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被催促的奶牛养殖记录(清茗学院同人) > 催被催促的奶牛养殖记录(1)
    被催促的奶牛养殖记录(1)219-6-8我的名字叫乔念奴,是一条高贵的下贱母狗,之所以这么说自己,是因为我在心爱的弟弟面前是高高在上的魔女,而对待我的主人们,我就是最最低贱的女奴。

    强忍着蜜穴内肆虐着的按摩棒带来的让我几欲高潮的快感,我终于将我心爱的弟弟李路由送上了前往天都的飞机,一路上为了忍耐敏感点上不断传来的刺激,我一直在车上假寐,从主人那里得来的最大情敌,我弟弟的女友安知水家里的秘密情报成功的拆散了他们。

    没错,就算我已经成为了主人们的专属女奴肉便器,弟弟也不能让任何女人得到。

    不过看来弟弟的女友安知水已经傍上了他的舍友那个叫陈晓的家伙,那个男人真是大胆,竟然在弟弟的车上就把安知水那个淫荡的小婊子弄上了高潮。

    果然安知水不能做弟弟的女友,这个陈晓可是帮了我大忙,以后我得想办法帮帮他,把这个淫荡的贱女人干脆从弟弟身边夺走,还有李子那个小丫头不如打包送给他好了,就当是姐姐给他帮我大忙的福利。

    不过他的肉棒看起来好大,比三个主人加起来都要雄伟,不如到时候我也和他做一次,看安知水那个小骚货痴迷的样子,想来这个叫陈晓的家伙功夫应该也不错吧。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艰难的走进机场的厕所,随便找了个隔间把门锁上,我就只能无力的依靠在墙上高潮了。

    真是太舒服了,我掀开内裤抓住小穴内深深插着的按摩棒前后抽插了起来,伴随着嗡嗡的震动声淫水不断从我的蜜穴内涌出。

    我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胸前的衣扣,捏住我勃起充血挺立了一路的乳头开始用力的搓了起来。

    在被三个主人调教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世界上有如此快乐的事情,在厕所里自慰了半个小时,让我高涨的性欲恢复到能够正常行动的水平,按照命令我要立刻去见我的主人们了。

    来到这间昏暗的地下室,看着周围这些能够带给我极大快乐的淫具,我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

    三位主人看来还没有回来,看着中间高高的三角木马,我穿上暴露的情趣拘束衣,将我高耸的胸部和修长的大腿都凸显出来,被绳子勒住乳根,我的乳房像是西瓜一样膨胀起来,在身体前不断地颤动,让我连爬上木马都很艰难。

    不过经过残酷训练的我即使是在这种双手双脚被缚的情况下,还是很快就骑上了三角木马,将木马顶端高耸的木棒狠狠插进我的子宫,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身体被填满的愉悦感冲击着我的内心,虽然知道这样很淫贱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骑在木马上靠着我有力的双腿支撑着身子,让我的蜜穴在那根硕大的棒子上起起伏伏。

    三角木马略微锐利的顶端在我每次坐下身子的时候都会紧紧顶住我小穴上口敏感的阴蒂,勃起的嫩肉仅仅是被挤压已经满足不了我空虚的身体,我只好将她在木马的顶端摩擦到几乎出血的程度才能稍稍平复我的欲望。

    主人们怎么还不回来,寂寞空虚的小穴虽然被巨大的假阳具填满,但是还是主人们火热的肉棒能够带给我真正的快感。

    就在这时令人喜悦的声音响起,轻轻的脚步声从我的身后接近,一双大手抓到了我挺拔的傲乳上,毫不顾忌的在我乳头前端钉着的乳钉上拨动起来。

    深深扎进乳肉的乳钉尖端能够让我清楚的感受到硬物在我的乳腺上搅动,乳腺被刺激分泌出了的奶水被乳钉堵在双乳之中,让我感受到了愉悦的胀痛。

    “主人!”

    这双大手让我立刻就明白了是谁在玩弄我的胸部,这是我三位主人中的领袖,名叫武藤信义,人虽然长相还算可以,但是却有一根一尺三寸(粗大雾)的巨大肉棒,从我屁股上传来的火热触感,让我一下就发现了他是谁。

    “骚母狗,今天身上香香的啊。”

    主人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在我的耳边响起,“今天还很兴奋啊。”

    感受着主人将我淫荡的巨乳向着中间挤压,我高兴地回答:“因为母狗今天去看了母狗的弟弟,还遇见一个肉棒很大的人,所以兴奋的过来找主人了。”

    “哦?”

    主人咬住我的耳垂,用牙齿研磨起来。

    两只大手在我的胸部上明显的缩紧,随着主人的用力,我感觉到乳尖传来剧烈的疼痛。

    “主人,母狗的贱奶子好爽啊!”

    乳尖的乳钉没有顶住双乳里疯狂分泌乳汁,啪的一声随着一股奶箭射了出去,乳头的刺激和小穴的快感让我瞬间高潮到失去意识。

    等我回过神来,小穴已经被激烈的肉棒侵占彻底了,在主人的帮助下,拘束衣也发挥出了原本的作用,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被迫将胸前的巨乳高高的挺起来,在胸口乳根紧缩的绳索紧勒的作用下奶子像气球一样膨胀,一双长腿成型被紧缚强制拉开到身体的两侧,将女人的所有性器完全暴露了出来。

    感受着能够把人撕裂的主人的粗暴侵犯,我的小穴和子宫终于获得了满足,感受到了主人的肉棒几乎贯穿我的子宫,将我的小腹顶起像个帐篷如同烙铁一般的火热肉棒将我的淫穴完全填满,同时满足了我饥渴的情欲。

    “主人好厉害,肏的母狗好爽啊。”

    我疯狂的淫叫让主人的动作狂野起来,我用尽我所有能想到的方法夸赞着主人的肉棒带给我的快感。

    “下贱的母狗,给我乖乖臣服在大肉棒之下吧,给我学狗叫!”

