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73章
    李家老太爷这一句话的份量,没有人可以估计他带来的可怕后果。《+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未来的几天里,S市所有警察倾巢而出,甚至在民间有传闻的一些国家秘密机构也都在S市出现了。在炎黄,能请动这些如国安六处,七处等这些秘密机构办私人之事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之所以请这些机构出来,主要是根据李老太爷那位随从所讲的,打伤李杰的那个人并不是普通人,那些警察并不一定能对付得了。

    几个稍微知道内幕的人见此,暗叹:“这下S市要变天了。”

    几天里,S市的一些车站,机场,宾馆,酒店……等一些公共场合,都有公安来回盘问,可是这一些效果都不理想,这些动作下来,倒是抓到了许多嫌疑人,而且破获了许多悬疑未决的案,如在菜市场卖猪肉的杀人犯,逃跑十年,在学校当老师的犯……

    这些也并非没有一点效果,主至少警方已初步确定了一些嫌疑人。

    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S市几个地下势力了,公安这边由于抓不到人,就将矛头指向了这些黑帮,整个黑道是不得安宁。在公安强压下,S市几个黑道大佬,发出黑道联合通缉令,通缉那个被他们问候了许多女性家属的傻B。于是S市就掀起一次前所未有的黑白两道通力合作追缉一人的场景。

    打伤李杰的后果大出杨东成这个幕后凶手的预料,他本非鲁莽冲动之人,在决定找人做掉李杰的时候,就曾派人查过李杰的底细。以杨家的势力来说,打死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引来的后果,还是有办法摆平的,而且他对阴至邪有足够的信心,阴至邪要杀一个人,不管他是什么人,那个人绝对逃不了,而且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但事实却大出他的意料,杀人最强悍的阴至邪不但没有杀掉李杰,反而引来警察,黑道的大力通缉。

    最近,从杨家一些情报系统得来的消息已隐隐有黑道人物怀疑上他们杨家的,找来只是迟早的事情。

    白云区,杨家别墅内,杨东成阴着一张脸,道:“阴叔,现在道上风声紧,你晚上就走吧,船我已经安排好了。”

    话落扔掉手中的烟,狠狠踩灭。

    阴至邪紧着一张脸,道:“什么,你要叫我跑路?”

    杨东成笑道:“我知道阴叔是盖世英雄,但大丈夫能屈能伸……”

    阴至邪哼了一声,道:“就凭那些人根本奈何不了我,若是他们再惹我不快,我就将他们全部杀了。我阴至邪何曾孬种过。”

    杨东成听此,心中冷冷打了个颤,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对于找来阴至邪杀李杰有点后悔了。这阴至邪严格意义上来讲,并非他们杨家的仆人,乃是二十年前,他遭人追杀时被杨承天(杨东亲的父亲)救回杨家的。二十年来,阴至邪一直在杨家闭关练功,偶尔也替杨家做一些杨家不便出面的事。

    这阴至邪极端的嗜血,残暴,桀骜不驯,如今请他出来,要请他回去,就不那么容易了。

    听阴至邪那样说,杨东成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快,不过生性阴沉的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依然很尊敬地道:“阴叔……”

    刚出口,阴至邪就已打断地道:“你不要再说了,我已决定留在S市了,这几天我诳了一下,这里很繁华,而且女人很漂亮,是我理想中的居住地方。放心,我不会替你们惹麻烦的,不过,若是那些人不长眼惹上我,那我只好杀了他们。”

    阴至邪话刚落,一声大喝响起:“臭小子,原来这事真的是你搞出来的啊!”

    话落,杨家的大门给人一下子踹开了。一位相貌跟杨东成有七分相识,更加沉稳的中年男人气冲冲地跑了进来。

    杨东成喊了声:“爸,对不起。”

    既然老爸知道了,还是乖乖承认了吧。那个人便是杨东成的父亲,当今杨氏企业的董事长杨承天。

    阴至邪看了一下气冲冲的杨承天,以一种跟杨东成截然不同的,不卑不亢的语气道:“老爷,那人是我打伤的。”

    对于杨承天,阴至邪一点也不敢小窥。从他进杨家的第一天开始,他对这个白手起家,一手创办了倘大杨氏企业的男人就一直看不透,当今天下,能让他看不透的人实在没有几个。

    杨承天哼道:“阿邪,这事不关你的事。我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这个小兔崽仔子搞出来的。”

