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54章 美丽干娘(一)
    沈祥的那些朋友见此,个个吓得半死,作鸟兽散去。《+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没有打医院的电话,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沈祥的最佳医治时间。

    五分钟后,李杰就醒过了来了。他所习的霸道,不仅是一套威力宏大,可摧毁一切的拳法,也是一套由外而内的护体功法。沈祥昏迷后,他体内的霸拳拳力便自动运转,将入侵的绝刀刀气悉数绞碎。T***,老子不惹你,你竟敢惹我,全部给我去死吧。

    李杰醒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120。他虽然对沈祥很感冒,但他必竟是马丽的儿子。看着这一点上,怎么也得救他。

    几分钟后,离这里最近的医院的救护车便来了。在李杰通知下,沈父跟马丽也风风火火赶来了。见到爱子被抬进救护车里,沈父一把揪起李杰的衣领,道:“李杰,你这个混蛋。”

    他跟沈祥是父子关系,血溶于水,李杰虽有来历,但此时也不管那么许多了。

    马丽也是冷着个脸,道:“李杰,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时,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如果打伤沈祥的是李杰,那自己该怎么办啊?对于李杰,她已是恋奸情热。

    李杰苦笑地道:“伯父,伯章母,你们误会了,这件事不关我的事。”

    沈父逐渐冷静下来,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杰道:“事情是这样的。”

    李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一遍,他只是隐去了江胜杰是因为收不住手才误伤沈祥的。

    ***,江胜杰,你这个卑鄙小人竟敢偷袭我,老子阴你一回,也没有什么吧!

    对于李杰跟沈祥为了陈星华的恩怨,马丽跟沈父倒是知道一点。李杰讲的话,他们夫妻倒是信了七八分。他们都很了解沈祥的性格,沈祥为了报仇,找人休理李杰倒是很有可能。

    沈父怒火中烧,道:“可恶,那个江胜杰,枉我们家阿祥平日里对他那么好,他竟出手打伤阿祥,我绝不放过他的。”

    马丽道:“我打电话找建业。如果阿祥有什么不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在一边的李杰看此,暗想:“想不到这好姐姐还挺狠的,幸好我没有忍住没有出手伤沈祥,不然,今后我可能就不能再跟她玩了。”

    沈父嗯的一声,便掏起手机给马建业打了个电话。(PS:马建业是马丽的弟弟,在S市公安局担负副刑警队的队长。

    为了讨好美妇人,李杰也跟着沈父沈母一起到医院去了。到了医院,美妇人听了医生初步的诊断结果,直哭个死去活来。

    原本他以为沈祥只不过被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人打伤而已,伤势重也重不到哪里去,但初步诊断过后,医生竟告诉他,他儿子的伤很重,有性命之危。医生虽然说得很婉转,但话他们还是听出来了。那就是病人他们救不了,只能等死了。

    沈父听此吼道:“你……你们……我要见你们院长。”

    说完朝院长办公室奔去。……见到这一幕,李杰不由对沈父的印象大为改观。

    马丽一下子脸色变得苍白,身体摇摇欲倒,李杰见此,忙扶住她,道:“好姐姐,你没事吧。”

    伤情的泪水从美妇人脸尽情流下,美妇人无力地靠在李杰身上,道:“弟弟……阿祥……他……“对于沈祥,李杰并不存好感,但看着美妇人那伤心的样子,心里也极不好受,咬了一下牙道:“好姐姐,你放心,沈祥不会有事的。”

    美妇人以为李杰在安慰她,泪水依然止不住地道:“阿祥,虽然很骄奢,但骨子里并不坏。从小到大,因为我跟她爸爸忙,没有好好教育他,他有今天,都是我的错。”

    李杰怜惜地道:“好姐姐,你别哭,你哭得我心都碎了。放心吧,沈祥,我会找人救她的。”

    听李杰那肯定的语气,美妇人一愣,从马建业那里,她知道李杰有很大的来历,这强大的身份使公安局的局长都得听他的,此刻听李杰那样一说,美妇人眼里闪过一些希望,喜道:“你可以救他?”

    李杰道:“如果连他都救不了的话,在炎黄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救得沈祥。你等我一下,我去请他来。”

    说完李杰来到医院的顶楼,掏出随身携带的卫星加密电话,拨了个号码。像这种电话,在整个炎黄,不超过三千部,拥有都都是极有身份来历的人,电话通话内容保密性绝没有问题。那是李杰来S市时,他爷爷说什么都要他给他。叫他有事给他打电话。

    几年来,这个电话,他还没有用过呢?想不到第一次用,竟然是为了救沈祥。

    “喂,是赵叔叔吗啊,我爷爷在吗?”

    “不在啊,他去参加……阿杰,你找你爷爷有什么事啊?要不要我去通知你爷爷啊?““哦,赵叔叔,你可以帮我找一下易院士吗?”