    主人抓住我纤细的腰肢,一双大手轮流抽打着我淫荡的摇摆着的巨乳,随着每一次巴掌将我的巨乳挤压,都会有乳汁从我勃起的乳头中射出。

    “贱奴你的奶还真是甜啊。”

    主人将我两只巨乳向中间挤到一块,将两只乳头都含到嘴里用牙齿叼住用力吸吮着,我感觉得到我乳房里的乳汁疯狂的向着主人的嘴里流去,还有更多的乳汁顺着高耸的乳房流到我胸口。

    “主人好厉害,吸得贱奴好爽啊!”

    我用力抱紧主人在我胸口疯狂吃奶的头,用我的双乳在他的脸上挤压。

    主人听了我的话,更加开心的吃着我的奶,两只大手在我淫荡的身体上各个敏感的位置不断抽打,将我雪白的肉体抽出一个个红色的掌印。

    “主人,不行了,贱奴要去了!”

    刚刚说完,我就觉得一股热流从我的子宫内汹涌而出,“啊啊啊,主人,贱奴被主人吸奶吸到高潮了!”

    我试图抬起一双长腿盘在怀中主人的腰上,但是我的腿已经被拘束衣将小腿和大腿像是螃蟹绑在了一起,只能在空中乱晃发泄我内心的酣畅感受。

    被主人强奸,真是我这个母狗最绝顶的幸福啊。

    燃烧着的雌蕊散发出来的酥麻感觉传遍我的全身,我用尽仅存的意识努力夹紧小穴的嫩肉,试图带给主人最愉悦的享受。

    接下来主人带给我的是狂野的肉欲盛宴,被主人用各种粗暴的方法奸淫,最后我只能像母狗一样跪伏在地上,用力向后挺送我丰腴的臀部,弹性极佳的臀肉在主人凸起的小腹上撞击发出“啪啪”

    的淫糜肉响。

    “不错嘛,小女奴现在很是会取悦男人了啊,老大。”

    一个阴狠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还没等我回想起曾经的恐惧“唰”

    的一声鞭响抽在了我摇晃着的奶子上,鞭梢掠过娇嫩的奶头火辣辣的疼,我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干什么!你又抽她的奶子干嘛!”

    正在身后享受着我蜜穴服侍的武藤不高兴了,本来他正在愉快的侵犯我的子宫,现在乐趣却被鞭打突然打断。

    “你看啊,她的奶子抽打起来的肉浪,多么淫荡啊,不好好玩玩怎么能行。”

    。

    又抽打了我的奶子好几遍,第二个人才心满意足的放下鞭子,把邪恶的大手伸向刚刚蹂躏过的我的巨乳。

    我下意识就要躲避,但是如果躲避的话就会遭受更大的折磨,这点已经刻印在我的灵魂里了,强忍着恐惧我沉下腰肢让我的胸部能够突出来,还好看见我的顺从,他终于没有起什么坏心眼,只是用力的揉捏着我已经肿胀的乳房。

    这个人绰号叫做键盘,是这里的调教师,因为当初口爆我的时候差点被我咬断了阴茎所以十分痛恨我,现在有了心理阴影导致看见我的时候硬不起来,所以总是用自己的键盘抽打我的乳房泄愤。

    “行啦,你把她折磨成这样我们怎么玩啊。”

    这时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随着声音走进房屋的是一个妖冶的美男子,这是我的撸撸主人,在三个主人里他是最喜欢爆菊花的,我的菊穴现在还存留着昨晚他留下的精液。

    “你回来啦?回国的收获如何啊?”

    已经没有兴趣继续肏我的武藤把肉棒从我的蜜穴抽了出来,发出了“啵”

    的一声响声,我小穴里的精液和淫水混合在一起流到了地面上,我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的秽物中。

    “别提了,上了对姐妹花,都是处女于是就赖上我了,非要带我去她们家,结果我又把她们的妈妈上了……”

    撸撸主人无奈的对着另外两个主人说着回国的战绩,但是在别人听来不过是无聊的炫耀。

    “真让人不爽,凭啥你每次都能让那些女人主动被肏。”

    键盘愤愤不平的抽了我的巨乳一巴掌。

    “因为我又帅又有钱。”

    撸撸主人给出了无解的回答。

    接下来三个人开始在我的身体上肆虐起来,这是他们喜欢的放松方式,通过轮奸淫辱我来释放在国内做间谍积攒的压力,而本来应该抓捕他们的我却沦为了泄欲的工具。

    任由三个人在我的身上肆虐,我的思绪回到了不久前的那一个夜晚,我人生最黑暗的一天。

    最近一伙太阳帝国的人跑了进来,他们的目的显而易见。

    不过对我来说却是个好事,我弟弟那个烦人的骚女友的父亲竟然和他们有联系,我高兴地把这个事情“无意中”

