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公公不好当 > 公公不好4当(04)
    公公不好当·第四章·老陈家醉酒219-7-16出门买了三瓶老白干,买了一些肉和下酒菜之类的,我打了个车到老陈家敲门,其实也就是我的老房子,老陈和我是老邻居了。

    门一开,看到老陈的儿媳站在门边,短短的头发,穿着白色的低胸短袖,一道深深的乳沟差点没把我的眼球吸引过去。

    我就说:“小杨,又到你家蹭饭了”。

    她叫杨青青,我一般都叫她小杨,处的久了一来二去都成熟人了,当然原来我的房子就在老陈隔壁,当然我们两家感情还是不错的,只是我儿子一直忙工作,和小陈他们不是很熟悉,我还是比较喜欢老邻居老街坊,毕竟认识几十年了。

    老陈的儿媳说道:“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呀,钱叔呀,每次来都这么客气,真是不好意思啊”。

    边说边接过我的东西到厨房去了。

    我陪老陈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也跑到厨房去,说:“小杨,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不用,不用,你就等着吃好了”。

    我在后面妆模作样的拍黄瓜,这是我拿手的凉菜,做法和普通人做的拍黄瓜并不相同,我是直接拍成碎泥混合着各种佐料。

    顺便我站在在她身后,夸她的菜做的好,要学一手回家也好表现。

    其实我是看着她纤细的腰肢、高高的胸部及浑圆的屁股,想入非非,特别是那个挺翘的屁股,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身材还这么好,听说她很喜欢健身,身材非常好,腰腹力量很强,大腿看着纤细但是都是紧绷的肌肉,估计干起来更是舒服,真是便宜了老陈的儿子。

    我几次冲动的想靠上去用挺起的胯部好好顶一顶她的屁股。

    站了一会,怕她和老陈警觉,终是不能耽搁得太久,于是拿着凉菜回到客厅和老陈一起看电视。

    半个多小时后,老陈的儿媳把菜做好都端了上来,说开饭了。

    于是他一家四口和我坐在桌子上吃起来。

    照例是我和老陈喝酒,老陈的儿子小陈倒了一杯,和我们呼应着边吃饭边喝,等吃完饭他的酒也喝完了。

    我和老陈继续喝着,小陈也陪着喝了一点,他酒量不是很好,所以一般只是稍稍喝一点,而小杨坐在那边等她儿子吃完,和她的儿子看了一会电视后就替她儿子放水洗澡,服侍她儿子睡觉。

    大概喝了二个多小时,酒也喝了两瓶多了,老陈说话的声音开始麻了,我的头也有点晕晕的。

    这时,老陈的儿媳服侍她儿子睡下后,也洗了澡穿了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陈喝了点也进屋睡觉了,他酒量不好,喝二两就要睡到明天早上去了,老陈的老伴走得早,所以他难得和我喝酒才是比较开心的时候,他们家人也不拦着。

    只是小陈一般喝不了多少,就是小杨伺候着我们喝酒,现在她听到老陈话都说不清了,走过来说:“差不多了,爸,不要喝了,钱叔,留着明天喝吧”。

    我说:“小杨,不要紧吧?我和老陈都高兴,再说,明天周末又不上班,今天一醉方休”。

    老陈也摇着头说:“不喝了,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老陈是个老学究,当了几十年老师,明天倒是没课,不过他一般倒是比较控制,不过和我喝酒,不尽兴那肯定不行的。

    我摘下手腕上的手链,指着一瓶才倒一点的酒说:“我们把它喝完,这就归你了”。

    这是小叶紫檀手串,我可是从一个玩家老手手上花了好几千块买来,又盘玩了好多年的,现在市价怎么说也得七八千了。

    老陈一把抓起手串说:“此话当真?”

    我说:“是啊,你不是喜欢这串子好久了?反正最近我有了一串星月菩提,这紫檀的我也盘的没兴趣了,送你又如何?”

    当下老陈也不纠结,和我一人倒上满杯酒,就着花生米又喝了起来,老陈的酒量我是知道,这一瓶我们两个一人一半是肯定喝不完的,不过我也就是借着机会把手串送他,这家伙工资不少,但是都拿来存着,准备给儿子买套大房子,现在他们一家三代挤在这一套老小区的小三房里面,也确实有点挤了。

    所以文玩这块他挺喜欢,但是最多就借我的玩玩,从来不自己买,这么多年老朋友,我也就是借着机会送他也算了。

    “喝……喝……”

    老陈晕晕沉沉的跟我说着,举着酒杯话还没说完,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我喝完一口,也累的靠在椅子上眯了起来,顺便观察小杨。

    老陈的儿媳不时瞟过来看我们一下,见老陈喝倒了当下皱起眉头。

    她进房间待了几分钟,应该是去叫小陈去了,不过隔了五六分钟她又出来了,估计小陈也是睡死了。

    她走过来,叫了老陈几声。

    “爸,爸?起来,回房间睡吧?”

    “钱叔,你好点么,都别喝了,帮忙把我把抬进房间吧?”

    “呜……”

    我装作昏昏沉沉的,当然我也是真的脑袋晕晕的,我看着她说道:“怎么了?老陈这就醉了?这酒还差点,不喝完这珠子我可不能给你啊?”

    老陈当然是彻底的醉了,完全没有意识,老陈的儿媳妇看了看桌子上的手串,又看了看剩下的半杯酒,心里也有点纠结,她知道公公的喜欢,只是平常一家子为了节约钱买房子,确实都没有买过什么好的文玩,她以前挺喜欢健身的,但是现在自己健身都是在家里居多,所以这个东西估计也是老陈很喜欢的。

    小杨清亮的眼神看向我说道:“钱叔,这酒我喝了也算数吧?”

