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亲手将爱妻推下深渊 > 【亲手深将爱妻推下深渊】(22)
    作者:大红点21971字数:8第二十二章:梅姐的取精舒然喝下雪蛤燕窝粥后,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按摩床上睡着了,白皙的皮肤在精油的浸润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粉扑扑的更显娇嫩。

    梅姐秘制的雪蛤燕窝粥加了特殊的佐料,舒然也是有所察觉的,但梅姐的合理解释加上舒然的亲身体会,又让舒然欣然的接受了,雪蛤和燕窝本来就是女性调理的圣品,再加上“安神的中药”,让舒然每次小睡后身心都无比放松,整个小肚子里的子宫也暖暖的,被黑川用中药强行灌服,性器官二次发育造成的卵巢作痛,似乎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

    “你怎么好心的给她喂起了叶酸和孕酮?怎么,女人的同情心泛滥了?”

    王经理看着舒然平坦的小腹,两只死鱼眼闪出光芒,不知道在幻想什么,裤裆里的家伙事儿也顶起了帐篷……梅姐轻蔑的瞥了一眼王经理下体的异样,又看了眼舒然的纤美的腰身,无奈地轻摇了一下头,“柳妹妹是个好姑娘,傻傻的跟没心没肺一样,我和你们这些豺狼虎豹待久了,遇到这样不带心机的女孩,还真的想好好疼爱她……啧……哎,真可怜,心里有爱的人,却要被迫接受别的男人的糟蹋,肉体还要一次又一次地被迫达到生理高潮……你们这些臭男人总是琢磨点子,变着法儿地想搞大人妻的肚子,却不知道被迫产下孽种,是对女人最大的折磨……”

    梅姐哀婉的一叹,仿佛想到了自己,“如果柳妹妹最终也逃避不了因奸致孕的命运,我倒希望能帮她能顺利生产一个健康的孩子,蚁毒、中药、精油、药膏,又是催情催乳,又是促进发育,你们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药,加上被棒球棍反复捣捅过的子宫,一旦生下畸形的孩子,女人这一辈子就全毁了……”

    “那是老陈和你老公他们蹂躏的,跟我可没关系,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淫美的肉玩具,可以全心全意地为我生儿育女。”

    王经理站在按摩床脚,用粗胖手指强行分开舒然紧紧勾拢的小巧脚趾,肆意地捻揉起来……昏睡中的舒然像是又梦到了什么旖旎的场景,精致的容颜蕴含着民国时期美人的韵味,细腻的鹅蛋脸一抹潮韵,落满红霞的圆腮上苹果肌柔嫩迷人,紧闭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像是在用勾魂的双眸暗送着秋波,高耸肥硕的巨乳涨得圆膨膨的,像两颗甘美的椰球,随着舒然轻柔的呼吸,在胸口颤颤巍巍的起伏着,清晰可见白得透光的皮肤下那淡蓝色的静脉一丝一丝的散布在乳球上。

    被迷迭香精油浸润出淫靡光亮的浅紫红乳头,顶端细小的乳孔微微张开,甜美的乳汁也不由自主地丝丝溢出,涓滴成流,缓缓的向身体两侧滑落,乳头上面一左一右悬挂的碎钻和红宝石,也在起伏间被灯光照射的魅惑无比,熠熠生辉。

    一双长腿赤裸裸的微微打开,从修长丰润的白皙美腿到平滑的柔美脚面再到精致的可爱脚趾,蹬直绷成了一条直线,目光从脚底沿着诱人无比的腿线一路向上,会发现女人的私密部位大小阴唇已像蝴蝶一样张开了翅膀,潺潺的蜜液让光洁的股沟滑腻不堪……这个睡美人仅仅经过三四个月的“培训”,便脱胎换骨一般褪去了洋溢二十几年的青涩,换上了一副成熟丰盈的美艳,却不知道她的丈夫再一次见到她时,是何等的惊心动魄……“柳妹妹的状态不对啊,我的精油只会慢慢催生她的情爱,让她对身边最近的男人产生依恋,但绝对不会让她这样性欲难忍,你是不是没有按照我的计划,私自又做了什么手脚……”

