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网曝门的阴谋 > 网曝门的阴谋(02)
    【第二章】219-6-7林雪放下手机,是的,她说谎了,而且可以算是谎话连篇,她希望陈浩可以原谅自己,所以她必须让自己显得无辜一些,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是在不断说着说谎呢?不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昨晚的记忆,她已经模煳不清,只记得被王刚和吴杰弄得欲火焚身,现在想起来,自己一定是被下药了,琳姐知道这一切吗?是她让自己堕入深渊的吗?在她的眼中,琳姐是那样的完美,对她是如此的体贴,如果真的是琳姐安排的,她又是为了什么,钱吗?可是她明明已经那么有钱了,亦或是琳姐根本不知情?

    出了芭提雅,林雪就更是记不清具体发生了什么了,残破的片段中,她似乎又去了一间KT,然后再次和男人发生了关係,甚至包括口交。而现在,她竟然躺在一间酒店的床上,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只是一片狼藉的床单和乱扔在地上的一个个避孕套说明了昨夜大概发生了什么。

    她看着自己全裸的身体,那是如同车祸现场般的一片混乱,乳房似乎被人咬过,上面留有几排红色的牙印,平坦的小腹上躺着两个噁心的避孕套,粘稠的精液从避孕套里流了出来,在她的身上形成了粘煳煳的两片精斑,最让她愤怒的是,王刚用的那个金钢狼牙套此刻竟然停留在她的小穴里。

    “啊,好痛!”林雪把金钢狼牙套往出拉了一下,乾涸的阴道被狼牙套撕扯着,传来了针扎般的疼痛感,但林雪还是硬忍着,把那噁心的东西拔了出来。

    她的下体也是凌乱不堪,精液、淫水、避孕套润滑液和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形成了一层轻薄的脆皮,如同纸尿裤一样完全包裹住了林雪的臀瓣和阴阜。

    急匆匆的冲进卫生间,林雪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花洒,她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昨晚这绝对算是轮奸,报警,我要报警,我要让他们都被抓起来。一边冲着淋雨,林雪一边愤怒的想着。等等,不行,昨晚也不知道有几个人轮奸了我,如果我报警,那大家都会知道,这样陈浩还会要我吗?我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吱嘎……砰”就在林雪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忽然听到房间的门被打开又关上了。

    “谁!”林雪在卫生间里急切的问道,然而并没有人回答,因为太着急,她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衣服在哪里,也忘了拉上酒店门口的扣环,就这样冲进了卫生间。现在她想要出去,然而自己此刻不着寸缕,根本出不去,无奈的她只好威胁道“谁!在不说话我要叫了!”她的威胁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还是没有人回应,等了十来分钟,林雪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可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竟然被打开了,王刚一脸淫笑的站在门口,手里还晃着林雪的手机,萤幕是亮的,正是她刚刚和陈浩的聊天内容。

    “小婊砸,挺能编啊!这小狼狗是你男朋友?你眼光不行啊,还花你的钱。要不要跟着哥哥我,包你吃香喝辣。”“你去死,王刚,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告你强姦!”“呦呵!性子还挺烈啊,还报警抓我?告我强姦?你先别急,先看看这个。”王刚一边说着,一边把林雪的oppo手机随手放到了一旁,他从大裤衩兜里摸出了自己的iphoneX,打开了一个视频。

    林雪看着视频,脸色由愤怒转为震惊又变成哀羞,手机的萤幕里,一个女孩正骑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乱甩着一头秀发,一只手按在身下男人的身上,另一只手竟然拉着男人的手摩挲着自己勃起如葡萄般的乳头,男人就是王刚,而女人则是自己,不得不说,iphone的摄像效果绝佳,就连林雪媚的要出水的表情都拍的一清二楚。

    “你看这像是强姦吗?要不还是我报警吧!是11还是12来着?你说我要不就认个招妓,然后被你仙人跳?敲诈好像比招妓的罪重多了吧,或者我把这个视频放在网上?”“你……你……混蛋……是你们下药的!对,是你们下药的!”“下药?你有证据吗?要不你去医院验一验?能验出来我跟你姓!”“呜呜……”林雪哭了,哭的歇斯底里,她不明白自己向来老老实实的,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王刚则在一旁没有一点要上来安慰的意思,自顾自的吃着刚刚买回来的外卖,一边还看着手机。