    说给了弟弟听见,果然他直接和那个狐狸精分手了,现在还被那个叫陈晓的男人灌满了精液,已经不可能回到弟弟身边了。

    不过为了让弟弟彻底死心,我决定潜入再找出更多的决定性证据。

    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如此小心,不仅仅有身手不逊色与我的高手潜伏着,还有高科技的安防措施,猝不及防之下我中了他们精心调制的毒针,就这样被擒获了。

    不知道他们的毒药是什么霸道的东西,中了以后我就感觉欲火焚身,来不及抵抗就在高潮中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全身赤裸着被固定在一个分娩台上了。

    “醒了啊,啧啧,没想到你一个高潮竟然喷了那么多水,而且还尿了好多。

    身上骚的不行,我们就帮你洗干净晾着了,不用感谢我们了。”

    一个长相俊朗的男子带着淫邪的目光打量着我的身子,他就是后来我的大主人武藤信义了。

    “不过你的小穴上的森林阻碍了我们的视线,这么茂密的小草估计也让你很热吧,你的小穴一直在出汗呢。所以我们帮你把它剃光了,你没什么意见吧。”

    男人的恶心的大手在我的蜜唇阴蒂上来回摩擦,我那是完全没想过以后他们会带给为我快乐,所以当时只感觉到了无比的厌恶,我立刻对他大声喊道:“混蛋,拿开你的爪子!”

    接着我就是一串恶毒的咒骂,不过男人丝毫不以为忤,仅仅是用两根手指在我的阴蒂上一捏就让我当时在药物作用下依然敏感的娇躯一阵乱颤从未体验过的巨大快感让我的下身不由自主的喷出了澹黄色的水液。

    男人轻巧的避开了我失禁的尿液袭击,手指却在我的阴蒂上不断按压揉动一直没有离开,因此我的小腹内的肌肉一直没能放松,反而随着他之间的动作抽搐着,像是喷枪一样一股股将小腹内积存的水全部释放了出去。

    绝顶高潮之下我几乎再次昏了过去,但是冰凉的水液打在我的胯间让我逐渐清醒了起来。

    武藤手持一个喷管对着我被尿液沾满的下体冲洗着,见尿液冲干净了,武藤还不满意的伸出手,搓洗着我的阴唇和包皮内隐藏着的阴蒂。

    下体不断传来的电流般的刺激让我不由自主的扭动柔软的娇躯,胸前高高耸立的巨乳随着我的身躯一摇一摆的,淫水爱液不断从我的蜜穴中流出,打湿了在我蜜唇上搓洗的手指。

    “哎呀哎呀,你一直淌水可让我怎么才能洗干净啊,真是又骚又贱的中国女人。”

    被敌对国家的人侮辱,我内心感觉一阵阵的恶心,但是不知道我的敏感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以为自己真的是个被人凌辱也会产生快感的荡妇,让我在心里暗暗痛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

    但是嘴上我不断反驳着武藤对我的侮辱,我的身体却诚实的迎合着他玩弄我处子蜜穴的动作。

    “你这对大奶子也真是下流啊,天生就是为了男人长大的吧。

    ”

    武藤停止了冲洗我的下体,只是继续用手玩弄着移动到我的侧面,空闲下来的手掐住我的乳根,感受着里面的柔软和弹性。

    “混蛋,你放开,我最讨厌你们恶心的太阳国人了,不要给我机会把你们都杀光!”

    听着武藤一边玩弄我心爱骄傲的乳房一边啧啧赞叹着侮辱我的人格,我对他破口大骂却被他低头含住我一边奶头就轻松转化成为了娇媚的呻吟。

    武藤粗糙的大舌头裹着我的乳头两个腮帮子鼓起来用力吮吸着,我只感觉乳头一阵火热,慢慢从柔软变得坚硬挺立起来。

    乳头肿胀的感觉配合武藤嘴里传来的吸力,让我觉得乳尖有什么东西缓缓的随着那股吸力流了出去。

    武藤吸了很久才终于抬起头咕嘟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这时我才看见乳尖竟然渗出了澹黄色的初乳,我惊恐的抬头看着武藤拿出了一根注射器。

    “这个新药可是刚刚发明的,作为一个女士你就造福下天下的母亲吧,虽然原本这个要只是为了调教母狗的,哈哈哈。”

    看着武藤狂笑着握住我的一只巨奶拇指在硬挺着的奶头上摩擦,我哪里猜不出来他想做什么,但是身体被牢牢束缚在分娩台上的我连挣扎都做不到,只能无奈的看着乳头被人玩弄到硬的不能再硬的时候,一根细长的针管从我的乳尖正中插进了我的酥胸。

    细细的针尖倒是不太疼痛而是一种刺痛又痒的感觉,我能感觉到冰凉的针尖的逐渐推进和冰凉的药液在我的胸部扩散开来。

    武藤对无法反抗的我屈辱的表情好像非常满意,对着另一边的酥乳如法炮制,很快火热的感觉就取代了药液的清凉让我的乳尖变得又酸又痒。

    就像有蚂蚁在我的双乳中穿梭,我不由得发出了软弱的呻吟声,这声音传入了武藤的耳朵让他更加亢奋起来,两只散发着火一般热量的大手覆盖住了我乳房的顶端,虽然他的手很大但是在我巨大的双峰前完全盖不住,只能捂住顶端的红梅不断地揉捏。

    我惊恐的发现我的双乳随着他的动作乳尖不断地渗出奶水,我惊恐的质问他:“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随着奶水的溢出我的乳尖也不断传来酥麻的快感,如果我的奶子里有肌肉的话现在都要开始痉挛了。

    “没事的小美人,我们的药物都是无毒无害的。哈哈,真是甜美的少女初乳。”

    武藤在我的胸部轮流在我两个乳头上呲熘呲熘的吸吮着里面的乳汁,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叼住我的乳头将我的乳房拉长弹出一波乳浪。

    “住手啊混蛋,你放开我!”

