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117章
    当李杰要运劲,扭碎武阳喉骨时,一声‘慢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杰回头时,见到了凤姐正被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中年汉子如自己擒武阳那般地制住了。那中年汉子相貌平平无奇,其中最奇怪的就是他一双手很长,垂下时,可到他的膝盖下。

    中年汉子,姓秦,名少雄,是冰签会的副会长,也是冰签会表面上的主人言子俊的师弟。说实话,在他心里他巴不得武阳死掉,只不过,眼前却是一个两帮人马共同对付龙凤会的非常时刻。武阳若是死掉,对己方的实力有很大的影响。秦少雄是一个很顾大局的人,所以他趁凤姐失神的时候,擒住了她,想跟李杰交换。

    在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也忌惮李杰的身手,想跟武阳一起对付李杰。刚才李杰擒武阳时,他也看到了。李杰能一招制住武阳,并不是说他的武功已到达出神入化的境界,其中有很大的一方面,是武阳太过轻敌了。

    他是一个历经千锤百炼的武者,脑袋只转了一会儿,便已分析出个大概。

    不过,他并不知道,有一些重人并不是可以以常理度之的人,李杰便是这样的人,一旦激出李杰的愤怒,后果有多严重没有人可以知道。

    他救武阳的想法是不错,但猛羊又何惧一群绵羊!

    “我劝你最好放开她。”

    看着李杰望向他那愤怒到极致的眼神,秦少雄不由打了个冷颤,放在凤姐身上的手本能地握紧了一些,道:“我劝你别乱动,如此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我真的不希望他就那样死了。”

    “你是哪一个葱啊,趁人之危,你***算什么英雄啊?李杰,你别管我,替你杀了武阳那孬种,***,他竟敢那样说我。”

    “女人我劝你别说话,不要激怒我,不然的话,对我们大家都不好。”

    秦少雄说话的时候,手上又紧了一些。凤姐胀红得厉害,出气多,进气少,极为难受。

    “你也是在激怒我,跟你说,我要杀的人,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过。”

    秦少雄瞳孔急缩,他只看到一条淡淡的人影,他知道那条人影是那个俊俏的男孩子的,他想反抗,想摆脱,可是在他意念刚产生时,胸前好像被一辆车撞了似的,向后飞去……

    这,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人吗?因为人不可能有那样的速度。秦少雄如见了妖魔似的惊骇地看着李杰,道:“不,这怎么可能?”

    “我说过我杀的人没有人可以逃脱。你敢用她威胁,绝不可以原谅。”

    李杰说完手上运劲,只听‘咯’的一声,武阳的喉骨立即粉碎,无力地倒在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

    “杀你。”

    “你别乱来哦,你要敢杀我的话,我师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在这个变态人物面前,秦少雄感觉自己很窝囊,就好像是李杰毡板上的肉。

    “你师兄是谁啊?”

    提起他师兄,秦少雄仿佛有了无限的勇气似的,很自豪地道:“我师兄是言子俊,冰签会的老大。”

    冰签会是近年来在S市崛起的三大帮派之一,在S下地下三大势力当中,冰签会最为神秘,黑道中人对他了解得很少。诸如冰签会的老大是谁,他们有多少成员,成员的组成,以什么标志……这些,连知道的都很少。

    而龙凤会呢,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从来都没有跟冰签会打过交道。而冰签会也很少在道上惹事,属于闷声发大财的那种。所以龙凤会才不知道刚才那伙人是冰签会的人,以为他们是猛虎帮请的帮手。

    凤姐向李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哦,言子俊很了不起吗?实话跟你说吧,我要杀的人,纵他有天王老子护着,我亦照杀不误。”

    说话的时候,李杰走向秦少雄。冰签会的那些个个慑于李杰的神武,竟没有一个上前阻挡的。

    到秦少雄身前,李杰蹲了下来,拍了拍秦少雄那吓得有些苍白的脸,道:“你要怪就怪你惹了凤姐。”

