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大学猎艳日记 > 【大日学猎艳日记】(4)
    第四章。妥协,妥协?

    219-7-1会议室的空气中充满着淫靡的气息,高端的会议桌上有一滩亮晶晶的淫液。

    “嗯……嗯……嗯”袁雪依然处在极度高潮的末尾,身体轻微抽出抖动着。

    黑丝嫩脚随着身体的抖动时而内扣,时而放松,露出丝袜外面的可爱的脚趾娇羞的蜷缩在一起,不想再让人触碰。

    虽然刚刚射过精,但是我的肉棒却依然挺立。我走到袁雪面前,双膝跪地跨坐在雪姐上方,把沾满浓精和她高潮淫液的肉棒怼进了她微微张开的殷桃小口。

    在袁雪洁白的牙齿上,可爱的舌头,旋转,小幅度抽插,让她被动的把我的肉棒舔干净。

    “唔……唔……唔……”袁雪无奈,只能吮吸,被迫舔干净嘴里的巨物。

    随后,我抽出沾满袁雪口水的肉棒,走到了另一边。

    “可以……了吧……别……再……那……那样我了”袁雪小脸通红,带着高潮的余韵,又带着一丝娇羞。我知道她想说操,可是这么淫秽的词,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这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我得在这个点把袁雪带出学院楼,不然,如果待到太晚,,而我的所作所为也会在第二天败露。但是门禁不止能挡住外面的人进来,更能挡住里面的人出去。

    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办法。学院的楼很高,有很多的实验仪器都需要走货运电梯。而这个电梯有两个门,一个通向楼里,一个通向楼外。唯一有难度的是怎么打开电梯通往外面的那一扇门。

    那扇门的开关藏在一个密码锁里,密码锁是一种磁卡,磁卡内部的闭合线圈预先设置的密码位数和一般酒店的密码数字很像,由一个字母位和五个数字位组成。这一点和我的专业相当对口,大二的时候我申请过一个学院项目,就是一种新型密码锁,期间为了我以后得行动,我秘密制作了一个解码磁卡盒。原理不多赘述,就是上面说过闭合线圈密码组合的反应用。

    “雪姐……”我刚要说话“别叫我姐……听得我恶心”袁雪此时恢复了神智,冷冷地说。

    “你不想知道怎么出去吗”我戏谑地反问。

    “你知道?可是……门禁了啊”袁雪的眼神突然有了希望的光芒,却又瞬间破灭,一来她感觉无论如何自己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另一方面,即使现在有方法出去,也是和这个世界上她最不想面对的男人一起出去。

    “我带你走货运电梯,你知道电梯有两个门吧”我说“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方法……你的脑子到底怎么了……你抽什么风……一天到晚净想这些无厘头的事情……我”听到我脑残的方法,她不禁有点生气,把心中的积怨正准备爆发出来。

    我突然打断她说“我知道,密码门,需要钥匙,去年做项目的时候,我瞒着你们所有人做了一个解码器,这些基础门小意思”

    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明白那种惊恐。现在她眼前这个昔日相处阳光帅气的仗义男孩儿,一夜之间变成了强奸自己的肌肉猛男和阴险狡诈的阴谋家,她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尤其是被强奸了两个多小时,被完全掌控,没有一丝话语权。

    “你早就想好了一切对吗”她眼神暗淡的说“对”我简单的回复“那你这两年对我的好呢,我们两个之间的情感呢,也是设计好的吗”她绝望地看着我。

    我的心颤抖了,一时之间我语塞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空气中除了淫水和精液的味道,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尴尬。

    是啊,我真的只是为了强奸她才和她做姐弟,才尽心尽力的帮助他,和她真心诚意相处的吗?我在内心中问自己。也许最开始的确是这样,但是后来慢慢得我我开始迷失,有时候甚至找不到强奸她的理由,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为什么要强奸她,只是因为我想强奸她吗?我想不明白。