    说完大手狠狠甩在杨东成脸上。

    碰的一声,杨东成彻底懵了,眼泪差点流出,道:“爸……”

    他是杨家的独子,从小杨承天对他宠得要命,长这么大了,杨承天还没有打过他,骂过他。当然,这跟他的‘很争气’也有关系。

    杨承天哼了一声,道:“这只是给你一个教训。”

    这时,别野的警报系统突然想起,阴至邪道:“老爷,我出去看看。”

    白云区别墅是S市最为繁华,高档的,住在这里的人,哪个没有一两亿身边,当初房地产开发商充分考虑了别墅业主的安全,除了严密的保安系统外,每一套房子,尚有精密的警报系统。

    被打的杨东成抚着自己的脸,略微抽搐着。

    待阴至邪出去后,杨承天才叹了口气,道:“还疼吗?”

    杨东成心里一热,泪水源源不绝地滚滚而下,道:“爸……”

    杨承天道:“你以为我舍得打你啊,只是你这一次将事情搞大了。另一方也是做给阴至邪看的。”

    杨东成道:“爸,对这件事,我有些不理解。那李杰只不过是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有什么能耐请得动像国安六处这些国家秘密机构。”

    这此国家机构就是一批拿着杀人执照的杀人者,要搞掉谁,轻而易举,哪怕是跟F省上层有很亲密关系的杨家。

    杨承天哼了一声,道:“你当那李杰真的只是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吗?我知道你动手前,也曾叫我们的情报系统查过他。只是你太天真了,世上有一些人的底细,不是我们查得到的。”

    “难道……”

    “他还是一位德高望众的中央元老的爱孙。这位元老生平最宠的就是这位孙子。这还是事发后,有人怀疑我们杨家,我特地去省里了解一下才知道的,具体的情况,省里的那人也不太清楚。”

    听此,饶是以杨东成的沉稳也不禁‘啊’了一声,杨承天继续道:“你知道中央的我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中央对他们这些贫民百姓意意味着什么,杨东成当然知道,那是一种超越于法律的存在。

    杨东成心有些慌了,道:“爸,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他实在想不到那李杰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我不是已经在善后了吗?”

    这时候的杨承天有些高深莫测。

    杨东成想了很久,才恍然过来,指着门口,道:“爸,你是指……”

    杨承天微微一笑地道:“人是他打的,他理应负责。而且我杨家养了他那么久了,他应该替我们做一点事了。”

    杨东成心中由衷地佩服:“爸,你太厉害了。”

    回来的时候,杨承天就知道有人跟踪他了,之所以不解决掉,是想将那些人留给阴至邪。阴至邪一出现,这打伤李杰的人基本就确定了。

    杨承天:“这还远远不够,我去省里时,已向那位领导说看能不能安排我与李家的人见个面,让我亲自向他们赔罪。还不知道这能不能消了李家的怒火?”

    这李杰在学校一向是他最看不起的人,想不到他的背景竟然这么深厚,为了自己派人打伤他,害得自己的老爸要去跟他赔罪,杨东成心里极不是滋味,道:“爸,对不起。”

    同时心里对李杰又恨上几分。

    话落,阴至邪走了进来,道:“老爷,那些人我都解决掉了。”

    杨承天道:“阿邪,辛苦了,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啊?”

    “好像是几个警察。”

    阴至邪一点也不在意。武功到了他这等境界,警察根本奈何不了他。

    杨承天微微一笑,道:“阿邪,有些事你尽量去干,有什么后果我替你兜着。”

    在S市总医院,李家所有人,包括李老太爷,他们已经守在李杰床前一天一夜了,那种揪心的等待将他们个个折磨得形消神瘦。期间,宋素云更是醒来就晕倒了好几次。

    看着老爸那张明显又苍老了许多的脸,李南星煞是痛苦自责,父亲英雄一生,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从来也没有被什么打倒过,可现在,他却因自己的孙子而心力憔脆。李南星道:“爸,你去休息一下吧。阿杰醒了,我们跟你说。”

    李老二道:“是啊,爸,你年纪大了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这李老二就是一个李云龙式的人物,平日是三句话不离‘老子’的,也就是在李老太爷面前规矩一点。

    李老太爷吼道:“放屁,老子身体好得很。阿杰如果不醒来,我就天天站在这里。”

    话落,敲门声响起,李政开门后,王泰和走了进来,他见过李氏三兄弟后,道:“老首长。”

    这王泰和是李老太爷一个部下的部下,现为国安六处的处长,这一次李老太爷震怒,他就带着国安六处的一些人来S市调查李杰被打伤的案子。

    本来这些事,他不必亲自动手的,但是这是李家的案子,他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就亲自来了。

    李老太爷嗯的一声,道:“怎么样,有眉目了吗?”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事跟杨家有关?”

