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二部纨绔公子 第28章 母女的劫难~~第29章 母女的劫难(二)
    “玩什么啊,这么好玩啊?”

    一个听起来有点邪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紧接着,一个穿BOSS西装,打都澎领带,身体伟岸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地额方圆,面相斯文,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将他的这种气质更是衬托得淋漓尽致。只不过微松的领带,还有将手插在口袋里的形象,又将他那种斯文的形象破坏殆尽。

    一个字,拽。

    有些人拽,看起来很让人讨厌,看不顺眼,但眼前男人的拽却没有给人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相反的,反倒是恰如其分,好像是他本来就应该那么拽似的,在男人身后跟着七八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个个神情彪悍,就像电影中所演的份子。

    堵住李杰的一个混混只看到术前面的男人,没有看到他后面跟着的人,趾高气扬地上前,推了男人一把:“你***是谁啊?没有看到我们二蛇哥……”

    话没说完,男人身后的一个汉子猛然上前朝那个混混的就是一脚。那混混‘啊’的一声惨叫,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抚得自己的叫得死去活来。

    另一个拿刀的混混见同伴受伤,拿着弹簧刀就要……待他看到男人身分那七八个汉子时,顿时愣住了,心扑嗵扑嗵地跳着。

    男人走到受伤的混混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老子出道二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推我一下,你小子倒是有种啊!”

    说完,穿着皮鞋的右脚狠狠地跺着对方的鼻梁上。

    皮鞋的底板很硬,而且男人的力量又很大,这一踩下去,那男人的鼻梁顿时断了,血止不住地汩汩而出。

    “大,大哥,饶,饶命啊!”

    那个混混口牙不清地求饶着。

    男人闻言,呵呵一笑,对身后的手下道:“将这个跺了喂狗。”

    “是,大哥。”

    那个拿刀的混混听此,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手上的刀再也拿不住,铿的一声掉在地上了。他也只是一个混混,平日拿把刀吓唬吓唬个良善百姓,做点做犯科的小事倒还可以,要他杀人却是不敢的。眼前这些人,却是一句话,就将他的同伴跺了拿去喂狗。

    那种巨大的心理冲击力打跨了他。

    正逼着苏玉婷的花衬衫男人听到这边的动静,转过头来,正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他脸色一变,惊骇地看着男人,眼里闪过莫名的恐惧。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啊?看这架势比虎爷还厉害。”

    ***,以前也没听易宏昌提过,她老婆有这样的朋友啊。

    男人也不说话,径自走到苏玉婷的面前,原本嚣张的他顿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玉婷,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苏玉婷摇了摇头,面对男人的温柔,她有些羞涩,玉脸浮现几许嫣红,身子转了一下角度,不着痕迹避开了男人的亲密行为,道:“我没事。”

    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欲伸出抚慰的手悄然地缩了回来,就近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森然地看着花衬衫男人。

    男人的眼神很简单,还是一个字,拽。

    二蛇冷汗直流,一张脸苍白了起来,心跳止不住地加快起来,哆嗦地道:“我是天林虎爷的手下,请问您是……”

    “李重八,吴天虎最近倒长本事了,他的狗腿子找麻烦竟然找到我的朋友身上来了。”

    李重八谁啊?身为M市地下势力排得上号的吴天虎的亲近手下,M市黑白两道的大佬二蛇都认识一些,可是现在他搜寻脑海中自己所认识的,所听说的大人物,当中并没有一个叫什么李重八的。想此,他暗自狐疑,又偷偷打量了李重八一下。以这个人的架势,断然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

    这时,他身边的一个手下悄悄地拉了二蛇的上衣一下,附耳小声地说:“二蛇哥,他是八爷。”

    “哪个八爷啊?”

    “就是金碧辉煌那个八爷啊!”

    听此,二蛇的脸色一变,再一次打量了李重八,越看越像。当下狠狠赏了一个耳光给那个手下,咒骂地道:“你***,你小子认出来了,咋不早说啊!”