    女人的观察总是细腻,梅姐看着睡梦里的舒然再一次将素手插入胯下,被两条大腿夹紧摩擦,面色渐渐凝重……王经理嘿嘿的坏笑着,悄悄向床头走了两步,用手指捻住舒然悬挂着红宝石吊坠的右乳头,捏着浅紫红色的乳晕,向上慢慢提起,整只球圆右乳变成了白白长长的竹笋状,颤巍巍水嫩嫩的……王经理一努嘴,示意梅姐注意看着乳头,然后把手指松开,拽长的右乳仿佛被装上了绷紧的皮筋,啪的一声弹性极佳的撞回到胸口,连带着左侧的乳球也跟着一起激起了晃眼的白色乳浪,一股白色的乳泉从右球顶端激猛喷出,天女散花一般散射的到处都是腥星白点……昏睡中的舒然只是可爱的蹭了蹭身子,嘴里嘟囔嘟囔,却浑然不觉。

    “你到底还是给她用了那个药!是不是?那是有副作用的!”

    目瞪口呆的梅姐回过神后有些痛心疾首,快走了两步抓住王经理的胳膊,“我给柳妹妹胸部涂精油的时候就觉得里面溢满了奶水,真是太多了,我还以为是个人体质问题,没想到却因为你这个变态!”

    “小点声,把柳婊子吵醒了怎么收场,我和老陈是合作关系,他能放你回来一方面是想近距离的调度合作进度,另一方面肯定也是想给我示好,顺便让你帮我,你这样能给谁交差?”

    王经理一改笑面佛的伪装,恶狠狠的低声向梅姐训斥,“多潘立酮本来是治疗胃病的药,但是也能通过干扰多巴胺抑制脑下垂体制造泌乳激素的作用,间接使得泌乳激素激增,增加乳汁分泌本身就是它的副作用……是的,我承认,其他的副作用还是有一点点,但也不过只是让人胃口大开而已……”

    “我不相信你只用这一种……”

    聪慧的梅姐闭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仿佛在自嘲她真的成为了罪恶的帮凶。

    “嘿嘿,我就知道瞒不了你……柳婊子每天早晨的牛奶中,除了多潘立酮增奶的,还加了枸橼酸氯米芬,促排卵的,也没啥副作用,不过就是尿多点……哦对了还有些许的媚药,我这几天喜欢看她在办公室里发骚……其实,柳婊子也喝出了牛奶的口感不对劲,我骗她说高端的澳洲牛奶就这个味道,这傻妞还真信了……”

    梅姐审慎的看着老王的双眼,“我还是不相信你会让柳妹妹生下你的孩子……我不知道你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我了解你,嫁给你那么多年,你也丁克了那么多年,我知道你是个极其自私自利的人,自私到变态,甚至还睚眦必报,你的世界里只活着你自己,谁也别想占你的一丁点的便宜,你怎么会让一个孩子去分薄你的产业……连你自己妻子的股份你都要勾结外人一起夺去,甚至把她送给恶魔接受非人的折磨,就是因为她,为了你,为了这个家,被银行行长奸污……身子不干净了,你就立马变了一个人……”

    梅姐回忆起自己的悲惨经历,聪慧明亮的眼眶里迸出了晶莹的泪水,“你的结发夫妻不干净了你都会弃之如敝屣,更何况是一个脏透了的性奴,你真的会想夺妻?

    呸!

    我不信!”

    “人是会变的!离婚两年了,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我没有爱上她,我只是想让她变得更美而已……”

    王经理的嘴脸上挂着奸笑,说出的话和放出的屁一样,没人信服……“想不到两年后,我再一次被你骗了……我原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柳妹妹,只是想夺妻做老婆而已……让她离开她的废物老公,那个亲手把她推下深渊的垃圾,而爱上你,这没问题,我答应你,陈登九也是这么交代让我帮你的……对于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虽不算好,但总不能坏于落在陈登九手里……真没想到,你却想把她变成无性不欢的交配机器……”