    话落李杰手如闪电击在秦少雄的胸膛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杰,看着这一切。堂堂冰签会的二当家,大名鼎鼎的通臂拳师秦少雄竟那样死了,死得那么窝囊,连反抗都没有。

    “不想死的给我滚,我不想再杀人了。”

    他们神武的二老大一招之间给人干掉了,冰签会的士气已失,心中更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此时听李杰一喝,个个如梦方醒,作鸟兽散去。

    猛虎会不知为何,却没有像冰签会那样子散去,依然人人提着马刀,虎视眈眈地盯着李杰等人。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怕死啊?那我再杀便是了。”

    就在这时,从猛虎帮后面闪雷般扑出一条人影,如苍鹰猎食直向凤姐而去。那人速度很快,力量很大,加上事发突然,纵是李杰亦反应不及。

    眼看凤姐就要伤在那人之手时,凤姐旁边的阿东(也就是刚才通知凤姐青龙出事的那个小弟)道:“凤姐小心。”

    突然将凤姐扑倒。

    仅这几秒之差,足够李杰反应过来,瞬间便施展霸拳中的一招‘天王托塔‘向上一顶,推拒那人。碰的一声,李杰无事,那偷袭的人影却被撞飞出去。

    李杰一看,那偷袭的人也是他的老相识了,正是昔日派人在大街上捉拿凤姐的猛虎帮的二帮主龙刚。龙刚亦是天赋异禀,所学极杂,而且近年更将自己所学到的诸如跆拳道,散打等搏击术融合在一起。

    给李杰冷冷地看着,龙刚心里好像长了毛是的,极不是滋味,心中暗骇:“这小子怎么才几天不见,武功就高了那么多。”

    那日在大街上,两人也有交过手。那时候李杰依靠那霸拳的拳法,在身手上,可能就与他并肩吧,可是从今天交手上,这个臭小子的武功已经高出他许多了。

    “哎哟,小兄弟,你好狠哦!“龙刚说完时,从长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丝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那姿态要有多女人就有多女人。

    李杰看了,起一身鸡皮疙瘩,眉头微皱道:“你这个死娘娘腔别在那边手弄姿的,老子对‘基佬’不敢兴趣。”

    虽然明知道龙刚有特殊嗜好,但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那样说,龙刚闻言脸色一变,额头浮现浓浓的黑线,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一方丝帕给他撕得粉碎。

    龙刚虽然心中气极,不过却没有再轻举妄动,仅是愤怒地看着李杰。李杰看此,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他却不知道到底哪里有什么不对?

    就在这时,刚刚那救了凤姐的阿东很关切地扶起凤姐,道:“凤姐你怎么了?”

    话才落一把袖剑从他的衣袖滑到掌中,剑在手中,阿东立马刺向凤姐。

    阿东一连串的动作很娴熟,很快,一气呵成,显然是练习了很多次。这所有人都没有响到,李杰也仅是感到眼角闪过一道白光,要救已经来不及,本能地唤道:“小心。”

    ‘嘶’的一声,小刀刺入凤姐的腹部,血迸射而出,凤姐啊的一声向后倒去。虽然受伤,但她亦不改强悍本色,道:“阿东,你敢背叛帮会。”

    话落右腿猛然踢出,将阿东踢得老远。

    目睹着整件事情的发生,李杰因应愤怒,眼睛都红了。他有些责怪自己的粗心大意。

    “凤姐,你怎么样了?”

