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墨玉麒麟传 > 【墨玉麒麟传】(7)
    第七章219-6-8之后的时间,邋遢老头一直指点李翰林的内功和武学修炼,四周的原始深林,丘陵湖泊,都变成了李翰林天然的练功场,到处都有他上下翻飞的身影。

    白天他跟随邋遢老头练习轻功剑法,捕捉鸟兽,采摘野果;晚上老头便教习李翰林《麒麟决》心法。日复一日,李翰林的内功、武学都达到了老头难以比拟的地步,有几次与老头对攻,丝毫不落对方下风。

    一日,李翰林从熟睡中醒来,发觉那邋遢老头躺的石床上空无一人。他走出石屋,却发现老头独自一人,坐在不远的湖边。

    “师傅早啊……”李翰林见老头面朝湖水,按照日常下跪问好“翰林!为师教了你多少时间了,你还曾记得?”老头的口气突然严肃起来,这让李翰林有些不安。

    “一年两个月零十七天。”李翰林有记录日期的习惯,每过一日便在墙上划出一道痕迹,所以记得清清楚楚。

    老头叹了一口气:“翰林,我的徒儿……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了,你是应该出去报仇了。”

    李翰林脸上一喜,但随之又黯淡下来:“那,师傅,您怎么办呢……”

    “你师父我,已经拖了太久了,是该消失了!”老头转过身来,伸手将李翰林吸了过去。李翰林想反抗,却感觉老头的手掌迅速按在他的额头上,李翰林只感觉自己脑子里好像被强行灌入了,这些东西越来越多,李翰林头疼欲裂。

    “为师寿元将尽,等不了那么久了,便给你灌顶传功,好让你更上一层楼!”

    李翰林心中的不安感变成了现实,她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师傅!求求你不要死啊!我不要你的功力了!不要啊……”

    “傻徒儿,我本来就是个该死之人……十多年前也许我就该死了!现在的你,连我也无法达到。为师的山洞里还有一柄碧海狂林剑,乃是我麒麟门师门至宝,算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

    终于传功完毕,李翰林的脑袋终于不疼了,可一看到师傅的样子,泪水噼噼啪啪的往下滴。邋遢老头浑身死气,原来还嫌光洁的皮肤已经变的干枯,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几岁。

    “傻徒儿,记住了,为师一直没告诉你自己的名字,为师……老子叫左道青……”老头用仅剩下的力气,抚摸了李翰林满是泪水的脸庞。

    “师傅!师傅!师傅!不要啊!”李翰林泪流满面,可左道青抚摸他的手已经垂下,已然仙去。

    之后一番搜寻,李翰林找到了左道青的佩剑,就是那把碧海狂林剑。剑鞘和剑柄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拔剑而出,剑长三尺二,重九斤;李翰林对着洞内的石案随手一劈,一般被斩成两段。

    “好剑!真是好剑!”李翰林感叹一番,走出洞外,将一些灌木遮掩在洞口。

    在外面的空地上,李翰林将左道青的遗体收敛起来厚葬,又用宝剑为其劈开大树和山石为老头做了棺材和墓碑,再用剑在上面写刻字:恩师麒麟门左道青之墓徒李翰林泣立李翰林在墓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十个响头,随后运起轻功,踩着陡峭的山石飞上那断崖。

    一年过去,垣曲崖还是老样子,李翰林飞上崖顶,居然还有正一派门人在采集草药。

    “喂,你们!你们是玄诚子座下的弟子么!”李翰林对着那些正在采药的外门弟子喊道。

    一个外门弟子突然听到有人喊他,转头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野人!

    师弟有野人!”

    “啥?”另一人看到了李翰林,吓得连药篓也不要了:“妈呀!野人,有野人!

    师兄快逃啊!”两人一会儿就逃得无影无踪。

    。

    “……”李翰林想了一想,突然噗嗤一笑,一年在这山谷底下只知道和左道青练武,不修边幅。那么长时间自己早已蓬头垢面,而且还穿着粗麻做的衣服,怪不得那些人说自己像个野人。李翰林拔出碧海狂林剑,割去了自己的大部分胡子和头发。

    “是该回宗门看看了!”李翰林稍微收拾了一下,将剑背在身上,拔腿狂奔。

    一路上场景向后飞逝,自从左道青去世,他从未有如此痛快过。李翰林一路长啸,倒是吓坏了不少正在背水采药的正一派门人。一阵鸡飞狗跳以后,众人只见一个邋里邋遢的“野人”踏着通往正一派的山路绝尘而去——“老祖……你慢点……月奴……后庭……好胀……”