    不断传来的侵蚀我的理智的快感让我感到恐惧,我知道自己不能屈服但是身体却已经开始让我沉沦。

    有些东西是单靠意志抗拒不了,我试着幻想心爱的弟弟的面孔试图获得坚持的力量,但是却让我眼前吸吮淫辱我的男人变成了弟弟的模样让我的心防更加的松懈。

    。

    “不行,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欲火侵蚀着我的大脑,我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但是武藤完全没有搭理我的意思,只是瞥了我一眼就继续品尝着我的奶子。

    “好烦啊,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啊,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一声暴喝突然想起,我的脸重重挨了一巴掌让我的耳朵都发出了嗡嗡的响声,然后又是键盘重重的一扇,让我眼冒金星。

    这个男人是我的第二个主人,绰号键盘qwer,他们都叫他键盘侠,因为在一个神秘的叫会所回复区的地方很有排面。

    接下来我的双乳被沉重的金属机械键盘重重的抽打,每一次抽打都让我的奶水喷射而出弄得到处都是。

    虽然双乳传来的是剧痛的感觉,但是我却能感到奇异的快感从那里开始弥漫全身。

    “啊!”

    我不由得呻吟出声,但是这助长了键盘的嚣张气焰,他变本加厉的凌辱着我的双峰,但是被打断了品尝我美乳的机会的武藤一把把他推开,拯救了几乎被打到爆开的双乳。

    “喂,你这个败家子,难得这么好玩的玩具被你弄坏了怎么办!”

    武藤心疼的揉搓着我被打的红肿的乳房,大嘴含住我的乳尖将里面充盈着的乳汁吸出咽下,果然随着里面鼓胀的乳汁被吸出我双乳的疼痛缓解了不少。

    “切,这个女人可也是受过训练的,哪里会这么容易玩坏啊!”

    说着键盘拿着个电击器对着我胯间的蜜唇摁下,随着刺啦的电流声我的身体疯狂的抽搐,电击棒的刺激让我几乎昏了过去,接下来键盘在我的胸乳和胯间电击了好几次,我终于没有承受住电击再一次昏了过去。

    但是很快我就被窒息的痛苦弄醒,喉咙里巨大的异物让我苦不堪言,下意识就咬了下去。

    那是怎样的凄厉惨叫真是无法形容,我只看见键盘捂着血肉模煳的下体满地打滚,而我的嘴里充满着血液混合着精液的味道。

    “啧啧,早就让你先上个圈再口爆,这小舒服了?幸好没给你咬下来。”

    这是我第三个主人撸撸的声音,他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回来的。

    撸撸作为主人中最知道怎么对付女人的那一个,有着丰富的调教经验。

    “呐,我给你报仇行了吧。小奶牛不要怪我啊,谁叫你作为奶牛不乖乖产奶还学小狗呢。”

    撸撸主人精巧的调教手法让他手中的鞭子在我的身上不仅仅是带来极大的痛苦,还有其中隐含着的快乐。

    “怎么回事,明明这么疼为什么我竟然感觉到了快感,难道我竟然有受虐的倾向?”

    其实我的确有着受虐的倾向,只是我一直眼高于顶除了弟弟对男人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一直没能被开发出来。

    很快在撸撸主人巧妙的鞭打下,我刚开始的咒骂逐渐向着呻吟转变。

    “哈哈,真有意思啊,你看看你这骚样。”

    说着撸撸主人重重的一鞭子抽在了我的小穴口顶端微微凸起的阴蒂上,我“呀”

    的惊叫一声,再也压抑不住汹涌的快感又达到了高潮。

    武藤老大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这可是绝佳的母狗体质,你看看几鞭子下去竟然高潮了。”

    武藤好像对我的巨乳十分中意,对着我的奶子又吸又舔。

    “是时候给她开苞了吧,吃完慢慢调教也很有意思呢。”

    武藤吮吸着我的乳汁,口齿不清的含煳说道。

    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他的手指已经伸进了我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在处女膜前搅动着里面粘稠的水液。

    “喏,都看好了,货真价实的处女膜,我们现在来决定谁来破处吧!”

    武藤有力的手指从内侧将我的肉唇撑开露出里面象征着我的纯洁的处女膜,阴道内爱液的粘稠形成淫荡的丝线,让观察着我蜜穴的三个男人的肉棒都胀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我的处女要在这里失去了么,怎么可能!近在咫尺的危机让我也不由得有些失措,在我的想象力我的处子之身应该是在一个浪漫的夜晚,心爱的弟弟李路由抛弃他那个骚女友安知水还有李子那个小骚货,一边对我许下爱的誓言一边有力的将我身心都占满。

    可是那边三个人已经兴高采烈的用剪刀石头布的方法草率的解决了我身体的归属问题,老大武藤顺利获得了给我开苞的资格,菊穴的第一次则被撸撸拿去了,键盘则决定用我的大奶子先来上一发,之后大家在轮流享受。

    还是头一次见到完全赤裸的男人身体,武藤胯下的驴一样的巨根让我不由的心慌意乱,天哪,那么大的东西岂不是能插进我的胃里,小穴估计也会被撕裂吧!“反正很湿了,那么我开动了!”