    就在林雪哭的伤心欲绝的时候,王刚忽然拍了拍她,说道“先别哭了,看看,现在网上对你可是骂声一片啊!”林雪再次被震惊了,王刚竟然把她和陈浩的聊天内容放到了网上。

    “烂货,背着男友出去群P”“一看就是绿茶婊,现在这样的女人多了”“唉,我咋就没遇到呢,求联繫方式”“这哥们真可怜,女的说的话一看就是瞎编的”“现在的女人,就是欠X”林雪看着键盘侠们让人心痛的评论,忽然反应了上来“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密码!”“被肏傻了啊,什么都不记得,昨晚你求着被肏,问什么答什么,手机密码算啥,你银行卡密码我都知道,不过放心就两千块钱,哥哥我才看不上!”林雪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下看去,在她和陈浩的聊天记录下方,竟然还有一个链接,她点开链接,里面播放的是一个三十秒的短视频,视频里,自己正在一间KT里,lonelylonely的背景音乐下,她正跪在萤幕前方,墨绿色的连衣裙被掀到了腰间,露出了自己的情趣T-bak,吴杰从背后插入,王刚站在她的前方,自己正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操着,随着音乐的节奏,林雪竟然前后耸动着身体,彷佛取悦这两个男人一般。另外还有不知道多少个男人在旁边起着哄。

    。

    “你怎么敢把这个黄色视频放到网上,呜呜呜……”林雪哭着说道。

    “什么黄色视频,露点了吗?大惊小怪的,而且这个视频是从你手机上发出去的,哈哈!”“呜呜呜……你们……”“啊哈,我就是随口说了一句,竟然还真有这么多网友跪求8分钟视频完整版,还有出高价买的,你说我要不要……”“不行!不许在往网上放了!”“那个人出一千块呢!”“求求你……求求你……呜呜呜……”“我这其实倒还真是没有什么8分钟完整版的视频。”听到王刚的话,林雪大大松了一口气,竟然止住了哭声。

    “可是,8分钟的我没有,我有的是两小时的完整版啊?你说我要不要剪个8分钟的版本出来?”王刚的下半句话,差点没让林雪背过气去……“你说吧,怎么样你才不会把视频放到网上。”挣扎了五分钟,林雪终于鼓足了勇气说道。

    “吃饱了,要不要做个运动消消食呢?”王刚一边说着,一边大刺刺的分开双腿,坐到了床前。

    “你混蛋……”看到王刚的动作,林雪自然之道他所谓的运动指的是什么。

    “那个出一千块的人留联繫方式了,我看一下啊,没有电话,只有微信,先等我加一下。”“别……别……能不能先把窗帘拉上……”林雪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一般。

    “大白天拉上窗帘干什么。”“……那要不去卫生间也行……不要,别加……”林雪看到王刚完全理会她的想法,而且竟然打开了微信添加好友的页面,折让她心急如焚,随即立刻跑到了床上躺了下去。“你……怎么还在操作手机,我都答应了!你还要怎么样?”躺在床上的林雪看到王刚竟然像没事人一般,继续摆弄着手机,不知所措的坐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王刚的胳膊。

    “我要怎么样?你决定呢?死鱼一样的往床上一躺,以为我喜欢玩奸尸啊……”王刚不屑的说。

    “那你想怎么?”“怎么什么?”“怎么弄?”“弄什么?”“弄我!操我!”看到王刚竟然已经加了那个人做好友,林雪再也矜持不住了,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得先稳住王刚,不然他把完整版视频发出去,自己这辈子就真的是完了,恐怕全中国人都会看到自己骚浪挨操的样子,而且还是群P。

    “跪下!”王刚知道欲擒故纵也分轻重缓急,不能太过分,于是放下了手机。

    “什么?!”林雪大吃一惊,王刚竟然要自己跪下,可是人为刀俎,现在的形式已经是赶鸭子上架,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王刚的身前,然后跪了下去。

    她当然知道王刚可不仅仅是让她跪下这么简单,为了自己的名声,只好委曲求全,她一边跪坐在王刚的身前,一边伸出手去,准备解开王刚前门的拉链。

    “你干什么!”林雪再次大叫了起来,就在她解王刚腰带的时候,这个混蛋竟然又拿起了手机。

    “别紧张!别紧张!你继续,我就是放个片子来助助兴!”王刚看到林雪这么上道,淫笑着说。他打开了电视,然后把手机投屏,林雪回过头看去,电视萤幕上出现的正是之前短视频里那家KT,此刻的她应该刚刚进门,还处于醉酒状态,吴杰从背后扶着她,王刚则是把一粒一粒蓝色药丸连续不断的送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混着矿泉水让她喝了下去。

