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现实修改器 > 【现【实修改器】(5)
    现实修改器()219-7-9一大早醒来,就感觉被子里有东西在动。

    “早!”

    我掀开被子对趴在我身上给肉棒口交的佳佳打招呼。

    “已经不早了,主人。”

    “李梅呢?”

    我记得昨晚我是搂着佳佳和李梅一起睡的。

    “李梅阿姨烧好早饭后就回家了。”

    “这样啊。”

    好像是答应过张先生让李梅回家做家务的。

    “佳佳,让我看看你准备活动做好了没有。”

    “早就已经好了。”

    佳佳张开腿,露出了湿漉漉的小穴。

    “很好,那么我们开始晨练吧。”

    “是!”

    佳佳抱住头,开始跨在我身上做深蹲,按照我的要求,每次蹲下龟头都要碰到子宫口,在碰到子宫口的同时,她还要报一下数。

    “一下、两下、三下……十九下、二十下。”

    做完二十个深蹲后,我将早晨第一发精液射进她的小穴里。

    “啊啊啊啊!”

    “好了,留一点给李阿姨。”

    我将她抱下去,让她用手自己捂住小穴不要让精液漏出来。

    李梅准备的早餐还不错。

    有稀饭,鸡蛋,油条什么的,不过已经有点冷了。

    在分出一些给佳佳后,我开始坐下来用心享用早餐。

    平时早餐都是去一条街外的小摊吃的,上一次在家吃饭时什么时候来着。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用餐。

    “谁啊?”

    我皱起眉头,李梅和房东她们都被我修改过,不会那么用力敲门。

    那敲门的难不成是……“砰!”

    打开门,果然是陈慧丽。

    陈慧丽的状态不太好,两眼留着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没穿整齐,显得十分宽松。

    “是你啊,有事?”

    “你这个混蛋,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药?”

    这个问题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从前天开始晚上做噩梦梦见自己被轮奸开始,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分神就想到他,昨天一天自己都没好好听课,昨晚和他分开后自己不知道怎么了变得异常敏感,就连运动时和衣服的摩擦都能产生快感,可是自己偏偏无法高潮,就算自慰也一样,而且自己着了魔似的想着和他握手时的感觉,结果就这样一晚上没睡。

    她肯定,这一切一定是眼前这个男人搞得鬼。

    “关我什么事,是你一大早就跑过来敲门的。该不会发生了事想赖到我头上讹我吧?”

    我拍开她的手说道。

    在我碰到她手的一瞬间,她就好像触电似的抖了一下,大腿突然开始交叉摩擦了起来好像在忍耐什么。

    “咋啦?静电啦?还是说发情啦?”

    我用力扯了一下她的领口。

    “穿的那么骚,还没带胸罩,是不是连内裤也没穿啊?不会是想找我约炮吧?”

    。

    陈慧丽差点气哭,她的确没穿内衣,因为自己该死的敏感皮肤,自己穿内衣或其他紧致的衣服都会感受到摩擦的快感,所以才穿了这件和皮肤接触面少的宽松衣服。

    “胡说,你这个流氓!我要报警抓你!”

    说罢,她便拿出手机,可是正要拨号的时候却又突然放下了。

    旁边的我冷哼了一声。

    小样,你以为我会没有防备?“混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话说你一大早来找我到底干什么?”

    我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陈慧丽低下头,身体在不断颤抖。

    “……抱我。”

    “什么?”

    “抱我。”

    “抱你?我为什么要抱你?你不是骂我流氓吗?”

    面对我的提问,陈慧丽一脸纠结,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做了手脚,但自己偏偏又无法报警。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不要来见这个男人,但是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渴望着这个男人的爱抚。

    凭毅力忍了一天之后,自己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求求你抱我一下。”

    她想起了昨晚我的要求。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请求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抱一下你。”

    说罢,便一把将陈慧丽搂在怀中。

    “哈,哈,好温暖,感觉好舒服。”

    闻着男人身上荷尔蒙的气息,陈慧丽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融化了,这种感觉超过自己以前接触过的任何一个男人。

    “好想再多闻一些。”

    晕乎乎的陈慧丽将脸凑了上来。

    “喂!你干嘛?”

    我一把将她推开,让她清醒了过来。

    “不是……我……”

    自己竟然凑上去闻男人的味道,还是这个流氓的。

    难道自己是个变态?“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对吧?”

    “神经病。”

    我瘪了瘪嘴。

    “我看你就是犯贱,明明穿这么骚出来勾引男人还表面装清纯,连路边上的妓女都不如。你不是贱是什么?”

