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魅魔女王淫媚立志传 > 魅魔女王淫媚立志魅传(1)
    【魅魔女王淫媚立志传】作者:visnerjoster219年7月1日字数:7916在昏暗残破的地下室之中,一位高挑秀丽的雪肤花貌的美少女将一双穿着黑色吊带袜的美腿微微分开,露出沾染着淫水的内裤,面色微红着喘着气,紧咬着贝齿红唇伸出向前伸展着戴着蕾丝手套的纤纤玉手,将手指慢慢伸进那稀疏的黑森林遮蔽下的悠蜜桃源,在娇吟下使劲将自己的手指向露出点点银丝的蜜穴深处插去。

    “嗯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爽……嗯啊……好……好舒服……不……不要……不能嗯啊啊啊啊啊!”

    那未经人事的处子花园在玉葱的爱抚下渗出了汁水,骑士少女的脸上泛起了羞耻的绯红:“如果……不是为了给妈妈和姐姐报仇,我才不会做这么下流的事情呢……”

    少女的名字是奥黛莉。希斯罗夫,原本是小国卡雅迪尔公国的公主,可是就在三年前,垂涎于卡雅迪尔金矿的雷西诺帝国勾结魔族对卡雅迪尔发起了战争。

    卡雅迪尔的女大公叶琳诺丝率军英勇迎战,却被魔族打败,并且在全国民众的面前被数十个兽人轮奸玩弄,被誉为宝石般的美人骑士的叶琳诺丝被数十根肉棒日夜奸淫,甚至还被绑起来供魔族军队一边玩弄着那对圣洁的巨乳一边将精液射在英武的女大公赤裸的雪白娇躯上。

    敬爱的母亲被魔族奸淫玩弄让奥黛莉愤怒不已,她的姐姐希亚蒂也被魔族捉住,被拴着狗链为过路的人舔着鸡巴,任由路过的人将肉棒插进处子小穴中抽插。

    甚至被扔入马棚中被发情的公马用超长的肉棒摩擦着娇躯将马精射满高贵的女骑士的全身。在日夜不断的玩弄下,母女两人已经变成了纯粹渴求精液的母畜奴隶。

    整日除了做爱就没有别的诉求了。

    “这本书……真的能够帮助我复国,救下姐姐和妈妈么……”

    看着残破的古书,骑士少女下定了决心,那插入小穴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女孩宝贵的处女膜。憧憬着爱情的少女毅然决然地刺破了那层象征少女纯洁的屏障,处女的鲜血和潮吹的爱液喷落在诡异的倒挂六芒星法阵之上,奥黛莉双膝跪地,将那对虽然不大但挺拔滚圆的奶子对准法阵,然后轻轻捏弄乳头,少女青涩的奶汁喷洒在了法阵中。

    “啊,赞颂地狱之君父、首堕者、邪恶的起源、混沌代理人、地震的掌控者、亘古至今的遥远古老神秘存在、掌控一切的一切万古奥秘、于存在中不存在、于不存在中存在、维度之主、为古老的双子之城降下漫天奇光异彩之伟大存在,地狱的无冕之王,卢瑟法尔阁下!您卑微的仆从请求地狱将毁灭的开端降下在凡世!”

    当晦涩难懂的古老语言所描绘的咒语被全部读出的时候,法阵中传来了一个难以名状的邪恶低语,这恐怖晦涩的语言语气毫无特别之处,甚至连内容也无特别之处。只是这语言中的每一个单词都包含着百万修罗饿鬼遭受千万种恐怖折磨也无法表达出来的扭曲的恶意。这恶意是如此的纯粹,以致于凡间之人在听到的一刹那就灵魂破碎重组。

    “哈哈哈!”木门被撞破,几个狞笑着的哥布林挺着高举的肉棒冲了进来,扑倒了惊慌失措的少女,那对温软如玉的小奶子被哥布林粗糙肮脏的手肆意摩擦,极力昂着头的奥黛莉口中忽然被塞进一个挺拔的肉棒,那腥臭无比的肉棒在少女骑士的樱桃小口中抽插起来,奥黛莉流着泪,任由泪珠与精液混合在了一起,那双诱人的笔直修长的吊带袜美脚夹住一个哥布林的肉棒摩擦着。

    “哈哈哈!卡雅迪尔公国的最后一个皇女也被我们强奸了呢!”