    “我不知道,应该……不是吧”我皱着眉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神。

    “那……”雪姐刚要说,我又打断。

    “如果我说我不是,你会相信我吗”像是为了找一种心灵的救赎,我对她说。

    “相信你?呵……如果说在这一切之前……我又什么时候怀疑过你……现在在你对我做出这一切禽兽不如的行为之后……你又叫我怎么相信你!”她悲伤的哽咽起来,把头埋到了胸中,双手抱住了沾满精液的丝袜腿。

    “雪姐,我爱你,我是……”我突然心中一阵热血涌了上来。

    “你够了!你爱我?……呵,你强奸我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你爱我,你把你的……你的……塞进我嘴里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你爱我”她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算了,先不要说了,我们先出去吧,我不知道密码破译需要多久,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破译成功,以前没有来实地考察过”我一边说,一边穿上了衣服。

    “就算出去,我们能去哪里……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见人”袁雪哭成了一个泪人,一双可爱的黑色丝袜小脚互相摩擦着,见此情景,内心的淫荡又像猫爪一样挠着我的内心,刹那间,我坚定了我的想法,带她去开房,继续操她。

    “我们去7天吧,离这里不远,就在学校门口”我简单的说。

    “我不去……我”她没说完。

    “那你还能去哪里,回宿舍吗?宿舍也有门禁你进不去的。待在这里?好让第二天所有人看到你流着淫水的骚屄?你觉得到时候还会有人相信你吗,他们只会在内心中觉得你是一个万人骑的婊子。”我使出了最后一击,调戏着她。

    “我……我……呜呜呜……”终于她的内心防线被我击溃了,在一个人精神极度疲惫的时候,只要你能让她一直深陷一个思维怪圈,她的心理防线就会被击溃。

    “更何况,我知道你带身份证了,你经常忘带证件,所以养成了随身带证件的习惯,哈哈,你逃不过我的”我最后又补了一刀,好让她彻底死心。

    终于,她停止了哭泣,但是依旧啜泣着“唉……好吧……我和你去”她冰冷地说,没有一丝表情。

    说着她想挣扎着站起来,可是连着四次高潮的她,实在是瘫软无力,刚想要撑着站起来,又瘫倒在地。见状,我捡起地上的两双黑色高跟鞋,一边放在鼻子上闻里面的味道,一边向袁雪走过去,那种脚的芳香对于一个恋足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堂,没有皮革的味道,也没有其他的味道,只有单纯的嫩脚的芳香。

    “雪姐,你的嫩脚真香,刚才操你的时候,我舔了好久呢,你穿黑丝的样子真可爱”我戏谑地刺激她。

    “变态……你又要……干”她依旧冰冷地说,看我又向她走来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惊恐。

    我没说话,只是抬起她的一双丝袜嫩脚,一遍抚摸着上天鬼斧神工雕琢的精品,一边放到鼻子上闻了闻,又含在嘴里舔了一遍,不顾她的躲闪与抽搐的反抗,从脚趾到脚心,再到脚背,脚腕,每一处都是完美的极致。这才不舍的把这双嫩脚重新穿进高跟鞋里。

    “雪姐,你的脚真美,我想舔一辈子”我说。

    “你……真的是……无语”她无奈的说。

    紧接着我的手从她的黑丝脚背,一路划过她的黑丝小腿,黑丝大腿,白臀嫩肉,最后才抱着她的胳膊,把她搀起来。她试图摆脱我自己走,却发现,那双修长的玉腿已经无力支撑这完美的躯体,只能依靠着我。

    “我们把桌子上你流下来的淫水擦了”我估计加重了『你流下来』这几个字,来羞辱她。

    她红着脸,刚想张嘴,却又收了回去,不想说话。

    终于一切,妥当之后。我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走向电梯。开始解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屏幕,等待着密码匹配成功。三分钟以后,终于,密码通过,我们成功地打开了电梯后门,呼吸到了雨后的空气。

    雨后,天空清晰而群星闪烁。半夜,已经看不到月亮了,只有星光,和星光下的我们。冷风吹来,袁雪打了一个哆嗦,蜷缩了起来,我抱紧她,她挣扎着想要挣脱,可是最终也渐渐妥协。