    “这什么破药,得吃这么多!”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视频里传了出来,不是吴杰也不是王刚,应该是林雪不认识的人。

    “一粒就够,不过吃多点效果好,咱这么多人呢!”王刚解释道。

    “这女娃行不行啊,你别捡尸捡个爱滋病回来啊!”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没事,熟人介绍的,应该没问题,再带个套,双重保险!”林雪正在向着身后的电视看着,忽然被王刚把头扭了过来。

    。

    “别看了,以后我发你一份,自己回去慢慢看。”王刚一边说着,一边扔给了林雪一个金钢狼牙套“给老子带上,然后先给老子好好吹!”“这……”林雪看着那凹凸不平的金钢狼牙套,想像着它上面那滑腻噁心的液体以及狼牙倒刺在口腔里刮蹭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想要逃跑,然而视频的威胁太过强大,她纠结了一番,终于狠下心来。

    然而此刻,鸡巴还是软的,根本带不上套,不过王刚的注意力也没在林雪的身上,而是美滋滋的看着视频,颇有重温旧梦的感觉。

    “这药效可以啊,喝成这样,还能这么快就发浪了!”视频里继续传来男人的声音。

    “哈哈,开始忍不住自己抠逼了,啧啧,这水声……屄得有多湿……让我闻闻……我操,真骚……”“你一边去,让我也闻闻……肏,够劲!”“这骚货乳头可真大,操,都能把衣服捅个洞。”“来来来,让我帮她一块抠……”“奶子交给我……”“嗯嗯嗯……”除了男人的声音,林雪开始听到了自己的呻吟声,看着视频,王刚的鸡巴也慢慢的硬了起来。林雪把金钢狼牙套戴在了王刚那尺寸巨大的阳具上,然后小心翼翼的舔了上去,一股奇怪的味道顺着味蕾传进了大脑,让她差点吐了出来,原因不光是味道,更是心理上的不适应,她从来没有带着套给人口交过(其实昨晚已经有了,只是她不记得)。

    强忍着呕吐感,林雪慢慢的把王刚的鸡巴吃进了嘴里,一点一点的舔弄着,狼牙套上的倒刺摩擦着她的舌头和口腔,让她的嘴里不断地分泌出大量的口水,顺着王刚的鸡巴流了下去,一直流到了王刚的大裤衩上。这让王刚急忙抬起腿,脱掉了大裤衩和内裤,扔在了一旁,不然衣服上到处都是口水,可就没法穿了。

    “嗯嗯嗯……不要……不要……不行了……”视频里传来了林雪亢奋的声音,她知道那是自己达到高潮的绝叫,没想到自己如此不堪,这短短的几分钟就达到了高潮,也不知道视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靠,这骚屄高潮了……跟钳子一样的夹我手指呢!”“不可能,你那有那么厉害,用手就能把人弄到高潮!”“哈哈,老子加藤鹰你不服!”“肏!我也试试!”“咦,这骚货醒了……”“小骚货,想不想被操啊?来,哥哥让你爽个够!”“走!把她拉到前面的台子上,一前一后夹个三明治!”“啊,对了,说道加三明治,王刚,马佳那个大奶骚货呢?好久没见到了!”听到马佳这个名字,本来小心翼翼吃着王刚基本的林雪忽然顿了一下,本来已经忘了的蛇精脸大胸妹的名字,一下子被她想了起来,这个马佳是她宿舍那个马佳吗?王刚难道就是马佳之前交往的那个土豪?而且马佳—竟然也被轮过?

    她这一停,王刚可是不愿意了。骂骂咧咧的说着“操,昨天还是专业级,今天就变成业馀级的了,是不是人多了你才会好好吹啊!要不要我再把那帮兄弟叫来?”听到王刚要把昨晚的人叫来,林雪吓了一跳,再也顾不上噁心感,卖力的吞吐起王刚的鸡巴来,然而,那根巨物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厚壁的金刚狼牙套,林雪根本就没法把它整根都吞下去,难道昨晚自己做到了?那岂不是要被插进喉咙里?