    电话那头,赵叔叔吓了一大跳,道:“阿杰,你是不是受伤了啦?“赵叔叔是李杰爷爷的生活秘书,在李家几十年了,对李家忠心耿耿,李杰一家人也没有把他当成外人。李杰也将他当成叔叔那样看待。

    “不,不是,是我的一个同学受伤。我想请……”

    “好,好,等一下我去通知,你告诉我地址?““好,我现在在……“李杰挂断电话,喃喃自语地道:“沈祥沈祥啊,这一次看你的造化了,如果连易院士都救不了你的话,你就安心的去吧,你妈妈,我会帮你照顾的。“易院士,姓易,名逸英,中科院的院士,出身医学世家的他,自幼学的是中医,成年后,又远赴欧美,学西医,一身医学集中西两家之长,他中西结合的医疗法独布天下,硕果累累,为世界各大医学专家所称道,是国内医学领域的绝对权威,门人弟子遍布全国各地。

    平日里,易逸英是中央几位领导的私人医生,其它的人,就是你再有钱也请不动他的。京城离S市也不太远,五个时辰后,一辆北京军区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在医院的楼顶上,早接到通知的医院院长及医院的一些大主任,大医生都等在上面。

    易逸英是一个很冷峻,严肃的老头,对那些毕恭毕敬的医院的人看也不一眼,只跟李杰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问过沈祥的手术室后,使带着自己带来的助手去了。

    沈父与沈母虽然不是医学领域的人,但对于时常出现在某此医学杰杂志的易逸英,他们并不陌生,也知道易逸英平日都是给一些什么人看病,如今李杰竟能请动易逸英。对于他的身份,沈父跟美妇人马丽都惊讶不已。

    在易逸英到了后,沈父也跟在医院的医生后面下去,而马丽则故意留在后面。她看了一下李杰,道:“好弟弟,谢谢你了。”

    若非李杰帮忙,凭他们的身份地位,哪里请得动易逸英。

    李杰笑道:“那姐姐打算怎么谢我啊?”

    看着李杰那伸到她嘴前的脸,美妇人脸上一红,不过,还是很甜蜜地在那上面亲了一下。美妇人正待将她缩回去时,李杰双手去突然一搂,将美妇人紧紧搂在怀里,吻在那红润,性感的樱嘴上。

    美妇人欲绝还迎挣扎一会儿后,便乘乘地依在李杰怀里。刹那间,她惊恐,不安的心突然间平静了下来,此刻,她感动无比的宁静,无比的安全。这一种类似于找到依靠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过。

    她本是自强,独立的女人,就算是结婚了,也非常自立,骨子里的自负骄傲及不凡的才干,使她根本不用依靠任何人。但在爱子受伤后,她才知道,有些事并不是她可以处理得好的。李杰的横空出现,一下子征服了他的身心。

    李杰倒没有趁机占便宜,也温柔地抱着美妇人。一时间,两人沉浸在这美好,宁静的气氛当中。

    不过,这种美好的感觉仅持续了一会儿,李杰便不安份了,一双魔手在美妇人那成熟的身体上抚摸着。察觉得到李杰的异动,美妇人又羞又恼,瞪了她一眼,道:“别乱来。”

    她知道李杰表面上看起来非常蛮横,霸道的,实际上是很疼女人的。

    果然,李杰没有再乱动,悻悻然地道:“不动就不动吗?”

    看着李杰那嘟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美妇人马丽心里没有来由地一软,道:“你别这样吗?刚刚在我家里,你不是才……现在阿祥还在做手术呢,我怎么有心情跟你那个吗?”

    李杰嗯的一声,道:“对对,现在救我那儿子要紧。”

    听李杰竟然说沈祥是他的儿子,美妇人脸上一红,嗔道:“什么是你的儿子,乱讲?你的年纪可能比阿祥还小。”

    李杰笑道:“你错了,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年。这跟年纪没有关系的。你是我的女人,沈祥是你的儿子,我是你的男人,那沈祥不就是我的儿子了吗?”

    想起刚刚在床上时,自己意乱情迷竟叫这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小男人老公。沈祥是自己的儿子,他是自己的老公,那沈祥不就是他的儿子了?美妇人直羞得无地自容,想要反驳,却无力反驳,只嚅道:“你乱来。”

    李杰呵呵一笑,也不在意,紧搂住美妇人的腰,道:“我若不乱来的话,怎么能得到好姐姐这么极品的美妇人。”

    怕李杰乱来,美妇人只道:“我们下去看一下阿祥的手术怎么样了?“随着跟这个小男孩子的接触,她发现他已经越来越难以拒绝他。若是他硬要的话,自己也只能随他胡乱来了。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

    李杰嗯的一声,道:“好,不过,走之前,你要叫我一声好老公我才不去,不然的话……”

    一双眼睛在炯炯有神地在美妇人身上瞧着。

    美妇人紧着个小脸,嗔道:“你赖皮。”

    想不到这个小男孩竟这样威胁他。

    李杰哈哈一笑道:“我就是赖皮,我就是要当你的老公。“说完见美妇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改变语气地求道:“好姐姐,你就叫我一声好老公吗,我喜欢听。”

    美妇人简直无语,哪有这样子的啊,用强的不行,就改软的,不过美妇人顺着李杰的话,叫了他一声老公。

    到了手术室前,提示灯还在闪烁着,表示手术还没有完成。其实就以沈祥的伤势来说,肯定是个大手术,哪有那么容易啊!