    正一殿地下室,大床上,一老一少两具肉体相互交缠。白山老祖将冷艳高贵的正一派大师姐摆成狗爬的姿势,挺着自己的狰狞肉棒,进入了她的后庭。

    白山老祖的双丸和女体的软肉相撞,“啪啪”之声不绝于耳。虽然用了蜂蜜润滑,可薛茹月的后庭还是稍显干涩,枯瘦狰狞的肉棒在身下女体的后庭中进进出出,每次都带出一些混着泡沫一般的液体。

    “月奴……你这后庭……与你那个仙人玉洞相比,滋味完全不同!老夫给你的物件……看来还是有点好处的!”白山老祖托住薛茹月的两瓣臀肉,一下一下的插着,每次那枯瘦狰狞的肉棒,都会尽根刺入薛茹月的肛肠最深处。

    “月奴……您给月奴的……琉璃后庭珠……月奴……天天戴着呢……参加早课的……时候……差点被发现了……”薛茹月被那后庭中那一阵阵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快感弄得魂飞天外,再登云霄,连话也说不利索。

    “好……好……”白山老祖还想说什么,突然一顿,将那后庭中的肉棒抽出,飞快的穿上衣服,又变成了那个仙风道骨的正一派掌门。

    “老祖?怎么了?”薛茹月斜躺在床上,还以为是自己没有服侍好白山老祖。

    “老夫感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奔着我们正一派过来!奇怪,怎么无故有高手上山,却不行拜帖之礼?”白山老祖系好腰带,走出地下室,而薛茹月拿起一块丝帕,擦干了后庭外的污渍后,才穿上道装,匆匆跟了上去。

    “月奴!召集门下亲传弟子,全部!”老祖想了一会儿,沉声道。

    “为何?”

    “气息强大,孤身一人,没有事先拜帖,怕是来寻仇的!你们先去找到此人,这会儿他应该在半山腰了,一会儿老夫去会一会他!……等等!”

    白山老祖突然嘿嘿一笑:“月奴,把老夫给你的物件插进后庭再走!今日月奴就不用穿亵裤了!”

    “是!”薛茹月不敢不从,她撩起自己的臀部位置的连身道装裙摆,从白山老祖枯瘦的手中接过一件类似“珍珠串”的东西。这琉璃后庭珠来自离天城,据说是从合欢宗手中流出的物件。但不同的是这珍珠串是用上好的琉璃珠串成的,而非普通的木珠或者铁珠,而且这一串的颗粒明显要大许多,显然是为了增加女性后庭的乐趣。

    当冰冷的琉璃珠接触到后庭,薛茹月感觉浑身一个激灵,但是还是咬牙忍着后庭的胀痛,将第一颗琉璃珠塞进了自己的后庭,随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直到第七颗琉璃珠被塞入后庭,薛茹月才松了一口气。

    “老祖,物件戴上了……”薛茹月道。

    “再说一遍!”白山老祖有些不悦。

    “老祖,”薛茹月深吸了一口气:“贱奴薛茹月,已经将老祖赐予的琉璃后庭珠,塞入了贱奴的后庭,请老祖欣赏!”薛茹月颤抖着转过身将连身道装裙摆撩起,给白山老祖欣赏。

    只见那两瓣浑圆臀肉之间未着寸缕,微微变色的后庭清晰可见,而那后庭塞,只留下一个细细的金属把手,伸出那紧闭的后庭肉洞。

    “这琉璃后庭塞经过长期后庭软肉温润,透明的琉璃珠会逐渐变成浑浊的颜色,除了如厕,不许取下!若是老夫发现你私自取下,别怪老夫让你尝尝坐几个时辰木驴的滋味!自己说,戴几天?”老祖厉声道。

    “一十四天。”薛茹月道。

    “如此甚好!最近帮老夫多多物色一下年轻貌美的内门女弟子!老夫操了你那么多年,你身上三个洞老夫都玩遍了,也该换换口味了!”白山老祖的脸这才舒展开来,对着虚空一挥手,示意开宫门。

    “开宫门!”看门者大喝一声,“轰轰轰”正一殿厚重的大门在机关的作用下,缓缓开启。

    直到两人匆匆离开正一殿,门外的看门者又大喝一声:“关!”

    宫门缓缓合上,直至彻底关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