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99章 干妈,干爹都说可以了
    马丽白了他一眼,道:“你自己知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听此,沈意道:“好了,阿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喝酒,这一怀喝完,我就不喝了。”

    他以为马丽是在生他的气。

    沈意不喝酒,那今天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了,李杰忙道:‘干爹,干妈才不是不喜欢你喝酒呢?喝酒的男人才算是真男人。干妈,你说是不是啊?“说此又似笑非笑,在马丽看来是极度讨厌的眼神看着她。

    李杰在说话的时候,脚停止了往上的动作,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威胁干妈马丽不要叫沈意不要喝酒。李杰的脚指头已经到了她的大腿,再进几步,那他不就发现了自己下面没有穿了吗。当下,马丽道:“你要喝就喝吧,不过少喝点就是了。”

    李杰哈哈一笑,道:“干爹,你看干妈多通情达理啊!来,我们再喝。”

    “好……我们……再喝……嗝……”

    说话的时候,沈意的眼睛已经迷离了,不时打着酒嗝。

    看着这个小坏蛋威胁自己,音偏偏自己对他又无可奈何。马丽也以为自己‘从’了他,那小坏蛋就会放过自己,哪知道他在跟沈意喝过一怀后,那脚又开始在做怪了。

    那脚慢慢地往上,惹得自己有些痒痒之后,到时,猛地向里伸,竟然用脚指抵在自己的那个地方。顿时,马丽玉体一颤,全身如遭雷击,不自禁的‘哦’的一声。

    沈意醉眼朦胧地看着马丽,问道:“马丽你怎么了啦?”

    马丽恨恨地看着李杰,一副要将李杰的罪行告之沈意的样子。虽然他对马丽有信心,相信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此刻,俗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女人是怎么想的。李杰还吓了一大跳。虽然他不太怕,可是那样总不太好。自己到沈家做客,竟然调戏人家的老婆了。

    就在李杰一颗心提到嗓子口的时候,马丽的语气倏然一转,道:“没什么,刚才不小心被一只大蚊子给叮了一下。”

    “奇怪,物业不是有来喷过蚊虫水吗,怎么会有蚊子啊?”

    沈意还在一边想他家为什么会有蚊子的时候,马丽道:“好了,阿意,别多想了。”

    “对啊,干爹别想了,来,我们再喝。”

    说话的时候,李杰换了个位置坐到了马丽的身边。

    沈意已是醉意朦胧,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但马丽却吓了一大跳,道:“在那边不是坐得好好的吗,干吗要坐到我这里来啊?”

    “人家想跟干妈多亲近亲近吗!“说此李杰笑看着沈意,道:“干爹,你说我这样做好不好啊?”

    “好啊……嗝……你是……嗝……应该……嗝……跟你干妈……多亲近……嗝……亲近……”

    沈意这时候都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李杰说什么,他自然都认为好了。

    李杰典型得了便宜还卖乖,笑嘻嘻地道:“干妈,你看干爹都说好了?”

    现在的沈意就跟他猪一样,马丽也懒得跟他生气,只娇嗔地道:“可是干妈却不要跟你亲近。”

    自从她心里打定主意,不再跟李杰勾搭在一起后。她心中便强制自己说出不给李杰丝毫机会的话。她知道说这一句话,很伤李杰的心,但是她还是说了。说完后,马丽心中觉得不是滋味。

    李杰听此一愣,不解地看着马丽,道:“干妈,这是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

    马丽不敢看他的脸。

    “来干爹再喝。”

    当务之急,还是将这个大的电灯泡灌醉后再说。沈意道:“好。”

    说完端着一大怀酒,打着酒嗝,寻找着嘴怀将酒喝了进去。

    一怀下去后,沈意又‘嗝’的一声,道:“阿杰……你自己……一个人……喝吧……干爹不行了……我先……眯一下……”

    说完便趴在桌上,打起呼噜来了。

    李杰见此,才对马丽道:“干妈,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眼中难掩失望,伤悲。

    对于面前这个,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小男孩子的男人,马丽感觉很怪。自从第一次,被他用卑鄙手段的弄上床后。她心里知道,自己应该恨他的,因为他太卑鄙了,竟然以自己的儿子,他的同学威胁她。的确,在最初的时候,她是很恨他的。可是后来不知怎么了,那份恨又渐渐地淡了。第二次,他来她家时,他又提起跟他上床的要求。这个时候,她明知道自己应该拒绝的,不能给他机会,可是后来,还是在半推半就下,给他得逞了。他天赋异禀,强壮如牛,在床上给予她前所未有的满足。那种的感觉令他魂牵梦绕,这时候,她认为她对他至多就是一个怨妇对男人的渴求吧!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份渴求中又带着一丝她不明白的情感。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要想起他。每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会很开心……她不知道,那是不是爱。

    见李杰眼里的失落,马丽心中本能的一阵抽搐,不过,她知道,她应该忍住,不能给他,也不能给自己机会。自己有老公的,有家庭的。想此,马丽冷淡地道:“李杰,我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沈意是我的老公,是你的干爹,我们私下里不能再乱来了。”

    “就这些?”

