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学园都市 > 【学园都市】(虐1)茜茜的受虐试验
    作者:Artoria219年7月1日字数:6833学园都市是一个人口超过200万,有8成都是学生的超大封闭式都市。

    在这里遍布着各种研究所和学校,学生和老师们在这里共同学习和研究,使得学园都市的科技水平领先外部世界三十年。

    在学园都市光鲜的外表和辉煌的成就下,隐藏了许多无法公开的黑暗的研究。

    木原在某高中上学,这里面都是没有什么超能力的学生,level3只有区区人。

    木原也是如此,每半年的考核只能得到视力略微增强的level0评价。

    但木原不是真的level0,他能够看到一定视野范围之外的事情。

    当他刚开发出这种能力时,每天兴奋地在女生宿舍和澡堂外面逛来逛去,或者假装看手机,实际上却是在偷窥女生们的私生活。

    这样快乐的生活没有持续很久。

    一天他和朋友去二十二学区度假,他们在地下的商城里游玩,街边有着世界各地的小吃,还有许多游戏厅。

    但除了这些,木原还看到一个地下的实验室。

    起先木原没有在意,因为学园都市里遍布着各种研究所,里面会进行各种研究。

    但这一次,他看到实验室里有一个少女被锁链拷着,旁边的工作人员拿着电击器射中了少女,她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嘴里发出一阵阵哀嚎。

    木原赶紧收回视野,努力让自己不显出异样。

    看着熙熙攘攘欢乐的人流,谁又能想到正下方50米的地方正有一个少女遭受虐待呢?他假借身体不舒服,向朋友道歉后早早回到了家。

    木原以前是觉得这种能力过于猥琐而没有公开,而现在则是因为害怕。

    他不知道学园都市的暗面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但至少他自己的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来到某高中不久,木原就交到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茜茜有着175的身高,匀称修长的大腿,平时都是一副高冷的女神模样,突然之间却成了木原的女朋友,这让周围的人大跌眼镜。

    朋友去问木原,木原也只是说两个人合得来就在一起了,但旁人看着这一对却总感觉格格不入,不光是相貌上差距颇大,性格上也难以想象大小姐会跟木原在一起。

    茜茜也觉得怪怪的,她平时对待男生都是拒之千里之外的,本来木原这种人她根本不会看上眼,但他总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现,总是可以说出自己写在日记里的心里话。

    茜茜想,也许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这个男生的闪光点吧。

    不久后便接受了木原的告白,两人在一起了。

    两人在一起后,木原却发现事情没有他想象的轻松,他可以通过窥探茜茜的生活给她一些惊喜,但两人在一起时却不只是制造惊喜就够了。

    他的举止和气质都配不上茜茜,茜茜也没有真正喜欢上他。

    这令他苦恼不已。

    茜茜是level2的恢复系能力者,在得到这个能力后,她参与了某研究所的干细胞再造计划,这个项目试图通过研究茜茜的这种治愈能力,探索人类长生的秘密。

    从此她每周都会去研究所一趟。

    木原之前也跟踪过茜茜,发现这个实验室没什么特别的,但现在为了能够挽救这段关系,他决定再跟踪茜茜,试图多了解一下女朋友。

    木原来到研究所外的报亭,随手买了一本杂志挡住脸,开始利用能力窥视着茜茜。

    茜茜走进研究所里,三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院已经在等她了。

    为首的研究员说:“茜茜,上周我们有了重大的突破,这一次为了验证一些猜想,我们需要对你进行全麻。”

    “不是说好了只会进行手臂的局部麻醉吗?我不接受全麻。”

    “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在你的血液中发现了et因子,正是因为这种因子你才具有自愈能力,有理由相信这种et因子是由你的肾脏合成的,这次我们想提取一小块肾脏的活体样本。”

    茜茜脸上犹豫起来。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就可以发现合成et因子的秘密,那么这个项目就会圆满完成了。”