    “诶?”

    我愣了一下:“不用,我开玩笑的,老陈喜欢的东西,我就当送他了,哪还要你喝呢?”

    。

    我虽然酒喝多了,但是还真没有要让小杨喝酒的意思,我们都是老一辈了,小杨他们和雯雯一样,在我的眼里都是我们的下一辈。

    只是小杨不由分说,拿起酒杯就是一口干。

    “咕咚……咳咳咳咳咳……”

    老白干毕竟是烈酒,小杨喝完一阵勐咳,本来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马上就泛起了红晕,这丫头喝酒上脸快。

    “钱叔,这样,东西就留给我公公吧。”

    小杨脸色红润的跟我笑笑说道,我也是佩服她,当下点点头。

    “叔,你帮个忙,把我爸抬进去吧。”

    “行。”

    我也不啰嗦,虽然我也有点站不稳,不过帮个忙还是可以的,我和小杨一人一边架起老陈,把他给扶进了房间,这家伙喝醉酒了,干点什么事都累的要死,我出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做了点事,血液上头直接倒头就睡。

    也没睡着就是觉得累的慌,不想动,迷煳间听到有人在叫我,我稍微睁开眼看了下,原来是小杨,她刚把老陈放好,本来想让我自己回家,结果看我倒在沙发上,特地过来关心一下。

    “钱叔你没事吧?能不能自己回家?”

    “没事,我就回老房子住一晚,我……额……”

    话没说完,我又迷迷煳煳的了。

    过来一会,我感觉有人搭起我的手,在拉我,我迷煳间也知道,是老陈的儿媳妇在拉我,我尽力的起来,她把我的手搭在肩头,让我支撑在她身上,扶着我往外走去。

    我其实走路还能走,就是不太能走直线了,酒精在大脑里翻滚,我只能把身体尽量靠在小杨的身上,这是我第一次挨到小杨这么近,我的手垂在在右肩,头歪在她的头旁边,我的鼻子闻道她的头发上有澹澹的洗发水的清香。

    不知道是不是夏天的衣服都穿的少,加上我又喝酒了,隔着薄薄的衣服,我感觉她肩膀都好热,她打开门,努力的拉着我往外走,我配合的走了过去,出来后,她顺手把房门带上了,因为我家住在楼上,所以她不好把门一直开着。

    “钱叔?钱叔?你还好么?我现在带你上楼,你注意点,别摔着。”

    “呜……没事……我,我还能喝……没事……”

    屋外楼道里凉快一点,我清醒了一点点,不过还是装作不清醒的样子说话,小杨不疑有他,右手搂着我的右手,开始带我上楼,不过我的右手正好在她胸前,之前只是垂着,被她一拉手就按压在了她的右边胸上,软软的,温热的,当然她穿了胸罩,所以不是直接接触的胸部,但是这样的感觉也很好。

    她好像因为喝了点酒,也没太大反应,估计都是为了把我拉回家,并没有多想,我也乐得享受,当然我在上楼的过程中,看似随意的调整了下,把手掌正中对在她胸部正中间,这样我的手指放松着也可以享受类似握着她整个胸部的感觉,小杨的胸不小,我一只手居然都不能完全掌握,真是便宜小陈了,我心里暗想。

    喝酒后上楼总是很累的,小杨艰难的扛着我的手把我拉了上去,过程中难免身体接触,而且我们都穿的不多,喝酒又多,搞的我的身体都是热热的,她也是烫烫的感觉,终于来到了我的房间门口,小杨开口了:“钱叔,到了,你自己开门回家把?”

    我当然不想这么简单就清醒过来,那不是让老陈儿媳妇怀疑我么?我当下就呜呜了几声,没拿钥匙,小杨一只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摸找,小手在我腰间盘旋,没有,在我右边口袋摸了摸,只有手机,所以小杨左手顺便就往我的左边口袋摸去,因为她还扛着我,所以手只能很勉强的摸过去,我还昏昏沉沉呢,突然感觉刚才一直勃起的大阴茎突然被什么东西捏了一下。

    我一下惊醒,看到原来是小杨下意识的摸过去,直接摸到了我胯部中间,小手正好被我强硬顶起的裤裆给拦住,她也没注意,以为是什么东西就下意识的握着捏了一下,这一下捏到一根坚硬似铁的柱状物……“诶?这是什么?”

    小杨还下意识的说了句,她可能也是喝酒了没反应过来,当下小手隔着我的裤子又握着,往下摸索起来,我的阴茎本来就因为今天收到刺激,今天特别活跃,加上喝酒后,它勃起的十分巨大,整个有十六七公分长,小杨往下一直摸了一会,才摸到底,手碰到了我的耻骨上,这下她终于反应过来。

    我连忙闭眼,继续装作没什么反应,但是我的眼睛还留着一道缝,看到小杨抬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没有清醒后她的脸红扑扑的低下了,她的手跳过中间,终于从我的左口袋找到钥匙,试了两三个后打开了我的大门。

    在她扶我进去的时候,我装作站立不稳,肩膀一撞,把防盗门撞上了。

    她扶我到房间,弯腰要把我放倒在床上。

    我右手顺势一带,她站立不稳,倒在我的身上。

    我也没想太过分,就是下意识的行为,小杨的身体大概有一百斤重,压在我身上让我闭着眼哼了一声,她紧张的跳起来,看了我一下,发现我没什么大碍才终于松口气。

    随后她起身就要走,毕竟这么晚了,她把我送回来还要回楼下的家里,我也是喝酒喝多了,加上刚才被她摸了一把,这为老不尊的心态就有点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