    “这还差不多。”看到林雪卖力的表现,王刚终于满意了,不知是口交的享受还是视频的刺激,他的鸡巴更加坚挺,林雪感觉自己的嘴巴都要被撑烂了。

    “马佳啊,完了那么多次,不腻歪么?我本来把她介绍给我叔叔,谁知道这骚货竟然还装不愿意,再往后我就没理她了,现在么,你得问吴杰,这小子看起来闷骚,实际上蔫坏蔫坏的,尤其是对大奶骚货。”“吴杰,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的,什么时候搭上的,马佳现在呢?要不叫来一起玩玩?”“别提了,上次带去海天盛筵,一不注意傍上一个黑社会老大,那个老大打发叫花子一样给了我两万块,让我识趣点,唉……”“这妞傻X啊,敢找黑老大,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是啊,现在吸上毒了,前段时间偷偷联繫过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瘦成毛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养的,奶还是那么大!”“然后呢?”“后来联繫不上了,我还被那个黑老大威胁了一顿。”果然就是马佳!林雪一边给王刚口交,一边心想。视频里这是想起了那首lonelylonely的歌曲,这让林雪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就这么想看自己被操么!”王刚说“起来吧,坐上来,边看你被操边挨操!”他把林雪拉了起来,让她背对着自己骑跨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把那根带着金钢狼牙套的怒挺凶器顶进了林雪的下体。

    “啊,好痛……”林雪感到自己的小穴几乎要被王刚撑爆了,一根根狼牙倒刺彷佛扎进了她穴壁上的嫩肉里。

    “疼?要不要来一颗药?包你爽翻天。”王刚戏谑的说。

    “不……算了……”视频里的林雪,被王刚吴杰一前一后夹在中间,奋力的操着,现实中的林雪,也正骑在王刚的身上,任由那尺寸夸张的巨物突入自己的蜜穴。

    “看看,自己是不是骚的掉渣!啧啧!”王刚淫笑着双手揉上了林雪的乳房,示意她好好观看视频。

    只见视频中,林雪彷佛不知廉耻一般,忽然吐出了王刚的鸡巴,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脱掉了自己的墨绿色连衣裙,然后自己把自己的娇乳从胸罩里面掏了出来,不断自摸起来。乳房的下摆被胸罩勒住,高高耸起,彷佛达到了C罩杯一般,乳头也兴奋的勃起着。

    似乎是因为喝过酒,一直跪着太累,视频里的林雪在一曲结束后,转了个身躺在了台子上,然后把双腿大开,成为字型,迎接着男人的抽送,躺下的林雪在药力的作用下,完全释放了自己,一只手揉着奶子,另外一只手竟然向下探去,在男人操着她的屄的同时,还自己扣着自己的屄。

    。

    “嗯嗯……嗯嗯嗯……”林雪十分爽快的呻吟着,还好没有大叫,不然此刻她肯定要羞愧致死。然而真的如王刚说的那样,手机密码竟然是她自己告诉男人的。

    “骚屄,操的你爽不爽啊……”“嗯嗯嗯……”“手机密码多少……”“嗯嗯嗯……”“不说我可停了啊……”“不要……不要停……”“那说是不说……”“嗯嗯……6。3。2。1”“我操……”“银行卡呢……”“一样……嗯嗯……一样……”“这妞没肏傻了吧……”“哈哈……”“不要……不要……不行了……要……要……”“快看……又高潮了……浪货……”林雪看着视频中被男人一次又一次送上高潮的自己,羞愧难当,也许是昨天整夜高潮次数太多,也许是心里的注意力完全在视频上,又或者昨天是药物的作用,今天直到王刚射精,她都没有达到高潮。

    “我先休息一会,你先好好欣赏自己的淫荡表现,哈哈。”射过精后的王刚往床的后面一躺,然后点起一支烟。林雪拖着看起了视频,没办法,两个小时实在是太长了,视频里人来人往的男人不断的进出着她的身体,原来男人的数量比短视频里足足多了一倍,竟然有八个男人昨晚在KT疯狂的轮奸了自己,每每看到自己大腿开始打着摆子,林雪就知道她又高潮了一次,她从视频里第一次被王刚送上高潮进行计算,自己竟然被这八个刘忙足足操到高潮了十五次,平均五分钟就有一次。

    “白哥来了……”大概在视频最后十五分钟的时候,林雪看到KT的门外又进来了一个男人。这个人看起来高高瘦瘦,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长髮披肩,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白哥”“白哥”男人们陆陆续续的和这个人打着招呼,所有的人都在林雪的体内射过精了,虽然是隔着避孕套,此刻他们正坐在一起休息着。