    。

    整个强奸过程,她潮吹,高潮,失禁,现在雪姐腿上的黑色丝袜已经完全湿透,上面沾满了淫液,精液,尿液,和我的口水。不想她太冷,我从包里拿出备用的衣服,裹紧了她,这才抱着她重新上路。

    到了7天,服务员疑惑地看着我们可也没有多问。估计她见多了这样的现象。

    很多打了野战去开房的人可能比我们两个更加淫荡。开好房后,我们等着上电梯,电梯门关上的一刻,隐隐约约听到大厅保安说『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儿……』“放我下来吧,我能走了”她冷冷地说“还有,别假惺惺的对我好,我看透你了”她补了一句。

    说完,我们一起走出了电梯。我不敢在电梯里继续说,毕竟我没有黑过旅店的监控。

    “我对你的好是真的,只是我想操你也是真的”我对她说。

    说虽然她的确恢复了一点精神,但是也是杯水车薪,只能半靠着我的搀扶,半靠着自己的力量,最终,我们进了房。

    关上门的一刻,我又一把抱起她,走到床边,往床上一扔。

    碰!的一声,袁雪掉落在了床上,两只高跟嫩脚由于惊吓高高踢起,踢飞了两双高跟鞋,露出了里面的黑丝小脚啪嗒!啪嗒!黑色的高跟鞋落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极其淫糜。

    “你干嘛!”袁雪惊恐的,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关了灯,通过手机屏幕观察着房间里的红外射线,防止被偷拍下来,不过万幸,没有发现。

    我从来不会拍摄记录我的强奸过程或者激情图片,因为网络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不安全的,人们生活中存在网盘里的东西更是如此,只要是有心人,想要窃取隐私信息简直轻而易举,我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干嘛关灯!”

    “我看有没有摄像头”

    啪!我打开了灯,7天的灯光是黄色是有道理的,显然这光就没有会议室的灯光那么刺眼。

    “你……你……要干嘛”袁雪试探地问我,像一只受惊的小猫。

    “你一晚上高潮了四次,我才射了一次,我觉得不公平”我淫笑道。

    “你!”她生气,却又没有底气“你不要……我求你了……我求你了”说着她急着想哭,小拳头一下一下砸在床上,两条性感地黑丝美腿也不停地乱蹬。

    “你太性感了,我控制不住”我说着,赤裸着身体,向袁雪扑了过去,正骑在她身上。

    “不要!”

    我分开她挣扎的双腿,抚摸了一把依旧湿润的小穴。摸得她一阵哆嗦“不要!寒……求求你,我累了……我们睡觉好吗,我不会告发你的”她哀求着我。

    “不行,我就是要操你”说着,我双手抓住了她的黑丝上沿,连同内裤顺着肥臀往下一脱,只一下,就把雪姐得黑丝褪到了大腿的中间“啊!不!”她急着想要挣扎。

    “别让我打你”我突然冰冷的对她说。

    袁雪只好做罢,把头扭向一边,呜呜呜的哭了。

    “不要……呜呜呜……我不要……呜呜呜”

    一鼓作气,我把她的丝袜一直往下脱,直到黑丝嫩脚,脚背,足尖。终于,完全脱了下来。我把丝袜揉成一个团,塞进了雪姐得嘴里“饿了吧,来尝尝你的淫水”我淫笑着“唔唔唔!嗯唔……”她使劲摇头,却还是挣脱不过我。我把她扒得一丝不挂,像一只羔羊一样,娇羞的展示给我她的全部。

    由于害羞,她加紧了丰满的大腿,双手环抱住了双胸,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我不管她,只是看向了她的一双白玉一样的美脚。

    这双脚是我见过最完美的脚,比辛雨琪,纪若萱,导员的玉足都要完美。白嫩的美脚即使是在黄色的灯光下,也能让人感受到她的纯净与娇羞,36码,盈盈一握,刚刚好的大小,让人垂涎欲滴。十只可爱的脚趾犹如细笋一般,微曲着,紧靠着,脚趾的突出并没有奇异的突兀,反而是一条极其优美的曲线,光滑的脚底,洁白透红,细嫩的足弓,美玉一般的皮肤。

