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勇者的荆棘之路 > 勇者的之荆棘之路(01)
    第一章 ·开始

    2019年10月8日

    那场席捲整个大陆的魔灾之战已经过去两百多年,满目疮痍的安德斯大陆在

    时间的抚慰下重新焕发生机,人们已然忘却了那场残酷战争带来的恐惧和绝望,

    现在那场持续十九年的战争只会偶尔出现在吟游诗人的故事裡。

    两百多年的时间给大陆带来的不仅有和平和希望,更有矛盾和野心。

    地处安德斯大陆东部的爱斯兰帝国是遭受战争最为严重的国家,先后有两位

    皇帝战死沙场,在七贤者带领各国联军击败恶魔军后,格莱斯顿家族勉强保住了

    皇冠。

    在经历了三位皇帝的励精图治后,逐渐恢复元气的爱斯兰帝国再次走上了享

    乐奢靡的老路。

    这裡是爱斯兰帝国东部边境的卡维尔镇,魔灾爆发时曾经的小镇被恶魔军夷

    为平地。

    七贤者摧毁了荒野之森的空间裂隙,又将魔王的右臂封印在此,为了守护封

    印,帝国在这裡永驻了一支联队。

    因此,现在的小镇更像是个军事要塞。

    初夏的阳光被茂密的树木遮蔽,林间的一片空地上,两个人正手持木剑对峙

    着。

    「呼,呼,呼。」

    黑髮少年正喘着粗气,握着木剑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汗珠顺着他年轻的面颊

    缓缓滴落。

    「哈哈,看来小海特已经不行啦。」

    对面那个身材高大的红发男子轻鬆地笑着,说着还轻鬆地耍了一个剑花。

    「还没完呢!」

    黑髮少年咬着牙大吼「剑突刺!」。

    只见少年双手持剑,木剑上隐约浮现澹澹的光芒。

    「来得好,接招!」

    红发男子不避不让直接迎了上去,啪的一声,少年的木剑被男子挑飞。

    「我输了,阿斯特叔叔。」

    黑髮少年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鼻尖的木剑大口地喘息着。

    「唔,还不错,只是为什么你在出招的时候要喊出招式的名字?」

    红发阿斯特笑着收回木剑,顺手揉着少年的头髮。

    「呃,帕克斯说这样才像真正的剑士。」

    少年耿直地回答了。

    「噗哈哈哈,但是,海特哟,你这么做不觉得羞耻么?还有,帕克斯好像连

    剑技都不会吧。」

    阿斯特微笑着说。

    在阿斯特的大笑声中,少年捂住了脸「我的确不该听他的……」

    阿斯特菲尔诺斯,27岁的他不仅是卡维尔镇守备官,更是一位高级剑士,

    据说他已经摸到了晨星剑士的门槛,但其本人却从未承认过。

    海特,15岁,小镇木匠克雷尔之子,在没有受封骑士称号或成为高级职业

    者之前,他这样的平民是无法拥有自己的姓氏。

    两人口中的帕克斯是镇长车夫老约翰的儿子,曾经也在阿斯特这裡受训,但

    不知是没有天赋还是懒惰,在海特已经掌握两项剑技时,帕克斯还是什么都不会

    ,现在的帕克斯基本不再会来参加训练。

    正如很多拜入阿斯特门下的少年一样,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阿斯特的「摧残」。

    「今天就到这吧,月末参加试练前,我想你应该放鬆一下了。」

    阿斯特拿起衣服对躺在地上的海特说道。

    「再见,海特,回去告诉爱丽莎,她做的松饼味道棒极了。」

    看着阿斯特离去的背影,海特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您一直的教诲,

    阿斯特叔叔!」

    帝国严苛的等级制度让平民几乎没有上升的途径,且不说需要军功才能获得

    的封赏,就连成为职业者也难比登天。

    小镇的职业者公会裡,最次的技能最少都要50金艾克,作为小镇手艺最棒

    的克雷尔年收入也不到1金艾克。

    在五年前阿斯特菲尔诺斯来到小镇后,他提出只要缴纳10银艾克就能拜入

    他的门下参加训练,先后有几十名少年前来参训,可惜的是,五年时间过去了,

    目前能继续参训的只有海特一人。

    休息了一会,海特决定去找自己的死党帕克斯,这个时间那傢伙一定会在林

    边池塘裡泡澡。

    果然不出所料,海特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正惬意的光着身子躺

    在水中,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海特用力抛了过去。

    咚的一声,石子坠入池塘的声音将黑小子惊醒了。

    「哇哦,海特你这傢伙。」

    看见是海特,帕克斯光着屁股向朋友扑来。

    「喂喂喂,你这样光着屁股不觉得丢脸么?」

    海特轻鬆躲过帕克斯的攻击。

    nbsp#x767c;#x9801;#xff14;#xff26;#xff14;#xff26;#xff14;#xff26;#xff0c;#xff23;#xff10;#xff2d;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哼哼,是不是羡慕我的大傢伙?」

