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鹿鼎记后传 > 【鹿鼎记记后传】(1)
    第一章感天动地兄弟情219-6-8话说这康熙为了韦小宝真乃煞费苦心,不断因势导利在暗中左右韦小宝的命运,只是苦坏了反清义士中的清廷卧底。

    这一次又通过卧底得知韦小宝拒绝天地会的暗杀,感觉时机业已成熟。

    于是不给韦小宝多想的机会,立马急召韦小宝进宫。

    此时只见大清皇宫上书房大厅中央有两人席地而坐,中间随意的放着一壶酒两个酒盅。

    其中一人身穿月白练功服,星眉剑目哪怕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也别有一番天地气概。

    另一人身着一品九蟒公爵袍,可惜虽然长的还算人模人样,但在一双贼眉鼠眼的映衬下,犹如沐猴而冠。

    这两人正是康熙和韦小宝。

    康熙端起酒壶给对面的韦小宝倒了杯酒,说道:“这些反贼逼你来害我,你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你跟我那是真正的义气,是我唯一的好兄弟,可是……可是小桂子,你一生一世,就始终这样脚踏两只船吗?”

    韦小宝连连磕头,说道:“皇上明鉴:那天地会的总舵主,奴才是决计不干的。皇上放一百八十八个心。”

    康熙又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出神半晌,缓缓的道:“我做皇帝,虽然说不上什么尧舜禹汤,可是爱惜百姓,励精图治,明朝的皇帝中有那一个比我更加好的?现下三藩已平,台湾已取,罗刹又不敢来犯边界,从此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而天地会的反贼却要规复朱明,难道百姓们在姓朱的皇帝治下,日子会过得比今日好些吗?”

    韦小宝心想:“这个老子怎么知道呀。”

    说道:“奴才听打凤阳花鼓的人唱歌儿,说什么‘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大户人家卖田地,小户人家卖儿郎。’现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皇上鸟生鱼汤,朱皇帝跟您差了十八万八个千里,拍马也追不上。”

    康熙看了看噘着屁股拍马屁的韦小宝,微微一笑,道:“你呀!起来罢。”

    站起身来,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说道:“父皇是满洲人,我亲生母后孝康皇后是汉军旗人,我有一半是汉人。我对天下百姓一视同仁,决没丝毫亏待了汉人,你说这些人都图个什么,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小桂子你又图什么?”

    韦小宝心想“这关我屁事啊”

    说道:“这些蠢贼,胡涂得紧,皇上不用把他们放在心上。”。

    接着看着地上的酒盅,想了想,勐地拿起酒壶,吨吨吨大灌几口。

    然后大字形摊在地上说道:“我这一生其实就两个真正的亲人,一个是我娘,还有一个就是小玄子,嗯……对了我那七个娘子合一起大概能算小半个……的小半个……的小半个亲人。毕竟妻子如衣服嘛是可以分享出去给别人爽一爽的,兄弟不行,是绝对不能背叛的。至于其他的那些江湖朋友,那也只能算义气朋友是没法和兄弟比的。”

    韦小宝慢慢的坐起来,双手抱头,把脸埋到膝盖里。

    心里想“和皇帝当兄弟,时时刻刻会掉脑袋,这兄弟一点也不好当”

    嘴上却说道:“小玄子你其实是这个天下最了解我的人,别看我在外面貌似风光。但我其实更本就没有什么本事。也就剩下讲义气。什么白龙使,伟香主,大将军,没有你小玄子在后面撑腰,我就是个屁,还是不带响的。”

    然后抬起头,望着头顶,说道:“你是知道我最大的愿望的”

    眼神露出向往之色,举起双臂挥手道“就是开间天下第一妓院。当天下第一的龟公,在把我老娘接进来,她一直想做头牌,呃……估计没啥希望。当当老鸨还行。既然是最好的妓院,那么妓女就必须是最天下最漂亮的女人,可最漂亮女人在哪里呢?”