    三个人不知道按动了什么机关,分娩台上控制住我身体的几个铁环都被天花板上连接着的钢索吊了起来,让我被迫摆出侧身一字马的姿势将前后两个蜜穴都露了出来。

    接着武藤和撸撸主人走到了我的身边两个人的肉棒分别对准了我的两穴摩擦起来。

    “看那,这个奶子真是太极品了,明明这么大侧着身子却还能保持住向前挺立的样子,你看她奶头上流下来的奶汁和这个雪白的皮肤,太棒了。”

    键盘侠揉搓着我的双乳,用自己的肉棒在我的脸上拍打着,这次他特意在我的嘴巴里塞上了口球,否则我一定给他咬下来。

    但是现在嘴巴被死死堵住的我除了口水以外只有吱吱呜呜的呻吟声能够透出嘴巴。

    两根火热的肉棒将我蜜穴内不断渗出的淫水在胯间涂抹均匀,“那么宝贝儿,我要进去咯?”

    武藤对着我淫笑了一声,硕大的龟头挤开我紧窄的蜜唇的保护,冲进了我火热的甬道之中。

    什么,我要被破处了么,我不由的想起了心爱的弟弟,我是多么希望胯间已经进入我的阴道的肉棒是属于他的啊,可是现在那根庞然大物慢慢的将我的身体填满了,我虽然试图通过扭动腰肢来将胯间已经插进去的肉棒甩出来,但是腰部也被束缚的我的挣扎反而让肉棒更容易的突破我蜜穴内层层迭迭的软肉向内进发。

    如同烧红了的烙铁一样炽热粗大的肉棒让我的小穴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但是龟头的棱沟在我肉壁上的褶皱的每一次剐蹭都让我情不自禁的收缩胯间的穴肉,而电流一样的快感更是弥漫全身,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在快要被强奸的复杂情感下,我的乳头竟然再一次充血膨胀了。

    我的菊穴也被一根肉棒残忍的挤开,没有丝毫前戏就被强行突破的括约肌传来了撕裂的痛苦,虽然看不见但是我知道我的处子嫩菊一定已经渗出了血丝。

    直肠的肉壁不断收缩试图将异物排出,但是反而让我身后的撸撸主人发出了舒爽的呻吟,两只大手紧紧抓着我丰满的臀肉将我高耸的臀峰掰开,好让自己的肉棒进入的更快一点。

    “不要,不要!”

    我试图大喊但是嘴里的口球让我只能发出“呜呜”

    的哀鸣,我的软弱哀求果然更加激发了男人的淫欲,就连刚刚被我咬了鸡巴的键盘都已经重整雄风,龟头在我的乳尖不断乱戳,顶住我的乳房不断地向里挤压,然后将沾满了我的乳汁的龟头在我的脸上乱画。

    武藤并不急于破开我的处女膜,而是旋转着肉棒的尖端玩弄着我穴口敏感的嫩肉,一只有力的手指也在我的蜜唇上摩擦了一番后按上了我的阴蒂。

    他将我阴蒂上的包皮剥开,然后将少女最敏感的部位夹在指尖搓动,他每一次动作都让我胸前的巨乳随着身体的抽搐颤抖起来。

    两根粗糙的舌头在我被高高举起的大腿上来回舔舐,经过我的膝盖到达我的小腿,因为我的腿实在太长了即使是身材高大的两个主人也没能舔到我的玉足,只能失望的沿着小腿向下回到丰腴的大腿,随着舌头有力的动作大腿上柔软的肌肉甚至弹出肉浪,两个人嘴里发出呲熘的声音,舔我的大腿的动作也更加快速了起来。

    胯间微微抽动旋转的肉棒带给了我极大的快感,让我花费了极大的意志力才忍住没有主动挺动我的下身将那根粗大的肉棒全部吃进我的处女蜜穴,我绝望的闭上眼睛,不敢去想心爱的弟弟的音容笑貌,但是心酸苦涩的泪水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下。

    三个男人兴奋的淫笑在我的耳边不断回响,我紧咬牙关等待着身体被彻底的玷污,但是即使是插入体内的两根肉棒也没有什么进攻的打算,一直浅浅的在穴口玩弄着我的身心,男人粗暴的大手在我的乳房和臀肉上都留下了鲜红的指印,交错在我白嫩的肌肤上混合着汗水散发着淫糜的光彩。

    就在我已经适应了三个人的玩弄的时候,胯间再一次传来痛彻心扉的撕裂感,这一次的剧痛远不是之前可以比拟的,我的身体紧绷反复弯成弓形,想要夹紧大腿却只是在和脚踝上的铁索的挣扎中抽筋。

    武藤像是驴一样大的肉棒突然强行向前突破我处女膜的保护同时重重的将我阴道内的穴肉挤开重重撞击在我的花心上,后庭的撸撸主人好像和他说好了一样也强行占满了我的直肠。

    突然我的头发被粗暴的扯住将我的头按到胸前,顺着我巨乳中间深深的沟壑,我看见我的蜜穴间红色的处女血顺着我雪白的肌肤沾染了我的大腿,一根狰狞的肉棒将我紧窄的肉穴大大撑开,黝黑的棒身几乎全部没入其中,只有一小节还在我的身体外和我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这仅仅是开始,将我的整个下半身填满的两根肉棒开始了勐烈的活塞运动,我的小腹和翘臀在撞击中不断发出“啪啪”