    “我……我……”

    陈慧丽忍不住蹲下来捂着脸哭泣。

    我是贱人。

    我是贱人。

    我是贱人。

    ……看着已经崩坏的陈慧丽,我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几句话就让她坏掉了,自然是修改的结果,虽然我可以直接让她崩坏,不过那样太没意思了。

    “贱人,抬头。”

    陈慧丽麻木地抬起头,我脱下裤子直接将肉棒插进她的嘴里。

    面对我的突袭,陈慧丽并没有抵抗,而是任由我抱着她的头在她嘴里抽插。

    “真是的,像个木头人一样。”

    我把她拎起来晃了晃。

    “喂!怎么了,傻啦?”

    看着那一双空洞的眼神,我不禁皱了一下眉头,我要的是一个活的女奴,不是一个人偶。

    “麻烦啊。”

    我只好又对她修改了一下,她的眼睛这才回复光亮。

    “你……”

    “别废话!”

    我将她推倒在地,抱着她的头再次将肉棒插进她嘴里。

    “唔唔唔!”

    “舌头动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感觉很爽吧?贱人。”

    “唔……唔……”

    ≈ap;ap;#xFF;。

    听完我的话,陈慧丽放弃挣扎,乖乖地用舌头舔弄嘴里的肉棒。

    “唔……对,就那里,多舔几次……不错,看来你没少给男人舔过啊。”

    “唔……我射了。”

    我按住她的头,将精液全部灌进她的嘴里。

    “唔唔唔……”

    “不许吐,全部咽下去。”

    “咕噜……噁……”

    被强制饮精的陈慧丽在将嘴里的精液咽下去后一整干呕。

    “别磨蹭,转过身去吧小穴露出来。”

    听到我的命令,陈慧丽便颤颤巍巍地转过身去,脱掉裤子后像小狗一样趴下来将已经湿漉漉的小穴对着我。

    “已经湿成这样了?看来你刚才就一直很兴奋吧?”

    “没错,从被碰到开始就一直感到兴奋。”

    “想不想我就在这干你啊?说不定会被人看到哦!”

    “在这?这里可是阳台啊!”

    “那就不干喽?”

    “我……”

    “别犹豫,快说!”

    我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阴蒂。

    “啊!干!就在这干!”

    “好嘞!”

    我一下将肉棒插进她的小穴里。

    “啊!”

    不理会陈慧丽的惊叫,我将她从后面抱起来,按在了栏杆上,让她的两腿张开对着外面。

    “不要!不要在这!”

    在室外被男人让陈慧丽感到羞耻,拼命将头往下低,但我丝毫不管,拖着陈慧丽的屁股耸动着腰部,让陈慧丽的身体一上一下地,每次交合处碰击时都会传来响亮的啪啪声。

    “啊啊啊……我……呜呜呜……啊……”

    陈慧丽此时脸上充满了眼泪,口中传来的怪声让人听不出来她是在哭还是在笑。

    “呵呵,你这个贱人。”

    我狠狠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她在一机灵后,淫水便像决堤了一般从小穴里喷涌而出。

    “竟然被打高潮了?你他妈不是一般的犯贱。”

    我咬了一下她的耳后根。

    “说,你是不是贱人。”

    “呼……呼……”

    陈慧丽歪着脑袋,貌似还在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不说是吧?”

    我托起她的屁股继续勐干,让猝不及防的陈慧丽浪叫起来。

    “啊啊……我说,我说……”

    “说!你是不是贱人。”

    “啊啊啊……是,我是一个贱人。”

    “在室外被人干爽不爽?”

    “爽……在外面被人干的感觉好爽……啊啊……”

    “在公共场合被人干还感觉爽,你这是个贱人。”

    “啊啊啊……对不起……我是个贱人啊啊啊……”

    “贱人现在想要什么?”

    “精液……贱人想要男人的精液啊啊啊”

    “之前见面那么骂我,现在却想要精液,为什么啊?”

    “啊啊啊……对不起……因为我喜欢犯贱啊啊……”

    “好!那我给你精液。”

    我勐地加快速度,在抽几下后,让龟头抵着子宫口射精了。

    “啊……浓浓的精液……把贱人的子宫灌满啦!”

    我放手后陈慧丽瘫倒在地上,子宫装不下的精液随着淫水往外喷出,沿着陈慧丽的大腿滴在地上。

    “喂!我的鞋脏了,过来清理干净。”

    我指着粘在鞋尖上的精液射到。

    陈慧丽听到后,乖乖爬过来舔着鞋上的精液。

    “主人。”

    佳佳从屋里跑了出来。

    “没事,帮我清理一下肉棒。”

    我将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伸过去,佳佳跪下来仔细舔弄着肉棒。

    至于会不会被人看见,我一点也别担心。

    这条路本来就没什么人走,而且在干陈慧丽的时候,我就将我们的存在感修改到了最低。

    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我们主动碰别人,不然别人是看不到我们的。

    “佳佳,让李梅阿姨多烧点菜,我们晚上要好好欢迎一下新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