    “就是啊!今天在马戏团骑着女大公可真刺激啊,那骚婊子不知道舔了我多少次肉棒呢,特别是那女人哭着求我们来强奸她,否则就会被训练师丢到马棚里被公马轮奸呢!”

    听着哥布林口中那淫荡下流的话语,奥黛莉极力想要吐出口中的肉棒,但却只能看着那根大大的鸡巴在自己的樱桃小口中进进出出,一个哥布林一口含住了奥黛莉的奶子,喝着流出来的奶汁用肉棒在奥黛莉的身体上摩擦。

    奸淫着奥黛莉美脚的哥布林竖着肉棒,将浑浊的精液射到了奥黛莉精致的容颜上,高贵典雅的公主骑士就这样被魔物的汁液玷污,如同一位被恶徒们捆绑轮奸的高贵女神一样落入了凡尘,只有眼角滴落下几滴泪珠。

    “啊嗯嗯啊啊啊……不要,不要射在我的身体上啊……”

    巨量的白色男汁喷射在了奥黛莉的口中和娇躯上,奥黛莉被扯着头发,强迫着吞下腥臭的精液。浑身肮脏白浊液体的奥黛莉倒在自己的爱液和哥布林的精液的混合体上,一个哥布林狞笑着扯下奥黛莉的内裤,挺着鸡巴就要往里面刺去!

    “不……不要……那里不行!”眼见最珍贵的桃源就要被插入魔物肮脏的肉棒,奥黛莉哭喊着哀求:“不要……不要玩弄我的那里,无论是口交和足交都可以啊,不要插……”

    “嘿嘿,说什么都晚了……”

    就在那根肉棒要插进公主骑士小穴的一刹那,慵懒媚软的语调在身后的法阵中响起:“啊嘞啊嘞,我说是哪个世界的凡物呢,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一来就这么香艳啊。”

    出现在奥黛莉眼前的是一位用世间最美的语言无法形容的绝色尤物,即便将黄金珠宝全部堆积起来,让每一寸泥土都变成黄金,让每一条河流都流满白银,让每一座山峰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变成比最具有权势的君王头上的王冠上最夺目的宝珠还要闪耀的珍宝也无法与眼前这位绝色美神的十分之一,不,万分之一相比。

    她头上有着小巧玲珑的犄角,与其说是犄角,不如说是天造地设的艺术品。

    上身一丝不挂,薰衣草色的优美肌肤上被暗金色的首饰所装饰,那对妖艳的乳球恰到好处的最大限度体现出赤裸的女性胴体的美。私密的桃源被黑色皮革的内裤保护着。

    笔直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双极具诱惑力的黑色长筒皮靴,那闪亮的银色高跟明明十足危险,却让人忍不住想要让挺拔的肉棒被它狠狠踢中,在这位绝色尤物的冷艳俏脸之下射出巨量的精液,看到她嫌恶地用黑色蕾丝手套包裹着的纤纤玉手擦去精液,然后干脆一脚阉了男人的肉棒。

    。

    后背上微微展开的双翅让这位稀世尤物如同传说中的死亡收割者一样令人恐惧,哥布林们被突然出现的美人吓了一跳,但是转瞬之间又看到这位美人无比美艳动人,于是便一个个挺起肉棒,踩着浑身精液的公主骑士想要扑上去奸淫这位美人。

    “哎呀呀,真是不自量力呢……”

    薰衣草肤色的佳人微微侧身,一个响指之后,从哥布林体内冒出的幽蓝色火焰将它们烧成了焦黑的骸骨,只留下了一个鸡巴最为粗大的哥布林,看着吓得当场肉棒一下子软了下去的哥布林。美人迈着十足淫媚的舞步,踏着高跟鞋走到哥布林面前,微微蹲下身来,深处纤细秀丽的手指,轻轻捏着哥布林的肉棒撸动。

    “嗯啊,真是一根不错的肉棒呢。”