    说罢偷偷看看康熙的神色。

    康熙翻翻白眼,心下了然,说道:“你爷爷的,你这混账东西,果然一直惦记着我的后宫。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呵呵……”

    说罢自己也不禁失声笑了起来“你当我是那小肚鸡肠之人么?说吧。”

    韦小宝也眨眨眼,笑道:“嘿嘿……天下美人,除了我那美的冒仙气岳母陈圆圆,都在咋们两兄弟手里。虽然奴才和小玄子可没法比,但我那七个美人老婆。只要狠心调教定能成天下最好的妓女……嘿嘿嘿。到时候一家人团聚一起,老子是龟公,老娘是老鸨,老婆们是婊子,真是爽歪歪”

    然后估计想到了什么美妙之处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康熙摇了摇头,“居朕密探所报,你那几个老婆包括我那调皮的妹妹,白天或者晚上谁与你交合,决定权好像都在她们手里”

    韦小宝愣了一愣,然后满脸没落之色,再次大字形瘫倒在地上,哭腔哀嚎:“我命真的苦啊,这么个小小愿望都实现不了。在家里我那七个美人指挥不了,来硬的还打不过。出了门在江湖上那些豪杰朋友也是,虽然表面义气冲天,实际却在做那丧尽天良背信忘意之事,在官场上谁也看不起我。只有在小玄子你这里小桂子我才是一个真正的人。其他地方,天大地大尽然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呜呜呜呜……我好孤单啊……呜呜呜……好凄惨呀”

    康熙听着小宝的哀嚎。

    脸上忽有凄凉寂寞之意,过了好一会,幽幽的说道:“天大地大……孤独……么?”

    。

    沉默了一会“小宝你根本不懂。我是有多么的羡慕你,很多事情你能想能做,朕却不能,况且除了你,我没有朋友就是假的都没,甚至我的那些亲兄弟们其实和仇人差不多。还有那么多所谓的义士。一个个恨我入骨,非杀了我不可……”

    韦小宝心说“爷爷我的仇人倒是都埋土里了”

    康熙说道:“小桂子,其实这都无所谓,自从当上皇帝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最恨的只有跟你有关的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韦小宝心想:“唉吆不好,老子唯一对不起小玄子的事是集齐了二十四章经,获得大清龙脉秘宝,难道暴露了??这事除了双儿没人知道啊,难道双儿终于红杏出墙了?但双儿就是噼腿也不可能出卖我啊!这事要是暴露八百个小桂子的脑袋都不够砍的”

    韦小宝也不哀嚎了,噘着屁股,畏畏缩缩转头看向康熙。

    康熙这时抬着头望着远处,没看到韦小宝的怪样:“皇爷爷出家了,皇额娘是假的,真的又如同路人,后宫的嫔妃除了可爱的赫舍里氏,天天勾心斗角。上天垂怜能遇到小桂子成为了兄弟。但我们长大了,我发现你看的嫔妃尤其是朕的皇后的时候眼神更是充满情欲,于是我强迫皇后假冒宫女与你偷欢的。可惜那时我还没有完全掌控这后宫。出了点岔子,你当时已经不适合留在宫里,淫乱后宫之罪会害死你的。可是出了宫小桂子你的性格又不适合当官,光一个贪污罪就够死八百遍的,但是没关系,我发现你可以代替我行走天下,荣华富贵美女金钱,你享受都等于我在享受,你不但是我的兄弟,更是我的分身,”

    康熙抬起右臂突然握拳面露狰狞道:“龙有逆鳞触着必死,天地会尽然逼你背叛我,真是天大的胆子,朕必杀之”

    说完走到一面屏风面前,屏风上挂着密密麻麻的玉牌,每个玉牌上都刻有一个名字,康熙指着玉牌道“这上面牌子都是我的妻妾,皇后四位,贵妃四位,其他宠幸过的后妃六十一人,未宠幸也还有美人六十七,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你不是对她们垂涎已久么?”