    “你们玩的够疯的啊,八个人轮一个,我说怎么把我的小姐都退了!”“白哥,你不知道,这骚屄够浪啊,我们八个人都缴枪了,你看,还在那抠着呢!”“真的假的!”白哥转眼望去,发现林雪竟然真的还躺在那萤幕前的台子上微微自卫着,只是明显有些脱力,自慰的幅度很小。

    “这哪找的婊子,是准备抢我生意啊?要不让来我这?”“王刚吴杰找的,说是熟人介绍的。”“熟人?谁啊,王刚?”“白哥,还能是谁,琳姐呗!”“噢,刘琳啊,她咋不在?把这妞一个人放这,也不怕出事?”“不知道,她说先回家给娃喂奶去了。”“应该不会吧?”“白哥,好久不见了,要不给弟兄们再表演表演呗?”“是啊,白哥,刚你不在,这小子自称加藤鹰了,哈哈!”“我去,我那是胡说呢,白哥在,谁敢自认是加藤鹰。”“这不会出事吧,你们轮了半夜了都。”“没事,白哥,你没看那还骚货还抠着呢么!正需要你的抚慰啊!”“好吧,那我就在练练,好久没试过了。自从上次那个大奶妈之后,哎,对了,叫什么来着?”“马佳”“这小妞现在在哪呢?”“问吴杰去。”“滚滚滚”男人们一边打着屁,一边陪着白哥围到了林雪的面前,只见白哥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扒开了林雪自慰的手,就把自己的手指探了进去。

    “抠逼主要讲究位置,不光是快,用指尖感受,摸到屄里那一片有小点点的地方,就是G点了,嗯,这妞G点不深,做爱应该很爽,容易高潮。”白哥一边说着,一边找准了位置,只见他掌心向上,中指插进了林雪的蜜穴,“手指不用多,一根就够,关键是要用指肚子磨,不能太狠,疼了就不爽了,一开始轻一点,然后慢慢加力加速。”只见白哥言传身教,手指由缓至极,除了中指,他的大拇指还灵活的按在了林雪的阴蒂上,配合着中指的抽动,不断上下拨弄着。“熟悉了之后,一定要注意拇指的配合,阴蒂是外高潮,G点是内高潮,相辅相成,这样才能让女人爽到爆。”“嗯嗯嗯……不要……不要……”不到一分钟,林雪的大腿就开始打起了摆子,明显是高潮了。

    “白哥厉害,这妞又高潮了!”“别!”然而林雪的高潮并没有让白哥停下动作,反而是让他继续加速。

    “不要……不行了……不要了……啊啊啊……”随着白哥的蹂躏,林雪的声音不再是之前的和风细雨般的呻吟,渐渐激烈了起来。

    “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在现在已经是半夜,而且这种KT隔音效果都很好,不然其他包间的人铁定能听个通透。

    “求求你……不要了……啊啊啊啊……”只见随着白哥的手指越来越快,林雪的蜜穴里逐渐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散漫的淫水星星点点的喷了出来。

    “我操!喷了!跟大奶马佳一样!”“别急……还没到位……”出着力的白哥说起话来有些喘,不过手上还是依旧迅勐。

    “阿阿阿阿阿阿……”林雪再也坚持不住,淫叫了起来,原本星星点点的淫水逐渐变多,随着白哥的手指抠弄,竟然有一股一股的淫水喷溅了出来。

    “我操!这喷的!潮吹了啊!”“还没……到顶!”白哥继续蹂躏着林雪,时间已经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一分钟就到高潮的林雪此刻已经爽上了天,眼睛都翻白了。

    “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大股大股的淫水由少变多,再由多变少,林雪的淫叫也由高亢变得嘶哑低沉,最后在大约八分钟的时候,林雪的屄里不再喷出淫水,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淫水之后,澹黄的液体再次喷了出来,只不过和之前的水花比起来,现在完全就是水柱。疯狂的尿液从林雪失禁的尿道里面刺了出来,白哥让开身位,避免被尿喷到,然而手下的活计依旧不停。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林雪翻白的双眼已经完全看不到瞳仁,完全无法控制的嘶吼着,失禁的圣水在巨力的喷涌下,最远处竟然喷到了茶几后面的沙发上,就像高压水龙头一样,足足喷了有一分钟,彷佛要把今晚喝的酒全部排出体外一般,然后水柱变水流,越来越稀薄,渐渐由最远的距离回到了林雪的尿道口,最后的尿液喷洒到了她的屄上。