    我抓着她的美足,捧到了面前,仔细的闻着她足趾间的芳香,由于心理紧张,感觉到此时雪姐得脚很湿,那种芳香,让我恨不得把这双美脚完全的含在嘴里,我让雪姐的脚踩着在我的嘴上,伸出舌头,开始疯狂的亲吻,舔这双美脚。

    “唔唔唔……”袁雪无助地支吾着,挣扎着双脚,极力地想要摆脱我的口水。

    只一会儿,袁雪白里透红的玉足上,便是晶莹剔透,被我的口水裹满,本来就洁净无暇的双足,在我的啃咬之下,变得更加娇羞。脚趾的扭动和脚掌的舒张,我尽情感受着这双美脚的每一寸肌肤,不顾她害羞的挣扎。

    舔了一阵,我双手分别握住雪姐得脚背,跪蹲在她身前,用袁雪红润的足底,夹住了我早就异常勃起的大肉棒。也许是被我滚烫的肉棒烫到了,她的脚一阵挣扎,脚趾紧紧内扣,挣扎,却不知这无力的挣扎反而像是在给我足交。

    “雪姐,你的脚这么骚啊,我才刚把鸡巴放到你的脚上,你就给我足交了啊”

    我刺激着她。

    “唔唔唔……嗯……唔”听不清她再说什么。但却见袁雪羞红了脸。

    因为害羞,美脚越是挣扎,就越在我的肉棒上摩挲,十只可爱的脚趾挑逗着我的大肉棒,可爱的足弓竟然左右摩擦起了我的肉棒,一时间,我险些射在她的玉足上。

    我定了定神,抓着她的双脚开始上下撸动,有时直接把龟头抵在雪姐的脚底,尽情涂抹。不一会儿,雪姐得脚变得淫靡不堪,两脚的连接处拉出来了亮晶晶的丝线,就连那十只可爱的脚趾间也是我分泌的粘液,“雪姐你看,你的脚特别喜欢我的肉棒,就像你舔我的肉棒一样在舔呢”说着,我从她的嘴里把湿透得丝袜拿了出来扔在桌子上歪倒的高跟鞋旁边。

    “咳咳……你……真的变态!你……居然舔我的脚,还用我的脚……那个”

    她又是惊恐,又是娇羞。惊恐的是又将要被凌辱,娇羞的是身体不争气的反应,和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她。

    “雪姐,你的脚真美,像美玉一样,以后我每天都要舔”我淫笑。

    “你!小寒,不要再这些了好吗”她一边哀求我我终于恋恋不舍的放开她沾满淫液的双脚,瞬间亲吻向她的双腿,小腿到大腿。舔到大腿根的时候,由于害羞,雪姐瞬间加紧了双腿。我感受着雪姐温暖白润的大腿嫩肉,双手直接掐紧了她的小腿,往上一举,轻松地压在了袁雪的胸前。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雪姐得两只小脚在空中一顿乱蹬。她想要用脚去踢我,却又娇羞的缩了回去,估计是怕再被我舔脚足交。

    此时袁雪稚嫩的阴部完全的展示在了我的面前,肥嫩的阴皋上的阴毛沾满了淫水而卷曲,粉红的小穴略微红肿,或者充血,娇羞的闭合着,阴蒂像一个小豆豆,在我的挑逗下也肿胀充血,小穴左右没有一丝毛发,光滑的皮肤,吹弹可破。

    正看着,见到袁雪小穴里刚好流出一股淫水,流向臀缝,消失在隐秘的菊穴处。

    我一只手握住她的双腿,另一只手探向这滴淫水,通向她的菊穴,研磨了起来。

    “啊!你好变态!那里不能碰!求你,不要那里”她吓得尖叫,不由得菊穴一紧,夹住了我刚要前进的手指。

    。

    “不要那里?那你要那里啊”我刺激她。

    “哪里都不要!我不要!不要!啊”“总要选一个地方的,你要是不说,我今天就进这里啦,哈哈”我把食指装作要继续前进的动作。

    “快说,哪里”我问她“那……”她想要张嘴,却又害羞的转过了头。不再说话。

    “好,那就这里”说着,食指开始用力。

    她惊叫,“不,不要那里”

    “快选!”

