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02章 荒野春色
    方晓玲的老公是一个生意人,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公司,这些年,也赚了一些钱,故尔,方晓玲虽是一个公务员,可是也有了自己的一部小轿车,奔驰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以前不知谁有说过一句话,开车的女人最有气势,最让人有征服的。这一句话,虽然说得有些片面,但也不无道理。至少,现在的李杰就认为那样认为。

    此时,坐在驾驶座上带着一副名贵浅蓝色,防紫外线太阳镜的方晓玲浑身雍容,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气息,李杰的心再难平静,眼睛不由轻转,偷偷打量着身边的婀娜的美少妇。她跟方晓玲可以说还算熟络,但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幽体香,李杰一阵痴迷。

    似是查觉到李杰火辣的眼神,方晓玲瞟了他一眼,嗔道:“看什么呢?”

    美女就是美女,就是发怒的神情也美。给人当场发现,李杰要有多难堪就有多难堪,脸涮了一下子红了起来,嚅道:“没,没有什么?”

    “那干吗,一直盯着我看。”

    说此,方晓玲觉得这种话有如情人间的调笑,实在欠妥,忙住口不说。饶是如此,一丝嫣红还是悄然地浮现在美少妇雪白的脸上。同时方晓玲亦觉得身边的这个小男孩很是可爱,竟还会脸红。

    如花般的玉脸白里透红,一双柔媚的眼睛,有如两泓秋水,流转之间,女人的风情尽散,要有多动人就有多动人,见此,李杰情火剧升,心中长久的渴望再难以压制,一把抓住方晓玲的玉手,道:“玲姐,你真美,我爱死你了。”

    说完将洁白如玉的手放在嘴边猛亲。

    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方晓玲吓了一大跳,惊道:“阿杰,你这是做什么,你放开。”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而且都做了,李杰紧抓着方晓玲的手,道:“我不放,玲姐,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听此,方晓玲啊的一声,不知所措,问道:“你,你说什么?”

    李杰鼓起所有的勇气,将心中隐藏已久的感情尽吐而出:“玲姐,你娇美如花,风情万种,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迷上你了。”

    说完将方晓玲的手紧紧抓在手中。

    确定自己听到的是真的,方晓玲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她实在想不到李杰会跟她说那种话。一时间,她不知如何以对。感觉着小男孩将自己的手紧紧抓在手中,似永远也不放弃似的,她又羞又惊,道:“你放手,你松开啊!”

    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手给一个男孩这样抓在手里,成何体统。

    李杰倔强地道:“不,我就不放。”

    两人挣扯间,方晓玲放在方向盘的手不稳,小车在公路上左右摇摆。

    终于体会到男孩子的疯狂,方晓玲劝道:“你快放手,这样子,很危险,有什么话,我将车停下,我们再说好吗?”

    李杰也知道这样子很危险,闻言将手放开,道:“你可不能骗我哦。”

    方晓玲笑道:“我怎么会骗你呢?”

    凭自己在政府多年训练的口才,怎么也要将这少年说服。说话的时候,将车开到路边停下。

    停下后,方晓玲看了一下李杰道:“阿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将你一个那样……”

    话没有说完,李杰已打断地道:“我知道,可是你将我当成弟弟,我却从来没有将你当成姐姐。玲姐,刚刚我所说的一切真是真的,我可以发誓。”

    少年有些稚嫩的脸上布满真诚,明亮的星目散发着炽热,看此,方晓玲觉得自己有些低估李杰了,当下道:“阿杰,你今年才十六岁吧,正处于少年青春时期,对于感情可以说是还很朦胧,或者说不成熟。玲姐,今年已经三十岁多了,而且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对于玲姐或许有好感,但那并不是爱,这份好感可能随着时间,就会慢慢冲淡。为了我们彼此的幸福,你还做我的弟弟好吗?”

    听此,李杰横道:“我承认你所说的有些道理,但要我做你的弟弟,决不可能。”

    “为什么啊?”

    方晓玲惊问道。

    李杰火热的眼睛从方晓玲雪白精致的脚踝一直往上打量着方晓玲,道:“因为我要你做的情人。”

    语气无比坚定,且一种无形的霸气不觉间散于无形。

    看此,方晓玲觉得自己错了,做在她旁边的这个李杰哪里是什么少年,那种对于女人裸的占有欲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身上,此时,方晓玲心中又惊又喜,惊是李杰是市长李南星的公子,若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他非要得到自己,那自己可以逃脱吗?喜的是李杰竟然会喜欢他。那是一种极其微妙的感觉。一方面,她作为有夫之妇,她忠于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老公,另一面被李杰这种小她好十几岁的小男孩疯狂痴迷感觉,大大满足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虚荣心。

    在脑海中想了几百条说服李杰的词句,可一旦要说出口时,又想到在这个执着的男孩子面前很无力,想了想,方晓玲道:“阿杰,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吧,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将我老公救出来。”

    李杰道:“我会的,那周云鹏只是一小小的局长,我想他会给我老爸这个面子的。”

    说完看方晓玲突然间有些坐立不安,忙问道:“玲姐,你怎么了。”

    方晓玲忙道:“没,没什么。”

    嘴上虽是那样说,可就是瞎子也知道她一定有什么事。

    李杰道:“玲姐,我们又不是外人,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啊?”

    方晓玲心想:“这里离永安县还有三四十公里,要蹩住是不行了,当下道:“我有些急。”

    说完话,一丝羞涩的嫣红又浮现玉脸。

    李杰道:“我还当作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吗,那就去吧,这里离永安县城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呢?”

    方晓玲望了望窗外,这条路是S市跟永安县的主通道,车来车往,在这里小便,等一下给人看见了,多难为情啊!似是知道方晓玲心中的为难,李杰道:“玲姐,前面有一小山坡,挺隐蔽的,你若要小便,可以在那边,我帮你看着。”

    这上来了,有如火烧眉毛一般,方晓玲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是她实在忍不住了,当下道:“好吧,阿杰,你可别……”

    偷看,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不说,李杰却替她说出来了,当下道:“放心,玲姐,我决不偷看。”

    给小男孩那样说出来,方晓玲有些难为情,看了一下李杰,而且将车开到前面那小山坡上,然后人慢慢走下,走了几十步,终于找到了一处比隐蔽的地方。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人,且李杰也没有跟来,才慢慢解开腰间的裙带,将裙摆拉了上来,褪下,慢慢蹲下。

    大美女,这想着就让人激动,何况是亲眼瞧到,不偷看的人才是傻子。在方晓玲蹲下来,李杰就紧随而来,趴在小坡的一棵大树后……

    雪白的臀部又圆又滚,白花花的,还有……李杰越看越激动,突然觉得鼻子湿湿的,手一抹,靠,竟是自己的鼻血。

    太不济事了,看来以后还得多多训练啊。

    看方晓玲好了,李杰忙退到路边,眼睛四顾,装作替方晓玲把风的样子。方晓玲上来后,狐疑地看了一下李杰,没有发生什么破绽,才继续开车。

    虽有小车代步,但两人到永安县城也费了近一个半小时。还没有吃过饭的李杰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了。

    听到李杰肚子抗议的声音,方晓玲道:“阿杰,你还没有吃饭吧?”

    李杰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嗯,我放学就去找我爸了,本想加餐一下,哪知道老爷子去慰问去了。”

    方晓玲笑道:“那好,今天玲姐请客。说吧,你想吃什么?”

    “随便好了。”

    “好,哦,前面有间餐厅,我们到那里吃一顿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