    。

    研究员客气但不容置疑地说。

    “那好吧,我答应你们。”

    木原看着麻醉剂缓缓推入了女朋友的身体,她在手术台上昏迷过去了。

    研究员却不像说好的那样取肾脏的活样,而是扯下了一旁的防尘布,露出了一套有着密密麻麻手术刀的器具。

    为首的研究员说:“这套神经置换仪是由韩博士发明的,它可以改变神经元连接的位点,现在已经试点为高位截瘫的病人重塑嵴髓了。它的操作十分复杂,你们认真看我是怎么操作的。”

    木原觉得不妙起来,但看着研究所门口的保安和警备机器人,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机器控制的手术刀非常轻巧地切割开了茜茜的头骨,然后数十根针刺快速地在茜茜大脑表面上操作着。

    “这次手术将茜茜神经中枢的痛觉传入神经重新定向,连入边缘系统。预期的实验效果是痛觉反而会引起她的情欲。”

    机器自动完成了大部分工作。

    “这种感觉和情感的错乱很可能会毁掉一个人正常的精神。”

    “但由于被试者特殊的能力,在性欲和羞耻感增加时et因子的浓度会显着地增加,阻止精神的崩溃。et因子的浓度是否有上限还需要后续的研究。”

    机器缝合好了伤口,在超能力的作用下,伤口很快就看不到痕迹了。

    不久后,茜茜醒了过来。

    “头好晕啊…千老师,手术顺利吗?”

    经过精细脑科手术后的茜茜还没有恢复过来,朦胧的眼睛中透着温顺,全然没有平时大小姐的模样。

    “手术很顺利,虽然我们没能提取出et因子,但我们已经极大地增强了你体内的et因子的水平。现在你已经有接近level的自愈能力了。”

    “啊?真的吗,可是你不是说…”

    姓千的研究员不待茜茜说完,上去使劲一巴掌扇在了茜茜脸上。

    茜茜从手术台摔到了地上,却不觉得很疼。

    “你们怎么这样对我?”

    “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条母狗了知道吗?”

    研究员拽起茜茜的秀发,又扇了她两耳光。

    茜茜作为大小姐,从没想过自己会面临这样的情况,被践踏的自尊心使她失声哭了起来。

    “你们两个记住了,做研究是一门艺术,如果只是借助实验仪器,而不投入自己的感情,研究是不会成功的。”

    姓千的研究员看着哭泣的茜茜,对另外两个研究员说。

    另外两个研究员早已跃跃欲试,一个人不管还满脸泪痕的茜茜,继续扇她的脸,加深她的羞耻感,另外一个却对还躺在地上苗条的身体拳打脚踢。

    姓千的研究员取来了一些试管,里面竟是一些扭动的黑色水蛭。

    另外两人也欺负累了,放开了茜茜。

    茜茜躺在地上捂着脸痛哭着,但肌肤却因为情欲而染上一抹嫣红,修长匀称的双腿也不被察觉地摩挲着。

    研究员走过来摸了摸茜茜的头,说:“接受现实吧,你就是一条母狗,别人觉得你越下贱,你就越兴奋,别人越是凌辱你,你就越能得到快感。”

    茜茜停住了哭声,她咬住嘴唇,脸上却尽是春意。

    “为了收集你的et因子,我改造了这些水蛭,现在让你来试试。”

    研究员打开试管,用镊子夹住水蛭。

    另外一个人拉起了茜茜的上衣,架住了茜茜的双肩。

    茜茜紧张地看着扭动的水蛭,眼睛有恐惧,还有期待。

    水蛭落在了茜茜的肚脐上,它在茜茜平坦光洁的腹部扭动着身子,然后一点点钻进了茜茜的肚脐。

    茜茜紧咬着的嘴唇发出了一丝呻吟,呻吟中不见痛苦,只见妩媚。

    “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样本才行呢。”