    凤姐的脸色还好,摇了摇头道:“没有事,我幸亏我早就有所怀疑,她只是刺进一点,没有事。”

    其实早在他们车队遭遇埋伏时,凤姐就开始怀疑了。她隐隐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好像是一场阴谋似的。这件事有很多的疑点,如青龙遇袭。青龙是他们龙凤会的老大,不过常年在外,很少过问帮中的事情,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的行踪,只有少数的几个龙凤会成员知道……

    所有的这一些事情要发生,那他们必须有一个内线,也就是说龙凤会出现了叛徒。从那时起,凤姐就暗暗戒备。凤姐表面虽然PL,但内心敏感纤细,这也是她在道上混了那么久能活到现在,并成立倘大龙凤会的最大原因。

    凤姐指着被他踢倒在地上的阿东道:“阿杰,你帮我杀了他,我不能让兄弟们白白死了。”

    “好,你要杀,我便杀。”

    看着冷着脸,走向他的李杰。阿东一颗心吓得就要裂开似的,如狗一样爬向龙刚,道:“刚哥救我,救我。”

    望着如魔神般的李杰,他连抵挡的心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所能匹敌的。

    阿东是他猛虎帮派去龙会会的卧底,是他的兄弟,他应该救的,而且他也想救,只是却救不了了。因为眼前这个男孩子曾说过一句话‘我要杀的人,绝对逃脱不了。“龙刚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句话。怀疑过这一句话的秦少雄已经死在他面前了。

    这个叫李杰的男孩子武功深不可测,此时派人去救阿东,也只能救一时,却救不了他一辈子,说不定,为了救他,还得死一些人。

    心中权衡了这些利益,龙刚打算不救人。任阿东将喉咙喊破了,他也不救。

    见此,阿东一颗心逐渐冷了起来,转而爬向凤姐,跪下道:“凤姐,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上有八十岁的奶奶,下有刚出生三个月的孩子,中有……”

    凤姐面无表情地道:“不是我不救你,而是你确实该死。你还记得本帮第三条帮规吗?”

    凡背叛兄弟者,死。

    从始至终李杰都没有出手,他要看看这个小丑怎么表演,待凤姐说完,他才道:“你要说得的话都说完了吧,那你可以上路了。”

    抬起大脚,一踩全没有再看他。…………

    在李杰帮助下,凤姐扯上T恤的一条布绑住伤口,随后对龙刚道:“龙刚,今天我们所有的恩恩怨怨该有一个了断了。“这一战,猛虎帮出动了全部的人手,而龙凤会亦差不多。这一战可以说是两帮的生死存亡之战。龙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了,道:“是的,现在是该到了断的时候了。”

    一山难容两虎,何况是三国鼎立了。在S市,只能有一个黑道霸主。

    在两大首领的一声喝令之下,两帮人马互相冲击,血肉飞扬,好不惨烈。李杰则第一个冲向了龙刚。在猛虎帮这一些人当中,除了龙刚外,再也没有人可以对凤姐造成伤害。

    李杰为免凤姐再受伤,所以选择了龙刚。

    “,你对哥哥那么有感觉啊,我没有找你,你倒先找我了。”

    话虽然那然说,可是手上却丝毫不客气,刁钻蛇形拳,阴毒地点向李杰的右腰,继而一式跆拳道的快踢扫向李杰的大腿。

    蛇形拳,又名蛇形刁手,是古拳法中一种,跆拳道则是由韩国传进中国的一种外来拳法,龙刚竟将种拳法融合一起,他的天赋端的是不错。

    对于龙刚李杰也不敢大意,当下施展林家拳法与他对打在一起。龙刚的招式身是快,准,狠三决,且招式阴毒,令人防不胜防,而李杰的林家拳,一招一式皆光明磊落,浑厚中正,施展开来有一种浩然正气。

    以正制奇,李杰的林家拳天生好像就是克制龙刚似的,每一次龙刚的招式一施展来,便被李杰破掉,不得不回防。两人你来,我往各展生平本事对战在一起。…………

    另一方面,凤姐好像没有伤似的,甚至比平时更加勇猛,身手之凌厉,猛虎帮那些人无三合之敌,片刻间,便被砍倒一片。这场战斗持续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最后活着的只有李杰跟凤姐还有极少数龙凤会的成员。而猛虎帮则全军覆没,龙刚最后被李杰一记‘炮拳’轰成七窍流血而死。

    待他们赶到青龙街时,那里的一场大战才真正开始。</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