    “我选!我选……我用嘴行吗”她哀求着我。

    “不行,你知道的,二选一”我说着,又做了一个假动作。

    “啊!不!别!我选……下面”她的声音逐渐变低。

    “哪里?我没听清”我挑逗她。

    “下面”她依旧小声说道。

    “还是没听清”说着,食指又要爆菊。

    “呜呜呜……我都说下面了……你还欺负我”她竟然又哭了起来。

    “要我对你的下面做什么”我继续道。

    “呜呜呜……要你插我的下面……你满意了吧!”一遍哭着,她一边吼我,却又不再抵抗了。

    听到自己竟然说出这么多淫秽色情的话,袁雪的脸羞的通红,啜泣声宛如一个小姑娘。浑身的力气也渐渐消退,像一个被征服的小羊羔。

    “平时那么女神的样子,果然都是装的啊,现在居然把逼露出来求我操你”

    我的每一个字深深地进入了她的心里面。她被我说的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尊严,只是无助的哭了起来。任由我淫虐她的身体。

    我开始用手拨弄雪姐得阴唇,伸出中指长驱直入的扣挖,感受着雪姐阴道肉壁的温暖与紧紧的感觉。不一会儿,在我高频的挑逗下,雪姐再次动了情,发出微弱的『嗯嗯嗯』的声音,阴道渐渐湿润,流出更多的水来,床单下面已经被湿成了一片。

    “这水流的真多,这么骚,我来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打开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头,准备插入。

    “不要!呜呜……”她依旧无助的喊着,可是却实在是无能为力。

    噗嗤!我再次狠狠的一插到底。整根巨大的肉棒,瞬间撑大了小巧的阴唇小口,消失在袁雪的蜜穴之间。

    “啊嗯……!”雪姐长长地一声嘤咛,不知道是痛苦的叫声,还是淫荡的浪叫,还是空虚的满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把袁雪修长的玉腿猛的压到她的胸前,双手紧握她的两个可爱的小拳头,压在床上,下身凶猛的抽插着她的嫩穴,跨部的撞击在她白嫩的翘臀上,打出啪啪啪的声音。

    “轻……一……点……会……坏……的”

    她被我干的意乱情迷,一面压制着自己的呻吟声,另一面实在受不了我的重击,哀求着我。

    “爽吗”我问她她闭口不答,只是小声的发出嘤咛声。

    突然,我停了下来,她见我停了下来,竟然觉得有些异样,只是看着我,眼神里好像有一丝空虚的欲望。短暂一停,我立刻完全的插了进去啪!嫩白的屁股被我啪起了一层臀浪。

    啊!她尖叫一声。

    紧接着我有故伎重演,终于在我有节奏的抽插中,袁雪渐渐叫出了声。

    “嗯……嗯……啊!嗯嗯哼……啊哼……啊!啊!啊!”

    “骚货,还说不想要,听听你自己的淫叫”

    她刚想闭嘴,却被我一下深深地插了进去,又尖叫了出来。

    啊!

    插了一会儿,我把鸡巴拔了出来,有力的双手直接抬起她得肥臀,把她反转了过去,翘起了白嫩的肥臀。紧接着,我没停下动作,直接对着她淫靡的穴口,有再次插了进去。

    啪!啪!啪!

    一边插,一边扶着她白嫩的腰,一边用手重重拍打着她的屁股。

    啊!啊!……啊……“轻!……一……慢……不!啊!”

    这下,袁雪彻底尖叫了起来,下体的瘙痒,挺翘的嫩臀上的疼痛,让她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矜持,无法控制的叫了起来。

    “骚货,我让你骚!”

    “不!啊!”