    说着又摇摇头“我知道你当年在宫里为了兄弟情谊一直都在忍耐,但也只能强迫唯一信赖的皇后假扮宫女供你泄欲。但现在我已经真正掌控宫廷。现在我的嫔妃们你想上谁就上谁,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过事关朝天颜面对外要还是保密的。”

    韦小宝愣愣看了看屏风,脑海中浮现出好几个熟悉绝色美女,其中就包括康熙一生最爱的女人,皇后赫舍里氏。

    下身火热的同时心头又涌出无限感动,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因为感动尽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康熙笑了笑又道:“还有你的愿望不就是开天下第一的妓院么,你不是说天下美女都在我们两兄弟手里么!你只有七个老婆可撑不起天下第一,不过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说完大手一挥,面色通红兴奋的说道:“看到朕后宫这么多美人了么。哪怕我最心爱的皇后赫舍里氏,不但随你淫玩,甚至只要你喜欢都可以送到妓院去卖淫接客。朕早对这规规矩矩的皇宫,死死板板的礼仪教条早就不耐烦了,心中无数念想不得发泄,但是没有办法,我是天子,很多事情是做不了的。”

    说完康熙激动的看着最上面几张玉牌,犹豫了一下,想了一会还是说道:“这些都是我最爱的妻子,如果送到妓院,只能被人奸淫而死,不能因为其他原因受到生命威胁。所她们除了与嫖客交合的时间,其他时候必须保证的生命安全,另外每月她们最少的回宫一次,到时候朕一定会非常期待。”

    韦小宝听着康熙的描述,脑海浮现无数淫靡的画面,不禁激动的站起来,大喊道:“我韦小宝永生永世都是小玄子的好兄弟。没人能让我背叛你”

    说完突然身体一震,又赶忙趴在地上,连连磕头。

    康熙看着趴在地上磕头的韦小宝,满意的笑了笑,又说道:“起来吧。对了你不是一直垂涎那个陈圆圆么?”

    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着摇摇道:“可怜那胡逸之一世英雄,却没能力满足一个一生享受荣华富贵的女子,呵呵,一个习惯了当男人胯下玩物的女人根本就过不惯贫苦的生活。小宝这陈圆圆已经归顺了朝廷,只要你喜欢,我就让她成为你的私人你玩物。”

    韦小宝想着陈圆圆那娇媚勾人的模样,吞了吞口水心想:“辣块爷爷的,怪不得一直打听不到找我这美人岳母消息。阿珂有些性冷澹,本就是天生做妓女的料,如果我这岳母和阿珂搭配在一起,就是最完美的母女丼,一但挂牌接客,嫖客肯定骆驿不绝,人山人海,估计这母女俩的双腿,只要一张开就没时间合起来了。陈圆圆和阿珂本来就是绝色美人,如果在经过无数嫖客的精液日夜不停的滋润,那还是更要美的逆天?”

    想着想着不禁陷入美妙的幻想,一脸傻笑。

    。

    康熙眯着眼看了看韦小宝神色,不可察觉的点点头,面露微笑。

    突然腰板一直,面色肃然,双眼怒睁,大声叱喝道:“韦小宝,你现在好坏不分,助恶害亲。在亲人和外人之间尽然还犹犹豫豫,做不了正确的决断。那天地会害你师傅害了你亲人,还害了天下的百姓,现在还要害你唯一的兄弟,你难道还要助纣为虐吗?你以为朕不敢杀你么?”

    韦小宝被这反转吓的一个哆嗦又爬在了地上。

    康熙看着吓趴在地上的韦小宝,嘴角一翘露出笑意,不过马上又面色一板怒斥道:“你以为朕不知道海公公是怎么死的么?你以为朕不知道你那王屋山的曾姓女?还有沐王府余孽和小郡主?神龙道教主是你师傅吧?前朝太平公主也是你师傅吧?还有你和那刘一舟还有郑克爽的交易你以为他们会保密?小桂子呀,虽然你是没出卖过朕,但对不起朕的事也做了不少噢……”

    韦小宝只觉的天玄地转,趴在地上更是一动不动,心中苦道:“妈耶,奸情暴露也,我小桂子要变成死桂子了,嗯,哪怕不杀我,我那七个如花似玉的大小老婆估计也保不住了。这个咋办……”

    随即也不敢抬头趴在地上,大声道:“小桂子一直忠心耿耿,哪怕在反贼哪里也是身在……身在汉营在心朝。一有机会就破坏他们的好事,开导他们归顺朝廷,这才有能了我那几个夫人。此诚天地可鉴啊……”