    “杨家,哪个杨家啊?”

    “什么狗屁杨家啊,既然查出来了,你们就动手了吧。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今天我也要让他给我孙子赔罪。我说过,我孙子不能平白无敌给人打了。”

    王泰和为难地道:“可是……”

    “什么可是,莫非这杨家很有来头。”

    “那倒不是。”

    李南星回忆了一下S市的一些比较有头有脸的家族,问道:“王处长,你说的杨家是不是指杨氏企业的杨承天啊?”

    “嗯”李南星道:“爸,杨家只不过是一个商人,不过,他们好像跟省里的杨省长有点关系。”

    李政道:“杨志峰?”

    “不错。”

    “就是杨志峰又怎样,别说是他,就是他京里的那一位打伤了我孙子,也照样得给我赔不是。”

    说完慈爱地看着李杰道:“李杰放心,爷爷一定给你报仇。”

    话落,李政的电话响了起来,李政听了一下后,对李老太爷道:“爷,这杨志锋约我们见面。”

    李老太爷很有深意地看了一下李政道:“这杨志峰你跟他很熟吗?”

    “也不是,只是前段时间四省经济论坛有见过一面。”

    李老太爷哼了一声,道:“他既然要求见面,我们就跟他见一面,省得让人家说我们压他。我倒要看他有什么说法?”

    白云楼,在S市的名号虽然比不上金帝这等分店遍布全国的酒店巨魁,但其在S市上层享有很高的地位,因为白云楼实行的是会员制,只有他们的会员,才可以进入这里销费。他们挑选会员的条件极其苛刻,都是一些在各行各业成功的人士,并非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进来的。在白云楼销费,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白云楼的整体布局非常古朴,典雅,大气中透露的那么一种贵气。

    杨志锋约李家人见面,就是在白云楼天字号VIP包厢里。不然,他是要亲自去拜访的,可是又觉得冒昧。在纷乱,派系林立的官场,官做到他这一步,每一个举动,给人的都是一种信号。他跟李家本无多少交集。

    李老太爷戎马一生,就是到现在,依然禀承着老一辈革命家艰苦朴素的风格,他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铺张浪费。这杨志峰将见面地点,选在白云楼也是煞费一番苦心了。

    李老太爷他们到白云楼时,杨志锋跟杨承天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也由不得他们不等,要知道他们见面的可是李家。

    杨承天起初并不知道他要见的是李家,见到李老太爷,还有那位近来频繁在央视新闻出现的李政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心里直将杨东成骂了个遍。

    李老太爷一进门,杨志锋忙起身迎接,道:“呵,首长,想不到你竟来到我F省,怎么告诉我,我好去迎接啊!”

    李老太爷不冷不热地道:“我都解下军装好多年了。这首长称呼从何而来啊?”

    杨志峰有些尴尬,他怎么说也都是一省大员,不过,他却丝毫不敢有一丝不快,天知道,站在他面前这个家族有多么强大。两代人的积累,不管是在政,还是军,已隐隐有那么一点……

    人家肯屈尊来见他,真的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了。

    杨承天弓着身子,来到李老太爷面前,道:“李老,我是杨承天,这一次……”

    这个动作他已经练习很多次,这样看起来,使人觉得很恭敬。

    李老太爷没有等他说完,就径直坐了下来,对他理也不理,而李家三杰则站在李老太爷身后。杨承天依然弓着身子,道:“这一次,是我要求杨省长要邀你老见面的。对于打伤您孙子的事,我万分抱歉。”

    “抱歉就完了吗,我孙子还没有度过呢?”