    “想被我操吗”“啊!啊!不!啊是你逼我”

    连着几次发问没有的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抽插将近几百多下,雪姐得屁股再次被我打的通红。我把她翻了一个身,再次压着她的双腿,尽情的操她,加快了速度。

    终于,她的身体绷紧,修长的玉腿狠狠地贴着我的胸肌,美玉的嫩脚夹紧了我的肩膀,又交叉在我的背上,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后背,一双小手攥紧了我的手掌。高潮将至!

    “啊……!啊哼啊!啊嗯!……”

    听到她杂乱的淫叫,我疯狂的加速,却突然停了下来。她正在兴奋之时,见我不在抽插,不由得阴穴里空虚难耐,用欲望的眼神哀求着我。

    “想要我操你吗”我说她想回答,却没有说出来。

    我继续想打桩机一样疯狂的抽插着她的淫穴,高潮之际又再次停下,我能想象到她的感受,被我操了一晚上的身体本来就极为敏感,此时接连高潮更是让她害羞,全身的感觉就像蚂蚁乱爬,痒到极致!之间她全身洁白的皮肤显的通红充血,小腿夹紧了我的脖子,可爱的小脚在空气中紧紧的钩着。

    “想要我操你吗!”我大喊“……想……”终于她娇羞的地小声说了一句。

    “大声点!”

    “呜呜呜……我想……呜呜呜……我想你操我……你这个变态!”终于,袁雪放下了内心的矜持,仅剩的最后一点尊严,放下了被强奸地屈辱,反而变成了一只求爱的母狗,渴望着极度的高潮快感。哭着哀求我,操她。

    “好,满足你!”我叫道。

    随后,又再次剧烈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大开大合甚至能翻出雪姐阴道的嫩肉,噗嗤!噗嗤!噗嗤!

    袁雪突然猛烈抽搐,全身潮红,高声浪叫!

    “啊嗯!嗯啊!嗯啊啊……”

    这声音淫荡中带着矜持,矜持中带着屈辱,屈辱中又带着几分无可奈何。

    她手上的指甲已经嵌入到了我的肉里面,一双嫩脚狠狠地踩在我的胸口,十只可爱的脚趾拼命地攥着我的胸肌,白嫩地脚掌在我的胸口不停的使劲摩擦。

    见此情景,我再也忍不住了,加快速度抽插,终于在她的蜜穴攥紧我的肉棒,喷涌淫液的同时,我的龟头顶进雪姐的子宫内壁,一股一股的精液和雪姐得淫液交织在了一起。

    “啊啊啊!……嗯嗯嗯啊!”袁雪借着高潮的极度兴奋,把心中的压抑,心中的屈辱,悲伤,快感,全部叫了出来。那声音,是我从未听到过淫叫!

    我亲吻了她的红唇,很久,湿吻,她没有反抗,舌头无力的伴随着我的舌头。

    眼睛里留下了一颗颗的泪水。

    我抽出肉棒,肉棒龟头和袁雪的小嫩穴拉出了一根明亮的丝线,我抱起她的双脚,把精液涂在了她的美足上,娇羞的美足淫靡不堪,在灯光下,再次晶莹剔透。

    袁雪瘫软在了床上,阴穴再也合不上了,一股一股的混合物顺着臀缝流到了床上,沾满了雪姐的翘臀。她转身蜷缩向了一侧,小声啜泣着,两条修长的美腿无力的弯曲着,垂在床上。

    我躺下身,关了灯。抱着雪姐的后背和胳膊,肉棒挤在她的嫩臀中央,袁雪无力地反抗着,最终也选择了无奈的妥协。

    “今天别再碰我了……好吗……我要……被你……弄死了”袁雪有气无力的说,声音中除了疲惫还是疲惫。

    “好,我答应你,今天我不碰你了”

    我接着说:“雪,我爱你,真的,虽然……”

    “你不配说爱这个字”她只是冷冷的说,没有动作。

    “对不起姐,我太想得到你了”我说。

    “我不接受”她依旧冷冷地说。

    “我累了,想睡,别打扰我了”她说,说完就不再理会我了。

    “对不起,雪姐”我说了最后一句,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多了。

    我给我们两个身上盖了一条毛巾,搂着她,也随她一起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先她一步醒了过来。一觉醒来已经十点。一夜无梦,因为真的很累。想必雪姐一定是累坏了,一晚上高潮五次,又是被强奸,想到这一点,心中多了很多愧疚。