    康熙向韦小宝凝视半晌点点头,说道:“这世上只要与我做对,才算坏人,杀是杀不尽的,要感化他们走上正途,我没这么大本事。也不希望你做那坏人,但我又不想束缚你,你说我如果杀了你,是不是就等于你真的永远都不会背叛我了。唉,做皇帝嘛,那真是难得很。”

    韦小宝此时满脑大汗,只觉末日到来,不知如何是好。

    康熙摇摇头,走了过来双手扶起韦小宝,笑道:“你爷爷的就你这熊样,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罢了,你我好兄弟,我定要给你一个改正机会的。”

    说罢手中递出一物道:“韦小宝,朕获悉台湾受台风灾害,现封你为两江巡察使代两江兵马大都督,携白银五百万两替朕安抚民心。这是虎符,可随意调动京城外营与两江兵马,有些事该断责断,东西都给你了,一念之间,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韦小宝抹了把汗:“小玄子你不怪我了么?”

    康熙注视着韦小宝:“小桂子这些都是小事,因为你从来没有背叛过我,所以只要你不背叛我,你可以做任何事情,记住,是任何事情……去罢!”

    韦小宝磕头辞出,只觉全身凉飕飕地,原来刚才最后时候吓得全身是汗,内衣裤都浸湿了,出得宫门,才吁出一口长气,寻思:“小玄子的奸细也太多了。

    否则的话,他们要我来行刺皇上,他又怎会知道?我那爵爷府肯定也有无数奸细,我那几个老婆全身上下估计已经没有秘密了,这日子还怎么活哟,嘿嘿……美滋滋。”

    转念又想到宫里的那些美丽嫔妃,和康熙的承诺,下身又是一阵火热心道:“有便宜不占是王八”

    搓搓手,立马转身,决定还是先回宫里快活一番,但是没走几步,想到自己的娇妻又停了下来,到不是说内疚。

    韦小宝妓院出生根本就没有世俗的贞操和伦理观念。

    而是想到妻子还有天地会兄弟身份暴露而心生担忧。

    就这样一会面色兴奋的走进宫门。

    一会又咬牙走出来,就这样来来回回几十趟,最后终于长叹一声耷:“我就是王八啊”

    然后耷拉着脑袋回府了。

    于此同时上书房,康熙听完密探的报告,背着双手走到门口,注视的天空喃喃的说道:“小宝这么大一个后宫都没把你引进回么?是吸引力还不够么?你这性格,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那些反贼害死的。哪怕我是皇帝也无法一直只手遮天保护你。”

    片刻后,又说道:“那个陈圆圆现在怎么样了?”

    只见门口阴影处突然走出一个太监,跪下回禀道:“回皇上,经过一年的观察和各种试探已经确认,只要满足对生活和音乐上的需求,她愿意做任何和肉欲有关的事情。”

    康熙点点头:“很好,即刻将陈圆圆安排到鹿鼎公府旁的豪宅里,朕要先给好兄弟一个惊喜。”

    太监面露为难之色:“这个……暂时恐怕很难”

    康熙眉头一皱,叱喝:“怎么这点事都做不到”

    太监吓的趴在地上连连磕头:“回皇上,不是做不到,陈圆圆半个月前已经以罪女军妓的身份被送进了北大营。那陈圆圆也确实厉害,哪怕带着面具,仅凭身材和技术就魅惑了全军的男人。”

    太监又苦笑道“为了避免发生混乱,大将军听取了陈圆圆的建议,每位军士发一枚木牌,规定凭此牌可操她一次,她又在校场做了个特制的木架上,然叫人把自己固定在上面。说这样军士们就可以日夜不停的奸淫她的身体。她还能给大家唱歌听。据说校场上无论白天黑夜一直都是排着两条长队。那可是超过十万人大军啊,按这个情况,陈圆圆至少要在木架上呆三个月。”

    康熙愣一会不禁赞叹道:“真不愧乃奇女子也”

    随即摇摇头道:“也罢,这样也好,退下吧”

    随即望向天边,小声自语:“小桂子,希望这次你不要让我失望了”

    那太监摸了摸头上的汗,起身缩回了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