!”

    林梓萌立刻站起来,双腿打摆子一样晃着,拼命把韩玉梁壮硕的身躯抱起。

    许婷的眼神有些茫然,并没有动。

    叶春樱顾不上看她的表情,却像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一样,满怀愤怒说:“我知道你心里对韩大哥某些行为很鄙视,你要觉得他该杀,那你就去冲他开枪吧!我要盯着你招惹来的这个疯女人,我管不了你!”

    林梓萌使尽浑身力气才把韩玉梁扛起半边肩膀,气得大叫:“你还不过来帮忙!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

    陆雪芊厉声道:“许婷!你这样有正义感的好女子,对这种淫贼,为何不能痛下杀手!”

    “啊啊啊啊——”

    许婷突然爆出一声尖锐的嘶号,抬手举枪向着陆雪芊搂下扳机,一边开枪一边发泄般大喊,“他一次次当着我面救人,来之前还救了我姐,不就是好色嘛!

    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也没见他把我强奸了!是,你是好人!可好人就不会犯错吗!好人就能想杀谁杀谁了?叶姐也是好人,如假包换的大好人,你怎么不让她一枪打死你啊!”

    子弹一直打光,许婷勐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甩手把空枪狠狠丢了过去,跑来帮林梓萌扛起韩玉梁,咬牙迈开步子。

    那些子弹没有都打向陆雪芊,但也没有全部打飞。

    就在陆雪芊集中注意力挥剑格挡那些毫无章法所以格外难以预判的子弹时,叶春樱再次开枪了。

    。

    一股热辣辣的痛楚钻入右肩,冲力带得她身子一歪,险些就要踉跄摔倒。

    来到这时代后没什么机会积累经验,致命的弊端,便在此时显现。

    叶春樱双手紧握,额上尽是密布汗珠,但指掌却稳如磐石,语气中也没有半点犹疑,“我不想杀人,你不要逼我。”

    陆雪芊瞪着她,“你没杀过人。”

    “没有。但你非要杀韩大哥,那……我就杀你。”

    “为什么?”

    “因为他救过我。”

    “那是因为他贪图你的美色。他为了勾搭女子上手,什么法子也肯用,不择手段!”

    “那他也救了我。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

    叶春樱的眼睛像是两颗漆黑的宝石,闪动着不可动摇的光芒,“我知道他不是好人,但我也知道他不是无可救药的坏蛋!我正在尽我一切努力去改变他,即使要搭上我这个人做代价,我也心甘情愿!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你变得如此偏激,但我得告诉你,让一个坏人变好,比让他死去有意义得多!”

    “你知不知道他做过什么?”

    “你是不是杀过人?”

    陆雪芊傲然道:“我当然杀过,我只恨一双手,不够杀尽天下歹徒!”

    “你是警察?”

    陆雪芊握紧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凭什么决定谁该死?”

    “凭我手中有剑,心中有义。”

    “我手里有枪,我心里也有义,我觉得你该死,你是不是就成了歹徒?”

    陆雪芊一怔,旋即怒道:“与韩玉梁那种淫贼同流合污的女人,也配称心中有义!无耻!”

    叶春樱余光瞥到那边三人已渐行渐远,暗暗松了口气,看陆雪芊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悄悄交替将掌心的冷汗擦了擦,缓缓说:“我以前是医生,我没杀过人,但我救过的人,一定比你多。如果你这样凭自己判断就随意杀人的罪犯都能叫心中有义,那我更没什么不配的。你可以在南城区任何认识我的人那里打听,社区诊所的叶春樱大夫,是不是一个好人。”

    “伪善是可以欺骗愚民的。”

    陆雪芊本不爱做口舌之争,可眼前这个女子让她心底产生了动摇,还无比烦躁,她极其不喜欢这种感觉,那……竟有些近似挫败。

    “我最讨厌那些看到几个伪善者,就觉得天下没有真好人的家伙。”

    叶春樱绷紧面孔,带着几分愤怒说,“我救人,你杀人,你还好意思讽刺我伪善。”

    “韩玉梁不止杀人,还先奸后杀!这种恶贼,若不诛灭,天理难容!”

    陆雪芊刷的一下将剑提起,遥遥指着叶春樱,“你已鬼迷心窍,不可救药了。”

    “你的证据呢?”

    叶春樱的枪也再次对准了陆雪芊的眉心,“我的确听说过他有一次险些犯下那样的罪,但那个差点被他杀了的女生,害死了至少几十个人,刚才还要杀掉林梓萌。该杀的人,难道只有你能杀?韩大哥杀,就成了死罪?”

    “可他不只是杀!”