    “嘿嘿,寒梅,被黑川老鬼洗脑的你,不该这样充满同情心了啊,你该不是爱上柳婊子了吧,我知道你现在厌恶男人,喜好女色了……不如你回来,我让你做大,柳婊子做小的,咱们俩一起调教她……”

    “滚开,我真后悔当初怎么就答应嫁给你,被你迷奸后看着你痛哭流涕的跪在我面前,我怎么就心软了呢,还把父母的产业像傻子一样交给你去打理,现在全被你这个狼心狗肺东西夺去了……变态!和你多待一秒我都觉得恶心……”

    说着,梅姐恨恨地转身离开……梅姐刚刚走到床尾,却不想被王经理快步赶上……王经理右手一把抓住梅姐的左上臂,向自己怀里使劲一扯,随着一声压住嗓音的惊呼,梅姐被拉着转身撞倒在王经理胖胖的肚皮上……感觉梅姐双手挣扎着要推离,王经理连忙把住梅姐的右肩,将两个人紧紧的贴面在一起。

    。

    王经理的厚嘴唇贴着梅姐的耳孔,柔声细语,“寒梅,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结婚二十年,我日了你也得几千次……我知道你心里面还有我,给我打电话让我听你叫床,是想让我吃醋是吧……你成功了,我又爱上你了……”

    “你这个流氓,混蛋!放开我!……嗯,啊——”

    王经理的肥厚嘴唇猛地吸裹住了梅姐敏感的耳垂,喷出的一丝丝热气通过耳孔向梅姐的大脑侵袭……看着梅姐刚才挣扎的躯体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王经理又学着挑逗舒然的样子,趁热打铁地用肥舌在梅姐脑下后颈一舔……“啊——不要,放手,嗯——”如狼似虎的年纪,饱经调教的肉体,怎堪这样色情的挑逗,梅姐小肚子里内藏的欲火一下子就如同火山爆发般被王经理点燃了……看着梅姐敏感的身子在自己怀里打了一个激灵……目光迷离,小嘴微张,滴滴的香汗在短发的鬓角滑落,王经理露出了得意的笑,“嘿嘿,寒梅,你毫无保留地教会了我怎么挑逗柳婊子,却没有想到我对你还能举一反三……”

    “嗯——你,无耻!——你,啊,别舔耳朵——嗯!”

    梅姐努力控制着自己愈发急促的呼吸,强忍着不发出一丝呻吟,但笔挺的鼻腔出卖了她,哼出了鼓舞男人性趣的悠扬美音……“别急,还有更无耻的……”

    王经理将梅姐的身子一转,猛的把她的上半身压在按摩床上,迫使梅姐撅起了包裹着女技师制服的肥圆屁股。

    聪明干练的梅姐这时就像普通女人一样娇弱可欺,女人美丽的头颅被矮胖男人压住细颈摁在床脚,女人的柔臂被矮胖男人别到身后,用解下的领带捆束拉紧,女人的瘦腿被矮胖男人的粗短双腿夹紧并拢……“嗯,还没发福,骚腿还是这么瘦长……喔,奶子又肥了一大圈,这样才够你那三个日本野种吃饱……该不是你吸收的营养全堆积到你的奶子和肥腚上去了吧……来,让我看看你那被日本老鬼子操圆的大屁股是什么样……”

    王经理一手摁住梅姐的脖颈,另一只魔爪沿着梅姐的黑丝长腿向上逡巡,揉捏了几把梅姐的巨乳后慢慢往下,划过肉感微赘的小腹,透过制服短套裙的下缘向裆里一扣……终于触及了梅姐最隐秘的部位。

    “王莫若!你疯了,你要是敢侵犯我,我老公饶不了你的!”

    全身被王经理控制住,恢复冷静的梅姐不得不把黑川搬出来自救……“你再大点声就可以把柳婊子喊起来看你和我做爱了!”

    王经理看到梅姐一下子抿住嘴不再挣扎,一声冷笑,“那个老鬼子,我怕他?