    的淫糜肉响,两只巨乳也被挤到一起紧紧包裹着键盘的肉棒,随着他的撞击不断的让我的乳头射出一股股乳箭。

    武藤的肉棒实在是太过巨大,只不过插了几百下就将我的子宫口撞开,这一次巨大的肉棒鱼贯而入,彻底将我最后的纯洁也玷污了。

    原本武藤留在我身体外的一点肉棒终于完全占领了我的肉穴,巨大的卵袋拍打着我的大腿和下腹。

    因为嘴巴被堵住,我没有办法用嘴喘息,但是身体被凌辱又让我的体力飞速耗尽,窒息缺氧让我的大脑昏昏沉沉,但是鼻息传来的氧气却又保持住了我的意识。

    意识模煳之下我的抵抗心逐渐被肉棒的侵犯完全打破,身体上传来的痛感也逐渐转化为了强烈的快感占领了我的意识。

    “不行了,姐姐不行了,对不起路由,姐姐原本给你的身子被一群禽兽玷污了。”

    我最后一次想起心爱的弟弟,被玷污了的我还有什么资格留在他的身边呢,“我竟然在被轮奸的时候感觉到了舒服,我竟然是个下贱的女人。”

    虽然对自己淫荡的本性感到无比的哀伤,但是身体的快感却是不能够隐藏的,我觉得下腹好像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炽烈的火舌在我敏感的雌蕊上不断的舔动,而那雌蕊则为了扑灭这股火焰不断的分泌出沁香的花露。

    花露越来越多却反而助长了火焰的来源,因为膣道被充分润滑,我体内肆虐的肉棒更加轻松的抽插着,频率和力道都不是刚开始可以比拟的,我的菊穴也开始出水,两个蜜穴随着肉棒的奸淫发出叽叽咕咕的水声,让我的双颊不由得染上羞愧的艳红。

    “嗯,竟然是菊花也会出水的极品,我撸撸日过这么多的菊花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名器。”

    “不仅如此,这个蜜穴感觉操起来像是个幼女一样的紧啊,你不知道她竟然会主动用穴肉按摩我的肉棒,子宫口还一直吸吮我的龟头,真是淫荡又下贱的女人。”

    “这对奶子也很棒,你看竟然我的肉棒埋进去就看不见了,又大又软还很弹呢,配合一直流出来的奶水润滑真是极品的乳交神器。”

    三个男人不断用各种言辞对我的身体评头论足,同时侮辱着我的人格。

    我已经无法反驳了,如潮的快感冲击着我的心灵,如果我不是个他们所说的淫荡下贱的母狗,那我怎么会一边想着心爱的弟弟一边被三个是我仇敌的男人轮奸还会达到高潮呢。

    三个人的动作越来越粗野,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鼻息间忍不住发出微弱的哀鸣,下身的肌肉不收控制的缩紧颤抖在体内不断交错的两根肉棒上套弄绞动。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高潮了!”

    我的大脑在突然爆发的欲望下一片空白,处女阴精喷涌而出淋到了紧紧顶住我的花心的大龟头上。

    “贱奴爽吧,看我射死你!”

    被我的阴精刺激,在我小穴内肆虐的武藤也不再忍耐,狂插了几下以后将肉棒塞进我的子宫死死抵住我的穴口将腥臭混浊的精液射进我处女的纯洁子宫。

    他每次喷射都会把肉棒狠狠抽插一次,有力的精液击打在我的子宫内壁,被男人玷污的快感让我的高潮完全无法停止少女阴精和男人的精液相互喷射,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

    。

    高潮之下我后庭的菊穴也不由自主的缩紧,让撸撸主人也爽快的在我的菊花里射满了精液,前后两穴传来的炽热感让我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一直玩弄我的奶子的键盘也高兴的在我的乳沟里射出了浓稠的精液,将我白嫩的双乳射的一塌煳涂之后将剩下的精液对准我的俏脸和秀发继续喷射。

    这一次喷射完毕三个人的肉棒竟然都没有疲软的迹象,而是交换了位置继续开始了轮奸的大业,我的娇躯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在三个男人的凌辱中任由他们摆弄到筋疲力尽。

    不知道多久以后他们把我的束缚解开,强壮的身体将我赤裸的娇躯夹在中间,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整个人像一个娃娃一样玩弄着,只是我已经没有反抗的意识了。

    终于发泄完了兽欲的三个男人将我的身体随意的丢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我的巨乳砸在地面差点被里头充盈的奶水挤爆,被精液像气球一样撑开的子宫小腹也因为被挤压的缘故将里面淫水和精液混合物从我的蜜穴菊花中喷出,很快就在我的腿间形成了一滩淫糜的水泽。

    “怎么样啊,被我们肏是不是很爽?”

    撸撸主人拍打着我沾满精液的脸颊,然后扯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拉起来。

    “你们三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想着心爱的弟弟,我知道我不能在这里屈服,身体虽然被玷污但是只要我能够坚持本心,那么我就还是纯洁的。

    但是我并不知道三个人就是希望将我在不断的反抗中彻底碾碎,让我的人格和意志全部变成母狗。

    接下来他们把我绑到了一个木架子上,将一根沾满盐水还打着绳结的麻绳从我的腿间穿过。

    我刚刚反应过来这是什么麻绳就紧紧压在我的蜜唇和臀缝之间来回摩擦起来。

    “啊!”

    娇嫩的蜜穴被如此折磨即使是我也不由的发出凄厉的惨叫,小穴像是被烈火灼烧一样的剧痛,我的双腿都痉挛了起来但是三个男人却看着我痛苦扭动挣扎的娇躯放肆的狂笑起来。

    “哈哈哈,这个还真是怎么样都玩不腻呢!”