    李杰脸上露出讥笑。

    马丽咬了咬牙,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看着沈意,道:“我爱他,我爱我们的家。”

    看此,李杰的脸一阵抽搐,看了沈意一下,又再看了马丽一眼,继而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我只不过是你这个贵妇人空虚无聊时候的慰籍品而已。我太傻,太天真了,曾几何时,我以为我得到了你的爱,想不到……哈哈哈……这根本我自作多情而已。”

    说完李杰狂奔而出……

    听到李杰的那些话,马丽有如吃了蜜糖一般,甜入心脾,天啊,原来,她说他爱我。这,这……到后来,听到李杰那些话,看到他失落的样子,感觉一颗心好像给人用刀狠狠绞了一下,难受至极。她知道终于还是放不下,舍不得,在李杰到门口时,她忍不住唤道:“阿杰,你站住。”

    并不知马丽心里想法的李杰对于马丽依然有恨,转过头,冷冷地问道:“干吗?”

    马丽走到李杰面前,悲怜地道:“阿杰,你别这样子好吗?看到你那样子,我很难受。”

    李杰却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讥笑地道:“你会难受吗?”

    马丽脸现痛色,道:“会,我会难受。”

    说完玉手掩住李杰的嘴,不再让他说话,道:“李杰,我求求你别再说伤我心的话好吗?我会受不了的。”

    李杰将马丽的手拉下,看着马丽,道:“那又怎么样?”

    马丽露出一丝笑意,情深地看着李杰,道:“小坏蛋,在我们之间的这场战争中,你赢了。”

    李杰诧异地看着马丽,问道:“什么意思?”

    马丽以一种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眼神看着李杰,道:“小坏蛋,你没有发现,人家对你的称呼变了吗?”

    李杰欣喜若狂地的样子,禁不住啊的一声惊叫,高兴地看着马丽,道:“好干妈,你是说?”

    说此紧紧将面前的贵妇人搂在怀里。

    马丽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实在想不到,在我这个年纪,我还会爱上男人,而且是一个那么小的男人。”

    听到马丽爱上自己,李杰心中的那种喜悦,简直无法形容,他捧着马丽的脸蛋狠狠亲了一下,随后才不服气地道:“我哪里小了?”

    马丽莞尔一笑,爱怜地搂着李杰,道:“不小,不小,我的男人才不小呢,而且比谁都大。”

    李杰得意地道:“当然不信,你摸摸。”

    说完将马丽的手拉了过来,放在的火热之上。马丽有心配合李杰,哦了一声,道:“阿杰,你的好大哦。”

    李杰却不再说话,捧着马丽的娇媚艳丽的脸庞,嘴印了上去,吻上她的红唇。马丽动情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接受着李杰的热吻。情动的两个激情相吻,仿如要将彼引吸进嘴里似的,李杰滑溜的舌尖伸进马丽的嘴里,着马丽的樱唇。而马丽熟练地奉献出自己的舌头任凭李杰吻吮挑弄。

    李杰在吻马丽的同时,一双手也不甘寂寞,爱抚着马丽的柔滑的背部。将她紧搂在怀里,像是欲将融进体里一样。那样的话,干妈马丽的就紧紧地要李杰这个干儿子挤压,从接触的地方,不断传来一种异样的快感。

    “小坏蛋,你真坏。”

    马丽瘫软地倒在李杰怀里,呢喃自语地说。

    李杰志得意满,笑问道:“干妈,我哪里坏了啦?今天,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可不放过你你呢!”

    说话的时候,一双手毫不客气地在马丽柔滑,丰满的上揉捏着,发出警告的意思。

    “好吗,好吗,人家说吗?”

    手在美妇人的股沟上划着糜的轨迹,李杰说道:“快说,快说。”

    给自己的干儿那样亵玩,美妇人马丽的脸蛋一阵羞红,道:“好吗,好吗,我说。小坏蛋,刚才在桌子底下,人家下面没有穿裤裤,你还用嘴那样。那不是坏是什么?”

    “好干妈,我又不知道你下面没有穿裤裤。好干妈,你别怪我好吗?”

    “所谓不知者不怪罪,你不知道干妈下面没有穿裤裤,人家不怪你的。”

    李杰一手在马丽手上身体上摸着,好奇地问道:“对了,干妈,你下面怎么没有穿裤裤啊,刚才不是有穿吗?”

    说此,马丽脸上更红,嗔道:“小坏蛋,还不是给你玩的,你玩才用手摸得人家下面湿湿的,到洗手间清洗时,人家就将裤子脱下了。”

    李杰哈哈一笑,道:“看不出来干妈还挺开放的吗?”

    马丽则狠狠捏了李杰一下,嗔道:“你这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乘,一切还不都是你害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