    “这个……”

    杨承天求助地望向杨志峰。

    杨志峰道:“李老,其实这一次打伤令孙事件的都是承天的一个属下搞出来的,事先他并不知道。”

    杨承天头点如鸡吃米,道:“是是,不过,我也有御下不严的过错,还望李老见谅。这一点点医药费就请李老收下,改天我再到府上当日赔罪。”

    这杨承天,天之骄子,人生的旅途中,无论做什么事,无不一帆风顺,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孙子过,如果这一次的事件不是他唯一的儿子搞出来的,如果站在他面前,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撼动的李家,他发誓他绝不会那样做。***,给人当孙子的感觉真不好受。

    “我孙子不能给人家白打了。”

    说完径直走了。

    对于这件话,杨承天不知道该怎么了解,望向杨志锋道:“堂兄,这……”

    其实这杨志峰跟他只不过是一个村里的人,当初杨承天来S市发展时,为了拉关系,就认了杨志峰这个跟他八辈子打不着关系的堂兄。

    多年来,两人互取所需吧,关系倒也很稳定。

    杨志峰唉了一声,道:“你啊,你啊,我真不该怎么说,你什么人不得罪,偏偏得罪李家。你心里还别不服,人家今天这样,已经算够给你面子了。”

    杨承天蔫道:“堂兄,那现在怎么办啊?”

    杨志峰道:“将那个阴至邪交出去,然后再叫你儿子去给人家赔罪。如果这样不行,我也没有办法了。”

    杨承天回到家后,等了半天的杨东成走上前来,问道:“爸,事情怎么样了?”

    给人家当了半天的孙子,杨承天心里那个火,见到这个惹祸精,心里的火如决堤的河水一下子倾泄而起,碰的一声,就是给杨东成一个巴掌。

    杨东成委屈万分,哭道:“爸。”

    “臭小子,你可知道你这一次给我们惹来大麻烦了。”

    “爸,是不是今天的事……”

    “今天人家只说了一句他的孙子不能给人家白打了。”

    说完见到儿子脸的五指印,杨承天叹了口气,道:“东成,其实,我也不是要打你的。”

    “爸,我知道,我不怪你。”

    “你可知道,你打伤的那个人是什么来头吗?他是李家的人。人家灭你的,就跟捏死只蟑螂似的。明天,你到医院给人家赔罪去。”

    要他去给那个李杰赔罪,杨东成是不想做的,当下道:“爸……““叫你去,你就去。我杨家大片的基业,绝不能毁在你手里。”

    当天凌晨十二点,富皇KTV顶级的包厢里,杨承天与阴至邪两人源源不绝地碰着怀,喝得是那个兴高采烈啊阴至邪吐了一口口水,哈哈大笑道:“***,这百年的茅台酒真是***够劲啊!杨哥,谢谢你。”

    说完右手狠狠捏在身边一个可能还不到十七岁,很漂亮的小姐的胸部上。剧大的疼痛令那小姐直欲流泪。

    几日来,由于杨承天的刻意拉拢,两人的关系比以往更加亲密了。杨承天为了刻意表现两人间的亲密,特地叫阴至邪叫他杨哥,而非老爷。

    杨承天呵呵一笑,道:“客气什么,一直以来,你帮我做那么多事,我都还没有好好感谢你。今天这一些只不过小意思。以后,我们兄弟合作,何愁没有美酒,女人。”

    阴至邪脸现兴奋,哈哈大笑道:“好好,我一切听大哥吩咐。”

    以前,他为了追求至高无上的武学境界,一直过着苦行僧般的日子,进了糜,奢侈的杨家后,才知道天下间比武学更好的东西太多了,如美酒,女人……

    杨承天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道:“我决定将我杨氏企业30%的股份转让给你。”

    阴至邪啊了一声,眼里嘴里俱是笑意道:“那谢谢杨大哥了。”

    杨氏企业是S市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总资产上十亿,百分三十,那有多少啊,以前还怕没有女人,没有酒吗?这些年,他替杨承天也做了许多事,在心里,他也认为这是他该得的,所以一点也不推脱。

    杨承天嗯的一声,酒意上涌,道:“老了,真是不行了。我上个厕所。”

    出了房门,杨承天径直到经理室,叫KTV风韵犹存的妈妈再叫两个这里最漂亮的小姐进去陪阴至邪,另外再叫一些酒去。

    办完了这些事,杨承天嘴角浮现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道:“事情都办好了吗?”

    “办好了,为保险起见,我还请了一些在部队退役的战友过来帮忙,都是高手。”

    “好,这件事事关重大,小心一点。办好了,我请他们上天一楼吃饭。”

    说话时,杨承天眼神清醒至极,哪有半分喝醉酒的样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