    研究员扯开了茜茜的抹胸。

    盈盈一握的乳房弹了出来,乳头因为兴奋已经立了起来。

    茜茜看着另外一只水蛭被放在了自己乳房上,水蛭找到了乳孔,蠕动着身子一点一点钻了进去。

    乳头慢慢被撑大,茜茜不受控制地浪叫起来。

    在水蛭完全钻进乳头时,茜茜绷直了修长的双腿,浑身的肌肤透着红色,她张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高潮。

    被撑大的乳头很快复原,只剩下一缕血丝顺着乳房流下来。

    茜茜喘着气,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吗,母狗,还想再体验一下吗?”

    茜茜涣散的眼睛表明她的理智已经被刚刚的高潮击垮了。

    她接过另一个试管,取出水蛭,颤抖着放在自己的另一个乳房上。

    紧接着茜茜继续浪叫起来。

    研究员见状,取出另一只水蛭,递到了茜茜嘴前。

    茜茜看着这扭动的虫子,眼睛里却全是渴望,她伸出舌头,接住了水蛭。

    水蛭在她的香舌上缠绕了一圈,咬住了她的舌尖。

    茜茜的手下意识地穿过自己的短裙,来回摩挲着。

    姓千的研究员也忍不住了,把躺着的茜茜摆成母狗趴在地上的姿势,扯碎丝袜和已经被淫水浸湿的内裤,掏出自己的鸡巴插入了处女穴。

    鸡巴在淫水的润滑下一插到底,一丝处女的鲜血顺着茜茜光洁的大腿流了下来,把茜茜送上了第二个高潮。

    茜茜保持着母狗的姿势承受完了三个人的内射,地上已经积了一滩口水,淫水混合着精液顺着大腿流到了丝袜上。

    当最后一个人射完后,她也撑不住趴在了地上。

    姓千的研究员整理好自己,拿出一个发射器,按下发射开关。

    “这个发射器可以发出特定频率的声波,听到声波的水蛭会自己离开受体。”

    另一个研究员把手伸入茜茜的嘴中,拿出了水蛭,接着还不忘玩弄一番茜茜的香舌,茜茜夹紧了双腿,不安地摩挲起来。

    只见另外三只水蛭正扭动着试图钻出来。

    肚脐的那只很快便钻了出来,但乳头上的两只却因为吸完血很难穿过乳孔,被卡在一半不停地扭动着。

    鲜血顺着乳房流了下来,研究员却只站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终于在一波高潮下,两只水蛭钻出了茜茜的乳头。

    待茜茜休息了一会坐起来后,姓千的研究员递给她一个密封袋。

    “今天的实验到这里就结束了,这里面是10根试管,下周来前我要你喂饱这些水蛭,明白了吗?”

    “明白了。”

    茜茜伸出手接密封袋,却被一脚踹在肚子上。

    “母狗要有母狗的样子,以后说话要自称母狗。还有,把地上你的淫水舔干净再走。”

    茜茜露出犹豫的神情,还是说:“是,母狗明白了。”

    然后便跪在地上舔起了自己的唾液和淫水。

    一直在外面看到全过程的木原充满了怒火,但看到女朋友任人凌辱还发情的模样,却也不受控制地勃起然后射了。

    。

    他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自己肯定不能直接揭穿女朋友的秘密,这样不仅无济于事,还会暴露他的能力。

    看到女朋友离开研究所后,他也回宿舍了。

    木原第二天大早就赶到了茜茜宿舍下,却发现宿舍不见他女朋友的踪影。

    他用他的能力仔细检查了一番女朋友的宿舍,只见房间凌乱无比,地上还有好几摊水渍。

    原来存放日记的抽屉里放着几支试管,里面的水蛭竟已经吸满血膨胀起来了。

    木原看着这景象,稍微想象一下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便觉得口干舌燥。

    以往冰清玉洁的大小姐竟然堕落的这么快么,自己的女朋友还是以前那个茜茜吗?接下来几天木原都没有找到茜茜,好像她彻底消失了一样,只有一次茜茜打来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事回家一趟,学校那边还请木原请个假。