    轻轻用手指掰开哥布林的包皮,那张美艳无比的脸庞距离哥布林只有不到三公分,指尖轻轻撩拨着刚刚射完精,还残留着白浊液体的马眼,哥布林的肉棒兴奋地颤抖起来,又夹杂着恐惧渴望现在就将肉棒插入这位尤物的小口中,在她的泪水中射出精液,将她用烙铁打上性奴的印记,在自己的洞穴里日夜接受各种姿势的奸淫,生下各种小哥布林然后上演母子奸的戏码。

    美人手淫的技巧十分高超,她如同玩弄着孩子珍爱的玩具一样时不时用那黄金比例的入球摩擦着哥布林的睾丸,哥布林爽到一股股精液奔向马眼,却每次都被美人的手指堵住。迷人的女王见到哥布林的肉棒已经膨胀到十足可怕的地步,手中套弄着鸡巴的速度加快了,那张绝美的脸庞也吐气如兰:“嗯啊啊……这么大,如果插进小穴的话一定会流出很多水的呢……”

    “嘿嘿,原来是个淫荡的婊子魔物,我等一会儿就用这跟肉棒操的她淫水横流,然后用精液给她添上我的性奴的符号……”

    奥黛莉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来客居然现在给哥布林手淫,不由得羞愤地张开秀气地小口:“你这个家伙!真是不知廉耻地淫荡骚货!居然……居然……”

    美人并不管奥黛莉的抗议,而是轻轻扭着哥布林的龟头,伸出浑圆修长的美腿,遮住哥布林地脸,哥布林被美人长靴地绝佳触感激起更大的性欲,那根无比膨胀的肉棒颤抖着就要射出瀑布一般的精液,而就在这时,美人突然微微皱眉,挥手直接一巴掌拍打在了哥布林的鸡巴上!

    “啊啊啊啊啊!”喷泉一般的精液直接喷射到了美人的脸上,尤物微微张开樱桃红唇,卷走唇边的精液,半闭着美眸细细品尝起来:“嗯……还是太差了呢,这样的话留着你这根劣质肉棒也没用了呢……”

    锋利的高跟鞋跟直接剜下哥布林的双眼,紧接着,美人站起身来,优雅的将一只高跟鞋跟踩进痛的原地闭眼张口大叫的哥布林地马眼里,另一只美脚斜着踩住哥布林的肉棒,在男汁和精液地喷射下,哥布林在死前将白浊液体全部喷射在了这位绝世尤物的娇躯上!

    “真是的,我可不喜欢化身上有凡物的精液。”

    打了一个响指之后,绝代尤物身上的白色男汁就全部消失不见。她轻轻踏着高跟皮靴走到奥黛莉面前,用两根手指抬起公主骑士的面庞:“你很大胆,凡物,居然敢打开地狱之门召唤混沌造物,奥黛莉。特雷西诺斯。卡雅迪尔。”

    “你,你怎么会知……”

    一个略显霸道的舌吻堵住了接下来要说的话,尤物轻轻用丁香小舌舔着公主骑士的耳垂:“虽然我们通常不会告诉凡物,但你可以称呼我为莉铎慕琳。莱菲提丝。优昙罗,也可以直接叫我美邪的莉萝姆。”

    在听到这个化名的一刹那,一道妖艳挺立的花纹图案出现在了奥黛莉的小腹上,莉萝姆另一只手顺着奥黛莉沾着精液的小腹划去,将手指探入那早已泛滥成灾的淫穴,挑逗着那敏感充血的阴蒂:“阿拉阿拉,没想到公主陛下居然还这么紧呢……真可怜呢,这么年轻就被哥布林们轮奸射精,以后都是二手婊子了呢。”

    “你……你这家伙”

    又气又羞的奥黛莉转过头去,不再看自己如何被莉萝姆玩弄,可是又忍不住想要看着莉萝姆那即便是光之女神也比不上的美艳面孔。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美得不可方物的绝世尤物还带着如此诱惑撩人的气息,让奥黛莉在她的指奸下欲罢不能。

    “哦啊啊啊啊……好厉害……给我更多……”