    不知道谁又拉了一次麻绳,粗糙的绳索在我的蜜穴快速摩擦的同时膨大的绳结重重的撞击在我胯间柔软的嫩肉上,剧烈的疼痛从我的嵴梁直冲大脑,我下腹一软,淫荡的尿液就在这样的折磨下轻易的喷涌而出。

    “贱母狗,你看你干的好事!”

    被我的尿液溅到身上让三个人十分愤怒,将绳索丢到一边他们把我丢进了一个散发着异味的池子里,将我倒提起来两腿分开一百八十度插进这个奇怪的水池,然后不知道什么样的一根棒子插进了我的下体,在我的蜜穴内震动旋转的同时将完全淹没我身体的奇怪液体不断的打进我的蜜穴深处。

    虽然我受过潜水的训练能够憋气挺长时间,但是小穴一边被玩弄,整个人也被一个奇怪的姿势按在水池里,很快我就觉得大脑昏昏沉沉得挣扎起来。

    但是三个男人的大手将我死死的按在水池里,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手指撑开我的菊穴和阴唇然后让这些液体流到我的体内。

    很快窒息的痛苦让我挣扎起来,但是三个男人毫不怜惜我依然死死的把我按在水池里,不行了,我真的忍不住了。

    已经到了极限的我大口吸进了池子里的液体,刺鼻的异味让我痛不欲生,就在我要被这种奇怪的东西淹死的时候,我已经瘫软的身体被倒提着拉出了液面。

    在剧烈的咳嗽中我的嘴巴和鼻孔都不断的喷出那种奇怪的液体,鼻腔里诡异的味道凝而不散,真是难受极了。

    好不容易喘上气,我就被摔倒在地上,接着不知道谁的叫踢在我的小腹上我整个人腾空而起,也不晓得撞到了哪里只是感觉后背一阵剧痛我就晕了过去。

    估计没有昏迷多久乳尖传来的剧痛就让我惊醒,我睁眼一看一个狰狞的钎子插进了我的乳头,我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个高尔夫球的球座。

    应该是改装过的淫具,球座的下端是一根很细的银针,乳尖被刺进异物一种又酸又麻的奇妙感觉在我的乳球里扩散开来。

    三个人围在我的身边,每个人都拿着一根比正常的短很多的高尔夫球杆。

    撸撸主人抬起穿着大皮靴的脚踩住了我的胯部,粗糙坚硬的鞋底摩擦着刚刚被麻绳侵犯过的下阴让我想要挣扎,但是小腹和脑袋也分别被武藤和键盘踩在脚下,我尝试扭动身体但是娇嫩的肌肤和粗糙的鞋底摩擦让我生疼,只有饱满的双峰随着喘息和挣扎不断的摇晃着。

    “啪”

    武藤一巴掌拍在我的奶子上,“贱货别动!”

    踩着我头颅的键盘配合的对着我的头挥动了高尔夫球棍,我不由得闭上眼睛但是等了很久也没有感受到应该有的剧痛,悄悄睁眼一看武藤把一个室内高尔夫放到了我乳尖插着的球座上。

    但是我的巨乳太过高耸柔软,一直随着我的呼吸不断摇晃着,武藤放了好几次球都掉了下去,受到了另外两个人的嘲讽他恼羞成怒。

    “贱货,你淫荡的奶子就这么欠操!再动我就直接那你的奶子当高尔夫球打!”

    天哪,被那个东西抽在我的奶子上我还能有命在?小腹又被重重的踩了一脚,恐惧之下我只好屏住呼吸试图让我的奶子静止下来。

    “很好,你们两个看老子的厉害!”

    见我乖乖听话武藤高兴的把高尔夫放倒我的乳尖,另外两个人也退到安全的距离外。

    武藤迅勐的挥杆掠过我的乳尖,他们果然不是单纯的想要打高尔夫那么简单。

    随着一阵剧痛深深插进我乳尖的球座和高尔夫球一起飞了出去,混杂着血丝的乳汁从我的奶子里迸射而出。

    “啊!不要!”

    我凄厉的哭喊只是让三个男人发出了得意的狂笑。

    武藤重重的用球棍打了我的奶子一下,大喝道。

    “贱货!你的奶子给我们玩是荣幸!你怎么还哭哭啼啼的,要感谢我们知道么!”

    说着撸撸主人推开他,“先别急啊,让我也玩玩再一起训斥她。”

    撸撸主人换了一个下头带夹子的球座夹在我的乳尖,带着尖端的夹子深深刺进了我娇嫩的乳头,但是我不敢乱动以免遭受更加非人的折磨,只能咬紧牙关默默忍受。

    但是撸撸主人挥杆甚至故意的略过我的乳尖,带着巨大动能的高尔夫球棒掠过我双乳的顶端,巨大的风压甚至让我的乳房都被压了下去,充血硬挺着的乳头被坚硬的高尔夫球棒直接打中,上面紧紧夹着的球座也被击飞,两点血花伴着乳头的乳汁飞射而出,这一次的痛苦远远比上一次还激烈。

    看着我痛苦的捂着心爱的乳房满地打滚,三个人兴奋的相互击掌,兴高采烈的庆祝场景和我痛苦蜷缩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的凌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就在这时键盘也扛着球棍走了过来。

    “不不,你不要过来,求你们了,不要在折磨我的乳房了!”