    阳光透过窗帘组成灰暗的光网,雪姐的肌肤就像雪一样洁白,那种弹性,宛如天仙。我的手轻轻在她身上游走。这真的是袁雪啊!学院的高冷女神,很多屌丝的意淫对象,众人心中的理想佳人,灵动美女,如今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躺在我怀里。而且,就是这样的一个高冷女神,昨天竟然被我强奸到五次高潮,心中有一团欲火在燃烧。晨勃的肉棒瞬间顶在了雪姐的翘臀上。

    “别碰我的下面”她冰冷地说。

    “雪姐,你醒啦”我说“我说过,别叫我姐,听得恶心”她面无表情地说。

    “我要起床,摸够了吧”她冷笑着说。

    “雪姐,对不起,我”“能不能别说话,我很烦”说话间,雪姐又带上了一丝哭腔。

    我搀起来她,她推开我想要自己走,可是下体的疼痛让她不能自已,只能再次依靠我。她看了看地上被撕碎的衬衫,又看了看桌子上歪倒的黑色高跟鞋和被撕裂的丝袜,再次啜泣了起来。

    一晚上的折腾,她的衣服已经被我完全撕碎,只剩下一件长款西装,和胸罩还可以穿。我从书包里拿出一件夏季的长款的风衣,对她说。

    “雪姐,我带你去买衣服吧”

    良久,她抬起头来看了看我,眼神中充满了纠结,这样的眼神无法描述,却让人心中不安,不知所措。

    终于,她叹了一口气,接过了我的衣服,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又没说出来。

    “一会儿我们去躺药店,昨天我射进去很多”我看着她穿衣服“怀孕?挺好啊,我不怕”她戏谑地看着我。

    “我……”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又陷入尴尬。

    “我饿了”过了一会儿,她说。

    “那我们先吃饭”我抢着说道。

    一路上,无论我怎么和她说话,她也只是冷冷地回复我一两个字,或者用那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吃完饭,我们去买了衣服。她挑了一件淡绿色的长裙和白色的超短裤。随后我们又去买药。路上她觉得穿高跟鞋走得太累了,于是我们又去买鞋,她试了很多,每一次看到她把那双白嫩的小脚塞到各种鞋里面,我的肉棒都会挺的很硬。

    最终,她选择了一双绿色款的阿迪达斯涉水鞋。

    一直送她回到宿舍门口,她对我说,“今天买东西的钱我会还给你的,还有,以后别叫我姐,昨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条件是从今往后,我们之间再无瓜葛”她冷冷地说,随后走了。

    我徘徊在校园里,回想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其实我很疑惑,为什么她最终依然会选择妥协,我知道我的心理打击是存在漏洞的,可是为什么最终的结果却是百分之百的幸运?这不正常!也不可能,我一定疏忽了一些细节。

    我翻开手机,切换到袁雪的手机界面,翻看着,居然发现,她的通话记录里有『11』!通话时间是:6。我突然意识到,昨晚我们睡下之后,袁雪中途醒了。但是通话时间只有一秒,说明她刚打出去又瞬间挂断了。

    打开她的浏览器,发现了她最近浏览网页的记录,浏览时间居然是五点!

    再看浏览记录::3“为什么被强奸之后不想报警”

    :1“受到刺激做噩梦”

    :1“为什么被强奸也会高潮”

    :22“为什么会有男生喜欢女生的脚”

    :33“恋足说明什么”

    :“男生为什么会喜欢女生的屁股”

    一直到:,手机才不再运行,她才再次睡去。

    我心中的疑惑逐渐加深,她的确想要报警,但是却又后悔报警。她在纠结什么呢?联系她的浏览记录,她的一再妥协,我的心中顿时一惊,一个足以让我发疯的想法蹦了出来,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