    李重八,M市近年地下势力的新晋权贵。其势力,潜力绝不在他大哥吴天虎之下。而且坊间更有传闻,他是南方那个女人的棋子。

    “您,您是八爷?”

    男人呵呵一笑,站了起来,走到二蛇的面前,右手轻拍了二蛇的圆敦敦的胖脸一下,道:“本来冲着你这声八爷,我应该饶了你,不过,这一次不行,谁叫你冒犯了我的朋友。”

    不用男人吩咐,立马有两个手下按住二蛇的肩膀将他拖下窗户边。二蛇吓得浑身哆嗦,道:“八爷,我不知道她是您的朋友啊,若我知道了,不然借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打扰您的朋友啊!我是虎爷的人,请你看在虎爷的面子上饶了我吧。““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不是说几句话便可以抹消的。”

    “八爷饶命啊,饶命啊!”

    “如果能活着,那是是你的命。”

    李重八一摆手,两个黑衣男人将二蛇拖到窗户边,其中一个打开窗户,就地将他扔了下去。“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夜空,久久不歇。

    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就那样扔下去。这可是六楼啊,丢下去哪还有命在。易宏昌看得心惊胆颤,两条腿不住打起了哆嗦,‘嘶‘的一声,一股膀胱一涨,他再也不住,屎和连着一起出来了……

    看着李重八望向他,易宏昌的身体颤了起来,脸抽搐着,要说,他还是有几分急智的。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不会忘过他的,现在惟一能救他的只能苏玉影了。

    “玉影,你帮我向这位~~八爷求求情吧,这一次是我错了。”

    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美妇,易宏昌肠子都悔青了。她实在想不到昔日那个在他眼中很普通的女人,几年不见,竟蜕变成了一个这么艳丽,强势的女人。

    看着易宏昌,苏玉影心中暗唉一声,对李重八道:“重八,你放过他吧。““滚吧。”

    易宏昌如蒙大赦,点头哈腰地道:“谢谢。”

    话落,便夹着尾巴便要走了。

    “慢着。”

    他即将到门边时,李重八的一句话便让一颗心打起了哆嗦,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点头哈腰问道:“八爷,你还有什么吩咐?”

    “今天我看在玉影的面子放过你。”

    李重八的脸倏然厉了起来,道:“不过,从现在起,***,我不管是你是用走的,还是用爬的,给我滚出M市,别在让我看见你,不然的话,我会像扔那个似的,将你从十八层扔下去。”

    “是是。”

    易宏昌点头哈腰,避恐不及地跑了,可能是心里太慌张的缘故,他的身体撞到了门框上,肿起老大一个包。

    “重八,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李重八呵呵一笑,道:“玉影,你跟我客气啥。”……

    接下来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李重八指着李杰,问道:“玉影,他是……”

    不管他在道上如何呼风唤雨,突然看见自己喜欢的女人家里多了一个男人,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哦,她是我的房客。”

    苏玉影指着李重八道:“李杰,快叫八爷。”

    苏玉影本是一番好意,以李重八在M市的势力,只要关照一下李杰。足以李杰受用无穷的。

    李杰并没有叫,只是淡淡地道:“李杰。”

    李重八轻‘嗯’了一~~声,也没有请李杰坐下,显然他并不认为眼前这个看起来还算顺眼的男人有资格跟他平起平坐:“有事情就说你是我的朋友,道上混的多少会给我点面子。”

    李重八自然知道苏玉影的心思,他也就索性卖苏玉影一个面子,还有另一个方面,就是他觉得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青年很不错。

    在M市,能像李杰这般站在面前而不胆怯的青年并不多。

    接下来,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李重八便走了。李重八一走,苏玉影这个看起来非常坚强的女人顿时哭了起来。

    无声的泪水划过她吹弹可破的白玉脸颊,有如梨花带雨,让人心疼。

    “凌儿,你怪不怪妈妈?”

    “不怪。”</DIV>