    要不是老陈的面子,我能让他占着我的股份,吃了我的早晚要他连本带利吐出来……哟,老婆,两年了你还是这个习惯,知道我不喜欢女人穿内裤,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王经理拉下了梅姐的套裙腰后拉链,失去束缚的套裙却因梅姐的硕臀撑着没有下滑,王经理鱼眼色眯眯的一乐,嘿嘿,真肥,然后又粗暴地把裙子向下一扯,这才落到脚下……“开裆的黑丝裤袜,寒梅,你越来越骚了,你这是准备今晚勾引我吗?倒省得我撕了……”

    “放屁!我这是给我小情人穿的……哦哦,轻一点……”

    “那个鸭子?哼,我今晚就找人让他再也做不了男人!”

    王经理撂下狠话,带着火气用粗短的双腿从后面使劲插入梅姐并紧的两条黑丝美腿中间,然后顶着梅姐的腿弯用力向两侧一劈,彻底地掰开了梅姐的瘦长双腿。

    “凌老师,谢谢您给我上生理课,教我如何找G点,我现在来给您交作业,您检查下我找的对吗?”

    王经理伏下身子,用自己的圆肚子压住梅姐的腰背,解放出来的那只胖手伸入了梅姐的胸前,去解开梅姐的制服和衬衣衣扣,却不忘用自己恶心的肥舌继续撩拨着梅姐的耳后,说着阴阳怪气的荤话,让梅姐酥麻的抻直了脖子……王经理另一只手夹在梅姐圆硕的腚沟里,在后面抚上了梅姐鼓起的阴阜,一下挤捏一把勃起的阴蒂,一下又顺着肥厚的阴唇上下滑动,一下还在屄穴口轻缓地拍击出水声……如狼似虎的肉体瞬间溃不成军,一阵阵快感不断侵蚀着梅姐的意志,她那骚媚的肉穴也开始收缩,蠕动的粉肉像一只活跃的软体动物,咕唧咕唧的吐出泡泡……看着梅姐浑身变得酥软,抻直挺起的脖颈也无力的伏倒在按摩床上,王经理趁机把两指探入流蜜的屄口,里面早已是泥泞不堪,王经理轻车熟路的在里面找寻着目标,果然找到了一簇肉点,虽不及舒然的明显易辨,却也是凸起的一块,王经理轻轻一点,看到梅姐似乎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虽然压抑着没有发出呻吟,但梅姐不自主挺起的鼻腔告诉王经理,找对了……于是早上办公室的一幕在美容院重复上演,王经理用让舒然不断泄身的两指同样的使劲摁住了梅姐的这簇肉点,然后用猛烈的速度不间断地强力扣挖……不多时,梅姐的身体开始一阵剧烈的抽搐,阴穴里喷涌出一股水流,汩汩潺潺的尿湿了大腿上的黑丝,洒得地上也都是……看着被梅姐剧烈蹬腿踢飞了高跟鞋,王经理十分庆幸刚才把梅姐的红唇用自己已经解开衣扣的胖手用力捂住,不然梅姐一定会嘶喊出响彻美容院的潮吟……“说,你还爱我!”

    王经理放开了捂住梅姐嘴巴的胖手,等待着她的答案……“我爱——你!妈!逼!”

    梅姐红赤的双眼向后愤怒的斜瞪着……王经理撇了撇嘴,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手指再一次捅进梅姐湿滑的阴道……在《电车之狼》里,女体有一种特质,高潮过后,下一次高潮就非常容易,且一次比一次急促,一次比一次强烈。

    梅姐也是普通的女人,第二次的高潮也一样来的更快更猛……王经理把手从梅姐的膣腔里抽出,整只手掌裹满了黏稠的爱液,牵出一条水滑的银丝,让老王忍不住使劲甩了甩手,梅姐被指奸泄洪的阴道酥麻的无法闭拢,像张开的小嘴,一张一弛的……。

    “说爱我……”

    “我……爱你……”

    梅姐口是心非的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说你是贱人!”