    陆雪芊今些日子一直与陆南阳缱绻缠绵,冰清诀大受影响,叶春樱眼中做不得假的清澈又让她不自觉心浮气躁,此刻气得连面颊都红了几分,“的确有些女子并非善类,可杀死之前还要淫辱,岂是正道所为!”

    叶春樱平静地说:“韩大哥如果真的那么做了,的确不对,但我相信他有改正的机会。他也能成为一个铲尽世间不平事的大侠,只不过我会努力影响他,让他不要那么不问青红皂白,不要那么偏激固执。”

    这讽刺陆雪芊岂会听不出来,她踏前一步,咬牙道:“我看你并非歹类,本无置你于死地的决心,不料你巧言善辩,心机叵测,黑白不分,包庇恶徒,你与韩玉梁,倒真是般配。”

    “谢谢你。”

    叶春樱澹澹说道,“我很高兴听见有人说我配得上韩大哥。可惜论本事,我还差得远呢。”

    “纳命来!”

    陆雪芊眼中杀机迸发,双足一错,身形如电,曲折连踏,迅速逼近叶春樱。

    可没想到,叶春樱携带的武器,并不只是手里的枪。

    她来之前为了以防万一,保住许娇平安后驱车拐了一趟事务所,从自己近期陆续采购的装备中挑选了几件。

    所以才会来的稍微迟了一些。

    她轻轻一掀衣摆,熟练地用拇指撬掉保险,将一个闪光弹丢到了自己面前,闭上了眼。

    这是她自己的判断。

    她之前就一直猜测,韩玉梁不属于这个时代,甚至,可能不属于这个世界。

    陆雪芊显然是和他来自一处的人,而且,看起来适应得更差,更笨拙。

    所以她相信,陆雪芊躲不过去。

    即使躲过去了,也没关系。

    那看起来很锋利的宝剑如果割掉她的脑袋,想必不会很痛。

    韩大哥救过她不止一次,她能还了这回,至少,死也瞑目了。

    不过陆雪芊的确中招了。

    她并不知道那金属疙瘩是什么东西,看外形下意识觉得是手雷,可又不明白为什么叶春樱要扔在自己身前不远。

    她觉得是什么更古怪的恐怖暗器,便下意识停住脚步,定睛看了过去。

    下一秒,闪光弹炸开了刺眼的白光。

    尽管不是军用的震撼型,闪光弹爆裂的声音也依旧刺耳,叶春樱睁开眼后,迅速深吸口气勐拍两下颈侧缓解持续的耳鸣引发的澹澹眩晕,跟着马上举起了枪。

    陆雪芊受伤的右臂垂着,左掌握着有些变形的宝剑,正在对着看不见的敌人挥舞。

    叶春樱端稳枪,搂下扳机。

    砰!当!当啷!剑身与剑锷连接的地方被打断。

    反射着森冷寒光的剑刃,凌空转了两圈,摔落在地上。

    陆雪芊睁开紧闭的眼,视力随着眼神中的杀气一起恢复。

    但她马上就意识到,打断剑之后,叶春樱是可以继续开枪的。

    叶春樱并没有,她只是保持着瞄准陆雪芊小腿的姿势,静静地望着她。

    “为什么没有杀我?”

    “我还没杀过人,如果可以的话,今后我也不想杀人。”

    陆雪芊弯下腰,捡起那截断剑,收进剑鞘,臼齿后的肌肉因用力而微微跳动,“不妨告诉你,我只要有机会,依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杀韩玉梁。”

    “那么,我也一样不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他。就像,他曾经保护我的时候那样。”

    “他是为了得到你的人!”

    叶春樱露出一个略有些落寞的微笑,“没关系,我……也一样是因为想得到什么,我并不是那么无私的傻瓜。”

    “你叫叶春樱,对么?”

    “是的,树叶的叶,春天樱花的春樱,这是我爸爸起的名字,他非常喜欢,我也一样。”

    陆雪芊缓缓往后退去,“我不知道韩玉梁在这个世界到底都做了什么,为了你今晚所做的事,我愿意再去了解一下。也许,了解之后,杀他时,我会给他一个痛快。”

    叶春樱没有接茬,而是很诚恳地说:“打断了你的剑,很抱歉。不过,那如果是杀人的凶器,也许断掉反而是好事。”

    “那仅仅是对奸恶之辈的好事。”

    在这样的交谈中,两人越离越远。

    但直到最后她们消失在彼此视野的极限之前,两双同样坚定明亮的眼睛,仍在专注地对视着。

    而陆雪芊都已从视野中消失良久,叶春樱的枪,依然稳稳端在面前。

    就像是她已经把一切,都紧紧握在了自己的双掌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