    莉萝姆与奥黛莉唇齿相交,手上奸淫着奥黛莉的动作更加快了,被玩弄着阴蒂的奥黛莉怎么能够抵挡莉萝姆那千变万化的手法,不一会儿就流出了一股温热的阴液,莉萝姆将沾满奥黛莉爱液的手放在奥黛莉的面前,奥黛莉乖巧的舔舐着自己的爱液,如同一只正在乖巧的奴隶母狗一样。

    “奥黛莉内心也很淫荡吧……我这只是让你无拘无束的怀抱欲望……混沌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混沌恶魔那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如同天使吹奏的交响曲,让奥黛莉甘心沉溺在被她玩弄的快乐中,复国的愿望已经被彻底遗忘,她现在只想要永永远远当莉萝姆的性奴母狗,为莉萝姆用丁香小舌舔着长靴,喝着莉萝姆潮吹喷射的美妙爱液,赤身裸体地在莉萝姆优雅地皮鞭下学着狗叫用自慰棒抽插自己的小穴,甚至和莉萝姆相互拥抱,在圣洁的河水中被孩子们抓着奶子,玩弄着蜜桃臀两人一起被孩子们在河边轮奸。

    幻想着眼前的尤物恶魔与自己交欢甚至一同被悲哀地轮奸的画面,奥黛莉直接喷出了过量的爱液。

    “切,明明大脑这么肮脏下流还说我呢,喂,奥黛莉,舔我的靴子吧。”优雅地将靴尖伸到奥黛莉的舌头边,奥黛莉不假思索的深情地吻住莉萝姆的皮靴,卖力地舔了起来。

    “哎呀哎呀,真是的,给我说说你知道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吧,跳的太急了都没怎么参透呢。”

    莉萝姆用宫廷礼仪的高贵手法,抬起魅魔女王的皮靴,亲吻了一口:“是的,我这就为您诉说我知道的一切。”

    从奥黛莉的口中,莉萝姆得知了这个世界的名字被称作“尤多罗”,由三块大陆和六个大洋组成,传说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漂流大陆,里面住着美轮美奂的天使一族。

    据说世界是因为光明女神与黑暗之魔神的战斗而诞生的,势单力薄的黑暗魔神自爆化为魔族,光明女神则创造了居住在森林中崇尚自然的精灵、居住在崇山峻岭中崇拜创造的矮人、居住在平原中以团结为武器的人类三族对抗魔族。

    在一场被称为“原初血战”的大战中,三族联军大败魔族,斩杀了魔神转世蛇骨大帝,从此魔族分裂为数十个部落,由每三百年转世一次的蛇骨大帝之子魔王统治。

    。

    战争结束后,三族也分道扬镳,精灵族古板固执,退入深林,矮人元气大伤,躲入山脉。只有人类成为霸主到处扩张,经过长期发展,人类也发展为了崇尚霸权的雷西诺帝国、尊崇秩序的克利斯王国、敬神的马克米莲教宗国。此外还有如同奥黛莉的祖国卡雅迪尔一样的小国在夹缝中求生。

    “哦……那么,世界是什么形状的啊?”

    莉萝姆慵懒地翘着二郎腿,奥黛莉急忙上去舔着女主人的另一只皮靴美脚:“我……我没懂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笨蛋!”

    莉萝姆狠狠地踹了一下奥黛莉那双抖动地洁白奶子,奥黛莉在快感中淫叫出声,但莉萝姆却打了个响指,让即将被喷射出来的淫水堵在小穴,涨的奥黛莉如同尿急一样夹着吊带袜美脚摩擦着阴唇:“回答我,世界是什么形状的,我就让你高潮,否则的话,你就一辈子只能堵着爱液了。”

    “是……是正方形的!”

    “哦……这样啊。”

    奥黛莉如同排尿一样喷射出了水柱样子的淫水,莉萝姆用皮靴美脚玩弄着触感极佳的女奴的双乳,心中却思考了一下:“还不知道星球是椭圆形球体,说明还处在相当低级的生产力水平,按照地球标准的话,应该还是在封建时代末期,不过她身上这对吊带袜是怎么回事,这可是地球人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才能大规模生产的东西啊。”