    “放!屁!呜——”梅姐使出仅剩的气力想回头啐王经理一脸唾液,却被王经理捂住嘴捏回到到自己的嗓子里……这次王经理换成三根手指,另一只手捂住了梅姐的口和鼻……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那上下翻腾的熟美肉体,仿佛是掉进油锅里的活鱼,汹涌的潮吹,洋洋洒洒的喷溅在王经理的西裤上……窒息的感觉让梅姐头晕耳鸣,似乎丧失了五官感知,这让下体的快感更真实更敏感地传递到大脑里,缺氧的憋闷涨红了梅姐的脖子,仅在跟着王经理念淫语的时候才能获得仅有的喘息……最后在泄身脱水和目眩神迷中,梅姐服从于自己的肉体,一次一次地说出了自己是贱人,是母狗,是飞机杯,是王经理的性奴隶的话……接连不断的高潮让梅姐瘫软无力的趴在按摩床上,全身都持续着不自主的抽搐,双眸圆睁空洞,目光涣散迷离,咧开的嘴角缓缓淌出一线淫靡的香津……王经理解开了梅姐被束缚在背后的双手,梅姐也慵懒的不愿反抗,任由王经理脱掉她的制服小西装和白色衬衣,以及海碗一样罩杯的黑色大号文胸,温顺的就像是被驯服的野马一样……娇媚的熟女乖乖的趴伏着,圆滚的大屁股高高的撅起,两瓣黑丝包裹的丰腴臀肉显得更有弹性,接连着外开成八字两条略显瘦美的黑丝长腿,臀缝中间泄身后的水腻肥屄肿胀的像一朵花苞,娇嫩的膣肉被喷潮涌鼓出穴口外,充血变得红艳艳的,上面还沥沥的悬滴着粘稠的爱液……看着梅姐赤裸白皙的美背上被黑川亲手刺满了传统日式纹身,花团云海拥簇下,一个和服不整,肩腿外露的折扇艺伎双脚被毒蛇缠绕,低目垂泪,虔诚地向面前的枯瘦冷峻的般若厉鬼服拜,艺伎高耸的胸前纹着花体的字母“SlaveOfKurokawa”

    ……王经理对于黑川的恨意更胜……“贱人,你还纹上了黑川的奴隶,看我现在操死你老鬼子会来救你吧……”

    王经理圆胖的肥脸扭曲成狰狞的模样,一手在梅姐黑丝肥臀上发狠揉捏出红指印,一手解开自己的腰带,释放出胯下久候的毒龙……那高挺的阳物,又粗又硬,黑褐色的肉柱上青筋盘绕,顶端的龟头像李子一样肥厚,冠沟后有一圈深深的肉棱。

    王经理在梅姐的翘臀上狠抽了一巴掌,“贱人,把你的大屁股像母狗一样撅起来!”

    梅姐好像真的在刚才的不断高潮中被驯服了一般,顺从地用手一左一右掰住按摩床的两侧床帮,主动收腹塌腰,上身紧贴床面,肥臀高高翘起,一双瘦脚也踮起脚尖向两旁放飞地叉开,淫美的娇躯弯成了一个风骚的直角,滑腻腻的蜜穴从翘臀下面肆意的凸露出来,开出团团褶褶的肉花……王经理把翘起的龟头向下摁了摁,找准位置,抵在了梅姐的肉穴口,却不再前进……“主人……快操我……喔,好硬……”

    梅姐像是品尝自己的口红一样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双迷离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眼波水汪汪的回首看着身后的那个即将进去自己身子里的胖男人。