    自从李杰受伤后,沈父整个人好像苍老了许多,见到马丽,道:“阿祥的手术还没有完。“李杰劝道:“伯父,你别担心啊,易医生的医术很好的。沈祥不会有事的。“沈父嗯的一声,叹道:“希望吧。李杰,叔叔要谢谢你啊!”

    他本想问李杰是什么人的,不过最后还是没有问。

    一来,他跟李杰不熟,人家也不一定会告诉他;二来,现在也不是时候啊。自己的儿子现在还生垂危呢!

    李杰却呵呵一笑,道:“伯父客气什么,我跟沈祥是同学,不是什么外人的?”

    同学,就不是外人了?沈父虽然有些不解,不过还是随声附和着。马丽当然知道李杰话中那不是外人是什么意思了,见沈父竟然随声附和李杰的话,心中暗想:“阿意啊,他是你老婆的男人,当然不是外人了。”

    就在这时,马建业风风火火赶来了,见到李杰一愣,随后很谦恭地打了个招呼,对沈父问道:“姐夫,阿祥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中,对了,抓到江胜杰那臭小子没有啊?”

    “什么,你……”

    沈父有些生气。

    他能从一个小警员,当上刑警队的队长,这个姐夫出的力可不小。对于沈父,马建业很客气,道:“姐夫,你放心,我已经出动队里所有的人去找了,他跑不了的。”

    就在马建业刚说完话时,他的电话响了。马建业一听后,整个人暴跳如雷,吼道:“什么,你们是怎么搞的,连一个小屁孩都找不到。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那臭小子给我找出来。”

    说完气呼呼地挂断电话。

    “怎么,人没有抓到?”

    马建业脸有些红了,道:“是的,那臭小子很狡猾,打伤阿祥后,连家都不敢回。我估计可能藏在市里的某个地方了,整个S市那么大,要找个人有如大海捞针。要找他,是有点难度,而且时间拖得越久,抓到的可能越小。”

    马丽问道:“难道没有其它的办法吗?”

    “如果由我们局里出个通缉令在全市各大媒体上面放,纵是江胜杰再狡猾,要逃出S市也是很难啊!““那你快去弄啊?“马建业脸上再次一红,道:“这通缉令,只有局长签名,再得到法院的比准才可以的。我权责不过,且再说,现在这阿祥还……不能发?”

    沈父道:“那我马上打个电话给你们的何局。”

    话落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你好,是何局吗?我是老沈……哦……对……对,是白云支行的老沈。老何,现在我手头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什么不能发布那通缉令啊?对对,我儿子还在手术当中,不过……”

    马丽道:“怎么了,何局不帮忙啊?”

    “他说通缉令不能乱签,要阿祥出事才能发。”

    马丽怒道:“这个老何平日里吃我们多少的好处,现在转眼就不认人了。”

    其实有一件事他们不知道,何政军的冷淡态度跟上一次沈祥找马建业抓李杰的事有关。现在他是一心想攀上李家这根在树,对于李杰很不待见的沈祥,甚至是沈祥的父母都保持着一定距离。

    李杰道:“我试试吧。”

    正找不到办法的马丽三人一听,神情一震,美妇人更是双眼闪过神光,道:“是啊,我们怎么将阿杰忘了呢?”

    李杰掏出手机,打了个何政军电话,仅几句话就搞定了。人比人气死人,刚刚沈父磨了半天的嘴皮子,都办不到,而李杰呢,只一句话。

    见此,美妇人心里对于李杰是越来越佩服了。他好强啊!心里升起这种感叹,沈父在他心里越来越淡了。

    听到何政军签了通缉令后,马建业没有在医院多呆,马上赶回局里,布暑抓捕江胜杰。

    沈祥的手术持续了近五个时辰,易逸英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给人做过手术了,出来时,整个人很疲惫,只对李杰道:“我已经尽力了,不过病人受到一种极其致合,类似内家气劲所伤,纵然可以活下来,但今后可能成为白痴。“李杰道:“易老伯伯,谢谢你了。”

    易逸英道:“不用,你爷爷想你得紧,你有空回去陪他聊聊天。唉,人老了,总是特别想念儿孙的。好了,我京里还有事,现在就走了。”

    说完,一行人又匆匆走了。

    听到沈祥会成为白痴,沈父整个人一震,眼神空洞洞的,无力的倚在墙壁上,良久之后,才恢复知觉,而美妇人马丽双眼一闭,晕迷过去,幸亏李杰眼急手快,扶住他,免得她摔在地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