    木原听着电话里女朋友平静的语气,终究还是没有问什么,只是说知道了。

    又是一个周六。

    木原守在研究所旁边的报亭,终于看到了消失一周的茜茜。

    她微红着脸,神态透着一丝媚意。

    见到那三个研究员,茜茜竟然很自然地跪下,亲吻了一下地面,说:“母狗茜茜前来拜见主人。”

    研究员也是一周未见茜茜,还有点忐忑上次的手术是否成功,看见茜茜直接跪下来竟愣住了。

    还是姓千的研究员反应比较快,说:“咳咳,嗯…上次那几只水蛭你准备好了吗?你怎么手上没拿东西啊““母狗早就准备好了。”

    说完茜茜一只手撑地,一只手伸进裙子里。

    随着一声轻轻的娇喘,茜茜从自己的小穴中抽出了一支试管。

    “这母狗也太会玩了吧,内裤也不穿?但一共有10支试管呢。”

    “主人,母狗竭尽全力只能在自己的骚穴中塞进支,剩下的6支都在菊花里。请主人放心,母狗清洗干净了才放进去的。”

    说完茜茜慢慢抽出了小穴中的最后一支试管,随着试管出来的,是一大股淫水和一声妩媚的娇喘。

    淫水浸湿了丝袜,在地上滩开。

    接着茜茜把自己的手指伸进菊花里,艰难地掏出了支试管,但尝试了半天也没找到接下来的两只。

    茜茜眉头微蹙,咬咬牙将整只手都伸进了自己的菊花里,菊花显然受不了这样的扩张,鲜血流了下来。

    把手伸进去后,成功又找到了一支试管,但最后一支却怎么也找不到。

    茜茜抬头,像温顺的小猫一样看着研究员,说“母狗实在找不到了,还请主人帮忙找一下。”

    姓千的研究员也不客气。

    他的手比茜茜的大很多,使劲伸进茜茜的菊花中,本已经愈合的菊花又流出了血。

    茜茜也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研究员的手继续往里面伸,小臂已经伸进去了一半,终于找到了那个试管。

    但他却不急着取出来,而是饶有兴致地继续探索着茜茜的肠壁。

    茜茜咬紧嘴唇没有发出声音,身体却不断颤抖起来,光洁的肌肤覆上一层香汗,显然是在忍受着剧痛。

    终于研究员把试管取了出来,茜茜也在剧痛的刺激下再一次高潮,乏力的她躺在了自己的淫水中,不停地喘着气。

    考虑到茜茜实际上仍是实验的参与者,以及自己的职业操守,研究员一本正经地汇报起来:“上次我们收集的et因子取得了一些进展。将提炼出的高浓度et因子注入到老鼠体内,老鼠在5分钟内愈合了1cm宽的切伤。但et因子的作用远未达到我们的预期,也就是说,et因子在别的生物体内发挥的作用远远比不上本体。”

    “我们打算多试验几种生物,其中也包括志愿者的人体试验,来对比看et因子的效果和什么因素有关。所以仅仅是10支试管还不够呢,母狗。”

    另一个研究员推来一个拘束台,茜茜顺从地上去躺好,研究员脱下茜茜的衣服,把被淫水浸湿的丝袜扯下来,塞进茜茜的嘴里,这样她只能发出含混的声音了。

    然后用皮带牢牢固定住了茜茜的双手和双脚,再将输液的针扎入了茜茜的手臂。

    “这是营养液,可以补充水分和营养。”

    最后研究员拿来了三个电极,贴在了茜茜赤裸的乳房和阴户上,然后按下了电极的开关。

    茜茜的身体颤抖起来,淫水也不受控制地流着,纤细光滑的胴体在香汗的反射下显得格外得诱人。

    茜茜不断发出含混的呻吟,表情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研究员拿来了整整一箱水蛭,然后夹起来一个个放在茜茜平坦的腹部和盈盈一握的胸上。