    王经理笑骂一声骚货,双手掐住梅姐的瘦腰,大毛屁股猛地向前一顶,那巨大黑茎便“噗呲”一声就尽根没入梅姐的腔道中。

    “啊呀!——”后入的狗奸姿势让肉棒插的更深,王经理的龟头一下子正正击中梅姐的宫颈花心,强烈的撞击感仿佛要把梅姐的心脏都顶出来……就像是在赶时间一样,王经理这一次没有保留,一上来就是瞄准G点的直接冲刺。奋力的撞击,好象每一下能都要把梅姐顶穿一样,让梅姐一下子爽到了极点,嘴里忍不住想要高声浪淫,却又被王经理捂上了嘴,只能用鼻腔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嗯嗯嗯……”,这样的冲击太猛烈……梅姐像游泳的青蛙一样,踮脚一跳,两条光滑的黑丝美腿向后反勾,夹住了王经理的胖腰,想要减少王经理进击的幅度,以期减弱下体的冲击,却不想这样岔开的双腿让王经理插的更深,捅的更猛……看着梅姐后悔的想放下双腿,王经理连忙一把掰住,强迫两腿丝腿像黑色游泳圈一样缠绕在他的腰间……不一会,强烈的快感让梅姐开始挺动自己的黑丝肥臀,欢快地迎合起了王经理的捅插,两只黑丝脚也绷得直直的,小巧的紫色脚趾甲向足心魅惑的勾着,圆润的脚跟在王经理的腰眼肾上不断的摩擦,后腰上丝滑柔顺的感觉让王经理的射欲也不断攀升……感到身后王经理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捏住自己双腿的胖手也掐到了肉里……梅姐一边喘息一边骚浪的回首腻声祈求,“主……人,射吧,射……进贱人……的骚逼里!”

    王经理凝着眉,却不为所动,在快感来临之际,猛地把阳具抽出,巨大的冠沟剐蹭着梅姐腔道内壁的褶皱,带出一大团白色的淫液……然后在梅姐诧异的目询下,快速的手铳几下,把自己白浊的精液射进了舒然的粥碗里…………“柳婊子还能睡多久?”

    王经理从随身带来的包里取出一个细长的注射器,没有针头,而是更细的软胶嘴……梅姐慵懒的看了下挂钟,“还有十分钟不到吧……”

    “会有点疼,她会醒吗?”

    “不好说,你要干嘛……”

    只见王经理小心的荡走粥碗上面的液清,然后把下面浓厚凝聚的精团吸满了整条注射器……梅姐瞪大了眼,“你要人工授精?没用的,她体内的麝香还没有完全清除,怀不上……”

    “吃了那么多天排卵药,我算准了柳婊子今天会排卵,管它能不能怀上,让我的精子强奸她的卵子也让人无比兴奋……来,掰开她的腿,把逼露出来……”

    梅姐在王经理狠厉的眼神下,听话的将舒然的两条裸腿朝两侧丑陋地掰开,把腿根间的蜜穴夸张地绷裂出来,还在做春梦中的舒然,耻骨上方的阴蒂勃起挺翘,闪出浅紫红色的水光,两片又肥又厚的阴唇翻开在两侧,中间洞口水汪汪的好像娇嫩的粉红玫瑰……王经理带着涂抹了润滑剂的一次性医用手套,小心的扒开舒然的阴户,然后将裹满润滑剂的细长注射器顺着舒然的膣腔,缓缓的滑入舒然的体内……“你真的还爱我吗?”

    梅姐看着王经理小心翼翼地给舒然授精,小女人一样的吃起了醋……“爱啊,一直都爱……”

    王经理小心的感受着注射器的阻力,心不在焉的回复着梅姐的问题……“哎,咱们俩要早这样多好,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有我,那个奸污我的银行行长,听说后来坠楼了,是不是你为我报的仇……”

    “睡了我的女人,我还能让他活吗?我找人先写了个匿名信举报他贪污,然后再把他推下楼,嘿嘿,最后警方竟定性为畏罪自杀……”

    梅姐看着王经理的注射器伸入着顶到了阻挡,便乖巧的配合着把舒然的小腹往下一按……随着睡梦中的舒然眉头一颦,琼鼻哼出了微弱的痛吟,王经理手中的注射器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畅通地又递入了两厘米,彻底突破了舒然的子宫颈……热切的看着自己又浓又臭的精液灌注进了舒然的子宫后,阴险的王经理还不忘让梅姐再用晚香玉药膏堵满舒然的整个阴道,不让精液外流一滴……看着王经理心满意足的离开,梅姐在心里不由恨恨的臭骂,曹尼玛死变态,还真把老娘当成飞机杯取精器了……还好,老娘也是做戏陪你玩的……蠢猪!

    梅姐看了眼舒然穿环的乳头,嘴角露出了阴谋得逞的诡秘笑容……(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