    尿崩停止了,可林雪的高潮并未停止,白哥的手也没停,她那对原本字打开的双腿忽然绷直,高高举过头顶,紧接着像是震动棒一般高频抖动了起来,脚尖张开,五指拼命的向着四周伸去,手指甲甚至都要抠进了台子的人造皮革里。伴随着白哥中指的进出,一股股粘白的液体从林雪的屄里流了出来,此刻的她不在翻白眼了,而是双目紧闭,喉咙里也不在吼叫,彷佛是空气不足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香舌伸出嘴外,大量的口水不自主的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呼……呼……呼……”,即便有着歌声,但周围的男人都能听到林雪沉重的喘息。

    “差不多了!”白哥一边说着,竟然最后再次加力,疯狂的以每秒近十次的速度抽插起中指。

    “咿呀……”伴随着白哥的最后发力,林雪突然尖叫了一声,原本高高举起的双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掉了下去。白哥也终于停止了蹂躏,从林雪的屄里抽出了被粘白液体煳满的手指,一大股白浆失去了控制,顺着他手指空出的孔洞涌了出来,流到了地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林雪刚刚被大量内射了一般。

    完全脱离的林雪从原本的台子边缘一点点滑到了地上,但依旧全身痉挛,根本无法自主,也不顾形象的躺在了KT的地板上,像是一条脱水的鱼一般,做着膝跳反射。

    “我操!白哥,没事吧?要不要送医院!”王刚有些慌了,毕竟人是她带来了,没事还好,出了问题,自己的老爹怕是也摆不平。

    “没事”白哥轻笑着拍了拍王刚的肩膀,“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田,你小子少见多怪!”“噢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刚如释重负的喝了一口啤酒压了压惊。

    “不过这妞挺不错,好好开发,保准比之前那个大奶更淫荡,女人么,奶大奶小是一方面,玩得开也很重要,要不要放我这里来?”“白哥,你说笑了,我这也就是头一遭,以后还见不见面还两说呢。”“你”白哥这时指向了镜头,“完事了,别拍了,后面记得把哥几个的头都盖住,这事你也是轻车熟路了。”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的事不用想也知道,林雪又被带到了这间酒店,和男人发生了关係,至于地上和她身上那四五个避孕套,是王刚一人还是多人用的就不清楚了,不过十有八九不是王刚一个人,因为他用的是金钢狼牙套,而这些套套里没有一个是这一款的。

    看到似乎已经睡着的王刚,林雪悄悄的走了过去,只要拿到视频,开始王刚给她喂药的那段就是迷奸的铁证,要是能把它拿到手,主动权就能回到自己手里。然而她刚刚捏住王刚的手机,轻轻的往外拉去,立刻感到王刚的手一紧。

    “想干什么?”王刚一脸怪笑的明知故问。

    “没……没想干什么……你不是说把视频发给我么,我看你睡着了,准备自己发。”林雪忽然觉得自己竟然真的很有说谎的天赋,立刻随机应变的答道。

    “我说了吗?”王刚捏紧了手机,一把推开了林雪“王刚!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林雪急了。

    “噢,对,我好想真的是说过,不好意思啊,人老了记性不好,哈哈”看把林雪逗得也差不多了,王刚也不准备太过分。

    “那你赶快发给我吧!”林雪焦急的说,现在只要能够拿到视频,对她来说就是胜利。

    “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但是……”王刚打断了林雪“但是什么?你快说啊。”林雪感觉真的要被王刚折磨死了,那种心理一上一下的煎熬此刻让她真是度日如年。

    “但是……”王刚彷佛故意的一般,把音调拉的很长“嗯哼,但是你要是拿到了视频去告我们怎么办?”“不会的……放心,我不会的……”林雪此刻都有些佩服自己了,彷佛从醒来,不管是和陈浩的微信,还是跟王刚说的话,基本就没有一句真的。

    “口说无凭,除非……”王刚依旧不紧不慢的说。

    “除非什么?”林雪真是有种把王刚掐死的冲动,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贱,她的心里暗暗想着。

    “除非……”王刚趴在林雪的耳朵上,对她耳语了半天。

    “不行!”听到王刚的条件,林雪立刻回绝了。

    “没关係,来日方长,咱们下次再见,嗯,你说要是我把这份视频剪个精华版本发给陈浩,会怎么样呢?”王刚一边走向门口,一边淫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