    在混沌地狱中,莉萝姆是个身份特殊的恶魔,她是令众生不寒而栗,甚至不敢直呼其名的首堕者卢瑟法尔的亲手造物,地位不算很高,但是却是卢瑟法尔宠爱的两位双子恶魔之一。

    她也见过混沌地狱字面意义上完全毁灭无数世界和宇宙,但是还没有一个像这个世界这么奇怪的。似乎科技水平严重的不平衡,公主骑士身上的穿着打扮明显不像是中世纪的生产技术能够创造出来的。

    这次来这里是瞒着君父的,莉萝姆想要在这个世界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地狱维度,与恶魔亲王们拥有同样的领地与权力。可惜混沌地狱的恶魔们每一个都争相往上爬,莉萝姆干脆选了一个不被人重视的边边角角的世界,结果就到了这里。

    “奥黛莉,你做的不错。”

    莉萝姆轻轻抬起已经被自己的混沌魔力腐蚀了心智的奥黛莉,用比人类略长但更有魅惑力的香舌吻住了奥黛莉。

    “主人,请让奥黛莉随时随地都能高潮吧!奥黛莉好希望随时随地都能做爱啊,希望走在街上流着淫水被孩子们的童贞肉棒戳着脸颜射啊!”

    混沌魔力让奥黛莉有些神志不清,莉萝姆有些得意地轻轻夹住奥黛莉的乳头:“那样的话,你要告诉我什么地方关押着你们这里最强大的战俘呢。”

    “血玫瑰女骑士团就在城里的妓院里当公众肉便器,请让我带着你去吧。”

    “好啊。”

    莉萝姆微微一笑,舔着美艳的淡红色唇边:“嗯哼,征服一个世界,可不是那么难哦……”

    人声鼎沸地牛栏妓院里,穿着血玫瑰骑士团制服的战俘们流着泪为奸污着自己的客人们口交着。坚强的“卡雅迪尔的雄鹰”玛利亚娜团长岔开两条鱼网袜美脚为满脸横肉的士兵足交着,双手各自握住一只男人的肉棒,抽泣着吞吐着流氓的肉棒。

    “妈的,老子早就想操这些女骑士呢,一个个奶子大屁股翘,长得又那么好看,简直天生的妓女啊。”

    流氓用肮脏下流的话侮辱着高贵的女骑士,如果换作平时,这样的恶徒早就被玛利亚娜团长一剑捅死了。可是为了保护全团的姐妹们,玛利亚娜还必须停下口交,用更加淫荡的话语羞辱自己:“您说的对,我天生就是被男人轮奸玩弄的命,我每天都希望大家把我摁在墙角上,用肉棒颜射我,撕开我女骑士团长的伪装,在讲台上逼迫我为大家口交……我现在是性奴骑士,请您用大肉棒狠狠操我这个淫贱的骑士婊子吧。”

    “妈的,真骚,不知道被人强奸了多少遍了啊!”

    在场的所有美女骑士们都在战俘营被强奸了千百次,甚至会被自己心爱的儿子趁此机会强奸,这些早就期望着奸污自己纯洁美丽高傲英武的母亲的下流家伙甚至把母亲买下来当作母狗一样肆意奸淫玩弄。玛利亚娜第一个客人就是自己的儿子,她被儿子拍打着巨乳,强迫着舔光儿子故意射在地上的精液。甚至儿子给她烙上烙印,把她作为私人性奴妓女来赚钱。

    这样可怕悲惨的遭遇还不是终点,玛利亚娜被拴上狗链,和自己敬爱的女大公一起被男人们玩弄着奶子和小穴却迟迟不插入,最后让服下烈性春药的美人骑士和大公梨花带雨地哀求着路过的孩子用稚嫩地肉棒奸淫自己的小穴。

    玛利亚娜被幼年学童们插着小穴和小嘴,还要看着自己发誓保护的女大公在自己面前被公马的精液射满全身,浑身腥臊气息被抬入贫民窟,供那些粗鲁无比的流浪汉亵玩。

    那些底层的垃圾平时会在女大公出场的庆典偷偷对着她的丝袜美脚打着飞机,现在却能让女大公泪流满面地重述自己被俘虏当众强奸的黑暗往事,一个个亲吻着他们的肉棒。

    “嗯啊啊,要射了!接好了,婊子骑士!”