    我的双乳被高尔夫球棍抽打已经发肿,里头的乳汁源源不断的从乳尖渗透而出形成两道淫荡的白线从我的乳尖顺着圆润饱满的乳球打湿我的小腹,勃起的两个奶头淫荡的跳动着,让里头流下的奶线变成曲折的折线。

    “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你们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这样的玩弄比酷刑还要可怕,我少女珍贵柔嫩的娇躯被百般凌辱玩弄,如果只是单纯的玷污我还没有这么恐惧,但是如果我的身体被玩坏了我岂不是再也没办法去见心爱的弟弟了?但是我的哀求反而让我的处境更加艰难。

    “你这个下贱的母狗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武藤一脚把我蹬倒在地,键盘立刻踩住了我的头而撸撸主人也踩住我的奶子用坚硬的鞋底摩擦着,“你是我们的性奴,母狗,玩具,宠物,肉便器!记住你的身份,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乖乖听着不会么!下贱的母狗!”

    “把她绑起来,让她知道一下厉害。”

    “不要!你们要干什么!”

    在我惊恐绝望的哭喊声中我再一次被绑上了一个十字架,但是一条玉腿被高高抬起举过头顶帮助,高耸的双乳被我的大腿挤到一边中间挤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娇嫩的蜜唇也暴露在空气中。

    武藤拿起一根马鞭,唰的一下从我的胸前挥过,凌厉的鞭风掠过我娇嫩敏感的乳头将我的奶子大的上下摇摆,乳尖的剧痛堪比刚刚被高尔夫球杆打击的痛楚。

    “记住你的身份,贱货!”

    紧接着又是一鞭打在我的腿间,鞭身甚至陷进我的肉唇之间,小穴被鞭打的痛苦远超乳尖百倍,我想要通过叫喊发泄我的痛苦,但是身后撸撸主人用一根绳子套住我修长的脖颈,让我的叫喊声只能在喉咙打转。

    接下来他们终于解开被一顿鞭打无力瘫软倒地的我,强迫我像母狗一样噘起屁股,然后将我的翘臀抽的红痕遍布。

    之后我再次被拉上最开始的分娩台,娇嫩的蜜穴被窥阴器大大的撑开他们甚至试图将三个肉棒同时塞进我的小穴,幸好最后还是因为姿势别扭而放弃了。

    但是我饱受折磨的身体再一次遭受他们的轮奸凌辱虐待,三根不知疲倦的大肉棒在我的体内肆虐,肿胀的阴唇和奶头被肏的时候完全感受不到快感只有激烈的疼痛,但是我还是要摆出一副娇媚的模样对着三个人装作自己非常的舒服。

    但是实际上我也感受到了一样的快感,因为每当巨大的肉棒进入我的子宫,在里面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的时候,这种被征服的快感是弟弟永远也给不了我的。

    在轮奸的狂风暴雨中,我的身体逐渐适应了他们凶残的折磨,并且深深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他们越是凌辱我,我获得的快感就越强烈,我已经什么都不愿意再去思考了,反正我的身躯已经变成了残花败柳,心中的高傲已经被鞭子轻松的打破,那么我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

    只是对不起了,我心爱的弟弟,姐姐没能把自己的美好留给你。

    “主人好棒,贱奴还想被主人吸奶啊!”

    我的思绪回到现实,赤裸的娇躯骑在躺在地上的武藤主人身上淫荡的扭动着,修长有力的大腿能够支持我的身体不断的上下起伏。

    我重重的用自己柔软的屁股撞击着武藤的小腹,一只手则抓着键盘主人伟岸的阴茎和他能够给我最喜欢的精液的马眼舌吻起来。

    “今天这么听话,那主人满足你。”

    撸撸主人磁性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火热的大手捉住我不断跳动的巨乳将勃起的乳头塞进了嘴里忘情的吸吮起来,我的乳汁源源不断的被他吞下,让我肿胀的乳房舒服了很多。

    “好舒服啊!被强奸好舒服啊!主人们真是太厉害了!”

    感觉到了高潮的临近,我淫荡的夸奖着三位主人让他们欲火高涨带给我更强烈的快感,“贱奴不行了,贱奴被主人干上天了!”

    随着子宫的一阵抽搐,我的小腹内一热就涌出了高潮的水液,我的身体瘫倒在地被三个主人牢牢的扶住,撸撸主人的肉棒狠狠塞进了他最喜欢的菊穴,键盘主人也将肉棒插进了我的咽喉。

    “小母狗,你可不能休息哦!”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有力的腰开始撞击我的身体,高潮中的我更加敏感的身体被如此刺激,整个人的意识都要飞到九霄云外。

    好棒啊,路由,你知道姐姐现在好舒服么,路由,如果你能给姐姐这样的感觉该多好啊。

    但是现在,姐姐只想要主人们的肉棒永远的征服了。

    就在我响起心爱的弟弟的时候,主人们在我的蜜穴里,菊花里,小嘴里都开始了激烈的喷射。

    路由,姐姐又被射爆了,姐姐好舒服啊!嘴里膨胀的肉棒让我不由的翻起了白眼,大量的混浊浓精让我来不及吞咽呛进了我的气管从我的鼻孔喷出煳了满脸。

    将我的小腹射得鼓起像是怀胎三月的主人也将还在喷发的肉棒从我的体内拔出,滚热的浓精淋满了我的全身。

    真想让路由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我被玩弄的一塌煳涂的娇躯被三个主人紧紧压在中间的时候,我还是想让弟弟看看我现在幸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