    水蛭很快开始慢慢膨胀起来。

    看着茜茜美丽的胴体上布满了黑色的水蛭,一个有密集恐惧症的研究员受不了了。

    “妈的这场景太诡异了,我都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恶心……我果然还是恶心…呕~~”

    姓千的研究员说:“你先去休息吧…等等,我想到一个办法。”

    他把茜茜身上已经吸饱了的水蛭都夹到空盘子里。

    然后把新的水蛭直接放在茜茜的阴户上。

    水蛭纷纷扭动着钻进了茜茜的蜜穴,有一个水蛭却试图钻入茜茜狭窄的尿道,扭动了半天才钻进去。

    茜茜的肌肤慢慢变成粉色,小穴一张一合,却不见淫水流出来,她的眼神早已涣散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发出呻吟。

    “眼不见心不烦。”

    “嗯,这样果然好多了。”

    三个研究员观察着时不时颤抖的茜茜,有一句没一句聊起天来。

    忙活了几个小时,研究员终于收集了足够多的水蛭,吊瓶也换了好几瓶,拘束台已经被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淫水的液体浸湿,茜茜粉色的胴体散发着淫靡的光辉。

    研究员取下电极,松开皮带,茜茜却蜷起身子揉搓着自己的阴户和乳房。

    “她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她的自愈能力现在已经达到最强了。她的精神过一会就恢复了。

    我们赶紧去把这些玩意提炼了。”

    说完研究员走开了,只留下茜茜。

    过了几分钟,茜茜终于停止自慰,坐了起来。

    她吐出口中的丝袜,又像母狗一样跪下来,开始用舌头清洁地上的一滩滩水渍。

    等她终于舔干净了地板和拘束台,整理好衣服出去了。

    木原内心已经从愤怒变成了绝望,他意识到茜茜已经回不去了。

    他继续跟踪走出研究所的茜茜,整理好衣服的茜茜依然是一副大小姐的模样。

    茜茜没有回宿舍,而是来到了第十学区。

    学园都市的第十学区是脏乱差的代表,充满各种“其他学区敬而远之”

    的设施,自然也是一些放弃学业的不良少年喜欢聚集的地方。

    木原看到茜茜走进了一栋破旧的大楼里,他同样找了一个地方继续用能力监视着。

    大楼的窗户破损了很多,原本是一个研究所的办公楼,但现在已经废弃了。

    在6层楼的位置,两个少年正在奸淫着两个带护目镜的少女,旁边站着许多嘻嘻哈哈的不良少年。

    茜茜看到这一幕,突然呵斥:“你们这群混蛋,说好放过这些妹妹的。”

    “哟,我们的母狗来了,快来给主子们问好。”

    “这些没有感情的复制人玩坏了就坏了,有什么可惜的。”

    “快放她们走。”

    满脸横肉的大彪开口:“好,我们可以不去打扰这些复制人,但你必须通过我们的考验来证明你真的会听话。”

    茜茜点点头,这群人放开了那两个女生。

    那两个女生面无表情地提好裙子,对茜茜说:“虽然刚刚的状况没有产生太大困扰,但还是感谢你让我们能自由行动。御坂妹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歉意地说道。”

    茜茜见两个女生消失后,说:“你们想怎么考验?”

    一个相貌猥琐的小弟迫不及待的喊:“再让我们肏一遍。”

    大彪一巴掌把这小弟拍翻了,“你就这点出息。”

    “很简单,你只需要做一条听话的母狗,顺从我们的任何命令就可以了。”

    另一个小弟拿上来了一个盒子,里面摆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大彪叫茜茜把衣服全脱下来,躺到一个桌子上。

    茜茜略微迟疑,接着当着十来个人的面脱下衣服,裙子,过膝袜和内裤,然后还不忘折好放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