    浓稠的精液射进了美母骑士的口中,玛利亚娜瘫软地倒在了地上,还有不少人对着她打飞机撸出数十股精液。美人受精图是这间妓院最常见的画面,美女骑士们甚至还要表演她们被抓住的场景,在万人射精中沾满精液向男人们跪下致谢。

    玛利亚娜的儿子威廉淫笑着走近自己的骑士美母,玛利亚娜麻木地看着儿子骑在自己身上,将腥臭的肉棒塞入自己的口中:“威廉……你这个混蛋……”

    “只能怪你们这些女骑士实在是太漂亮了,战败了就要有当性奴的觉悟哦。”

    玛利亚娜含住儿子的龟头,让这个恶棍的敏感点舒爽到极限,一名女骑士被如同击鼓传花一般传递着被男人的肉棒抽查着肉穴:“嗯啊啊啊啊!求求你们不要这么……玩弄我……”

    “那可不行啊哈哈哈!”女骑士被扔到了门口保镖的肉棒上,挺起的鸡巴瞬间插入了女骑士紧致的肉穴。骑士姬绝望地任由晶莹的泪水从眼中流出,喷出来的淫水却正好溅射到了推门而入,还牵着赤身裸体的小公主奥黛莉的莉萝姆的美艳脸庞上。

    “什么鬼!”被吓了一跳的男人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十足诱人的绝世尤物,在场所有女骑士加起来连她的一寸肌肤都比不上,更妙的是,这位大美人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舔走唇边的爱液:“你们谁想……跟我做爱呢?”

    男人们兴奋地冲向莉萝姆,娇艳的魅魔女王被轻柔的推倒在地,而后微微喘着气:“啊嗯哈……快点用大鸡巴强奸我啊……”

    “妈的,这骚货连帝国的皇后都自叹不如啊!”一个男人粗暴的将肉棒插进莉萝姆的口中,莉萝姆熟练地抓起手边的两根肉棒,摁着马眼撸动着包皮,让那两根鸡巴颤抖着要将存货全部喷射出来。

    莉萝姆用绵软酥媚的语气吞吐着肉棒:“不行哦,大家现在还不能射精哦……”

    那双黑色高跟皮靴美脚艺术性地顶着大叔的马眼,向下按压着让它溢出精液,一只美脚跳动着子孙袋上下摆动,媚眼如丝地看着奸淫着自己樱桃小口的流浪汉:“您的肉棒气味好足啊,真希望能够天天被您的肉棒插着小穴呢。”

    “那是当然,你就乖乖当我的性奴母狗吧。”

    这场轮奸盛宴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莉萝姆的淫穴被二十多根大小不同的肉棒抽插了,成堆的精液在小腹里堆积起来,但没有隆起,反而多到从小穴中溢出来了。

    一位画家一边让莉萝姆以土下座的屈辱姿势舔着自己的肉棒,一边画着莉萝姆被两只野狗一前一后强奸着的画面,画布上的莉萝姆泛着泪花,哀求着为野狗口交,并细心地指导着野狗如何强奸自己的小穴。

    “嗯啊,莉萝姆要溺死在大家的精液里了……”莉萝姆全身颤抖着,那美轮美奂的绝色容颜无比淫荡,嘴里却在说这奇怪的话:“一……”

    “什么……”

    好奇地流浪汉将肉棒拍打在莉萝姆的俏脸上,莉萝姆舔着唇边的精液:“二……”

    “三!”

    “咕哇!”

    开膛破肚的声音传来,在场的女骑士们和奥黛丽惊讶地看着一个个从男人肚子里撑破内脏钻出来的古怪生物,还有些则从男人们的喉咙中出来,但无论是从哪里,他们都死定了。

    “哎呀呀,看来这群混沌猎杀者真的性子很急呢,一般来说要八个小时才能长成的呢。”

    莉萝姆早在众人轮奸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催动魔法将那些交换出去的体液变成了混沌造物的幼体,现在他们长成,在吃掉寄生的男人后乖巧的甩干净身上的血液,蹭着莉萝姆的皮靴美脚。

    “乖乖乖,小宝贝……”

    爱抚着猎犬的莉萝姆看向玛利亚娜,玛利亚娜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哎呀呀,需要问吗,总之,你们,从今以后,就是我的淫奴姬骑士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