    帕克斯摇晃着身子,把下麵那根鸡巴甩来甩去。

    「职业者考试又不是比谁的傢伙更大……」

    看着朋友放肆又可笑的样子,海特回敬了一句。

    「呸,如果是比这玩意的话,哼哼,恐怕我直接就是晨星剑士了!」

    帕克斯一边碎碎念一边胡乱地穿上衣服。

    「对了,我打算报名参军。嘿嘿,等咱被皇帝陛下封为骑士,多少贵族妞儿

    会为我着迷,哇哈哈哈,到时候她们纷纷朝着我挥舞手帕,那场面……唔唔。」

    看见死党开始沉浸在白日梦裡,海特果断上前捂住了帕克斯的嘴。

    两个人勾肩搭背往回走,「你老爹居然答应了?」

    海特纳闷道。

    「你老爹不是说如果你敢参军,他就要吊死在镇公所前的么?」

    「呸,我跟他说以后你就是骑士大人的老爹了,你以后可以喝更好的酒,而

    且可以天天喝。」

    帕克斯擤了擤鼻子。

    帕克斯的父亲约翰是镇长莫拉克家的僕佣,老约翰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而

    自打帕克斯母亲去世后,老约翰更是放飞了自我,除了平日在为镇长赶车不能喝

    酒,几乎每天都是醉醺醺的,而且他一喝醉就喜欢说一些从镇长那裡听来的小道

    消息。

    「听我老爹说最近镇上可能要来一位大人物,嗯,好像

    是从帝都来的男爵大

    人。」

    帕克斯用胳膊肘抵了抵海特说道。

    「哇哦,子爵?一位男爵大人居然要到这裡来?」

    海特有些好奇。

    「嗯」

    帕克斯挠了挠头。

    「你说这男爵大人为什么要到这裡来?难道我们这裡有金矿?对了,海特,

    你说这帝都到底在哪裡?」

    面对死党这跳脱的三连问,海特不知如何回答,即使自己也不知道帝都到底

    在哪,只是听阿斯特说从卡维尔一直往西走几十裡就是维特米拉尔城。

    至于男爵,海特只是听阿斯特说维特米拉尔城城主是为高贵的男爵大人,这

    么一位尊贵的大人物为什么回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一路上帕克斯继续播报「

    卡维尔新闻」,而海特则开始想着月末的职业资格试练。

    第二天一早集合的钟声便响彻小镇每个角落,小镇百余位居民纷纷走出家门

    来到镇公所前,髮际线堪忧的镇长莫拉克一边擦汗一边举起喇叭咳了几声。

    「咳咳,居民们,下月之初帝都的拉斐特男爵大人将持国王陛下开拓令而来

    ,希望各位镇民要保持清洁,当然大家更要热烈地欢迎男爵大人的莅临……」

    在莫拉克囉囉嗦嗦的话语中,下面的居民开始议论纷纷。

    这时站在莫拉克身边的阿斯特站了出来「肃静!拉斐特男爵大人是皇室成员

    ,身份高贵,此次男爵大人为国有功,皇帝陛下特将卡维尔镇及其周边地区划为

    男爵大人的领地。」

    莫拉克赶紧接过话来「是是是,以后诸位镇民都是男爵大人的领民,只要大

    家好好效忠男爵大人,大人不会亏待大家的……」

    散会过后,居民在议论纷纷,从帝国边陲的镇民变为男爵大人的领民,大傢

    伙对未来既好奇又忐忑,不知道这位身份高贵的男爵大人是否真的和镇长说的一

    样,仁慈且开明呢?几天后,海特在林间挥汗如雨,最大的变化反而是帕克斯。

    老约翰醉酒后不慎摔断了腿,为了弥补过失,他果断向莫拉克推荐了自己的

    儿子,于是帕克斯光荣地接过父亲的班成为了车夫……「啊啊啊,我要把自己吊

    死在镇公所门口!」

    帕克斯发出了第三十七声怒吼。

    「喂,闭嘴!」

    海特实在忍受不了死党的聒噪。

    「要去就去吧,没人拦着你!」

    「呜呜呜,海特,你说我老爹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偏偏在我快要参加军队

    试训的时候摔断腿?」

    帕克斯哭得很假,顺便偷偷把鼻涕擦在海特的身上。

    「该死的,我怎么知道,再说你明年参军不是一样么?」

    海特没有发觉朋友的小动作。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帕克斯不知是喜欢上了新职业还是彻底自暴自弃了,总

    之他很少出现在海特的身边。

    明天就是职业试炼的日子,就在海特结束今天的训练时,帕克斯贼兮兮的出

    现了。

    「喂,我亲爱的海特,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帕克斯从胸前掏出了一本髒兮兮皱巴巴的书。

    「啊,不会是你发现了什么秘笈吧?」

    海特惊喜道。

    「呃,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本秘笈吧。」

    帕克斯将书递过去含含煳煳的说道。

    海特接过书翻开第一页便被上面的内容惊呆了,这哪裡是什么秘笈,偌大的

    上只有两个摆着奇怪姿势的裸体男女……说实话,再次提笔还是颇有些忐忑。

    一者确实想写点玄幻点的东西,二者发现这样题材的小说确实有点少。

    当然作为绿母兼ntr爱好者,我写的肯定会包涵上述内容。

    感谢命运之咒给我的启发,也顺便吐槽该游戏的回想模式和游戏内容,nt

    r虽好也不要忘了绿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